• 嗨起來吧
  • 0

那個小子,面冷心熱,既然他們有心幫助汾兒,那他就推上一把。也算是對軒轅汾這個他不曾多加關注的女兒一點補償。

當天下午,皇上便連續派人下了幾道旨意。一是命四皇子軒轅渝兼辦兩件事。其一是雲州高長水一家被滅門的案件,另外一個則是鹿州附近一座山上傳言有金礦的事情。

二是身體康健的陸端被皇上點名做了御林軍都統,原先御林軍都統因為過失落馬丟了職位。

第三道聖旨則是讓太子軒轅浩代為招待漠北前來的客人,籌辦即將召開的皇城宴會。

最後一道是在四皇子軒轅渝領旨出京之後才發出來,則是讓五皇子軒轅澈明日前往將軍府,為即將離京的薛岐,順平公主夫婦送行。

當軒轅澈宮裡的人前來尋軒轅澈,將劉公公傳的口諭傳給他的時候,軒轅澈也正從魏青鸞的房中走了出來。

當然了,軒轅澈並不是要離開。而是想要和魏青鸞去見一個人。

原本他們兩個人從北城回來后,在魏府吃過飯,軒轅澈是要回去的。可突然院子里的丫頭來報,說是有人遞了帖子,讓魏青鸞未時初前往一茶樓相見。

一張拜帖,一個小巧的錦囊。

送拜帖,說明兩個人並不常相見。魏青鸞自然是要先看拜帖的。

當翻看著那張並不顯眼的帖子,上面龍飛鳳舞的寫著兩個字,字寫得很是漂亮,可惜魏青鸞看了半天,也只認出了前面一個顏字。她並不是不認識字,其他都認得,只是最後這簽名是草書,她一時還真看不出來。

姓顏的?魏青鸞皺眉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並不認識啊!

軒轅澈見魏青鸞有些迷糊的模樣,說道:「顏鴻,是不是投錯帖子了?」書法這方面,他自然比魏青鸞精通的多。可魏青鸞認識的人,他應該都認識,但印象中絕對沒有這麼一號人。

要見自己的人叫顏鴻,有些熟悉啊?

魏青鸞眨眨眼睛,突然開口說道:「那個騙子,他竟然還敢找上門來?」她想起來了,顏鴻不正是自己剛進京城的時候,遇見的那個騙吃騙喝,騙零花錢的傢伙嗎?

不止如此,他走的時候還給自己在客棧掛賬購買了幾百兩銀子的傢具。

一邊說著,魏青鸞拿起了那隻小巧的錦囊,打開之後,果然看到裡面半隻玉佩。

顏鴻,他還真來找自己了!

而見到玉佩,軒轅澈禁不住皺眉,這是什麼意思?這個丫頭竟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而看到軒轅澈的模樣,魏青鸞也禁不住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將自己與顏鴻是如何相遇的,又是怎麼相處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聽魏青鸞說完,軒轅澈才明白原來他們兩個人的相遇,是在來到京城,自己還沒有跟魏青鸞再次相見的時間裡發生的事情。

雖然心中也明白這樣的事情自己不應該介意,可莫名的軒轅澈心中就有些不舒服。他輕皺著眉頭說道:「一個如此行事的男子,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人。」所以,魏青鸞最好不要再去見他了。

「不成,」魏青鸞搖頭,說道:「他還欠我不少錢呢,還有說好要教授的易容術。」其實,錢倒是不重要,她更希望能學到易容術。

「這些我都可以給你。」軒轅澈看向魏青鸞。錢他有,易容術大不了他找人教給魏青鸞就是了。

魏青鸞知道軒轅澈不想讓自己跟別的男子有交往的心思,搖搖頭說道:「賬目清,人情清。再說了,有你陪著我一起見他有什麼可怕的?」

這兩句話取悅了軒轅澈,尤其最後面一句話讓他心中高興。這個丫頭,這是不拿自己當外人嗎?

而當再看了一眼拜帖,見顏鴻將見面的地點約在了兩個人曾經去過的茶樓,想想那個茶樓在京城也算是規模和人流大的地方,想來不會有什麼狀況發生,魏青鸞便讓綠梅從箱籠里找出當初顏鴻留在客棧里跟此時她手中相對應的那半個玉佩,然後就準備和軒轅澈前往那家茶樓。

給軒轅澈送信的是一般留在宮裡做事的王丙。之前魏青鸞也是見過的。

王丙正在跟軒轅澈說話的時候,已經換成了男子裝扮的魏青鸞也走了出來。

當見王丙說有事情跟軒轅澈相報,魏青鸞想了想讓他們一起到花廳說話。

軒轅澈身邊沒有做事啰嗦的人,要是事情簡單,他早兩三句就說完了,何必還這麼一本正經的說有話要彙報。

等到了花廳,王丙將自己知道的皇上下得幾道旨意都說了一遍。

聽到說四皇子軒轅渝已經離京前去調查高長水的事情了,軒轅澈和魏青鸞兩個人相互看了看。都在想,看來是因為四皇子出了京,所以去給軒轅汾送行的任務才落到軒轅澈身上。

要麼他們都懷疑皇上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主子,」王丙說完了這些,又開口說道:「屬下出宮之前,辛貴妃差人告訴屬下,說等主子你回去后,有請到她宮裡去一趟。」 聽到說辛貴妃讓自己去她那裡一趟,軒轅澈禁不住皺眉。不用想也能猜出來,辛貴妃在得知自己明日要前往公主府給薛岐和軒轅汾踐行,不是要傳話給軒轅汾,就是要送她一些物品。

不管是一些單調空泛的話語也好,還是什麼物件也好,對於現在生不如死的軒轅汾有什麼用呢?

輕哼了一聲,軒轅澈問王乙道:「劉公公傳的口諭,有沒有說到踐行具體的安排流程?」辛貴妃那裡,他肯定是要走上一趟的,但那些遠沒有其他的事情重要。

「沒有,」王丙搖頭,說道:「劉公公說讓你掌握分寸就是了。」

當聽王丙說皇上的意思,由自己掌握給薛岐夫婦踐行的分寸,軒轅澈看看魏青鸞。這可真是瞌睡送來枕頭。

原本還想著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也只能自己這邊全部想辦法如何將軒轅汾給解救出來。

現在好了,能借著踐行跟軒轅汾見上一面,有她配合著,計劃也就更好實行了。

軒轅澈看著魏青鸞說道:「明日你跟我去趟公主府。」

若是讓魏青鸞能近距離跟軒轅汾交流就更好了。

「好,」魏青鸞點頭。既然早已經決定要幫助軒轅汾,她自當會全力以赴。

原本軒轅澈就想要陪同魏青鸞一道去見顏鴻,現在兩個人又要商量明日去公主府的細節,他自然更是有了借口不能離開了。

等打發了王丙回去,軒轅澈和魏青鸞兩個人便直接去了茶樓。

茶樓一樓,高朋滿座,話博士吳不通剛剛談論了一番京城裡最近發生的一些事物,說的到了一個段落,驚堂木一拍,原本都側耳傾聽的人們頓時都鬆了一口氣。然後喝茶吃點心,竊竊私語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這個時候,軒轅澈和魏青鸞兩個人也走了進來。

在二樓空蕩蕩的大廳內,一身白色錦袍的顏鴻正端了茶盞慢慢的輕啜。他現在是以真面目示人,與幾個月前魏青鸞剛剛見到的時候無甚變化,只是比之以前的舉動更為清貴優雅。

顏鴻全名完顏鴻吉,北胡現在勢力最大的車朝族的主上。也正是跟著林承宗過來,要與大周和談的人。

這幾年車朝族在北胡迅速崛起。其首領完顏基驍勇善戰,帶著車朝族從貧瘠寒冷的北胡最北邊一點點向著南方發展了起來。

隨著車朝族發展壯大,靠著手中的長槍短刀,征服和收編了不少北胡散亂的族眾。

去年春天的時候,車朝族終於跟北胡勢力最強的風碩族對上了。

第一場爭戰下來,一向在北胡大地上所向披靡的風碩族竟然落敗。

雖然當時風碩族的汗王黑洛也反應了過來,明白自己這邊只顧跟大商爭戰不斷,忽視了車朝族的崛起。有心要跟車朝族爭奪北胡的土地和大權,重新坐回北胡霸主的位置。

兩族之間戰事不斷,各有勝負。但車朝族首領完顏基卻根本不怕風碩族這隻已經鈍了爪子的老虎。

幾年的爭戰經驗,和現在北胡散亂的狀況也讓完顏基看明白了,自己這一族一統北胡是遲早的事情。他甚至在剛開始和風碩族對上的時候,已經自封為北胡主上。只等風碩族被滅后,將整個北胡控制在自己手中。

完顏鴻吉是完顏基的二子,也是完顏基三個中最欣賞的兒子之一。

去年秋天的時候,完顏基派完顏鴻吉便裝前往大商考察國情民泰,為將來北胡一統之後,與大商如何相處做準備。

完顏鴻吉領命之後,考慮到自己的身份和為了行事方便,便只帶了寥寥數人出發。

可沒有想到,一路南下就遭遇了好幾次刺殺。

完顏鴻吉明白,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大兄完顏洪敏和完顏鴻乾的手段。完顏洪敏肯定是因為自己是兄長,卻不被完顏基重視而惱怒氣恨才會如此。完顏鴻干則是順水推舟,若是除了完顏鴻吉,他也正好少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所以,原本並不和睦的兩個人便在一起合作來對付自己。

還好完顏鴻吉雖然帶的人少,但都是一些高手。在加上他本身的身手就不凡,所以直到進京之前,雖然有驚但卻無險。

一路上,完顏鴻吉很是詳細的查看了當地百姓的生活,生產狀況。等要到大商的京都地界的時候,也是兩個多月過去了。

期間,完顏鴻吉留在北胡的心腹也不時傳信過來,彙報著那邊與風碩族的戰事。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這日眼看京都在望,又剛剛接到了北胡傳過來的戰報。說是主上完顏基近日跟風碩族的一場大戰中獲勝,得到了不少牛羊馬匹。

北胡苦寒,牛羊馬匹是衡量一個族勢力的最大因素。再加上此時已近寒冬,若是失去了這些用以抵禦嚴寒的食物,那風碩族也就距離滅亡不遠了。

聽到這個消息,眼見父親完顏基一統北胡的夢想就要實現了,完顏鴻吉自然也甚是高興。他正在和屬下鄔術談論這件事情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十幾個黑衣人。

眼見這些人來勢洶洶,將他們圍在一處便動手要殺人。

這一路的刺殺完顏鴻吉幾乎要習慣了,還以為這些人也不過是爾爾。之前還有更多的人來圍攻自己,還不是被他們給打退了。

可沒有想到,幾個回合下來,完顏鴻吉便察覺出了不對。之前那些人跟這些人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最關鍵的是,一向記憶力超好的完顏鴻吉在那些人當中好似看到了一個應該是完顏基手下的人。

對於完顏基,完顏鴻吉是了解的。那絕對是一個掌控力特彆強的人,若是一般情況下,他的人,絕對不會聽從別人的指揮。尤其是對完顏洪敏和完顏鴻干並不是非常放心的完顏基,他絕對不會在輕易將自己的人給他們使用。

難道要刺殺自己的人並不是完顏鴻敏和完顏鴻干,而是完顏基?

在一瞬間完顏鴻吉只覺得自己心中一震。可隨即他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完顏基屬下也彷彿察覺了自己被看出來了,頓時身形一晃,轉到了別處。

就憑這一點,完顏鴻吉心中一跳,頓時產生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他連忙傳音給鄔術,讓他親自回北胡一趟,看看那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狀況。 也就在短短時間內,完顏鴻吉的人就被黑衣人殺死了兩個。

眼見黑衣人越戰越勇,自己這邊是肯定打不過。完顏鴻吉便使眼色催促了鄔術離開,然後他則越身退後,向著京城相反的地方跑了。

鄔術見狀,知道自己主子是想引走那些黑衣人,讓自己快走,然後回到北胡的。原本他是不想離開自己主子的,可當聽到跟出來的最後一個下屬的慘叫聲,他心中明白,若真是北胡那邊出了狀況,就是自己跟著主子,兩個人說不定也不能全身而退。

他只好一咬牙,拔腿就跑。

就這樣,從北胡出來兩個月的完顏鴻吉跟自己的屬下分開了。

雖然鄔術身後也跟上了幾個黑衣人,但大部分黑衣人還是追著完顏鴻吉而去。畢竟完顏鴻吉才是他們要殺的人。

用了幾天時間,完顏鴻吉一路奔逃,想盡了辦法才擺脫了那些黑衣人。但那個時候,他已經距離京城三百多里了。

等到了京城已經是十天之後的事情了。

在京城之外的田野地里,或許還能找到一些野果飛禽走獸什麼的果腹。初次到大商京都,人生地不熟,再加上自己說大商話語不熟練,又舍不下身份討要食物,所以才會有了跟魏青鸞那麼一場相遇。

只可惜兩個人相處的時間較短,鄔術便匆匆找到了完顏鴻吉。

原來北胡那邊還真出事了。

完顏基派人和林承宗聯繫上要求合作,並承諾等跟風碩族的戰事結束,會和大商簽下不會再侵犯的條約。並送上了一些牛羊作為誠意。

林承宗權衡之下,答應了完顏基的請求。一邊派人給京城送信,一邊和車朝族合作。

完顏基這邊派人封住了風碩族的後路,才有了後面黑洛帶著族人想要偷襲大商邊境反而被擒拿的事情。

風碩族的大部分青壯年男子都被大商軍隊擒住,即將送往京城,只剩下了一些走投無路的老人孩子被車朝族接收。自此,風碩族曾經的聲名威望也隨著煙消雲散。

風碩族一滅,完顏基立刻正式封自己為北胡主上。準備帶著大部分臣服的其他族人一起掃平北胡,建立北胡最大的政權。

可就在完顏基宣布了自己的決定的當天晚上,他卻突然暴病,第二日便起不來床榻了。

當時完顏洪敏就藉機宣布因為自己是長子,要代替完顏基行事。大有完顏基一死,他就登位的趨勢。

完顏洪敏這麼做,完顏鴻干自然是不滿意。雙方不時出現摩擦,令當時已經有些動蕩的局面更是混亂。

完顏鴻吉留在北胡的人見事不好,立刻偷偷派了人前往大商給完顏鴻吉送信。

鄔術也正是在半路上遇到了送信的人,所以才會那麼快的返回大商京都找到完顏鴻吉。

事態緊急,再加上知道魏青鸞一時不能出靖南王府跟自己相見。完顏鴻吉無奈才留下那半個玉佩跟鄔術離開。

回到北胡,車朝族已經人心惶惶了。

完顏鴻吉也算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他出其不意的出現在北胡,先是暗中聯絡了忠於自己的那些將領,然後將一些不屬於完顏洪敏和完顏鴻乾的人聯絡起來,再突然出現族人面前,帶著人迅速控制住了局面。

借著完顏基的御醫出面指認是完顏洪敏和完顏鴻干勾結給完顏基下毒的說法,完顏鴻吉直接將那兩個兄弟給處死了。而完顏基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完顏鴻吉便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車朝族的頭領,坐上了北胡主上的位置。

用最快的手段將那些不忠於自己的人處理后,當聽說林承宗要押送黑洛回京,原本完顏鴻吉是要派人跟著前往大商和談的。

可在那些使者臨行前,他突然改變了主意,要自己親自前來。

別人還以為完顏鴻吉是非常重視跟大商的關係,也只有完顏鴻吉和他最信任的屬下鄔術明白,他只怕是為了幾個月前見過的那個女子才要親自跑這麼一趟吧。

想起當時自己和魏青鸞相處的那些日子,完顏鴻吉禁不住搖頭苦笑。自己最為不堪的時候,都被那個丫頭給見到了。

只不過,他很好奇,若是這次魏青鸞再見到自己,當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會不會特別驚詫?

剛剛他傾耳聽了一會吳不通的講述,此時正面帶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品著手中的茶。

突然,一個原本站在樓梯附近的人走到了完顏鴻吉身邊,低聲報道:「主上,魏小姐和五皇子軒轅澈一起過來了。」

「她來了,」完顏鴻吉抬眸看向樓梯處,但緊跟著眉頭一挑說道:「五皇子也跟著?」這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這次來酒樓,雖然完顏鴻吉沒有遮掩身份,但他畢竟作為北胡的主上,還是帶著幾分小心的。

若是只有魏青鸞一個人過來,那就簡單了,兩個人如何談話,到什麼地步也不為過。

可五皇子軒轅澈竟然跟著魏青鸞來了,北胡的主上對上大商的皇子,雖然現在是私下碰面,但怎麼說都不覺讓人感覺到有些壓力。

要是因此牽扯出去年完顏鴻吉潛入大商國境,這還沒有開始談判,北胡這邊就要先有一個交代了。

「主上,」鄔術沉吟了一下,低聲說道:「要麼屬下代替跟他們相見?」畢竟雙方談判在即,要是因為一些個人原因影響了談判就得不償失了。

「不用,」完顏鴻吉擺手,嘴角帶了一絲笑容,說道:「你去將人帶過來就是了。」若是連這樣的事情都不能處理妥當,他這個即將統領整個北胡的主上也就太無能了。

「是,」知道自家主子這是打定了主意,鄔術低頭行禮後退下。

軒轅澈和魏青鸞這邊。

眼看著從二樓下來一個人迎了過來,軒轅澈暗自輕皺了一下眉頭。

大商國這幾年跟四邊的其他國家大都有摩擦,所以今年北胡派使者前來和談算是大商過最為吸引眼球的事件。

雖然沒有親自去跟北胡那邊的人接觸過,但軒轅澈也是知道北胡前來大商的人有哪些。尤其像是完顏鴻吉這樣最容易讓人矚目的人,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忽視的。

而恰巧,軒轅澈也在御書房見過呈送給皇上的北胡來者主要的人物畫像,其中,就有這鄔術的。

「北胡人?」軒轅澈看向魏青鸞。 豐城爵的狂躁症不是已經痊癒了嗎?

答案是:又發作了?

飛機降落在M國的領地,秦浩守候在豐城爵的身邊一刻都不敢離開。

自艾小咪被赫連寧拓帶離豐城爵的身邊,男人的心臟就三不五時抽搐,只要他一想到艾小咪現在的處境,甚至是連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爵少,我知道您很在乎艾小咪,可這裡畢竟是M國,不到萬不得已我們還是不要……」

「秦浩,永遠都不要低估艾小咪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如今我的身體狀況已經說明了一切!」

豐城爵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忌怒忌躁,之前有艾小咪的陪伴他還能夠盡量地剋制,但是現在他傾盡全力也沒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