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知道,他答辯應該已經差不多結束了。現在,應該在找工作吧。」

郁可櫻點點頭,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你呢?跟游師兄怎麼樣?」

程喬聞言笑了笑,甜蜜又似有些苦澀:「還就那樣吧。他在跟家裡據理力爭呢。」

「那你呢,沒跟家裡提嗎?畢竟……畢竟有些事情,你不可能瞞著你父母吧。萬一以後他們再知道,只怕會……」

「唉,我也知道。但是,總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姐姐,是我爸媽心裡的痛,這些年沒人敢提。我爸媽偶爾還會恍惚,以為我姐姐還在。如果讓他們知道姐姐自殺的原因,我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程姐,你確認了程默師姐自殺的原因嗎?」

程喬搖搖頭:「怎麼確認呢?都是那麼久之前的事情了。而且確認了又如何呢?改變不了什麼。起因終究還是在彥身上。」

「程姐,你之前一直說你們是彼此慰藉,現在還這麼覺得嗎?」

「我不知道。」程喬喝了口果汁,「但我覺得,他對我應該不止是……不止是……」程喬似乎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就這麼卡著。恰好這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她們便轉移了這個話題。

「你呢,最近怎麼樣?」

「我啊,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唄!米蟲的日子!」

「那打算結婚了?」程喬笑著,意有所指地將眼神聚到了郁可櫻左手無名指上的鑽戒。

「呵……」摸了摸鑽戒,郁可櫻點點頭,「上周去見過我父母了。本來大禹就是爸爸的得意門生,又眼看著他等了我這麼多年,當然沒有反對。暫定下個星期,我們兩家一起吃個飯,商量下婚期之類的。」

「那夏侯禹父母那邊呢?我看他母親好像不是很喜歡你。」

郁可櫻夾菜的筷子頓了下,無奈地點點頭:「是呀,她好像很不喜歡我。都不知道為什麼。」

「你沒有線索?」

「我就見過她2次。第一次是大禹去年的生日會上,第二次就是春節假前,她突然來找我,一副不歡迎我的樣子。」

「她找你說什麼?」

郁可櫻搖搖頭:「不提了。不喜歡就不喜歡吧,以後想辦法讓她喜歡嘍。實在不喜歡,我也沒辦法。」

「我看你的性格就不是會處理婆媳關係的。」

「喂,咱們倆差不多,好不好?你以為將來游師兄家裡的婆媳關係好處理哦。」

「你說什麼,我們倆八字沒一撇呢!」

「哼,信你!」

先不說郁可櫻要如何搞定婆媳關係,在這之前,她還需要處理好莊子沐的事情。

從學校招生網看到校招宣講會安排后,郁可櫻到宣講會附近去找莊子沐,果然看到他從會場出來。

「子沐。」郁可櫻叫住了明顯有些走神的莊子沐。

莊子沐啊了一聲,才抬頭看到朝自己走過來的郁可櫻:「櫻姐,你怎麼在這裡?」

「去參加招聘會了?怎麼樣?」

莊子沐搖搖頭,並沒有說話。

「待會還有安排嗎?自那之後,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吃個飯了。你也快離校了,當慶祝你畢業吧,我請你吃飯。」

「應該我請櫻姐的,謝謝你一直照顧我,上次也幫了我。」

「走吧。」郁可櫻沒有糾結誰請的問題,一揮手當先朝著校門外走去。

郁可櫻訂了一家川菜館的包間,儘管只有他們兩個人。

「看看想吃什麼,別客氣。」郁可櫻直接把菜單放到莊子沐面前,「你點一些,我也點一些,不要推辭了。」

「哦,好。」

兩個人最後點了兩菜一湯,一人一碗米飯。

等上菜的時候,莊子沐看著郁可櫻,猶豫再三還是將一直沒有說出口的話說了出來:「櫻姐,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什麼?」

「上次的文章,我不應該沒好好核實新聞源就發了稿,而且還是以你的名義發的。最後,還連累你被辭退和限制工作。」

「只是這件事的話,倒沒什麼。沒有認真審核新聞源、稿件,給你直接發稿的權利,這都是我的責任,應該承擔,並不算冤。」

如果莊子沐再聽不出來郁可櫻今天跟他說話的語氣有什麼不同,就真的是榆木腦袋了。他有些意外地看著郁可櫻,按照他的理解,郁可櫻一向脾氣挺好,對待後輩更是笑盈盈的,很少會有今天這樣嚴肅的語氣。

「子沐,你對我抱歉的只有這個嗎?」

「櫻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莊子沐的聲音有些沒底氣。

此時菜已經上來了,兩個人卻都沒有動筷子。郁可櫻雙手支著下巴,定定地看著莊子沐,直看得他轉移了視線。

「子沐,我應該說過吧,大禹對我的關注度是很高的。我身邊的事情、身邊的人,即使我不注意,他也會留意。如果那份資料只是因為沒有辨別核實而導致了之後的錯誤,我不會怪你。但倘若一開始,你就知道資料是假的,還刻意要發,且以我的名義發,那麼就不由得讓人懷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櫻姐……你……」

郁可櫻將夏侯禹給她的資料遞給莊子沐:「看看裡面的內容,想好了再回答。」

莊子沐的手顫抖著,看著裡面的照片和資料,眼神有些飄忽。

「不要試圖否認,我拿得出這些資料,知道的也遠比你想象的多。」

原本在找理由的莊子沐最終合上了文件袋,握著的手慢慢放開:「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

「你說不是故意的?那你到底知不知道資料是假的?」

「我知道。」莊子沐並沒有否認,「我知道那些資料是偽造的。」

「那你以我的名義發布,是故意的嗎?」

莊子沐沉默了一會兒:「是。」

「知道資料是假的,還故意以我的名義發,你卻告訴我不是故意害我?子沐,你當櫻姐是傻的嗎?」

「不是的,我……因為櫻姐你有夏侯禹護著,就算有什麼事也都能擺平。」

「誰告訴你這些話的?子沐,你天真也該有底線。夏侯禹說到底只是個商人,難不成真的可以隻手遮天嗎?網路流言滿天飛舞,驚動的不只是雜誌社的領導,還有上級主管單位。你真以為這也是夏侯禹可以左右的嗎?」

「我……我……我那時候沒有多想,只是想給白氏一些教訓。」

「給白氏教訓?你真好手段,這種一戳就破的謊言,真的可以對一個積澱了數十年的上市企業造成多大的影響呢?你當他們的公關、律師都是擺設嗎?」郁可櫻真是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還有,你是怎麼查到關於你父親的事情的?近20年前的事情,根本不會有資料留下。連我查都要藉助別人的力量,你是怎麼知道的?你一個還沒有大學畢業的學生,又是如何拿到那些照片和資料,找到人幫你做假的?」

「我……」

「很多事情我沒有問,並不代表我沒有疑慮。況且白氏已經沒了,你也算是為父報仇了,還有什麼可以隱瞞的呢?」

說完這些話,郁可櫻不再言語,留出時間讓莊子沐去思考。

郁可櫻吃了七八口菜之後,莊子沐終於開口了:「櫻姐,我知道了,我會把可以說的都告訴你。」 第1287章來看女兒,需要預約嗎?

什麼都不用做,只是聊聊天,就能有錢,這種好事,溫柔姿盼都盼不來,當下立刻答應。

見溫柔姿同意下來,萬淑從包包裡面拿出容幼儀的照片,放到她的面前。

「這位是誰?知道嗎?」

溫柔姿拿起照片仔仔細細看起來,然後覺得有些可笑,說道:「這裡是帝都,不是窮鄉下,這能是誰,就是影后容幼儀吶。」

「這個容幼儀可是我們帝都出去的,只是現在似乎定局在錦都。」

「和你說,我們會所很多女的都是照著容幼儀整的,整成這款的,生意都很好。」溫柔姿打趣似的說道。

「那你覺得容幼儀生的怎麼樣?」

「那當然是漂亮,有氣質,有演技,只要是她演的電影,那我通通都愛看的。」

「那我再告訴一個秘密,容幼儀是你女兒。」萬淑說完,直直的盯著溫柔姿看。

溫柔姿的表情有瞬間的呆愣,反應過來以後,哈哈笑起來:「這是什麼玩笑,就我,怎麼可能生出這樣的女兒?」

「要是容幼儀是我女兒,那我至於淪落到這個地步?」溫柔姿顯然是將這個當做笑話,而且是最最搞笑的笑話。

「這是真的,二十六年前,帝都幼苗孤兒院,因為帶著女兒沒有辦法工作,所以把女兒交給孤兒院。」

「容幼儀就是當年那個女兒。」萬淑微微笑著說道。

溫柔姿聽到這個回答,連忙拿起照片再看起來。

從前看電視的時候,溫柔姿從來沒有在意,可是現在反應過來,真是這樣,容幼儀的眉眼像極那人。

「想不想見見容幼儀?」

「這,那她現在是明星,怎麼可能說見就見。」

「而且這麼多年沒有聯繫,容幼儀應該是不願意見面的。」

溫柔姿用手摸住自己的臉。

自己的臉滄桑,皺紋橫生,哪裡能見這樣高貴的明星。

「若是沒有幫助,的確難以見到,但是可以幫您。」

「溫阿姨,在這邊上班應該非常的苦吧,那些男的總是白嫖,一臉猥瑣樣貌,想想就覺得噁心。」

「當初溫阿姨,不肯要容幼儀是有苦衷的,若是容幼儀沒有諒解,那就是容幼儀沒有良心,畢竟您是生恩。」

「而且容幼儀現在可是非常有錢,手中持股番茄娛樂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電影片酬高達上千萬。」

「容幼儀隨便給您一點錢,都能讓您安享天年。」

溫柔姿原本沒有什麼想法的,硬是讓萬淑說的蠢蠢欲動起來。

不用千萬,只要給自己幾百萬,最好再給自己在帝都買套房,那自己就能滿足。

「可你,真的可以幫忙讓我見到容幼儀?」

「當然。」

萬淑見溫柔姿已經上鉤,摘下偽裝。

溫柔姿馬上認出這位是誰,赫然就是影星萬淑。

「原來是萬淑!」

「我們會所有幾個女的,同樣是學你整的容,個個都是非常成功?」

萬淑聽到這話,臉有些黑,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學自己整的容?

自己這個叫做微調,整天整容整容的喊,多麼難聽!

看出萬淑臉色有些難看,溫柔姿連忙轉換話題。

「只是萬淑,以前都是長發,特別的淑女,怎麼現在是光頭?」溫柔姿不解的問。

剛剛萬淑摘下墨鏡的時候,溫柔姿就看到鴨舌帽里什麼一根毛都沒有。

萬淑的臉色更加差,為什麼頭髮沒有,那還不都是她那該死女兒做的好事!

只是萬淑自然不可能把這句話說出來,話到嘴邊,立刻說成其他介面,「因為要拍一部古裝電影,所以為藝術犧牲。」

「原來是這樣,真是偉大呢!」溫柔姿點點頭,表示理解。

閑聊幾句,她們就從包間出來。

既然已經有把握可以要到容幼儀的錢,那溫柔姿在這邊打什麼工?

在這裡盡受白眼,當下溫柔姿直接辭職,決定跟著萬淑到錦都。

原本沒有錢,溫柔姿用錢是非常節約,可是跟在萬淑身邊,樣樣都是用最好的,短短几天時間溫柔姿開始挑剔起來。

幾天以後,萬淑都有些討厭這個沒有節制的阿姨,可是想到這個阿姨未來是容幼儀負擔,這就讓萬淑覺得舒心。

等到錦都三天以後,萬淑就帶著溫柔姿,來到權貴名流居住的秦公館。

「這裡是?」溫柔姿坐在萬淑的豪車裡面,望著一排排的別墅群,簡直就和劉姥姥進大觀園,眼花繚亂。

「這裡就是容幼儀目前居住的地方。」

「要是容幼儀對您能有幾分孝心,那就應該讓她在這裡給您買套別墅,讓您居住。」萬淑幽幽的說著。

「有道理,有道理,真是一個好主意。」

「溫阿姨,待會還有戲要拍攝,就送您到這裡,剩下的路,就自己進去,可以嗎?」

「行行行,那你走吧,我們改天再見。」溫柔姿隨意和萬淑揮揮手,然後朝著秦公館裡面走去。

萬淑看著溫柔姿的背影,勾起不屑的笑容。

改天再見?真當自己是什麼豪門闊太太不成?要不是想給容幼儀使絆,這種底層蛆蟲,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溫柔姿一步一步來到秦公館門口。

秦公館有三層,因為客廳挑高設計,所以看上去秦公館整整有四樓這樣高。

若是將來自己能有這樣一幢別墅,那和帝都那些朋友說出,臉上肯定有光。

可是就在溫柔姿準備走到秦公館裡面區域時候,一名警員裝扮的保鏢將她攔下。

「這位女士,沒有預約,不能進入裡面。」

「怎麼,難道來看女兒,需要預約嗎?這是什麼道理?」溫柔姿趾高氣昂的問。

警員聽到她的這個說法有些沒法理解。

這個女的到底是來看誰的,若說是來找秦少帥的,那秦少帥的母親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跳樓自殺。

若是來找容女士的,那更加愚蠢至極,容女士母親他們通通見過,就是上個年代歌星——秦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