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同一面鏡子被打碎,又似是一道驚雷響起。

是韓宇被巨龍完全吞噬掉了嗎?

不!

巨龍竟然退後了!

嘭!

同一時間又是一聲滔天巨響,而後靈城的某條街道,生出了一個巨坑,滾滾煙塵而起!

韓宇深深地吸了口氣,為自己剛剛逃過一劫而稍稍舒心。轉而,韓宇向著那煙塵滾滾而起的地方看去。

是大管事!

全身也變得血肉模糊,整個狼狽得像是一個乞丐的大管事,從那廢墟中掠到了韓宇身旁。

上上下下打量著大管事這個樣子,韓宇心頭不由就是一跳。大管事何須人也啊?他什麼時候不是高高在上的啊?現在……現在就成了這樣一副,被人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苦慘樣子啊?

而且此時的韓宇也很清楚,因為剛剛的那一擊,大管事內里情況的糟糕,簡直要比外表看起來的還要慘烈一百倍!

韓宇知道就算此時大管事服下生命果實,也只能延續他的生命,卻不可能再讓他的修為重回巔峰。因為此時大管事的道基已經被損壞了!

所謂道基就如同人的丹田一般,卻又不是人的丹田,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東西,不是具體物質,卻又是具體物質。或許用一個簡單而籠統的說法,直接可以將它當成是人的精氣神或者識海吧。

而如果道基一旦損壞,他的修為將不可能再精進,甚至乎原來的修為都會受損,從此再不能在修行這條路行進了。也就是說這個修士的一生算是完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剛剛大管事要救韓宇而造成的!

想到這裡,韓宇看向大管事的眼睛里不由充滿了感激和愧疚,語氣都變得哽咽地說道:「大管事……你……」

將修行當成人生的唯一卻從此再無法修行的大管事,此時卻笑了起來,對著韓宇擺了擺手,說道:「我沒事。」

「怎麼可能會沒事?大管事……大管事其實你不用這樣的,我韓宇何德何能,竟然讓大管事失去了……我,我該死……」

韓宇搶白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言語了,只有深深地愧疚,因為對於一個修行者來說,絕對再沒有任何比失去修行的資格讓他覺得難以接受了。

看見韓宇這幅模樣,大管事只覺得心頭有萬千波瀾生起,內心的翻湧絕對比之韓宇有過之而不及,心道:韓宇啊,韓宇,你覺得我是為了你而讓道基受損而愧疚,而你又知道不知道你現在所做的一切,又是多麼的偉大啊?

這一切原來都和你沒有任何關係的。而現在你卻將所有的擔子都放到了自己的肩頭之上。而這樣的你竟然……竟然還要對我感到愧疚……

想到這裡,大管事的淚水都忍不住要流下來了。

卻又在這時,那稍稍後退暫時失去了威勢的巨龍,再次捲土重來!

「去死吧,去死吧!沒人能阻止我殺韓宇,任何阻止我的人,都去死吧!」黃圖聲嘶力竭的叫喊聲響了起來,如同瘋子一般在咆哮。

巨龍再次張牙舞爪,再次掀起滔天威勢,向著韓宇和大管事迎面撲來!

韓宇眉頭緊鎖,在急急思索著對策,卻發現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

卻在這時,一旁的大管事已經向著巨龍掠了過去!

韓宇根本就連反應都來不及。

嘭!

如同隕石相撞,一道巨響響遍天際!

所有人都在觀望,都在猜想大管事究竟能否襠下這一擊。

韓宇心急如焚,不斷催動煉天功法,卻發現體內氣機已經亂到了一個千頭萬緒的地步,根本就無法調動功法。

卻也在這時,大管事已經倒飛了回來!

根本就是螳臂當車!

即便是玄尊,即便是已經能讓整個大陸都震驚的玄尊,在這大陣面前根本都無足輕重!

韓宇深深地吸了口氣,終於知道自己之前想要,一力將這大陣的攻擊擋下來是何等的可笑了。

吼吼吼!

巨龍又大叫了起來,像是在示威,也像是在宣示著主權,告訴眾人這裡是他的地盤,他要誰生誰就不能死,他要誰死誰就不可能活著!

一聲大吼之後,巨龍再次向著韓宇俯衝了過來!

韓宇深深地向下面看了一眼,看到了大管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渾身浴血的悲慘模樣,看到了眾人臉上的驚恐和畏懼。

狠狠地一咬牙,韓宇大喝一聲「戰!」,便向著那巨龍掠了過去。

沒有滔天的橙色火焰升起,也沒有強絕的氣息升起,此時的韓宇已經是強弩之末,根本就不可能再施展出最強一擊。但他還是做出了向著巨龍撲去的抉擇。

因為他不能逃!

他的身下有大管事,有眾多的滿臉都是恐懼縮著身子的人!

韓宇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人死去。而韓宇又無法阻擋這滔天大勢的傾壓,那麼韓宇便只剩下這最後一個選擇了。

死!

拼盡最後的一份力氣,在自己死之前絕不會讓眾人受到一點傷害!

呼呼呼!

突然大風起。

嘭嘭嘭!

突然滔天劍勢起!

轟隆轟隆!

突然空間再次像是水花一樣崩碎!

巨龍停住了前進的步伐,在原地瘋狂地嘶吼了起來,像是被猴子惹怒了的老虎,要發狂了!

也在這時,韓宇看到了,看到了空間之中出現了一條黑色的道路。

那是一條寬廣的道路,那條道路結實而有力,絕不會輕易崩塌!

是一劍!

一劍尊者,最強一劍,要開山裂石,要氣貫長虹,要氣吞山河!

巨龍猛地擺動起了自己的尾巴,想要掙脫那大道的束縛,他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世間一切的囚籠都無法困住他,即便是大道!

嘭嘭嘭!

黑色的空間不斷破裂,漫天都是黑色的空間裂痕,就像是突然天上下起了鵝毛大雪,只不過這場大雪是黑色的!

轟隆轟隆!

巨龍擺脫了一劍的囚籠!

強大的氣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鋪天蓋地而來,將整個靈城都籠罩在內,讓整個靈城都震動了起來!

「破!」

一劍大喝一聲,戰劍終於揮出!

縱橫的劍氣彙集成了一道龍捲,交錯著撕咬著向著巨龍而去!

「螢火之光也敢於日月爭輝?不自量力!」黃圖的一聲大喊傳了出來。

隨即,滔天的光芒再次亮起。

呼呼呼!

狂風亂作,向著一劍壓去。

嘭嘭嘭!

只是餘波,便已經讓靈城之上的房屋不斷倒坍,不斷崩碎!

置身其中的一劍,不斷倒退,一步又一步,就如同要撼大樹的蚍蜉,不但沒有撞斷大樹,反而落得個反彈的結果!

一劍尊者的臉色開始變得潮紅,體內氣機的翻滾讓他極其難受。

然後很快,一劍尊者潮紅的面色變成了雪白一片,他的氣血已經運用到了極致,到了一個盛極必衰的程度!

面對如此一擊,一劍竟然也只能落得一個螳臂當車的結果!

這該是如何強大的一個戰陣啊!這樣的陣法誰人能破?即便是半聖來臨也該無濟於事了吧?

此時韓宇的一顆腦袋已經變成了一片空白,只覺得一顆心很是壓抑,整個人都因為這種壓抑的感覺而快要窒息而死了!

難道今天整個靈城就要毀於一旦了?難道今天所有的人都要死在這裡了嗎?

「不!」

韓宇聲嘶力竭了起來,朝著天空大喊而起。

緊緊地握住拳頭,將牙齒咬碎,韓宇全身的氣息急速運轉而起。

啪啪啪!

韓宇體內的第八個圈圈因為急速到極致的運轉竟然開始出現崩碎的跡象!

韓宇卻不管不顧這一切,身子向著一劍所在掠了過去。

韓宇絕對不能讓一劍就這樣死去。

還是那句話,如果註定了要在此而亡,那麼韓宇絕對不能讓任何一個人死在自己前面!

橙色火焰滔天而起,向著那條無堅不摧的巨龍!

也在這時,韓宇體內發出了「呯」的一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破碎了。

而這樣一聲清脆而微小的聲音,在此時這樣的環境之中,竟然如同空洞的房子里鏡子破碎的聲音一般響亮,響徹了韓宇的整個心房。

然後,那橙色火焰的最中間竟然有金黃色的火焰升騰而起!

…… 橙色火焰大作,但那處在橙色火焰中心的金黃色火焰,卻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閃亮,彷彿世間一切都無法將其給掩蓋!

此時的韓宇自然無法感覺到這一點,也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一點,只管將自己的功法運轉到一個極致再一個極致的狀態。

吼吼吼!

巨龍無比的憤怒,眼前這個本來就是自己必殺的傢伙竟然,還敢出來擋住自己要殺死敢挑釁自己的人?

巨龍像是突然有了意識一般,陣外的靈氣不斷向著他襲來,讓他的身軀一漲再漲!

巨龍的氣息也一漲再漲,他不願意再和眼前這個小子再糾纏,哪怕是多一個剎那!

血盤巨口向著火焰吞噬而來!

橙色的火焰就如同棉花糖一般,輕輕鬆鬆便給吞沒了,根本就沒有阻攔到巨龍一分一毫!

韓宇的心中不由大急,同時又有一種極端的無奈和不甘籠罩了他的整個身子。

辛辛苦苦歷經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也就算了。難道在這最後的一刻,就算自己死了,也無法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人嗎?

不甘和急躁,迅速填滿了韓宇的整個心房,讓他整個人都躁動了起來。

然後,韓宇狠狠地一拳捶在了自己身上。

這一拳用盡了韓宇的全身力氣,韓宇的整個身子幾乎都因此而變形。

同一時間,韓宇丹田內的圈圈竟然都因此而變形了,從原來的圓形變成了橢圓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一個變故,韓宇那凌亂的氣機竟然因此而順暢了起來,而且流動的速度竟然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呼呼呼!

橙色火焰退散,金黃色的火焰卻大盛,如同一輪金陽!

如果有人此時能夠清晰地看到金黃色火焰的最中央,便會發現,那火焰中間赫然有著,如同一顆種子般細小的黑色火焰在!

那黑色火焰,就如同九幽地獄一般幽深,就像是幽冥鬼火,就彷彿鬼王手中的鬼火,純碎的黑色,高貴而冷艷!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此時沒人注意到,韓宇也沒注意到,所以此時也絕對沒有人想得到這小小的火焰,在以後竟然會造成那樣大的影響。

無論如何,炙熱的光芒,在這一刻變得更加炙熱,似是都能將一切給融化,即便是火!

那咆哮著以摧枯拉朽之勢的巨龍身子不由就是一頓,同一時間吸入了不少金黃色火焰的身子,不斷膨脹爆炸了起來,發出滔天巨響。

眾人見狀,不由都感覺到了希望,臉上的恐懼稍稍壓下去了不少,以為韓宇又要創造奇迹了!

事實上,這已經是奇迹了。

要知道這大陣可是連半聖都要飲恨的絕強大陣啊,韓宇能以一己之力擋住大陣,哪怕是一剎那,都已經是奇迹了!眾人還能有何種奢望!

吼!

巨龍變得越加憤怒了,他從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被這麼一個弱小的人類逼到如此地步,靈氣聚集而成的身子,竟然差點因此而爆破了!

呼呼呼!

狂風亂作。不!不是狂風,那如狂風一般亂作的是靈氣,是純度高到離譜的靈氣,是人煉化了的靈氣,甚至乎還有人的精元!

「可惡,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此時城外的一名妖族尊者驚慌了起來,大叫道,「怎麼會這樣?黃圖是你么?是你在操縱陣法嗎?」

「不!不是我,是陣法本身。陣法在產生了需求,也就是說陣法可能已經產生了意識!他在主動吸收我們的修為!」黃圖也心驚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區區一個陣法,怎麼就可能會產生自我意識了?雖然只是一點點,但這……這絕不應該發生的!」妖族尊者激動的心情還是無法壓制。

「趕緊收斂自己的修為,不要讓陣法再吸收我們的力量了,否則,我們全部人都可能死在這裡!」黃圖大叫道。

「不行!不行!根本就沒有辦法阻止那陣法對我們修為的吞噬!」妖族尊者氣急敗壞地大叫了起來。

如果讓人知道此時黃圖和妖族之間發生的事情,一定會連下巴都驚掉的,這太不可思議了,堂堂的尊者,而且有四名之多,竟然還無法操縱一個陣法,反而被陣法反噬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