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個時候,雲貢山很是不屑的瞪了一眼柳豐源,隨即反問道:「你怕痛苦嗎?要是不怕的話,那我今天就有辦法幫你搞定,不過我怕你是熬不過去的。這法子是上一輩流傳下來的,也是在大戰之中用的法子,可惜的是苗疆幾十年一來,就沒有人能撐過去。即便有人僥倖撐過去了,最終也會死掉。」

「不行,這絕對不行,你小子趕緊給我退出,你要是死了,那我怎麼和你爺爺交代?」柳泉生一聽這話頓時就炸了。

不管怎麼說,他們柳家還指望著柳豐源傳宗接代呢,為了一個女人真要是弄出了什麼事情,那柳泉生可是對不起祖宗,他也就沒有什麼臉面面對柳家的列祖列宗了。

柳豐源咬著牙,最終還是說道:「好,我還有什麼不敢的!要是不拚命的話,那就是真的要死了。爹,你也別攔著我,難道你想要我就這麼窩窩囊囊的活一輩子嗎?我也要變強,這個孟星雲只要贏了他,我就再也不是從前的慫蛋了!」

柳泉生頓時就傻逼了,用一種不認識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兒子,只是這一刻,這老小子心中卻是很欣慰的。

要知道,以前柳豐源就是一個地痞流氓,甚至連地痞流氓都不如,不管走到哪裡,那都不會被人多看一眼的。

說一句不好聽的,從前的柳家父子那可能還沒有一些闊太太懷中的貓貓狗狗活的有尊嚴。

自從跟隨王陽以後,這父子兩人算是嘗到了一種新的人生,也終於活的像是一個人了。

柳泉生顫抖著雙手,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這才顫顫巍巍的說道:「好好!你也長大了,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要是你這一次出事了,那我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跟他們沒完!」

柳豐源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得到了自己老爹的許可,可轉念一想他又很是苦逼了。

雲貢山卻是笑道:「好,看來我沒有收錯徒弟!你們留下來看著這小子,別弄出什麼亂子來。王陽、顧天全待會咱們三個出去採藥,還要準備一些東西,這個傢伙的生死就看你們的了!」

王陽和顧天全都表示沒有問題,眼看著柳豐源破天荒的想要變強,這兩人心中也是充滿了期待。

只是雲貢山的辦法似乎很危險,這才是眾人擔心的問題。

「是生是死,那都是我的事情,要是我連這點事情都撐不過去,我想梅酒周也不會同意我和秀雲的事情,這一次,小爺我拼了!」 眾人也是被柳豐源弄得沒了脾氣,既然雲貢山這邊都開口了。

王陽又是沒有什麼意見,其餘的人就更加不好說什麼了。

就連柳泉生都是選擇了支持柳豐源,一切都已經成定局了。

這後面的是也就是要看雲貢山和顧天全他們怎麼做了。

就在眾人剛剛敲定這件事情之後,佛爺面色凝重的看著孟星魂說道:「你的事情可以說說嗎?」

佛爺這話說的很是客氣,但是實際上那就是要孟星魂給大家一個交代了。

王陽這便是不方便問什麼的,畢竟孟星魂自始至終都沒用跟隨王陽,所以這件事由佛爺來問,那是最為恰當的了。

王陽心中鬆了一口氣,看來他和佛爺的默契程度是與日俱增了,還沒用他提醒佛爺,佛爺就是率先開口了。

這事情是必須要問的,如今眾人可以說是背井離鄉,這裡的情況如此複雜,只有孟星魂一個人是苗疆本地人。

若是孟星魂隱瞞了太多的事情,那誰知道以後還會出現什麼情況啊?

就柳豐源這次的事情而言,眾人心裡也有數,為什麼那個孟星雲會這麼做,多半他的目標實際上是孟星魂才對,沒想到卻被柳豐源給陰差陽錯的攔截下來了。

「老大,我相信孟大哥,他就算是隱瞞了什麼,那也不會是背叛我們的。」柳豐源見狀急忙維護道。

說完話,柳豐源便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王陽,似乎想要從王陽的神色之中看出來一些東西。

然而王陽只是在喝茶,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柳泉生拉了柳豐源一把,示意他閉嘴。

這老小子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孟星魂的事情肯定不簡單,要是孟星魂不給出一個答案的話,那隻怕佛爺他們肯定要翻臉的。

柳豐源這邊想要維護孟星魂,孟星魂很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卻是開口說道:「也好,這些事情本來就應該告訴你們了。」

聞聽此言,柳豐源頓時鬆了一口氣,他怕的就是孟星魂死活不肯說,那才是真的尷尬了,不過現在看來,剛才大家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其實我也不是有意要瞞著大家的,只是這事情畢竟是我孟家的家事,不過現在也應該說出來了。」孟星魂很是感嘆的說道。

原來,之前眾人的猜測都沒有錯,孟星魂和孟星雲確實有關係。

這孟星雲正是孟星魂的堂弟,孟星雲的父親孟建家和他的父親那是親兄弟。

「按照輩分來看,我父親是孟星魂的大伯,而孟建家則是我的二叔了。」孟星魂似乎是自言自語一半的說道,目光一下子就變得空洞起來,然而這空洞之中還帶著幾分痛苦的感覺。

當年孟星魂的老子孟建國愛上了一個蠱師,他們孟家本身是邪苗這邊的人,只是為了心愛的人,孟建國直接去了蠱師那邊。

這個事情若是放在別人的身上,那也算是很自然的,起碼不會造成什麼後果,但是放在孟建國的身上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雲貢山聽到這裡嘶了一聲,隨即遲疑道:「這名字很是耳熟啊,你父親他莫非就是當年天樞村的繼承人?」

孟星魂點點頭,對於苗疆的一些久遠事情,看來雲貢山還是很了解的。

「哦,我想起來了,難怪我第一次看到你便覺得很是眼熟,你和你父親年輕的時候真是很像啊。」雲貢山不由得感嘆道。

孟星魂也是一愣,下意識的反問道:「前輩,您認識我父親?」

「恩,我們年紀差不多,當年大戰之前我還見過你父親幾面的。那個時候邪苗大都是飛揚跋扈的,不過你父親倒是完全不同,在大戰沒有爆發之前,我們談論過兩邊的事情,你父親是主和一派的成員。」雲貢山一邊回憶一邊說道。

孟星魂點點頭,卻是有些無奈的繼續說道:「是啊,我父親他本來就不希望兩派開戰,這樣一來遭殃的只是一些普通人罷了。再加上我媽媽是蠱師一脈的人,他就更不希望兩方面對立了,所以很快我父親就不顧家裡的反對,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邪苗一脈,就和我媽媽成了親。」

柳豐源頗有感觸的點點頭,為了心愛的女子,做出來什麼樣的事情都不足為過,何況這孟建國的做法也沒有什麼問題啊?

「我有些不明白了,那你為什麼要背井離鄉,甚至最後做了殺手?」佛爺狐疑的追問起來。

孟星魂深吸一口氣,目光卻變得凌厲起來,這就是他的心結所在。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孟星魂的父親孟建國,雖然為人隨和,可他的實力那是深不可測的,哪怕是如今的孟星雲這種天賦,都遠遠不及孟建國當年的十分之一。

孟家一直都是天樞村的掌權者,每一任的村長也都是孟家人,而當時孟建國甚至已經被內定成了繼承人。

就是這樣一個繼承人,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脫離了邪苗一脈,並且還立下了誓言。

「我爺爺為了留下我父親,所以要他發誓,一旦脫離了邪苗,那這輩子都不可以使用蠱術。爺爺是為了留下父親,卻不曾想到,我父親真的發誓他和他的後代永遠都不會使用蠱術,並且還當著孟家人的面,廢掉了一身修為。」

孟星魂說到這裡,雲貢山蹭的一下站起來頓時怒道:「胡鬧,這簡直就是胡鬧!一個邪苗廢掉一身修為,那是要死的啊!」

「好在,我父親最終還是撐過來了,順利的回到了我母親這邊。只是聽我母親說起過,當年提議讓我父親廢掉修為的人,正是我二叔!」孟星魂咬著牙眼神也變得怨毒起來。

這可就說不過去了,孟建國和孟建家好歹也是手足兄弟,這孟建家不幫自己哥哥也就算了,竟然還落井下石如此的惡毒。

眾人知道這個是之後,那對於孟建家就是很有看法了,一個連自己親哥哥都害的人,那就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我父母多年前都已經不在了,而我在苗疆這邊也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所以我就離開了這裡。」

孟星魂緩緩說道,佛爺卻是掃了他一眼,這小子有些事情沒有說出來,不過佛爺也不打算逼問。 嚴碧洲也覺得這孟星魂話只說了一半,當下就想繼續追問,但是這個時候王陽用眼神制止了嚴碧洲。

這事情已經說得差不多了,畢竟這是孟家的家事,只要對眾人沒有什麼影響,剩下的話孟星魂想不想說,那是他的自由。

柳豐源等人則是完全傻逼了,他們都沒有想到,孟星魂竟然還有這麼一個情況。

毫無蠱術修為的孟星魂,那竟然是當年邪苗這邊一代天之驕子孟建國的親兒子!

「可惜,你沒有修鍊蠱術,不然你的造詣只怕還在孟星雲之上。」雲貢山一臉惋惜的感嘆起來。

孟星魂卻是苦笑道:「或許這也是好事吧,若是我修鍊了蠱術,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雲貢山擺擺手也並沒有多問,而是告訴王陽和顧天全,趁著這個時間休息一下。

十分鐘后,他們就要出門辦正事了。

三人做準備之前,王陽知會了佛爺和嚴碧洲一聲,從現在開始就給柳豐源特訓了。

嚴碧洲用一種很是古怪的眼神看著柳豐源,隨即轉頭問王陽:「咳咳,要是不小心弄死了,不需要我負責吧?」

「唔……老柳?」王陽則是看向了一旁的柳泉生。

柳泉生一狠心一咬牙,這才說道:「訓,要是這小崽子撐不過去,那死在自己人手上總比出去丟人強。」

柳豐源瞬間傻逼,這真是親爹啊,職業坑兒子都不會手軟的。

天色漸晚,整個元村都進入了一片寂靜之中,村子之中隨處可見巡邏警戒的邪苗。

在這些人之中,除了元村的人,還有何不往的人。

整個村子都進入了一片肅穆之中,與此同時孟家父子則是在吊腳樓之中商議事情。

孟建家看著孟星雲問道:「兒子,你對這次的斗蠱有多少的把握?」

離愛生花 孟星雲絲毫不在意這件事情,隨口說道:「百分百的勝算,爹,您這是多慮了,只是收拾一個垃圾罷了。」

「不,只要有雲貢山的存在,那你就不可掉以輕心。對了,要是有機會的話,還要講那個孽種給殺了,蠱師和邪苗的後代,那是必須要死的。」孟建家皺著眉頭說道。

實際上孟建家倒是沒有將柳豐源放在眼中,雲貢山的存在固然有些可怕,不過雲貢山現在已經廢了,短短三天的時間,那柳豐源又能強到哪裡去呢?

真正讓孟建家在意的是孟星魂這個人。

孟建家從小就被他哥哥孟建國壓著,從前長輩們眼中就只有孟建國,而並沒有他這個人的存在。

還記得當年確定村子繼承人的時候,那是所有的長老全票通過了孟建國的繼承權,而孟建家一票也沒有得到。

如果不是孟建國自己作死離開了天樞村,這個時候孟建家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孟建家對於他的這個一直都是耿耿於懷的,如今見到孟星魂,這心中自然是更加不痛快了。

即便孟星魂沒有修鍊蠱術,但是孟建家的心中十分清楚,若是孟星魂做了蠱師,那隻怕短時間內就會超越孟星魂。

到了那個時候,村子裡面的那些老東西怕是要將孟星魂給請回來,而他們父子的地位終究還是保不住的。

「無論如何,一定要除掉孟星魂,孟星魂出現的這個消息一定要壓下來,不能夠讓村子裡面的老東西們給知道。」孟建家陰測測的提醒道。

「爹,你在擔心什麼?如今我是九個村子年青一代修為第一人,難道你覺得那個孽種會是我的對手嗎?」孟星雲不以為然的嘟囔道,言語間多少有點不滿。

孟星雲可一直都是別人眼中的天才,自己老爹卻這麼忌憚孟星魂一個廢物,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孟建家卻是重新強調了一遍,一定要儘快的解決掉孟星魂。

「呵呵,好了,這件事情我們不談了,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幹掉他。」孟星雲仍舊是滿不在乎的說道。

孟建家還想要說些什麼,就在這個時候門外有人敲門。

「進來。」

天樞村的一個邪苗推門而入,一進門便是急忙說道:「村長,雲貢山他們拿著抓蠱蟲的東西出門了。」

「你慌什麼?雲貢山不過就是一個廢人罷了。爹,既然雲貢山想要幫柳豐源,那我們趁機幹掉他算了,反正他也是蠱師一脈的人,本來就不應該呆在咱們這邊。既然他找死,那就不如成全了他。」孟星雲很是不屑的說道。

要知道,即便是蠱師那邊都有不少人以為雲貢山早就死了,就算是雲貢山真的被他們幹掉了,那隻要消息不傳出去,就什麼麻煩都不會有的。

孟建家卻是搖了搖頭,他可是知道雲貢山有多麼的厲害,即使是廢掉了,那都有可能拉著他們陪葬。

一命換一命的事情可不是那麼划算的,這些事情是怎麼都不可能做到的,硬碰硬是肯定沒戲,不過要是暗中下手,那還說不定有機會幹掉雲貢山。

孟建家這個人當年就是大戰之中主戰的一派,在他看來那些假仁假義的蠱師就不應該存在,苗疆這邊就應該是邪苗掌權的。

雲貢山一直都是蠱師那邊的榮耀,要是將他給弄死了,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起碼對於孟建家來說這可是不小的榮耀了。

「爹,那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雲貢山折騰?你忘了他剛才是怎麼威脅咱們的了?簡直就是不把我們邪苗放在眼裡,哼,不過就是一個廢物罷了,裝什麼啊。」孟星雲很是不爽的嘟囔道。

孟建家掃了一眼身邊的邪苗,隨即吩咐道:「讓他們繼續盯著,看看雲貢山打算做什麼,一旦發現了他的目的,立刻來告訴歐文。」

「是,村長!」

這邪苗答應了一聲,便是出去辦事了。

孟星雲狐疑的看著自己老子,他真的不相信,自己老子就這麼放過雲貢山了?

當年大戰之中,雲貢山可是弄死了不少的邪苗,其中也有一些是孟家的人,這個仇恨難道自己老子忘記了?

「準備一下,有機會幹掉他。」

孟建家活動了一下筋骨,隨即冷笑道。 另外一邊,雲貢山帶著王陽和顧天全去了奠戰場的入口處。

王陽愣住了,這個地方他可是有點陰影了,裡面充滿了各種匪夷所思的東西,就是那些蠱蟲就足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前輩,您這是?」王陽很是詫異的問道。

他不明白,雲貢山這是打算做什麼?

這個地方可是十分兇險的,雖然王陽有能力自保,但是雲貢山和顧天全不一定就是絕對的安全啊。

雲貢山嘆息道:「我需要收集十一種不同的蠱蟲,若是放在平時,那我自己也可以想辦法給培育出來。但是我們就只有三天的時間,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裡來找了。之前我看到過一些,不過那些蟲子很難抓,而且還要一窩一窩的抓住,不然是沒用的。」

王陽這才明白了,他看著手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合著這些東西就是用來收集蠱蟲用的。

「你身手最好,這抓蠱蟲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和顧天全從旁邊協助你。」雲貢山望著林子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說道。

王陽自然不會拒絕,之前他還納悶,為什麼雲貢山要帶著他來,看來這是有一定原因的了。

三個人很快就進入了這林子之中,如今已經是夜晚了,外面的溫度還有些溫暖的,但是眾人一踏進林子之中,便是感覺到了迎面而來的森森寒氣。

整個林子的能見度很差,就連王陽想要看清楚遠處,那都是一片模糊的感覺。

「十一種蠱蟲,有八種很容易,我們就先從這八種來。」雲貢山深吸一口氣,很有計劃性的說道。

王陽和顧天全跟著雲貢山,在雲貢山的帶領下開始尋找這八種蠱蟲。

雲貢山輕車熟路的走著,很快就找到了一種蠱蟲,這東西抓起來也很是簡單,王陽直接就給一窩端了。

緊接著眾人又是抓了幾種,雲貢山走在這林子裡面,那就像是走在自家的後花園一般的輕鬆自在。

王陽心中不由得更加佩服這個人了,要知道之前雲貢山在這裡也是蒙圈的感覺,他只來了一次,便是能夠記住見過的蠱蟲位置,還能準確的找到,這也是一份過人的本事了。

八種蠱蟲王陽這邊抓了五種,而第六種蠱蟲開始,那就是有些難度了。

「那邊的蜂窩,一窩端。」雲貢山望著不遠處的一棵樹,開口說道。

王陽拿著東西飛快的爬上了樹,便是打算動手收集蠱蟲。

然而就在王陽剛剛要碰到那蜂窩的時候,兩隻殺人蜂突然出現在王陽的面前。

「糟了,被發現了!」

雲貢山大喊一聲,王陽直接從樹上跳下來,隨即便是往前沖。

「跑啊,快點!」王陽一邊狂奔一邊沖著顧天全喊道。

顧天全還納悶,不就是兩隻殺人蜂嗎?王陽至於反應這麼大嗎?

結果等顧天全看清楚王陽身後的情況,那是差點連膽汁沒吐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