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身形一頓,選擇衝天而起。

但剛剛衝出火牆的包圍,他面色就是一滯,因為他的頭頂上方的虛空居然被禁錮了,強烈的撞擊下,他又被反彈到了火牆內。

火牆已經開始收縮,他閃躲的空間卻是越來越小,一時,他心中有些駭然,沒有想到秦天才金丹初期,但在法術的運用上,卻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就算一些元嬰高手都難以及得上。

上官岳沒有選擇下沉,如果沒有意外,下方的虛空多半也被禁錮了。

無奈之下,他拔出了背後的寶劍。

一柄達到中品靈器的寶劍。

「給我破!」

銀白色的寶劍爆發出驚天氣息,轟隆一聲,一道數十丈長的銀白劍氣,夾雜著開天闢地的恐怖威勢,重重劈向其中一面火牆。

「噗!」

火牆被切割開來,上官岳卻順勢衝出,卻發現,失去了那個小子的蹤跡。

「跑了?」

上官岳有些不甘,但在這時,他突然臉色一變,陡然向前衝出,並反手一劍斬向背後。

「嘭!」

他反應頗快,但來自身後的攻擊更快。

一股撕裂般的霸道真氣直接將他的真氣罩給撕開,撞入了他的體內。

即使劍修的肉身要強於普通的修仙者,但在這道霸道真氣的肆虐下,他體內依舊受了不輕的傷勢。

感覺來自喉口間的腥甜,他強行咽了回去,目光冰冷的盯著從虛空中逐漸顯露出身形的秦天,心中卻不敢有半點的小覷,他可是金丹中期,而且還是極為擅長戰鬥的劍修,居然在交手極短的時間內就被對方所傷。

秦天沒有繼續攻擊對方,而是笑盈盈的道:「閣下何必強撐,據我所知,劍修修出的真氣霸道十足,並沒有療傷之能,如果閣下吐出那口血,最多調養個三五月就能痊癒,如果閣下為了面子不肯吐血,恐怕你的傷勢沒有一年,是難以痊癒嘍!」

「……你!」

上官岳為之氣結,沒有想到對方的眼力這般的毒辣,但他依舊強撐著不肯將那口血給吐出來。

秦天再道:「說來我與你們蜀山並不死仇,只是為了來取走師尊留在青城山的一些東西而已,對於你們的弟子我也是手下並未殺害,不如各退一步,就此罷手如何?」

「不可能!我蜀山之人豈能退縮!」上官岳厲聲道,卻帶著幾分色厲內荏。

秦天笑笑:「以你現在的狀況是我的對手嗎?」

頓時,上官岳沉默了,半晌后,他開口道:「小輩,這次就饒你一次,等下次相遇,本座必定不會給你施展法術的機會!」

「那我期待與你的下次相遇!」

秦天點點頭。

「哼!」

一聲冷哼,上官岳化為一道流光而去。

秦天暗自搖搖頭,對於對方的死鴨子嘴硬,他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畢竟這次交手,他連十分之一的真實實力都沒有施展出來,不然,一個金丹中期,他彈指可滅。 這次取寶,雖然有些波折,但還算順利。

同時,秦天心中也多了幾分警惕,各大修行門派在將來會相繼出世,在這樣的大局之下,他想要獨善其身怕是不容易。

而且誰知道在未來他會不會與這些門派的人產生衝突,他壽命有限,總不能讓他事必親躬,那麼,培養一群強有力的手下就很有必要了。

不過為了避免再培養出輪迴谷那樣的白眼狼,他得留下控制手下的手段。

如今他的手下有松島柚子、楊星月以及狐女,除此外,還有三個徒弟,以及陰陽門。

如果這些修道門派不出世,可以讓他們以武入道,但現在,如果讓他們繼續修鍊武道,實在太慢,所以,他決定傳授他們修仙之法。

於是,回到燕京后,秦天就給江城的三女打了電話,讓他們到燕京來和他會面。

他沒有想到。

三女在當晚就來到了燕京。

秦天讓他們來到了四合院。

「見過主人!」

松島柚子彎身行禮,絲毫不在意胸前的走光。

「見過主人!」

狐女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行禮。

「秦大哥!」

楊星月神情喜悅的喊道。

「都不用客氣!」

秦天揮揮手,示意三女落座,然後開口:「修行大世即將開啟,我這次將你們招來,只有一件事,是想問問你們,你們是甘願當個普通的武者呢,還是願意成為擁有翻江倒海之能的修仙者?」

聞言,三女眼中都露出了炙熱之色。

松島柚子更是毫不猶豫的道:「主人,我想成為修仙者!」

「我也是!」狐女跟著道。

楊星月剛想開口,秦天就打斷了她的話:「你們不要急著做出決定,如今天地復甦,那些隱世的修仙門派都會紛紛出世,在修仙者不出世的年代,武道大宗師就能縱橫天下,但修仙者出世后,即使武道大宗師也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但至少,修仙者一般不會和普通人計較而修仙者之間的搏殺也是相當殘酷,輕則身隕,重則魂飛魄散,所以,你們要考慮清楚,免得踏入這個世界再後悔,就已經來不及!」

「主人不必考慮了,奴婢願意成為一位修仙者,才能更好的為主人效力!」松島柚子再次第一個表態,當初她背叛倭國,投入到秦天麾下,一是尋求庇護,不想回到國內成為替死鬼,更大的原因卻是來源於她的野心,想要變得更加的強大。

如今,強大的機會就擺在眼前,就算是粉身碎骨,她也不後悔。

「主人,奴婢也想修仙!」

狐女瞪了眼松島柚子這個女人道。

「秦大哥,我也想!」

楊星月跟著道,她年齡大於秦天,但她卻甘願叫他大哥。

見到三女都做出決定,秦天欣慰的笑了:「好,既然你們已經做出決定,我就先傳授你們功法!」

下一刻,秦天分別將一套靈幻級別的功法打入她們的識海中。

靈幻級別的功法相當的珍貴,即使拜入蜀山劍宗那樣的修仙大派,不成為真傳弟子,也難以獲得靈幻級的功法。

傳授給松島柚子的功法叫《幽冥靈書》,這是一部魔道功法,只要修鍊到鍊氣九層就能凝練出一具冥身。

達到神海,可凝聚出三具冥身。

達到金丹,可凝聚出五具冥身,冥身的實力相當於本體的八成。

傳授給狐女的功法叫做《天妖血書》,這是一部妖族的功法,狐女身懷狐妖血脈,修鍊這部功法再適合不過。

最後,他傳授給楊星月的叫做《神箭天書》,因為楊星月最厲害的武器便是弓箭,這部功法自然對她最為契合。

獲得功法后,三女稍作參悟,就開始運轉功法,將體內的武道真氣轉化為仙道真氣。

一夜下來,三女全部轉化成功,並成為了鍊氣五層的修仙者。

四合院內天地靈氣充足,但相對來說,還是沒有用靈晶修鍊來得快。

因此,秦天分別賜予三女各自百枚下品靈晶,隨後又賜予她們兩滴功德金液,以及能夠壯大神魂的丹藥。

因此,三女的進境相當喜人。

半月後。

三女相繼突破到鍊氣八層。

秦天賜下的靈晶他們也消耗得差不多。

於是,他又抽空傳授了三女一些法術,並分別賜予她們一件法寶,又交給她們一些靈晶,就讓她們回到了江北,等突破到鍊氣九層巔峰再來燕京。

值得一提的是。

林祖兒在這段時間進境也相當的喜人,已經達到鍊氣七層巔峰,而且她在陣法方面的天賦的確不凡,已經能夠獨自布置出普通的陣法。

在三女離開燕京后,秦天又恢復了往常的生活。

這日,放學后他回到四合院,卻發現司徒燕來了。

「見過師父!」

司徒燕面色憔悴的向秦天行禮。

「不必多禮!」

秦天點點頭,以他的眼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司徒燕身上帶著傷勢,而且還比較嚴重,如果不是她已經轉修仙道,用仙道真氣護住心臟,恐怕早就死了。

心念一動,秦天的神念探入司徒燕體內,發現,在她體內正有一股邪惡的血色力量在不斷的吞噬著她的生機。

只見秦天屈指一彈,一道金丹真氣就沒入司徒燕體內,瞬息間,就將她體內的血色能量給絞殺一空,隨後真氣散開,迅速治癒她的傷勢。

半晌后,司徒燕除了有些虛弱外,一身傷勢已經痊癒,她忍不住行禮道:「多謝師父!」

「說說吧,是誰傷的你!」

秦天擺擺手,問道。

「是血族!」司徒燕苦澀道。

聞言,秦天倒也不感到意外,天地靈氣復甦,東方的修仙者紛紛出世,那麼,西方的吸血鬼,狼人等也會相繼出現。

「給我講講具體的情況!」

秦天再道。

接下來,司徒燕詳細講訴了她回到米國后的遭遇。

在她回到米國前,唐門就受到了西方各個地下勢力的聯手打壓,一開始,唐門還以為這是所羅門所為。

但漸漸,他們發現,這些勢力都是受到某些神秘人的操控。

這些神秘人的實力很強,短短二十天的時間,唐門坐鎮各地的高手先後失蹤。

司徒燕回去后,就展開了對神秘人的調查。

這一調查,她居然發現,這些神秘人很有可能是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

她沒有打草驚蛇,而是一直在尋找機會。

終於,趁著這群吸血鬼聚會的日子,她率領著唐門的高手殺了上去。

猝不及防之下,這些吸血鬼當場被擊殺大半,但沒有想到,其中有一尊極其強大的吸血鬼,即使受到三尊大宗師聯手,也奈何不得他。

最後被對方給逃了。

逃走後的吸血鬼對唐門展開了瘋狂的報復,身為那次行動的策劃者,司徒燕也遭到了多次暗殺,但每次都被她化解,甚至她還拿自己做誘餌,打算誘殺那名吸血鬼。

雖然成功了,她卻被那名吸血鬼臨死反撲給打傷,並從那個吸血鬼口中獲得一個消息,他們這群人不過是最為低階的吸血鬼,在將來,會有更多更強的血族從沉睡中蘇醒。 燕京,四合院內。

聽完司徒燕的講訴,秦天沉聲道:「接下來一段時日,你就留在這裡好好修行,免得以後再被打傷。」

「是,師父!」

司徒燕有些慚愧的點點頭。

四合院靈氣充足,秦天又賜下了靈晶,所以,區區三日,司徒燕就突破到了鍊氣五層。

然後秦天賜給了她一件中品法器級別的法寶,並傳授了她三道法術,讓她儘快熟練,只要她將這三道法術練熟,再憑藉法寶,就算大宗師也不是她對手。

這日,剛好下課,秦天發現不少學生都急急忙忙的往3號教師辦公樓而去。

就在這時。

他的電話鈴聲響起,是張禹打來的。

接起電話,裡面就傳來了張禹的聲音:「老大,快來3號教師辦公樓這邊,有土豪向你們的輔導員求婚!」

「方老師模樣不差,又沒有結婚,有人向她求婚有什麼稀奇嗎?」秦天隨口道。

張禹有些激動的道:「有人求婚雖然不稀奇,但這次求婚的是個土豪,你不知道,那個土豪為了求婚,居然用十二輛大紅色的法拉利跑車組成了一個心型,你說豪不豪,這絕壁是史上最為豪華的求婚!」

「知道求婚的人是誰嗎?」

秦天再問,隱隱猜到了求婚的人是誰。

張禹回答道:「我打聽過了,好像這傢伙也是我們燕大的學生,當年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現在人家更牛逼,好像是一家市值數十億大公司的老總!」

頓時,秦天面色一沉,結合張禹提供的信息,他幾乎已經敢肯定,求婚的人就是梅鋼,沒想到這傢伙真敢來求婚。

掛了電話,秦天快步向三號教師辦公樓而去。

此刻,這裡已經聚集了大量看熱鬧的學生,看著那十二輛大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不少人眼中都閃過艷羨之色。

而在心型跑車的前方,穿著正裝的梅鋼正抱著一束大紅色的玫瑰,面對著教師樓的出口站著。

此刻。

教師樓三樓的辦公室內,方香君面色很是為難,她沒有想到,她都直言拒絕了梅鋼,對方還來了這麼一出求婚。

辦公室內還有另外三名輔導員。

「香君,你還在猶豫什麼,快下去啊!」

一個女輔導員勸說道。

「是啊香君,如果有人給我這麼一個浪漫的求婚,我早就飛著下去了!」另外個女輔導員也跟著勸說道。

「女人再有才,都不如嫁個好老公有用,梅鋼學長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一個價值數十億上市公司的老總,方老師你還在猶豫什麼!」

一個男輔導員走了上來勸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