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回到后廚以後,一個廚師一拍桌子,頓時怒道:「我呸,竟然說咱們做的那是豬食,以前他還不是吃的很多,現在地位不一樣了,這口味也不一樣了啊?」

「哎,這能怎麼辦啊,反正咱們是招惹不起他的,以後還是躲著點吧。」

「瑪麗隔壁的,真不知道凱利斯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用這麼一個傢伙做副會長。你看看他那個德行,什麼東西啊!」

「你小點聲,前天有人得罪了斯科,那是被他帶著一群人給暴揍了一頓。」

這廚師瞪著眼睛,雖然還是一副很是惱怒的樣子,不過卻是不敢繼續吭聲了。

總之,自從王陽上位之後,這段時間他是將會所裡面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一個遍,搞得怨聲載道。

這天,一個高官實在是忍耐不了,找到了王陽。

「斯科,你做人不要太過分了,你自己看看,你已經得罪了多少人啊?」高管一臉無奈的提醒道。

誰知,王陽卻是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冷笑道:「關你屁事啊?」

「你!」

這高管頓時被弄得啞口無言,怒罵了一句就離開了。

王陽眯著眼睛,很是享受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會所裡面現在是什麼情況,那他是很清楚的,不過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如果他真的小心翼翼的和各種人搞好關係,依照凱利斯生性多疑的性格,必定不會讓他在這個位子上面坐得太久。

王陽依舊是我行我素,眼下已經是有不少把柄都落在了別人的手上,而他自己仍舊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這天,凱利斯的一個心腹找到了凱利斯。

這人一進門就怒氣沖沖的說道:「老大,你應該整治一下斯科了,那個混蛋現在胡作非為,弄得很多人都不爽啊。」

「哦?我這段時間忙,還真的沒有顧得上他,他怎麼了?」凱利斯放下手中的文件,饒有興緻的反問道。

這人頓時開始說起來:「前幾天他把一個人給打了,因為那個人說了他兩句而已。這還不算,又在會所餐廳說廚師做的是豬食,昨晚他在下面賭博,結果他賭的那個拳擊手輸了,他又是各種找贏了的那個拳擊手的麻煩。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都說不過來了。」

「跟過分的是,那些高管和他的關係都很不好,我見過好幾個人,本來是好端端的和他打招呼,結果他根本就不理會,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凱利斯點點頭,卻是似乎並不怎麼在意。

這人見狀急忙繼續說道:「老大,你可不能就這麼放任不管啊,高管們都被他弄得很狂躁了,這樣下去那是要搞出事情的啊。」

誰知,凱利斯冷冽的掃了一眼這人,開口問道:「你想要幹什麼?嗯?」

「他這個樣子,那肯定是要收拾他的,這是在破壞會所的團結啊。」

凱利斯頓時冷笑道:「你想多了吧,在這裡有什麼團結?尤其是斯科,他現在可是副會長,難道你我教訓他一下,然後讓他和所有人都搞好關係,給他架空我機會嗎?」

這人頓時就愣住了,這才明白了凱利斯的意思。

之前那個副會長就是很有權利的,甚至都到了有膽子無視凱利斯的程度。

要是真的教訓王陽一下,讓他開始和大家搞好關係,誰也不能保證會不會弄出第二個權利者。

「老大,對不起,我錯怪你了,我還以為你是故意偏袒他的呢。」男人很是無奈的低著頭,有些尷尬的說道。

凱利斯擺擺手,意味深長的說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我也多少知道一些,不過我很希望他繼續這樣下去。只要他一直這樣,那麼他在會所裡面就只能夠依靠我了,根本不會有機會建立什麼自己的勢力。這樣的話,有很多事情,我才能夠放心的交給他去辦。」

「好,我明白了。」

「行了,你先回去吧,不過還是要盯著他一些。」

凱利斯這邊基本上是選擇相信王陽了,因為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的。

就這樣,王陽很快就掌握了一些權力,成了名副其實的副會長。

這天,王陽坐在辦公室裡面正在發獃,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一個陌生號碼打過來的,王陽遲疑了幾秒鐘,就接聽了這個電話。

電話一端傳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副會長大人,我們可以談一談生意的事情了。」

「你是誰?」王陽一臉狐疑的反問道。

男人介紹了一下,王陽這才明白是什麼情況,合著不光是這個男人,那些之前和副會長合作的人,現在都要找到他的頭上了,希望能夠繼續合作。 電話中,男人表示想要和王陽見一面,談一下生意上的事情。

王陽也沒有猶豫,當場就同意了。

雙方見面的地點,那就在會所附近的一個餐廳之中。

按照約定的時間,王陽故意遲到了幾分鐘,要知道,在米國這邊這些傢伙對於遲到那是很在意的。

王陽一進門,就看到屋子裡面坐著好幾個男人,這些男人有些沖著他笑,有些則是臉色難看的很。

他就是故意遲到的,為的就是看一下,這些傢伙的態度。

「副會長,您請坐。」

一個男人迎上來,很是熱情的說道,聽聲音,這男人就是和王陽通話的那個人了。

王陽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很是囂張的說道:「我時間有限,廢話也就別多說了,反正我現在做主。以前誰做主和我沒有關係,你們是怎麼樣給錢的那也和我沒有關係,我只要我自己的利潤。」

屋內的幾個男人都是面面相覷,沒想到王陽竟然這麼直接。

為首的男人急忙說道:「這是肯定的,既然已經換人了,咱們的合作也要重新來敲定的。」

王陽一翻白眼,十分不耐煩的說道:「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生意啊?」

男人解釋了一番,原來他們都是弄粉末的。

會所裡面比利死掉了,新一任的供貨商還沒有選擇,而現在這個事情也確實是王陽在負責的。

這些傢伙找到王陽,那也不是湊巧,而是經過了一番調查,這才選擇了王陽。

王陽聽完之後,反問道:「生意怎麼做大家都知道,那你們能給我多少好處呢?」

「哈哈,斯科先生很是直接啊,您放心,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男人說著話,從桌子下面拿出一個密碼箱,裡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米刀。

王陽粗略的看了一下,這差不多有一百萬左右了,這些傢伙還真的是下血本了啊。

「斯科先生,只要你能將粉末的生意交給我們,那以後咱們合作的機會肯定更多,這樣的箱子,你也會拿到很多的。」

王陽也不看那個男人,很是很貪婪的拖過了箱子。

不過王陽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開口笑道:「這些錢看起來很不錯,不過我還需要考慮一下。」

說完話,王陽就將箱子給扔回去了,直接起身走人。

幾個男人頓時一臉懵逼,要知道剛才看王陽的那個樣子,這事情幾乎都快要成了,誰知道他會突然走掉啊。

「瑪麗隔壁的,這小子是什麼意思啊,他這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

「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模一樣,太狂妄了!」

「哎,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啊,比利死了,會所裡面的這些事情都是他在負責,要是得罪了他,那咱們也就沒錢賺了。」

這些男人一個個都是唉聲嘆氣的,恨不得將王陽給掐死了。

要知道,會所裡面每一年粉末的用量,那都是很大的,對任何一個供貨商來說,那都是一筆不小的生意。

何況現在大嗎州很是動蕩,新崛起的華夏社團各種打擊粉末生意,據說是他們的老大很痛恨粉末。

這才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大嗎州這邊已經有很多人被幹掉了,雖然這些傢伙沒有拿到什麼情報,但是明眼人也都能看出來,那些事情肯定和新崛起的華夏社團有關係。

畢竟他們沒有出現的時候,那也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那現在怎麼辦啊,難道就等著這個傢伙的消息了?」一個男人很是不甘心的問道。

為首的男人點點頭,咬著牙怒道:「只能這樣了,不過這傢伙很是貪財的,只要咱們的錢給的足夠,我還是很有把握的。」

與此同時,王陽已經離開了這家餐館,不過他並沒有回到會所,而是到了另外一個咖啡廳。

咖啡廳最裡面的一個包廂里,坐著一個中年男人。

「哈哈,斯科先生,您還真是準時啊。」中年男人很是滿意的看著手錶,開口說道。

王陽也不廢話,實際上這個男人是島國一個組織的代表,這一次約見王陽,也是要談粉末生意的。

不過王陽暫時對這個組織的了解並不多,只知道他們叫東一會。

東一社的人也是如法炮製,弄出了一些錢給王陽。

王陽也沒有當場答應,只是隨便寒暄了一番。

在王陽想要離開的時候,這個中年男人卻是開口說道:「斯科先生,我知道現在肯定不是我們一家在找你做生意,但是你要知道,每一家都是有每一家的規矩,你和我們東一社合作,那是絕對不會吃虧的。」

王陽笑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要給我考慮的時間啊。」

「好,我相信斯科先生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王陽也沒有多說些什麼,而是回到了會所之中,將這個事情和自己身邊的幾個小弟說了一下。

一個小弟急忙提醒道:「老大,現在咱們的存貨不多了,要是你沒有搞定的話,老闆那邊也不好交代啊。」

王陽點點頭,卻是表示他有些餓了,要出去吃飯。

王陽帶著幾個小弟隨便找了個地方吃飯,趁機聯繫了一下佛爺。

衛生間內,佛爺和王陽順利見面。

王陽將這件事情說了一下,想要看看,佛爺這邊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佛爺聞言頓時開口說道:「很簡單啊,你不就是想要他們狗咬狗嗎?那就讓兩家人湊在一起,到時候什麼都不用咱們操心了。」

王陽恍然大悟,第二天他就通知了兩邊的人。

王陽將地點選在了那個咖啡廳裡面,兩邊都有人過來。

「我就直接挑明了,雖然我很喜歡錢,但是這事情也要辦的漂亮才行,不然上面也不會給我好果子吃的,你們說對吧?」

兩邊的人哪裡敢反駁啊,一個個都是連忙點頭。

王陽見狀繼續說道:「我現在最看好的就是你們兩家,不過具體要和誰合作,我還沒有什麼想法,你們覺得呢?」

這話那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了,肯定是要他們儘力的去表現啊。

兩邊的人都是據理力爭,開始講述和他們合作的優勢。 東一會的代表急忙開口說道:「斯科先生,我們供貨速度可要要比他們快很多的。」

墨國的代表也不肯妥協,又是將價格給壓低了一些。

王陽聽了一圈,他發現東一會這邊的優勢,那就是因為他們在大嗎州盤踞多年,貨源來的快。

但是墨國那邊盛產粉末,所以他們的價格相對來說低廉一些。

不過雙方的差距不大,硬要是選擇的話,這一時之間也不好說。

最終,王陽起身說道:「我會慎重考慮這件事情,過幾天再談。」

兩邊的人都是拚命的挽留王陽,王陽帶著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王陽坐在車裡,開車的小弟開口說道:「老大,為什麼不選一個啊,現在咱們的存貨已經不多了。而且你讓他們兩邊的人見面,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找麻煩倒是沒有錯,不過絕對不是王陽自找麻煩,而是他再給這兩邊弄一個敵對的機會。

想到這裡,王陽冷笑道:「做生意嘛,那當然是要貨比三家咯。讓他們兩家人見一面也有好處,說不定最終拿到的價格,那更加低廉呢?」

這小弟聞言頓時若有所思的嘟囔道:「可要是他們壓低了價格,卻在貨物上面做手腳,那……」

「不會,除非他們不想在這一行做了。」王陽很是有把握的笑道。

第二天,王陽接到了東一會代表的電話。

「斯科先生,有空出來走一走嗎?」東一會的人很是客氣的問道。

王陽楞了一下,立馬換了一副官方的口吻:「我還有工作呢。」

誰知,東一會的代表繼續說道:「斯科先生和我們談合作的事情,這也是工作啊。不過這一次我們就別在咖啡廳里了,我知道幾個很有趣的地方,希望斯科先生能賞個臉?」

王陽想了想,笑道:「那好。」

幾分鐘后,王陽離開了會所,身邊依舊帶著兩個小弟。

東一會的車子就停在會所的不遠處,這一次約見王陽的人,還是上一次的代表。

這個人名字叫伊藤弘,王陽一看到他,就立馬笑道:「伊藤先生今天真是好興緻啊,不過我記得我說過,生意的事情要過幾天再談。」

伊藤弘急忙打趣道:「我要是不說談生意,你怎麼會出來呢?」

王陽掃了一眼身邊的兩個小弟,頓時很是生氣的斥責道:「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在耍我?」

「不不不,希望斯科先生不要誤會。」

伊藤弘連連擺手,說了一番好話,王陽和兩個小弟這才上了車。

誰知,汽車剛一發動,伊藤弘就是拿出三個禮品盒,分別給了王陽和兩個小弟。

「一點見面禮,不成敬意。」伊藤弘很是客氣的笑著說道。

王陽拿著禮盒,放在手中顛了顛:「這裡面是什麼,很有份量啊?」

伊藤弘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王陽打開看一看。

如果是在華夏,這東西那肯定是要回去再看的,這在華夏是一種禮節了,但是在米國卻是恰好相反的。

米國這邊的習慣是,當著人的面打開禮物。

王陽打開了盒子,結果眼睛都看直了。

這盒子裡面不是別的東西,而是厚厚的一沓子米刀,看起來起碼有兩三萬左右了。

王陽掃了一眼,這才發現那兩個小弟盒子裡面也都是錢,只不過要比他的少很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