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這是吃飯的寶貝,哪裡能輕易送人,再說你巡山號子太難聽,把寶貝送給你也是暴殄天物。」

小鑽風大怒道:「你如何這般看不起人,我喊的號子怎麼丟人了?」

陸小風捻捻假鬍鬚道:「待我傳你新的巡山號子,你只要學會了,只怕你們兩位大王會升你做總鑽風。」

小鑽風大喜道:「老神仙快快傳我,若我做了總鑽風,定然忘不了你的好處。」

「太陽對我眨眼睛,鳥兒唱歌給我聽,我是一個努力幹活還不粘人的小妖精。別問我從哪裡來,也別問我到哪裡去,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兒,獻給我的小公舉。大王派我來巡山……」

陸小風清了清嗓子,舉著魅音螺開始唱了起來,充滿童趣的歌聲響徹整個獅駝嶺,吸引了不少妖怪注意。小鑽風雙眼滿是星星,不自覺地跟著節拍跳了起來,那呆萌可愛的模樣,就和這首兒歌MV的主角有得一拼。

一首經典兒歌唱完,小鑽風徹底變成了陸小風的粉絲,覺得比它唱的巡山歌曲好聽多了,央求陸小風傳授給他。

由於這廝不識字沒文化,陸小風費了老大勁才把它教會,並且把魅音螺也送給了他。

小鑽風舉起魅音螺邊走邊唱,不一會又來了一群小鑽風,蹦蹦跳跳地跟著唱了起來。陸小風跟在一群小鑽風後面,他贈送寶物魅音螺,並且傳授經典兒歌,條件就是讓小鑽風帶他去見獅駝洞兩位大王。

這首兒歌很魔性,對了一干妖魔鬼怪的胃口,精神生活極度匱乏的妖魔鬼怪,一個個扯開嗓子唱了起來。以至於玩家大量聚集獅駝嶺,漫山遍野都是大王派我來巡山,就連兩位大王都能扯開嗓子吼兩句,整個獅駝嶺都在唱兒歌。

來到獅駝嶺門口,小鑽風意猶未盡地停止歌唱,對陸小風道:「老神仙你稍等片刻,待我稟明了我家大王就帶你進去。」

陸小風甩了甩大袖道:「你去告訴你家大王,就說他們雖然暫時脫困,但也擔了天大的因果,若不化解百日內必有血光之災。」

小鑽風應了,蹦蹦跳跳地走進了獅駝洞,看到它進來坐在上首的青獅王大喝道:「小鑽風發什麼瘋,大吼大叫連我們都聽到了。」

小鑽風滿臉歡喜地道:「稟大王,有一位老神仙送了我一件寶貝,這寶貝能讓聲音變大,今後巡山也方便了許多。」

靈牙仙嗤之以鼻道:「此乃魅音螺,海里多的是,算不得什麼好寶貝,倒是你唱的號子有點意思。」

小鑽風連忙道:「我唱的號子也是老神仙傳授,他最擅長的是算命,說兩位大王雖說暫時脫困,但也擔了天大的因果,若不化解白日內必有血光之災……」

「什麼?」青獅王氣得站了起來道:「哪裡來的傢伙敢詛咒我兄弟二人,待我一口把他給吞了。」

。m. 白象王阻止了暴怒的青獅王,自從成功逃到獅駝嶺,他每日提心弔膽,沒少去人間找人算命。

變成人類去找算命先生,那些算命先生全都是騙子,連他是人是妖都看不出來,滿嘴跑火車地忽悠。這次好不容易有算命先生上門,口號是從未有過的「斷人斷妖斷鬼神」,說不定真有幾分道行呢?

「兄長,這算命先生敢孤身來獅駝嶺,只怕有幾分本事,不如我們聽聽他怎麼說?」

青獅王擺了擺手道:「前途命運哪有那麼好算,罷了!既然你相信推算,那就讓他進來試試。」

小鑽風把陸小風請進了獅駝洞,看了他一眼青獅王大怒道:「只不過是個異人鬼魂,哪裡是什麼老神仙,還大言不慚斷人斷妖斷鬼神,今日我先斷了了你的命。」

「哈哈哈哈。」陸小風仰天大笑道:「大王有眼無珠不識真神,死到臨頭而不自知,實在是可笑。」

青獅王眼看就要暴走,白象王把他勸住了,冷冷地道:「異人,你不過是一介鬼仙,哪裡會什麼推算本事?」

陸小風傲然道:「吾乃天生五行鬼,擅長五行推算之道,五行算命無有不準,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都不離五行之數,如何便不能推算?」

青獅王冷笑道:「我聽聞陰司有枉死鬼,從未有五行鬼一說,你休得謊言欺我。」

陸小風微微一笑,施展了五色神光神通,青、黃、赤、黑、白五色祥雲繚繞,無物不刷。青獅王和白象王是識貨之人,對於孔雀大輪明王的神通當然不陌生,驚呼出聲道:「五色神光。」

陸小風點了點頭道:「沒錯,我乃天生五行鬼,所以才能掌握五色神光,遺憾的是未能修鍊到先天。不過五行之氣奧妙無窮,用於推算無有不準,適才我斗膽以五行之氣探測青獅大王,大王乃是平地木命,敢問大王生於己亥年還是戊戌年?」

「己亥年。」青獅王有點相信陸小風本事了,老實地說了自己的出生年份。

陸小風控制五色祥雲交替變換,推算片刻后嘆道:「難怪,己亥平地木乃自生之木,若見乙卯、丁未水肯定大貴,自生之木根本繁盛,不忌眾金,惟嫌辛亥、辛巳、癸酉之金。」

青獅王和白象王雖說聽不懂,但也覺得高深莫測的樣子,恭敬地道:「先生能否說得淺顯一些?」

陸小風微微一笑道:「青獅大王乃是平地木命,遇到乙卯年和丁未年生的水命必然大貴,所以大王的命中貴人是水命。如果那位貴人是女性,必然是丁未年生,定然助你一飛衝天。」

青獅王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當年我只只是區區小妖仙,直到外出雲遊遇到了龜靈聖母,她引我入截教拜在恩師門下,這才僥倖休成了金仙。

龜靈師姐曾與我說過,她生於丁未年,可嘆如今師姐已然魂飛魄散,我亦落得這般下場。」

陸小風靜靜地看著青獅王腦補,前世玩家忽悠青獅白象本在論壇顯擺了,再加上近些日子他旁敲側擊地找雲霄打聽,青獅王和白象王的故事已經記得很熟了。

當初引青獅王入截教的正是龜靈聖母,他提醒這麼明顯,青獅王再想不起龜靈聖母就真太傻了。

「先生說我不能碰到辛亥、辛巳和癸酉之金,當年封神之戰憑盤古幡將我打敗的文殊,便是辛巳之金。五行里金在西方,怪不得我的劫難全部與西方佛教有關,先生果然神算,五行算命非同小可。」

陸小風覺得自己可以不再浪費口舌了,青獅王已經搶了他的台詞,幫助他把故事編了下去。等青獅王腦補完,他才嘆道:「青獅大王你最近乃吉中藏凶之象,逃脫囚籠但危機重重,本該有一刀之災,但若有命數為土的子女,這一劫會應在子女身上。」

青獅王大驚失色道:「我有一子尚在靈山,他生於庚子年,未知是什麼命?」

陸小風掐指推算片刻道:「庚子辛丑壁上土,令郎乃是壁上土命,命中當替大王受一刀,但無性命之憂。」

青獅王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沒有性命之憂,兒子替自己受一刀也沒什麼。只是他忽略了這一刀是砍在哪裡,如果砍在某些位置,尤其是傳宗接代的重要部位,今後他青獅一族就沒法開枝散葉了。

青獅王的兒子正是假冒烏雞國國王的那位,烏雞國和獅駝嶺的青毛獅子絕不是同一頭,兩者本事相差太大了。烏雞國青毛獅子和孫悟空交戰三合狼狽逃竄,獅駝嶺獅子與孫悟空鬥了二十回合沒有分出勝負,還有一口吞了十萬天兵的輝煌戰績。

兩隻青毛獅子的性格也不同,烏雞國那隻青毛獅子冒充了國王,三年時間把烏雞國治理得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獅駝嶺的青毛獅子凶性未泯,一心想要吃唐僧肉,平時也吩咐妖魔鬼怪掠奪血食,比烏雞國那隻暴虐了許多。

因為擔心青毛獅子冒充國王期間那啥了王后,文殊菩薩沒收了他的作案工具,一刀把他給騸了。這就是陸小風說的受一刀,如今暫時不找青獅王收算金,等到他兒子作案工具被一刀咔嚓的時候,他肯定會更加信任自己。

青獅王逃出來后同樣也提心弔膽,聽說只是兒子代受一刀化解災厄,他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旁邊的白象王眼神熾熱地看著陸小風,他也怕自己遇到災厄,希望眼前這位高深莫測的五行鬼,能夠為自己推算一番。

陸小風這次來就是為了象牙,豈有不賣力的道理,他侃侃而談道:「白象大王乃以五行論斷,乃是大海水命,未知大王生於壬戌年還是癸亥年?」

白象王連忙道:「壬戌年。」

陸小風閉目推算了片刻,驚得滿頭大汗道:「難難難,我之前的猜測果然沒錯,大王的劫難若不化解,百日內必有血光之災。」

白象王不由得心驚肉跳,連忙道:「還望先生指點。」

陸小風嘆了口氣道:「壬戌大海水不宜見山,忌山頭火和山下火,逢桑松木為吉、楊柳木為吉,天上火能與大海水交相輝映,大王命中的貴人必然生於戊午年或己未年。」

白象王神思恍惚,片刻後點了點頭道:「當年我入截教乃是多寶師兄引薦,但我能結識多寶師兄是因為師侄火靈聖母引薦,火靈師侄正是生於戊午年。」

陸小風頷首點頭道:「那就對了,白象大王命中貴人生於戊午年,若是貴人還在自然一帆風順。但貴人不能再生旺大王,大王便該小心翼翼維持五行平衡,不能胡亂修鍊本命法器,大王的血光之災便是因此事而起。」

白象王詫異地道:「我乃六牙白象,把最大一對象牙修成了本命法寶,這麼做有何不妥?」

陸小風連連搖頭道:「當然不妥,無論妖仙人神鬼,天生便能形成五行平衡,平衡越好氣運便越佳。大王乃是五行大海水命,長期以金系靈力淬鍊象牙,抽空體內了金五行,身體平衡打破沒有了五行金生水之勢,自身運勢自然會受到影響。」

「原來如此。」白象王恍然大悟地道:「只要我不再修鍊本命法寶,就不會有血光之災?」

「非也,大王本命法寶已然修鍊成型,會一直分去自身氣運,即便不再淬鍊也是如此。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大王要想改變命數,避開血光之災,必須放棄淬鍊多年的兩枚靈牙才行。」

白象王滿臉不舍神色,他雖然有六對靈牙,但只有長期淬鍊的這一對最是厲害,差不多快要進化成後天本命靈寶了。

辛辛苦苦修鍊本命法寶,結果本命法寶卻成了自己的妨害,白象王有點無法接受,試探著道:「那我把象牙取下來就行了?」

陸小風再次搖頭道:「不行,白象大王你法力高強,淬鍊多年的本命法寶已然有了靈性。你把象牙取下來也會吸收你的氣運。要想化解血光之災,你只能把象牙交給我,我以五行之力將其封禁,斷絕象牙和大王的聯繫才行。」

「況且大王只有四足,本該就是四牙和四足對應,大王六牙打破了平衡,影響氣運導致經歷了許多坎坷。有舍才有得,捨棄這對多出來的靈牙,大王今後氣運便會改變,遇事逢凶化吉。」

白象王糾結許久,最終還是覺得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伸出大手掰下鼻子兩旁最大的一對象牙,讓陸小風看得牙疼。他把象牙遞給陸小風,沉聲道:「象牙我便交給你了,如何才能斷絕象牙和我之間的聯繫?」

陸小風強忍激動,接過象牙觀摩了一番,這才道:「象牙我馬上能以五行之力封禁,不過為了一勞永逸,還需將大王的象牙重新煉製,變成其他物品便沒有妨害了。另外象牙乃大王之物,為了斷絕聯繫你不能留下神識印記,並且今後千萬莫要碰觸,看到象牙最好躲遠一些。」

靈牙仙點頭表示明白了,為了幫助陸小風封禁這對象牙,他不惜消耗自身法力配合。五色光芒落在一對靈牙上,陸小風直接選擇了煉化,徹底斷絕了靈牙與白象之間的聯繫,解決了這對影響白象氣運的罪魁禍首…… 白象王煉製的象牙影響自身起運,這絕對是扯卵談,不過只要扯得好,白象王願意乖乖把一對接近後天靈寶的象牙奉上。

這一對金仙本體上生長的象牙品質絕佳,彷彿兩把修長唐刀,長有兩米左右,通體瑩白堅固無比,就算不煉製也接近後天靈寶。只要尋來其他珍貴材料,尋找煉器大師千錘百鍊,絕對是品質絕佳的後天靈寶級武器。

物體名稱:宿命通象牙

物品品級:地級

物品介紹:上古異獸六牙白象有四如意足和六通牙,六通分別為神境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和漏盡通,此為宿命通象牙。

物品屬性:可用於煉製武器,煉製的武器有極大幾率附帶技能宿命通,能感知六道眾生及千萬世宿命所作之事。

另一枚象牙名為漏盡通象牙,屬性介紹大同小異,煉製武器時有很大幾率附帶技能漏盡通,斷盡一切煩惱惑業,永離生死輪迴。

六牙白象是佛門絕佳輔助坐騎,四如意足是佛門四種禪定方式,騎著白象修行佛法有極大好處。六通象牙同樣也是如此,對應著佛門六通,對修鍊佛門六通幫助極大,如今最重要的宿命通和漏盡通象牙被白象自己給掰了。

煉製武器附帶宿命通和漏盡通,宿命通可以喚起自身心魔,漏盡通又可以斬斷所有因果輪迴,這意味著擁有者可以安然無憂地磨鍊心性。用於攻擊敵人時,宿命通象牙引發他人心魔,漏盡通象牙斬斷生死輪迴,同樣是非常強大的技能。

虯首仙和靈牙仙千恩萬謝,感謝陸小風為他們化解了災厄,但助人為快樂之本,陸小風向來施恩不望報。揮一揮衣袖辭別青獅王和白象王,帶走了宿命通和漏盡通象牙,御風飛向了終南山,尋無盡之青冥煉器去了。

大雷音寺。

禪定狀態的普賢菩薩忽然心神不靈,鎮壓多年的心魔有躁動之態,超脫因果輪迴的他再次陷了進去。掐指一算之下,菩薩驚怒道:「這孽畜為何這般不爭氣,竟然被人奪走了宿命通和漏盡通象牙,這可如何是好?」

菩薩駕雲往獅駝嶺去了,他故意放白象去獅駝嶺為妖,為唐僧湊足九九八十一難,但從未想過白象會丟失象牙。當年九曲黃河陣一役,他由道轉佛,修行佛門功法多賴白象之助,四如意足和六通修行皆依賴白象。

菩薩的修行和白象早就牽連在一起,如今代表「六通」的象牙出了問題,菩薩的修行也就不圓滿了。大驚之下他掐指推算,只算到白象丟失了兩枚六通象牙,如何丟失卻是一無所知,無奈只得駕雲飛往獅駝嶺查看。

青獅白象逃到獅駝嶺為妖是佛祖的安排,普賢菩薩若是去獅駝嶺現出真身,這場戲也演不下去了。他變化為一名道家鍊氣士,一路飛到獅駝洞外按落雲頭,對守門小妖道:「吾乃天台山鍊氣士拾得道人,乃修鍊有成的金仙,今日特來拜會你家兩位大王。」

因為化解了血光之災,青獅白象心情不錯,聽到有金仙來獅駝嶺拜訪,他們一起迎了出來。看到洞外大袖飄飄仙風道骨的道士,青獅王拱了拱手,客氣地道:「道友從哪裡來,尋我弟兄二人何事?」

普賢菩薩化身道士,主要是怕青獅白象對佛門中人比較敏感,看到青獅白象對道士頗為客氣,他暗道這倆孽畜果然是養不熟。打量了白象一眼,看到他最大的一對靈牙沒了,菩薩痛心疾首地道:「貧道聽聞大王本體乃是六牙白象,對應佛門六通,緣何象牙變成了四枚?」

白象哈哈大笑道:「道友有所不知,正因為象牙對應佛門六通,於我有諸多不利之處,我這才把一對象牙掰斷了。我四隻如意足亦對應佛門,若不是怕落得殘疾,我簡直像斬斷一隻如意足,從此和佛門再無因果牽扯。」

「好孽畜,原以為是被人強行奪走,卻不想是他自己掰斷,真以為沒了六通象牙變便能脫離佛門?」普賢菩薩心裡暗惱,面上卻不動聲色:「道友原本天生靈體,掰斷象牙毀了靈體甚為可惜,不知那對象牙如今在何處?」

六通象牙對普賢菩薩很重要,關係到修行是否完整,如若這夯貨只是把象牙掰了下來,他倒是有辦法接回去。不過這夯貨被人誆騙,相信掰了象牙便時來運轉,如何說服他把象牙還原回去,還得多費一番口舌。

白象王連連搖頭道:「本王運道不佳,多虧有高人指點掰斷了象牙,為了斷絕象牙因果,已然把象牙贈予那位異人道友煉器了。」

普賢菩薩徹底變了臉色,那對六通象牙若煉成了武器,從此再無還原可能,他的功法便永遠不能完整了。專門有異人來騙了那孽畜靈牙,莫不是有人在暗中算計自己?大驚之下他連忙道:「指點大王的高人叫什麼名字?」

白象王露出恭敬神色道:「恩公施恩不忘報,問他多次他才說了,他的名字叫**……」

普賢菩薩心憂如焚,懶得再理睬兩隻孽畜,騰雲而起飛向了天台山方向。

普賢和文殊兩位菩薩入佛門修行多年,已然有大羅金仙修為,但距離斬屍成就准聖還差得很遠。為了能更快地斬屍,兩位菩薩以一抹真靈入輪迴,化為寒山拾得投胎東土,並在天台山國清寺為僧。

此時文殊菩薩本尊正在為寒山拾得說法,寒山拾得聽得津津有味,感應到普賢菩薩到來,文殊笑道:「為何來得如此匆忙?」

普賢菩薩沉著臉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聽完他的述說文殊菩薩嘆了口氣道:「只怕是有人在暗中算計我二人,借異人來干擾了你的因果,我們這個元會斬屍只怕是不成了。」

普賢菩薩道:「我的因果被干擾,即便修行不完整也是我獨自一人,與菩薩有何干係?」

文殊菩薩搖了搖頭道:「近日我修鍊他心通到了化境,感應到會有一場劫難,只是無法推算出什麼因果,多半也是與異人相關。我的事先不說,賢弟因果既然落在異人**身上,正好天台山上有不少異人,何不發布任務讓他們去尋找**?」

寒山拾得是歷史上著名的詩僧,傳聞是普賢和文殊兩位菩薩的化身,所以有許多玩家在天台山國清寺刷任務,希望得到寒山拾得的認可。

普賢菩薩吩咐以後,拾得帶了數十名異人進了國清寺,見到是菩薩本尊一個個興奮不已。不過聽完菩薩發布的任務,這些玩家全部傻眼了:「尋找名為**的異人,奪回異人手裡的宿命通和漏盡通象牙。」

遊戲里有叫做**的玩家嗎?領取任務的玩家一臉懵逼,不過任務獎勵很好,普賢和文殊兩位菩薩親手煉製的兩件靈兵。由普賢和文殊兩位親自發布任務,這次的任務定然非同小可,完成任務拿到兩件頂級靈兵,還有可能獲得他們的好感入得門下。

昆崙山南麓,雨蝶照例帶著一幫新手玩家在升級。

完成雲霄法身任務,她成功拜在了感應隨世仙姑門下,學了許多厲害的法門。有了感應隨世仙姑相助,她成功塑造了水晶仙骨,一身術法非同小可,就算再三階玩家裡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

雨蝶的習慣還是沒有改變,以前實力不強的時候,她只能帶一階和二階玩家。如今自己升到三階了,她長期帶二階玩家升級,希望能幫助他們儘快升到三階,早一點進入自主修鍊模式。

助人為樂的玩家不止雨蝶一個,化青蓮無名道人長期和她一起,兩人帶了許多玩家升到三十級。這貨同樣升到了三階,並且還走了狗屎運,進階時偶然獲得了一株天品蓮花,成功塑造了翡翠蓮骨。

化青蓮無名道人獲得的蓮花,正是當年太乙真人所留,當初為哪吒三太子塑造蓮花化身,用的便是這株蓮花。因為有了不弱的仙根,再加上天品蓮花的加持,他的實力得到了極大增強,相比雨蝶也不遜色多少。

不過這兩天化青蓮無名道人心情不怎麼好,繼瘋二爺之後他再次遇到了競爭對手,名為**的孤魂玩家。雨蝶心地善良喜歡助人為樂,這位**也是如此,從進入遊戲就一直帶新人升級,只是名氣沒有雨蝶那麼響亮罷了。

**從孤魂進化為幽靈時,沒有像陸小風那樣凝聚鬼源進化近戰幽靈,而是繼續走遠程攻擊路線。他三階凝聚了地獄冥骨,幽冥靈火經過了四次進化,,修成了厲害的地獄冥炎,黑色火焰化為火龍焚燒一切。

化青蓮無名道人覺得自己比**厲害,但對於帶玩家升級來說,地獄冥炎的效果更好。他還記得第一次遇到**,閑聊問這貨為何選擇走遠程路線,而不是更流行的近戰幽靈時,這貨裝逼地說了句:「繼續遠程路線修鍊靈火,帶玩家更方便。」

雨蝶和**和聊得來,兩人都是長期帶新人升級,可謂志同道合,這讓化青蓮無名道人有些不爽。他覺得這個叫**的傢伙有問題,取名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喜歡助人為樂,平時閑聊時處處喜歡錶現自己的高尚,絕對有嘩眾取寵的嫌疑。 短短三分鐘時間,鐳鋒收到了六十八個加好友的請求,這讓他有些懵逼了。

雖然取了這麼一個名字,助人為樂帶新人升級,但他只是為了方便把妹。遊戲運行以來他帶了不少新手玩家,女性玩家大概百分之七十,男性玩家百分之三十,這個比例不會讓人覺得別有所圖。

《神話世界》這個神奇的遊戲,圈圈叉叉和現實沒什麼不同,精神上可以起到同樣效果。鐳鋒只是想默默地裝逼把妹,結果偶然遇到一名特別熱情的男玩家,把他的事迹發在了論壇上,還拿他和人氣很高的雨蝶仙子相提並論。

鐳鋒自家事自家清楚,他發自內心只想帶女玩家升級,而且只帶顏值不錯的女玩家。因為不想表現得太刻意,他才偶爾帶兩個男玩家,這樣容易打消漂亮女玩家的戒心,同時帶的男玩家還能起到綠葉作用。

帶女玩家有顏值方面的要求,帶男玩家當然也有,比自己帥的一律不要。鐳鋒只是在利用新手男玩家,誰知道那傻逼竟然感恩戴德,專門去論壇上宣傳了一番,還說他不愧是新時代的鐳鋒……

鐳鋒看了論壇上的貼還挺著急,怕事情鬧大了暴露真面目,結果出乎了他的預料。發帖的是一名男玩家,而他也是男性,大多數吃瓜群眾覺得他真有愛心,不管帶的新人有沒有雨蝶仙子那麼多,他同樣值得尊敬。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雨蝶仙子竟然也關注到那個帖,還跟帖評論稱讚,這讓鐳鋒一下子不緊張了。儘管遊戲里泡了不少妹紙,但自己也確確實實帶她們升級了,大家合作非常愉快,確實沒必要做賊心虛。

鐳鋒心思活絡起來,他多次在論壇上看到雨蝶仙子圖片,比自己泡的那些妹紙漂亮多了,而且還更有名氣。因為這個念頭,他在昆崙山南麓和雨蝶「偶遇」,並且交流了帶新人的心得,提出大家組隊帶新人的建議。

目前遊戲里最多的是二階玩家,三階自主修鍊模式是一個坎,只有二階還是打怪為主,三階就以修鍊為主了。雨蝶和化青蓮無名道人雖然不弱,每次也只能帶三名二階玩家組五行陣升級,如果增加一名三階高手,平時可以組八卦陣帶五名玩家刷怪了。

鐳鋒就這樣加入了雨蝶的隊伍,經常把妹的他口才很好,很懂女孩子心思,雨蝶和他比較聊得來。唯一的遺憾,就是那個叫化青蓮無名道人的傢伙,偶爾會陰陽怪氣地嘲諷幾句,兩次抓住他說話漏洞攻擊,還好他機智地含糊過去了。

就算被新手玩家在論壇大力宣傳,鐳鋒也沒收到過那麼多好友請求,同一時間那麼多人請求加為好友嚇了他一跳。

選擇了一位名叫智聞的玩家通過驗證,對面很快發來消息:「哥們,宿命通象牙和漏盡通象牙是不是你身上?」

鐳鋒很懵逼地回了消息道:「你說的是什麼東西,完全聽不懂啊!」

「呵呵!換成我站在你的角度,那麼好的東西也捨不得拿出來。菩薩發布任務還能有假,哥們我奉勸你一句,你主動把兩根象牙交給我,我可以用一件極品靈兵和你交換,被其他玩家搶去你什麼也拿不到。」

「神經病。」

鐳鋒自己就有一件增幅鬼火的靈兵級哭喪棒,自然知道靈兵極為珍貴,只是他哪裡有兩根象牙來換,對方多半是找錯人了。

同時申請加好友的又多了十多人,鐳鋒完全搞不明白狀況,索性又通過了三個驗證。這些玩家問的內容一樣,願意拿購買或拿靈兵交換兩根象牙,出價都是一件極品靈兵左右,這讓鐳鋒對宿命通象牙和漏盡通象牙有了興趣。

五台山。

智聞結束了和鐳鋒的通話,思索如何才能拿到這對象牙,他兩天前僥倖拿到一件極品靈兵,這是他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了。完成任務可以獲得兩件極品靈兵,而且還能得到文殊普賢的好感,其他玩家出價不會比自己低,鐳鋒不可能把象牙換給自己。

因為是文殊和普賢親自發布的任務,沒有玩家懷疑任務的真實性,認為象牙百分百在鐳鋒手裡。而文殊和普賢兩位菩薩,哪怕再睿智也無法理解異人的惡趣味,想不到那個忽悠了白象的異人,告訴白象的會是一個假名字。

那個鐳鋒裝瘋賣傻,要麼是在待價而沽,要麼是準備自己留下一對象牙。獅駝嶺白象王的一對象牙,就算品級不如極品靈兵,但就連文殊和普賢兩位菩薩都重視,價值很可能在極品靈兵之上,他想留下也正常。

智聞只有一件極品靈兵,但他專門發了消息試探,告訴鐳鋒自己願意用兩件極品靈兵交換象牙,結果鐳鋒沒有給他回消息。

兩件極品靈兵也不滿意,鐳鋒把一對象牙換出去的幾率就不大了,畢竟文殊和普賢的獎勵是兩件極品靈兵。雖然有菩薩的好感這個隱形好處,對於佛門弟子很重要,但隱形好處值多少錢真不好說,玩家多半不會捨得花大價錢。

想奪取宿命通象牙和漏盡通象牙的玩家不少,智聞實力雖然不弱,想獨自一人奪得象牙也不可能。他準備聯繫幾位小夥伴幫忙,在團隊頻道說了事情經過,剎那的永恆提出了一個疑問:「那個鐳鋒會不會沒有說謊,象牙並不在他身上?」

智聞愣道:「怎麼可能,這是文殊和普賢兩位菩薩親自發布的任務。」

女孩子比較心細,彬姐很快明白了剎那的永恆想表達什麼,說道:「菩薩再厲害也不能推算異人,如果菩薩也只是聽說鐳鋒搶走了象牙,他們發布任務不奇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