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著一顆顆能源行星碎片在引擎的推動下,緩緩降落在奧林帕斯山周圍,火星艦隊的戰士們一陣一陣狂呼,那是炎黃子孫科技后被壓抑的怒吼!

「首領!上將軍!這些能源行星碎片太重了,火星都被壓偏了些軌道!幸運的是經評測沒事!」弦狐系統報告。

。。。

「修格政權盤龍谷兵力為300萬艘鐮刀彎飛船,七座玲瓏塔,我十字峽與星月堡需調兵600萬艘飛船,以兩倍兵力牽制白鴿上將,以避免他增援月球!」十字峽克拉克中將心中憤憤不平。

「白鴿上將是勁敵,只要把他穩住了,修格政權天乾基地與地坤基地的修身派那幫窩囊廢,又有何懼!」玉蘇普中將完全同意,「我星月堡火星艦隊同意出兵300萬艘星月飛船!」

「好,我十字峽同樣出兵300萬艘十字鷹飛船!”克拉克中將心頭氣憤填膺,「我們要斧底抽薪,為避免宇宙智慧聯盟公約制裁,我們制設計造出一種意外,滅了地球上的修格政權,讓他白鴿上將流落太空!無家可歸!」

300萬艘星月飛船,簇擁著12座星月宮,以「星月」演習名義,盤旋火星太空!

9座十字橋,引領300萬艘十字鷹飛船,翱飛火星十字峽上空!

兩大政權600萬兵力籠罩火星基地。。。

150萬鐮刀彎飛船,環繞七座玲瓏塔,虎踞盤龍谷上空!

「要不是他們修身派整天高喊和平,中飽私囊,修格政權盤龍谷不會才這麼點兵力!」玉蘇普中將有些嘲諷。

「不可大意!白鴿上將把另外150萬鐮刀彎飛船藏身何處?」克拉克中將開始小心了!

「我們的目的是困著這條龍,阻止他回兵地球!我們也不願跟白鴿上將真刀真槍的開戰!」

。。。

「我所憂者,是那三十年前陷害我,想置我死地的南宮向北!」

「上將軍!我與你同慮!南宮向北外寬內忌,統兵無方,十字鷹,星月飛船夾擊下,何能抵抗如此眾多行星碎片攻擊!」

「首領!若如此!地球修格政權危矣!如走漏一顆小的行星碎片,足以毀滅我們政權領土!」白鴿上將憂慮的看著圖御天。

「就算我們打出去,面對兩倍於我方的兵力,亦是兩敗俱傷!又有何能力再去救增援地球!」圖御天廟算態勢。

「只能寄希望於月球天乾基地操無為了!」白鴿上將說到操無為,語氣都不自信了。

圖御天也微微搖頭!憂愁,掛滿了他方正的臉上。

。。。

「圖御天,白鴿上將充什麼好人!先提醒我們注意!誰知道行星碎片會在哪裡撕開一道時空裂縫出來!說的好象做了好人一樣。」

南宮向北不說話,但身邊逯林輔說的這番話,也基本上就是他想說的。

「你這樣說,那我們何不把圖御天,白鴿上將也拉入會議來!」操無為身邊的刑中悅中將有點半開玩笑。

「哼!他們一個小小的格致派,有什麼資格,參加我們修身派的會議。」逯林輔鼻孔出氣。

「那現在該怎麼辦?」天乾基地弓左右中將微笑著看著這兩個費口水的將軍。

逯林輔,刑中悅看著手握兵權的弓左中將一下不敢說話了。

「地球上的事我管!天上的事!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你操無管!」南宮向北盛氣凌人,面對修格政權的首領操無為,毫無尊重之心。

「天羅傘將不遺餘力,掃除侵犯之敵,保護地球修格政權領土安全!如有意外的行星碎片漏網,珠峰天乾基地將承道重任。」操無為並不理會南宮向北的無理。

「那就好好排兵布陣,別人不故意,你自己別故意放漏網之魚!」南宮向北話中帶刺。

「南宮統帥!保護政權是你的天職!好生小心謹慎,別讓他人有可趁之機!」

修格政權執政修身派的會議,在內鬥中各懷鬼胎草草收場了。

火星玲瓏塔,圖御天,白鴿上將正立於玲瓏塔二層弦狐雷達旁,只見一道強烈的白光劃過火星太空,那些行星碎片消逝於白一線白光之中!

「我們探測不到上帝之眼通信的上帝反粒子!」弦狐系統自動報告。

月球天羅傘,珠峰之巔,都靜靜地等待著。他們均已已接收到了弦狐系統自動生成的報告。

珠峰之巔報告:未發現動靜!

一場戰爭,不知其所攻時,那將無所不攻!

這就是科技落後文明政權的心理煎熬!你永遠不會明白,那些喊喊愛和平口號的宗教,或文明,將帶給人們多大的災難!

500萬艘星月飛船匯聚月球,500萬艘十字鷹飛船如展翅的雄鷹,與星月飛船遙相呼應!

陳兵千萬飛船盤旋太空,如千萬枝利箭,其蓄勢待發!讓人無從躲藏。

強大的上帝反粒子干擾,充斥太空!天乾基地,與地坤基地的弦狐系統一片混亂!

「圖御天不是說,控制了一方的粒子,無論距離多遠,另一方的反粒子會同時被控制嗎?」

地坤基地,珠峰之巔。修身派弦狐系統軍士亂成一團糟!

「你們自己科技不過關,關鍵時刻埋怨他人!」月球天羅傘,有弦狐系統的軍士懟了過去!

修身派內部的嘴巴口水仗,或許幾千年前就是如此。人類科技已發展到宇宙,它的文明思想依舊在原地踏步!

「你們天乾基地在月球都看不到,真沒用!」珠峰地坤基地的語言里,顯然修身派的派系內鬥,以延伸到嘴低級的士兵了!

「有本事,你們自己的去找!」

「我都懷疑玲瓏塔的信息有誤。。。」

。。。

五萬顆行星碎片,在地球的另一邊黑壓壓的飛向地球。

「火星報告,裡面有兩萬顆裝好引擎的行星碎片不具能源價值,當初就是計劃用來攻擊修格政權的!」十字政權首領萊黑目在會議中說話道。

「三萬顆能源碎片,我們平分?」星月政權首領菲尼哈擔心萊黑目強蠻不給!

萊黑目聽得平分,心理很不是滋味,他壓著心裡的不快,說道:

「平分就平分!現我們共同對戰修格政權,可不要出工不出力!」

菲尼哈看著眼前狡詐的菲尼黑,回道:「你所擔心我的,也正如我所擔心你一樣!可千萬別捨不得那點點軍費!」

兩個首領,各自心懷鬼胎的瞟了一眼。

三萬顆能源行星碎片,一分為二,在引擎的催動下,落向星月政權與十字政權。

兩萬顆行星碎片,正被驅動飛向修格政權上空。

「終於出現了!」南宮向北在弦狐雷達中看到如此眾多的行星碎片,心中無底了:這該如何攔截?

「南宮統帥!不能讓一塊石頭掉入修格政權領土!否則,我炎黃子孫將慘遭滅頂之災!」天羅傘,操無為靜靜的看著一切!

「他們敢嗎?他們敢違反宇宙聯盟公約,滅了一個智慧動物種族?」南宮向北竟有僥倖心理。

「你是我炎黃子孫的統帥!刺刀都頂到你鼻子上了!如此存亡時刻,特級戰時應敵!」操無為真想斃了他!

如此種族滅絕時刻,做為修格政權的首領,操無為心裡急的氣血攻心,語氣都壓著出不來般。此時,他內心深處體會到:兵家白鴿上將在地坤基地就好了! 繁華盡頭愛過你 儒家這群修身派的將領,除了和平時期享受太平,關鍵時刻太遲鈍了!

「統帥!太不公平了!他操無為在月球不趕來增援,還有那火星格致派的圖御天,白鴿上將不是很能打嗎?出來呀!現在就要我們去死!」地坤基地,逯林輔中將在南宮向北身邊喋喋不休,權衡利益。

「十字政權,星月政權瞄準的就是地球上的我們!你戰還是不戰,難道丟下130億炎黃子孫不管?」南宮向北喝斥。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哎!。。。」逯林輔一班修身派將領長嘆一息。

他們平時都在修身做人上耗去了太多的精力!滅絕的戰爭,這些毫無用處!

「向修格政權通報,我們在實戰捕捉能源行星的行動!借道修格政權領空!」克拉克將軍提議萊黑目首領。

10顆能源行星碎片,開始飛越修格政權領空界限,逼近珠峰!

「可千萬不能失手,你們要精確計算,確保不能讓太大的行星碎片碰撞修格政權領土,而威力過大,把我們自己也滅了!」星月政權玉蘇普將軍命令!

「我們面對的敵手,不是勁敵格致派,不是白鴿上將,不是圖御天高科學者,這就需要我們拿出比平時更高的科技,我們怕的是,修格政權修身派的那群整天高喊愛好和平蠢豬攔截不了!動靜大了,反傷自身!」克拉克將軍語氣生動。

人類這群修身派特殊的儒徒,永不遠不知道,和平是靠戰爭打出來的!和平是靠手中有強大的科學力量!和平不是他們的口號,修身做人,仁義道德!如果僅靠喊幾句口號,那宇宙就不是宇宙了!

「三十多年前,白鴿上將在珠峰太師谷中擺了一個什麼陣,威力強大,你們會不會?」南宮向北環視看著他手下眾多親信將領!

眾將領一片死寂!

「那時我們剛畢業,見都沒見過!現在聽說還保留了點痕迹在那!」

南宮向北知道沒人會,也不想問了,他自己也不想問了,這也是他自己心裡的不光彩的秘密:

三十一年前,他心理比誰都清楚,是他嫉恨白鴿上將的戰功,陷害想白鴿上將,要想置他於死地。當年白鴿上將力壓兩大政權,奪得太陽系八大行星基地,戰功彪炳,將星璀璨!他親眼見證太師谷中那陣型打出極光的威力,也只聽說這太師谷中的陣型是要與月球,火星其它陣型聯合才能達到真正的威力!可是自己理解不透,學不了。但是,白鴿上將不懂儒家人情世故,官場處事之道!修身派看他就不順眼,要不自己也不會這般輕易就能冤枉險害到他。如今,戰事危急,卻一將難求!

逯林輔中將眼睛觀察著南宮向北的失落表情,小心翼翼的揣摩他的心理,便說道:

「我們把喜瑪拉雅山脈能調動的1000萬鐮刀彎艦隊全部出動,以數量優勢覆蓋,難道還攔截不了那2萬顆行星碎片!”

「平均以500艘鐮刀彎飛船攔截催毀一顆行星碎片,做的到嗎?」有將領疑問。

「應該可以吧?」

「十字政權應500萬艘十字鷹,星月政權500萬艘星月飛船,哪艘不比我鐮刀彎飛船科技先進,隨便來干擾下,我們都對付不了!」

「月球天乾基地不是還有600萬艘鐮刀彎飛船嗎?」

「操無為能來救咱們嗎?能不能過得了十字鷹與星月飛船的夾擊還是一個問題?」

「他們只是演習,或許不會把2萬顆行星碎片同時來撞擊我們的。」

。。。

一群修身派將領亂成一團,沒一個能出真正戰策的!

「別吵啦!」南宮向北大怒,「平時你們嘴巴說的自己多大能耐,別人都是多無能,現在到你們真正拿出真本事的時候了,沒有一個能獨擋一面!」

修身派將領都默不作聲,一致保持沉默。

南宮向北無奈的說道:「再從東洲急調300萬鐮刀彎飛船,以數量優勢,催毀行星碎片。」

「統帥!就算我們把行星碎片攻擊催毀,但掉落地球大氣層中燃燒,如此眾多的行星碎片,那將是下火雨般,我們修格政權大氣都會燒的象蒸籠一樣。」一個將領擔憂。

「我們怕什麼?我們躲在珠峰之底!」眾修身派將領向那位將領偷向鄙視的眼神。

「你們是不擔心!那生活在地面上的130億平民呢?他們也跟我們一樣可以躲在珠峰地下嗎?」

「你們除了道德爭吵,還會什麼?」南宮向北感覺到,自己手下的這群修身派的文官武將,在戰時沒有一個可以為他做點實事的,全都是練嘴皮的。

「統帥!請看弦狐雷達!那演習的十顆行星隕石飛行方向開始動來動去,在嚇唬我們!」一參謀報名字。

「什麼嚇唬?這就是蓄意攻擊!」南宮向北再也不想費話了,不得已命令:

「地坤基地十大集團艦隊800萬鐮刀彎飛船全部升空,東洲三大集團艦隊第300萬鐮刀彎飛船升空增援。」

連綿千里的喜瑪拉雅山脈,一團團黑影,成群結隊的飛越出寒冷高聳的山脈,逐漸在空中形成中團黑壓壓的雲層,直向那十顆行星石頭而飛去。

「南宮向北堂堂一統帥,領兵三十餘載,難道就是一弱智的小孩,如此出兵,將我修格政權地坤基地全部爆露無遺!」首領操無為,看著這位跟自己耍小心眼纏鬥了三十年修身派的統帥如此用兵,氣的大罵。

刑中悅中將雖為心腹,跟著著急,他腦袋急轉:自薦帶兵應戰,胸中實無兵法韜略,此時不表現立功,攀附首領給些權力,日後怎能得先便宜!必將失去首領信任!

弓左右中將看著刑中悅中將的著急樣,心裡偷笑,也心理暗暗可怕:

這是炎黃子孫生死存亡之際,我們儒家修身派一到戰時就癱瘓失靈,想的都是自身的利益,這樣的文明,怎麼能有未來?

「首領!天乾基地中,有些格致派的軍士,但大多數是我們修身派的軍士!」弓左右說話了。

操無為看著弓左右,:「說下去!」

「而修身派主要分為兩派,追隨首領的無為派,追隨統帥的南宮派!但都陷於修身派內鬥,無真能耐!」

「你的意思是?」操無為正想聽這位天乾基地艦隊司令的想法。

「歷史中,戰時危機時刻,我們儒家修身派都是看客,盛世才是我們的管理天下!此時此刻,何不啟用天乾基地的格致派軍士,排兵布陣,抗衡十字鷹,星月艦隊!」

此話一出,刑中悅中將心理氣得直跺腳:我怎麼就不敢這樣建議首領呢?我也心理想過這樣呀!

「你都知道哪些是格致派的軍士?」操無為反問。

「知道一部分,但不是全部!還有一些左手聯盟的軍士,同樣出色!都是那些較少的左撇子!」

「那你去做吧!」操無為表示同意。

他心理,此時想得到十字政權,星月政權的底牌:只是利用這些行星碎片搞演習玩玩。還是他們就想玩過火?

他迫切需要得到這方面的情報!

。。。

「命令各修身派各與論媒體,遣責十字政權,星月政權合演回收能源行星的威脅,往大了宣傳,是玩火想讓人類滅亡!」操無為想坐下休息下。

弦狐雷達警報聲起:危險,行星飛向地坤基地!。。。

操無為與天乾基地將領急看向弦狐雷達:十顆行碎片象失去控制急飛向珠峰撞去!

「急令南宮向北應立顆命令催毀它們!」

。。。

「這十顆行星最大直徑700多km,最小直徑160多km!」

「我自己還不會打,還要你操無為瞎操心!」南宮向北看著弦狐雷達上的數據,聽到操無為的命令很是反感。

800萬鐮刀彎飛船分成十個集團艦隊方陣,其中一個艦隊開火了!

千萬束激光火力邊向上開火,邊迎了上去!

十顆行星碎片被激光攻擊的層層石塊剝落,逐漸變小。。。

「他們就是這等低劣的戰術手段?」克拉克中將與玉蘇普中將在上帝之眼中看到直搖頭!

白鴿上將在玲瓏塔弦狐雷達中看到,長嘆一息:他們就不能盤懸在上面攻擊嗎?硬是要立於危牆之下!那麼多密集的石塊掉落大氣層必將摩擦燃燒,看如何躲避?

果然,無數被擊碎的行星碎片,在空氣中形成一股龐大的火雨,直俯衝向修格政權領土掉落!

「解散艦隊!快逃!」十大集團艦隊中有人發了逃避命令!一時間,800萬艘鐮刀彎飛船作鳥獸散,向四面八方突圍般飛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