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墨寒,那你的心裡呢?」

「你也是對蔡阿姨懷著期待,是不是?不管怎麼樣,她都是你的母親啊!」

初曉曉細細的打量著葉墨寒的面容,觀察著他臉上的變化。

而聽了這話的葉墨寒,本來還和顏悅色的臉,此刻變得有些不好看。

可他沒有發作,只是拉著初曉曉的手。

「別再提她。」

「為什麼不能提?」

「你提起航熠的事就可以看得這麼理智,為什麼自己卻深陷其中,不願意走出來?」

初曉曉咬著唇,此刻即便葉墨寒有些不高興了,她卻依舊忍不住的要說。

「曉曉,很多事你不懂。」

「我和她之間有太多事,是沒辦法用三言兩語解決的,更沒辦法忘記那些傷痛。」

「這件事太複雜,不是說和解就和解的。」

葉墨寒雙目變得冰寒,但依舊耐著性子,和初曉曉如此說道。

他的眼睛里,寫滿了固執和執著,也表示著初曉曉無論說再多也沒有。

初曉曉見此,只能嘆了口氣:

「好,既然你不想聽,那我就不說了,但我希望你能放開一點。」

初曉曉抱著葉墨寒,最終閉了嘴。

她也不能勉強什麼的,解鈴還須繫鈴人,這裡面的關係錯綜複雜,他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既然葉墨寒說要帶著初航熠一起去看尤麗麗。

那麼,初曉曉最終拿出手機,打了初航熠的電話。

電話剛打過去,就馬上被接通了。

「姐,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

初航熠的聲音,透著幾分愉悅。

「航熠,你現在在幹嘛呢?」

初曉曉沒有很快的切入主題,而是詢問了初航熠的情況。

「和林葉在一起,布置生日場所。」

「後天就是媽媽生日了,姐,我剛剛正想讓你挑選蛋糕的款式呢!」

電話那邊,初航熠似乎挺忙的。

「這樣啊……」

初曉曉聽到這話,本來想說的話有些頓住,她思考了一下,才道:

「媽媽呢?」

「她剛剛還在,這會兒應該去樓上了。」

我師兄實在太謙遜了 初曉曉聽到這話,才放心,接著繼續道:

「航熠,我想帶你見一個人。」

之所以要先過問公孫禹心的情況,是因為怕公孫禹心在,她聽到什麼不該聽的會亂想。

這會兒既然了解了大致的情況,初曉曉就可以放心的說了。

「什麼人?」

初航熠能明顯的感覺到初曉曉的聲音似乎有些語重心長,他於是也有些警惕起來。

「算了,你先到醫院裡來吧……」

「過來了我們再說。」

初曉曉本來想脫口而出『尤麗麗』三個字,可她想了好一會之後,又覺得這樣不妥。

畢竟,初航熠對尤麗麗的怨恨,就好比葉墨寒對他母親的怨恨一樣。

說不定初曉曉還沒有把『尤麗麗』這三個字說完,他的臉色就變了。

那麼,還是到醫院裡來說吧!

這樣,至少能最直接的了解初航熠的情緒。

「姐,到底是要見什麼樣的人?讓你這樣欲言又止的!」

初航熠忍不住吐槽道。

「那你過不過醫院來?」初曉曉嬉笑一聲,耍賴皮的道。

「不過,我很忙!」

初航熠斬釘截鐵的回答,語氣中沒有一丁點的玩笑。

雖然他不知道初曉曉要帶他見的人是誰,可從初曉曉的態度上來看,那麼那個人一定是他不想見的。

那麼,乾脆就不見了,沒必要自尋煩惱。

「航熠,那些事你先放一放,讓傭人做就可以了。」

「你現在來醫院找我,我要帶你見的人比較重要。」

以往,初曉曉要初航熠來見她,他無論多忙都會放下手中的工作過來的。

而現在他的語氣有些僵硬,估計是察覺到了什麼。

他也在潛意識裡的,逃避著什麼……

「姐,你要帶我見的人,是不是她?」

「我不想見,即便她是我親生母親,可這兩年在初家,她可從來沒有一天正眼看過我!」

初航熠猜到了要見的人,也表明了他的態度。 「航熠,我是想帶你去見尤麗麗沒錯。」

「但是,你以為我真的就那麼聖母嗎?覺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過錯都能原諒?」

初曉曉聽著電話那頭、初航熠固執甚至有些厭惡的話,那她乾脆就這樣的回答。

初航熠很聰明。

他很快就猜到了。

那麼初曉曉倒是沒有那麼糾結著告訴他要見的人是誰。

但,初曉曉覺得,還是應該帶初航熠去見一見尤麗麗。

就像葉墨寒說的,儘管她很討厭尤麗麗,可她不能做主初航熠的思想,尤其她作為初航熠的姐姐,更是不能讓初航熠一直活在痛苦中。

這彷彿是一個咯噔,結在了初航熠的心裡,想把這個疙瘩徹底的消除,那麼,就應該去解決,去面對。

一味地逃避,那麼這種痛苦就只會不斷的持續。

「姐,你向來不是聖母,反倒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初航熠回答道。

或許是因為聽了初曉曉這話,所以他本來的不耐煩消散了,此刻道:

「反正我不會見她,你也沒必要為這件事費心了!」

我不想當大佬的心頭好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替我考慮,但是真的並不需要。」

初航熠的態度變好了,但依舊是在拒絕。

「航熠。」

「既然你知道我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你為什麼那麼快拒絕?」

「而且,她住進初家的那兩年,她雖然平日里對你尖酸刻薄,卻並沒有趕盡殺絕,不是嗎?」

「她並不是一個有心機的人,說的不好聽的,有點蠢,有點勢力,貪慕虛榮,但她這些年,對她親生兒子是很牽挂的。」

「既然現在她知道你是她的親生兒子,她一定會好好對你。」

初曉曉對著電話說道。

而在『落葉初曉』的初航熠聽了這話,他的心,有那麼一點的糾結。

最後只是嘲諷的笑著道:

「姐,所以你現在是在替她說好話?她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

她的姐姐,真的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可那僅僅面對是她的仇恨。

在面對其他感情時,她卻可以為了他人的幸福,而包容著忽略掉那些不太重要的仇恨。

醫路風雲 就好像,初曉曉並不喜歡尤麗麗,可卻覺得尤麗麗可以填補初航熠內心的痛,因為選擇了大方和包容,容忍尤麗麗的存在。

初曉曉,你知不知道,有時候心不夠狠,其實會害了你自己?

初航熠在心裡默念著這句話。

而那顆一直帶著怨恨的心,卻有了那麼一丁點融化的意思。

他,真的可以再懷著一點期待嗎?

「航熠,她可沒有給我好處。」

初曉曉聽著初航熠這話,神色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反倒是,你知道她怎麼落在我和葉墨寒的手裡的嗎?是因為她想殺我。」

「姐,你說什麼?她想殺你?」

初航熠聽到這話,本來有些微微融化的心,再次被冰凍住。

他就知道,那個女人永遠是死性不改!

「你沒有聽錯。」初曉曉回答。

「既然這樣,那就讓她為此付出該有的代價吧!」

「我不打算見她了。」

初航熠的聲音已經變得冷漠。

「航熠,我為什麼要讓你見她,你難道就不明白嗎?」

「你為了我付出了那麼多,那麼,我也該為你付出點什麼……」 「你為了我付出了那麼多,那麼,我也該為你付出點什麼……」

「兩年前,你既然就做過親子鑒定了,那麼,這就代表著,其實在兩年前,你就已經知道了尤麗麗是你的母親了,不是嗎?」

「航熠,雖然她曾經的行為很過分,但現在她也受到了應有的報應,她現在變得一無所有,每天活在痛苦中,也算是給她最好的懲罰了。」

「而你為了我,不願意和親生父母相認,但現在也該結束了。」

「雖然你一直表現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是你問問你的心,真的可以把她當做一個路人嗎?你想起她時,內心會怎麼想?」

「我知道你一直活在痛苦中,只是不願意提起這件事而已……」



初曉曉其實是不樂意讓初航熠和尤麗麗相認的。

但她既然願意聽葉墨寒的話,其實也是因為她相通了。

她不希望初航熠痛苦,那些心結,如果能解開,最好都解開。

「姐……」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醫院找你。」

初航熠的手微微的握緊,最終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他被初曉曉給說服了,因為初曉曉的這番話,讓他的心更冷靜,也更直面自己的心。

是啊,他其實對尤麗麗真的是怨恨的……

可何嘗不是帶著那麼一些期待的愛?

畢竟,在初曉曉被趕出家門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尤麗麗和初元冠是他的親生父母了。

之所以一直不說,寧願被他們冷嘲熱諷,看他們的臉色在初家忍辱負重也不說,也不過是對他們的報復罷了!

因為他不能看著初曉曉和公孫禹心受到的委屈。

不能看著尤麗麗和初元冠作惡多端,還認這樣的人做父母。

而今,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他們為此付出了應有的代價,初元冠進了監獄,尤麗麗從她夢寐以求的上流社會跌落下來,他們失去了所有。

其實,所有的後果,他們都已經承受了……

也許,真應該像初曉曉說的那樣,他應該寬容一點,讓自己不要活得那麼累。

「好,我在醫院等你。」



醫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