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外院總部駁回了所有回內院的申請,連原因都懶得解釋。

得知這一消息,不少弟子自然非常不滿,在今日上午舉行了一個大集會,全都前往總部抗議,結果院長大發雷霆,當場處置了十幾個帶頭鬧事者,這下子,眾人一下就啞火了。

雖然眾弟子內心對院長這種做法極為不滿,但一想到院長手操大權,隨意就能處置任何外院弟子,再不滿也不敢公開說什麼了,只能自認倒霉,碰上這麼個無情的院長。

「看來回內院是沒什麼希望,只能在五靈城租一處適合修鍊的地方閉關了。」

楊軒苦笑著搖頭。

當,當,當!

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楊師兄,楊師兄?外面有人找你!快點出來,是個大人物!」

羅秀的聲音傳了進來,似乎非常緊張急迫。

「有大人物找我?」

楊軒愣了愣,實在不能理解羅秀這句話。自己並不認識什麼大人物,怎麼會有大人物來找自己?

「來了!」

楊軒當然不敢耽擱,趕緊收拾了一下,快步走出了房間,來到院中。

卻見,紅樟樹下站著一位笑眯眯的老者,別院的大門口,還停了一艘較大型號的飛行器。

楊軒微微一愣,他自然認識眼前這位笑眯眯的老者,五靈網上次那個大緋聞的主角嘛,五靈城不認識他的人只怕不多。

第二副院長找自己幹嘛?自己跟他好像沒任何交集,沒得罪過他啊?

「弟子楊軒,見過穆院長!」楊軒連忙上前見禮。

「不用多禮。呵呵,楊軒,果然不錯。」

穆元笑眯眯的上下打量楊軒,兩個月不見,居然已經是鍊氣境五重圓滿修為,而且看這渾身凝鍊渾厚的法力,根本不可能是外院那些大路貨色的功法能修出來的,果然有自己的傳承,看來這次是賭對了。

「穆院長謬讚了,弟子慚愧。」楊軒連忙謙虛答道,臉上卻依舊帶著狐疑。

「跟老夫走吧。」穆元笑道。

「啊?走?去哪啊?」楊軒越發不解,遲疑的看著穆元。

「當然是去內院了。你昨天不是提交了申請么?」

「可是……」楊軒更加感到不解了,不是說,所有的申請,都被院長駁回了么?穆元副院長這唱的是哪出啊?

「沒什麼可是的。時間緊迫,先跟老夫走,稍後老夫再慢慢跟你解釋。」

穆元不由分說,拉著楊軒就上了院外的飛行器。

紅樟別院中,羅秀等四名弟子,全都震撼和羨慕的看著離去的飛行器,久久說不出話來。

「楊師兄的運氣,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啊!」

良久,羅秀一臉感慨的道,黎菡深以為然的點頭,臉上的神色越發複雜。 「玄鳥」飛行器,從五靈谷升空后,直接提速,朝著太玄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飛行器的艙室中,楊軒坐在奢華的獸皮靠椅上,到現在還有種如墜夢幻的不真實感。

對面的靠椅上,副院長穆元,看向自己的表情非常奇怪。

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名長相斯文,白白凈凈的青年,這青年看自己的表情,同樣也是非常的奇怪。

楊軒學過不少心理學理論,此時卻也很難判斷,這兩人現在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臉上的表情能夠如此的豐富。

他自動過濾了那青年,注意力集中在了穆元身上,分析著他複雜表情背後的動機。

「看他這樣子,是想討好我,又怕被我看破,鬧得自己尷尬,所以才這麼糾結?」

觀察了一小會兒,楊軒根據自己的心理學經驗,得出了一個十分荒謬的結論。

這怎麼可能呢,堂堂外院的第二副院長,怎麼會想討好他這個才入門的外院弟子?太荒謬了!

等等!

莫非是因為流華真君?

如果真是這樣,那穆元這一系列極為古怪的行為,就能解釋的通了。

楊軒看著對方那萬分糾結的表情,心裡暗暗有些好笑,心想,若是讓穆元得知,自己根本沒什麼靠山,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

「穆院長,您為什麼要幫弟子?」

楊軒打破了兩人間尷尬的氣氛,坐直了身體,率先開口道,語氣還是很恭敬的。

「啊,為什麼呢?對了,你在老洛那裡干過,老洛曾跟老夫提起,說你天賦不錯。我觀察了一下,果然很值得培養,所以,你懂得,呵呵。」

穆元正在想著該如何解釋今天這件事,才能夠不引起楊軒的誤會,還能讓他領了自己這份兒人情,突然被楊軒這麼一問,頓時有點卡殼。

不過,穆元畢竟在五靈城副院長的位置干過多年,這點交際上的小問題,還是能輕鬆化解的,連忙整理了一下思路,向楊軒解釋道。

「哦,原來是洛厲柯館長推薦的啊,那弟子回頭可真是要好好感謝他。」楊軒故作恍然的點頭道。

唉,這話好像不對啊,你該感謝的人是我啊,人情是我的啊,穆元當時就有點風中凌亂了,怎麼這小子的腦迴路跟別人不一樣?

「噢,對了,弟子聽說,這段時間,有很多弟子租用修鍊室,弟子雖然得洛館長推薦,獲准了批複,但只怕未必能租到修鍊室啊,唉,這可怎麼辦呢?」

楊軒好像看不到穆元臉上有些急眼的表情,自顧自的盤算著說道。

唉,怎麼又是洛厲柯那老東西,小子,你別搞錯了,這事兒跟他無關啊,全都是我的人情啊。

穆元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子,幹嘛兜圈子把洛厲柯扯進來?現在好了,白白要便宜那老狐狸一個人情了嗎?

「放心吧,老夫既然親自帶你回內院,當然會幫你安排妥當。」

穆元拍著胸脯保證道,只是內心依然相當的糾結。

這人情做的,太失敗了。

想我穆元,好歹也是交際圈出了名的穆逢源,今日怎麼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呢?

「穆院長大恩,晚輩真不知該如何報答!謝謝,謝謝!」

楊軒大喜,連忙向穆元誠懇的道謝。

穆元糾結的表情,這才稍稍好了一些。

「什麼啊,我說弟……這位師弟,你也太不懂事了吧?連這都看不出來?這事兒壓根就跟洛厲柯沒關係,全都是我大伯的一片苦心。」

穆元旁邊的穆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覺得自己必須要說點什麼,不然,自己這個便宜「小堂弟」,不能理解大伯的一片苦心,最後還要去感謝那個毫無關係的洛厲柯,那大伯該多鬱悶啊。

「嗨,小言你這孩子,亂說什麼呢!」

穆元故作不悅的瞪了穆言一眼,不過臉上表情明顯一松,還暗暗向穆言發出一個滿意的眼神。

這讓穆言大受鼓舞,覺得自己理解了大伯的苦心,於是繼續苦口婆心,向楊軒道:「師弟啊,大伯很看好你,你可不要辜負了他這片苦心啊。你知不知道,想要爭的一個回內院的名額有多難?你又知不知道,想要在這個時期,爭一間修鍊室,要得罪多少人?賣出多大的人情臉面?所以啊,你可得好好加油,一定要給大伯長臉啊!」

「小言,過了,太過了!」

穆元連連擺手,制止了穆言肉麻的恭維。他生怕楊軒誤會什麼,連忙給穆言使了個眼色,讓他不要再說了,然後和顏悅色,對楊軒道:「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只管好好閉關。哪怕突破不了也沒關係,大不了下次再進異度空間嘛。」

穆言感動的熱淚盈眶,大伯真是個好父親啊,怎麼我爹就從來沒對我這麼好過呢?真想也是大伯的私生子……

這伯侄倆的心理活動,楊軒反正是看不懂的,也不想去搞懂。他現在算是聽明白了,這件事,全是穆元一手操辦成功。

楊軒推測,當初流華真君去五靈城接自己,或許是被穆元看到了,亦或者穆元從其他途徑得知了此事,所以才會有這一系列表現。

當初返回五靈城途中,流華真君曾提起過,以後若是在五靈城,遇到什麼奇怪的事兒,不必放在心上。

當時他還奇怪,流華真君怎麼會留下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現在看來,穆元多半跟流華真君有關係,所以他當初才會那麼說。

「玄鳥」飛行器速度很快,雖然遠沒法和流華真君的飛劍比,但卻也比五靈城一般的飛行器,快了數倍,粗略估計,起碼應該有三四倍音速了。

下方山川大地,如同流光一樣不斷轉換。

兩個多小時后,飛行器一陣輕顫,速度降了下來,隨後在一座輝煌磅礴的巨山前停下。

楊軒透過透明的水晶窗向外看去,被眼前所見震撼的半晌說不出話。

「這就是太玄山么?果然不愧是靈山福地啊!」

「那當然了。太玄山自太古時代便屹立東洲,一直有仙門道統流傳。幾百萬年前的修真時代,這裡據說也是仙門大宗的傳承之地。八十萬年前,本宗初代老祖修仙有成,佔了此地,開宗立派,自此太玄門橫空出世,在東洲代代相傳,至今已發展成東洲三大仙門之一,實力穩壓另外的兩大仙宗一頭。」

穆元侃侃而談,向楊軒介紹著太玄門的歷史。提起太玄門,滿臉皆是驕傲神色。

「東洲凡人朝代更迭,但我太玄門地位卻從未曾受過影響,歷來被尊為東洲人族仙門正宗。各朝皇族執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來我太玄門朝拜,獲得認可。你可知這一切是為何?」 為何?

原因很簡單,太玄門傳承八十萬年,每萬年必出一位地仙境大能!

地仙境大能又稱地仙老祖,乃是行星上修為最高的存在。任何一位地仙的出現,在起源星都能引起前所未有的轟動。

八十萬年來,太玄門已然出過八十多位地仙老祖,這樣底蘊雄厚的宗門,哪個勢力敢輕易招惹?

當然了,地仙離他們這些小修士畢竟太遙遠。

以楊軒的身份,現在甚至連太玄門的大門都不夠資格進。

來到太玄門外山,他被穆元安排去了一座名為「清流城」的衛城中等候消息。

太玄山腳下,有衛城百座,把整個太玄山團團拱衛在中央。

據說每座衛城中皆建有威力強大的靈能轟天炮,複雜無比的天網陣基,構成了一個全方位的強大防禦系統,曾抵禦過數次外星勢力的入侵。

穆元的辦事效率很高,楊軒才在「清流城」等了不到半天,事兒就辦成了。

「走吧,恰好這清流城的修鍊室還有空缺,老夫帶你過去。」

「這些衛城裡也有修鍊室?」楊軒好奇問道。

「當然。內院的修鍊室,共分三個不同的層次。衛城為第一個層次,適合鍊氣境和煉神境的修士使用。第二個層次的修鍊室,建造在太玄山的半山坡上,那裡的靈氣自然要比衛城濃郁數倍,適合煉虛境的修士使用。」

穆元對太玄門的情況似乎比較了解,向楊軒仔細的介紹著。他所說的這些信息,在五靈網上是查不到的。

「第三個層次的修鍊室,據說建造在太玄山內部,具體是不是,老夫也不大清楚。聽說那裡只有本門煉道境的太上長老才有資格進入。」

楊軒跟著穆元,來到了清流城中心的一座巨大的塔型建築外。

這是一座佔地面積約莫上萬平米的巨石古塔。建造古塔的石頭,外層泛著一層黑色的金屬光澤,給人的感覺,這似乎並非石塔,而是一座黑金寶塔。

寶塔的頂層,有一根極粗,極高的巨大黑色炮管,炮管與古塔連接處,是一個圓球狀的不知名發射裝置。

「這莫非就是靈能轟天炮么?」

看到這古塔和塔頂的炮管,楊軒忍不住震撼的暗暗猜想。

「清流殿」就是這座古塔的名字。

「太玄山絕大多數的衛城,都是以地仙老祖的道號來命名的。這座清流城,分屬清流老祖的後代執掌。這處修鍊室寶地,正是歸清流王家管轄。」

穆元向楊軒介紹著清流城的來歷,以及眼前這座古塔所屬的修鍊室的情況。

「清流城的修鍊室,就建在這座寶塔的下面,共有36間。你運氣好,他們恰好還有兩間空餘。這兩間修鍊室,原本是王家預留給兩個鍊氣境九重的三代弟子用的。不料就在前幾日,其中一個三代弟子成功突破,用不上了。另一個則有事外出,至今未歸。」

「這麼說,此次進入異度空間的弟子,也包括這些出身自地仙老祖世家的後代子弟了?」

楊軒眉頭微皺的道。

「是啊。不止是他們,宗門不知有多少天才,都會進去。還有許多準備了很久的散修,也會藉此機會,進入異度空間,尋找太古修真時代留下的寶物機緣。」

穆元瞥著楊軒,神色頗為古怪的道。

「老夫以為,你就是真在這最後十幾天時間,藉助修鍊室突破到鍊氣境七重,最好也不要進去。畢竟,一般鍊氣境九重修士進去,都只有吃灰的份兒,何況七重八重的弟子?」

「再說吧。」

楊軒神色異常凝重。

此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大意了,竟然忽略了如此重要的信息。

就是到了現在,他對那個異度空間,依舊還是一無所知,對要進入裡面的修士,同樣也是毫不清楚。

「先突破吧,等報了名,到時候再調查這些信息。」

他暗暗盤算著。距離報名截止的時間,還有不到20天,必須要加快速度。

「對了,租用一天的時間是多少錢?」

「此事你先不要多管,只管先進去修鍊。其他事情,等你出來再說。」

穆元擺了擺手。

「好吧,那弟子就先謝謝穆院長了。這次算弟子欠穆院長一個大人情,日後定當報答。」

楊軒也沒矯情,他現在雖然還有10萬貝錢,但這點錢,只怕並不夠支付租金的。

一聽他這麼說,穆元臉上頓時笑出了一朵花來。

「哈哈,好,好!拿著這張卡,進去吧。時間只有半個月,一定要好好使用。」

楊軒接過穆元遞來的黑色金屬卡片,暗暗苦笑,這老傢伙,不見兔子不撒鷹啊,如果自己不說欠他人情,只怕他根本不會這麼爽快的給這張卡。

古塔大門口,站著兩名神色冰冷的守衛,身上氣息高深莫測。

楊軒拿著卡,來到大門口,兩名守衛例行公事,拿出儀器,對著楊軒就是一陣掃描,確認他身上並未攜帶危險物品,修為只有鍊氣境五重,且還有能夠激活修鍊室的清流卡,就放行了。

楊軒向穆元伯侄倆擺手告別,轉身進入古塔中,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穆言看著大伯的背影,臉上寫滿了「幽怨」。

穆元神情十分興奮,並未注意到侄兒臉上的表情,自顧自的小聲嘀咕著什麼,轉身朝著清流城一處高樓走去。

楊軒進入清流殿後,沿著一條向下的石階通道,一直走了近百米,才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地下室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