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現在拉蒂小姐是拉蒂家族的領袖,經過這一次災難之後,拉蒂小姐已經決定和馬爾蒂家族結成同盟了。這裡面當然有他們需要對付共同的敵人,就是失蹤的惡魔莫塔。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拉蒂小姐在管理家族事務上經驗太少,他需要老馬爾蒂的幫助。

三人坐下,女傭給送來熱咖啡和蛋糕,三人邊吃邊聊。

老馬爾蒂說道:「我已經和我的幾個朋友約好了,他們晚上就會到這裡來跟我們商量對付惡靈莫塔的事情。」

「我也跟我認識的幾個朋友約好了,他們也會過來幫我。」拉蒂小姐說道。

「拉蒂小姐,你打算怎樣處置拉蒂?」老馬爾蒂很關心這個問題,他覺得以拉蒂小姐的善良,她應該不會對她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下毒手。

拉蒂小姐眉頭一皺,說道:「我想讓他留在拉蒂家族懺悔他的最虐。」

老馬爾蒂一聽這話,有些無奈的說道:「拉蒂小姐,現在已經證明他並不是你父親的兒子,他是維耶里家族的人。」

「我父親愛過他的母親,我就會認他這個哥哥。」拉蒂小姐說道。

「拉蒂小姐,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把你當做妹妹。我擔心維耶里家族為了拉蒂老先生留下來的一切,估計也不會放棄他。」老馬爾蒂說道。

拉蒂小姐想了想,說道:「只要我能守住我父親留下來東西,能守住拉蒂家族的一切。維耶里家族認為他們沒有可能搶到拉蒂家族的什麼東西,他們一定不會為了一個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而付出努力。更何況,維耶里先生是殺死我哥哥親生父親的兇手。我相信我哥哥從前並不知道,現在他知道了,他應該也不會繼續和維耶里家族勾結了。」

面對拉蒂小姐的分析,老馬爾蒂覺得都有道理。可是有很多時候,很多道理都是經不起事實推敲的。不過拉蒂小姐能夠分析如此透徹,也說明這位拉蒂小姐並不僅僅擁有善良和性感,她同樣擁有和年齡不相符的智慧。只要有人扶持,她也許真的能夠管理好拉蒂家族。

但是讓拉蒂小姐把拉蒂留在拉蒂家族,老馬爾蒂還是覺得太危險了。他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我狠欣賞拉蒂小姐你的善良,但是讓拉蒂繼續留在拉蒂家族,這太冒險了。把他交給我,我保證不會傷害他,你看行嗎?」

拉蒂小姐想了想,說道:「好吧,謝謝馬爾蒂先生。」

「我們現在最堅實的同盟,不要跟我說謝謝。」老馬爾蒂笑道。

「好的。」拉蒂小姐稍微頓了頓,說道:「馬爾蒂先生,我非常非常欣賞那位唐先生,我……希望能再見到他。」

老馬爾蒂聞言,笑著點了點頭:「等有時間了,我帶你去看他。」

「好吧。」拉蒂小姐有些失望的笑了。

旁邊的小馬爾蒂一直非常仰慕拉蒂小姐,他很紳士的說道:「拉蒂小姐,從今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了。如果你需要我,我會毫不猶豫的。」

「謝謝你,拉蒂先生。」拉蒂小姐對小馬爾蒂禮貌的笑了一下。

---

唐浩回到阿瑪尼酒店的時候,肖大小姐剛剛起床,正和李嘉凝無聊的吃著早餐。

兩個女人看見唐浩回來了,臉上都露出了笑容。他們同時放下了手中的倒茶,從餐廳出來,迎接唐浩。

「收拾東西,離開這裡。」 婚色襲人:天價二婚妻 唐浩平靜的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肖夢雯立刻問道。

唐浩笑了笑,說道:「我們在這裡呆的夠久了,該換一個地方了。」

肖大小姐一聽這話,頓時笑了:「好,我們去霧都吧。」

「好。」唐浩很乾脆的答應了。

李嘉凝雖然從唐浩的表情里看不到什麼異樣,可是她覺得唐浩的這個決定有些沖忙,似乎隱藏著什麼。

一個半小時后,唐浩、肖夢雯、李嘉凝三人登上了肖大小姐的私人飛機。

等了半小時,飛機起飛,直奔霧都。 於正心和戰士們撤回了營地。在這裡,於正心吃下了兩罐蛋白粉和富含鈣鐵鋅錫藥丸。

通過多次受傷癒合的「經驗。」

於正心知道納米機器人修復他的身體也是需要物質的,如果不補充物質,納米機器人就會調集自己體內物質進行修復。

如果體內的物質也不夠,納米機器人會盡量控制傷情,但是不會再進行修復。

吃下蛋白粉和藥丸,於正心躺了幾個小時,醒來時渾身傷口已經不見。

營地內有攜帶型電腦,於正心讓手下戰士查看從新羅馬研究室設地下二層研究室內獲得的硬碟。

戰士服從命令進行了查看,但是硬碟有加密。戰士沒法進行解密。

於正心只得求助諾拉。

諾拉通過攝像頭髮現於正心沒有受傷,心裡總算放心了一點。

開始把精力放在了公事上。解密起了新羅馬的硬碟。

這硬碟在諾拉手裡不到幾分鐘就解碼了,大量資料經過信息作戰部的安檢傳輸到了長城指揮部。

於正心也看到了硬碟內的資料。

在資料內,新羅馬把差點宰了於正心的那種人形怪物稱之為「初代者」一號。

初代者一號,曾經也是個普通人,或者說普通罪犯。

這個傢伙是個商業詐騙犯,開著一家皮包公司,整天穿著西裝搞各種詐騙。

不過這詐騙犯最終被fBI盯上,一路逃到了墨西哥。

新羅馬當時正巧需要試驗品,就設計抓了這詐騙犯。

這詐騙犯無親無故,又是在墨西哥這樣綁架頻發的地方被抓。

因此根本沒人企圖來找這詐騙犯。

關押了幾天後,新羅馬確認這詐騙犯適合作為試驗品。於是給其注射了名為「生命之果」一型的最初版本納米機器人。

這種納米機器人,與於正心體內被傑西卡注射的納米機器人在本質上一致。

當然,於正心體內的「生命之果」是經過了數次改進的產品。

而詐騙犯被注射的,卻是初代品。

在之前的動物試驗里,有效的提高了動物的壽命和力量,但是也造成大量試驗品死亡。

不過元老們對於永生的渴望是強烈的。即使是不完善的產品,也希望儘早用於人體試驗。

這樣才能盡取得實驗數據,方便進行再一次的改進。

詐騙犯被注射了生命之果后立刻慘叫並昏死過去,短短兩分鐘后就被納米機器人分解成為了一灘爛肉。

正當新羅馬試圖將爛肉處理掉時,納米機器人卻開始對這堆稀爛的肉體物質進行了重組。

在科學家們的觀察下,一個慘白瘦高的怪物出現在了實驗室中。

怪物渾身可以變色隱形,遭遇物理攻擊時,身體表面會出現鱗片狀保護層,足以抵擋308口徑的普通步槍彈。

身體的恢復速度更是堪稱驚人,力量也相當於常人的兩倍。

內部器官全部經過了重組,唯一被破壞會被致死的器官是位於顱腔內類似大腦的組織。

在一定距離內,其顱腔內的器官可以通過特定頻率的電磁波來控制近距離內的人類和其他動物。

怪物已經保有了詐騙犯的部分智能和記憶。

最明顯的表現就是這怪物會利用身體變色的特性,在自己身體表面幻化出黑色西服西褲還有紅領帶的樣子。

這套衣服是詐騙犯生前最習慣的穿著。

怪物沒有五官,但是一些表皮會成為感覺。

其進食是靠身體表皮突出的細刺,直接刺入動物。

細刺內的納米機器人會拆解動物體內所有蛋白質,脂肪等儲能物質,將之轉變為可以供細胞和納米機器人直接使用的能量物質ATP。

利用細刺吸收ATP,怪物就完成了進食,這種進食方式效率極高,吸收一頭豬,足夠怪物數月所需的能量。

新羅馬對這名為初代者怪物,即滿意也不滿意。

這怪物戰鬥力驚人,可以輕鬆殺死一整隻軍隊。

然而這被稱為初代者的怪物,似乎根本無意聽從新羅馬的命令。

無論豬牛羊,還是新羅馬的科學家或者武裝分子,這怪物都照殺不誤。

另外,元老院更希望的是自己成為永生者,而不是醜陋的怪物。

因此這初代者被囚禁在了超鈦合金的籠子里。

但是後來這個怪物卻設法逃出了實驗室,

並且憑藉原本的那詐騙犯的記憶一路向北回到了美國。

這怪物在美國多地殘殺綁架了多人,並在一些巧合情況下被人拍攝進了照片。

網路上一些無聊份子為這怪物取了個瘦長鬼影的名稱。後來甚至還有遊戲公司以此為素材製作了同名遊戲。

新羅馬不在乎幾個平民的死亡,但是卻不想自己的秘密暴露。

於是出動了整整一個千人隊的羅馬軍團,追捕這被稱為瘦長鬼影的怪物。

怪物最終被擊傷,並且關回了超鈦合金牢籠里。

不過品嘗了自由的怪物自然不再能忍受奴役了。

一個愚蠢的研究員,忘記了安全規則,離瘦長鬼影太近了。

於是這個研究員被怪物所控制,打開了超鈦合金籠子的門鎖。

怪物在那地下室內大殺四方。新羅馬研究人員嚇得迅速逃跑。不過這些研究員還算是有些職業道德,最後還是封死超鈦合金的艙門,使得那瘦長鬼影最終被困在了地下室內。

元老認為這種危險而不可控的怪物已經沒有太多價值,因此這裡的研究設施被暫時封存。



而生命之果的研究則被移送到其他地方則在繼續進行。

經過了新羅馬幾個科學家的改進后,生命之果依舊沒能讓元老們滿意。

最終生命之果研究項目,被移交給了天才女科學家傑西卡。之後的事情,於正心也就都知道了。

於正心沒想到,自己和這怪物竟然還有相似點,那就是體內都擁有著生命之果。

他很擔心傑西卡對生命之果的改進是否徹底,如果自己體內的生命之果也隱藏著某種副作用,那後果不堪設想。

自己變成一灘爛肉也就算了,如果變成初代者這樣的怪物,那他還會禍害周圍的人。

另外他也有個疑問。那就是這生命之果最初究竟是由誰發明的。

因為從常理來說。一個人如果要造一個鍋子,就算製造失敗,建造出來的也該是個鍋狀的廢鐵。而不是一把鋒利的菜刀。

可是原本該讓人永生的生命之果,卻把人變成了怪物。

由此可知這些新羅馬科學家,絕不是生命之果的始作俑者。甚至對於生命之果的真正了解也不多。

恐怕這些科學家也是如傑西卡一樣,只是從新羅馬手裡的到了生命之果的樣本罷了。

兩天後,於正心全身都恢復了。回到當初被卓帕卡布拉禍害的村子。

於正心展示了卓帕卡布拉的屍體,並且告訴村民們從此不用再擔心這種怪物的襲擊了。

村民們非常感激,執意要款待鐵石營的戰士。戰士們卻異口同聲的鄭重婉拒了。

這個村子畢竟遭遇了不少牛羊死亡的經濟損失,自己這些人如果再接受款待,村子里經濟狀況就更糟糕了。

見鐵石營戰士堅決不肯留下,村民們只得歡送了戰士們。看著村民們感激的表情,於正心知道孤星國在這片地區至少獲得了民心。

回到小城又修整了一段時間,長城指揮部再次下達了轉移駐地的命令。

這次鐵石營被命令駐紮在了索諾蘭沙漠周圍。

索諾蘭沙漠是北美的第一個大沙漠,這個沙漠位於美國和墨西哥交界處。

覆蓋了加利福尼亞灣的北部,從墨西哥的下加利福尼亞州的東北部一直擴展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東南部、亞利桑那州的西南部和索諾拉州的西部。

它是美洲四大沙漠之一,面積310,000平方公里

自然,由於加利福尼亞和亞利桑那兩州如今是新羅馬的控制地區。新羅馬無疑想從這沙漠地區突入墨西哥,趕走在這的孤星國軍隊。

然而孤星國擁有大量的坦克,特別是無人化的59D坦克,另外還佔據了墨西哥政府改造的邊境工事,並布置了大量反裝甲地雷。

因此新羅馬之前幾次試探性進攻都以失敗告終。

特別是墨西哥第三軍剿滅后,孤星國更是把大量兵力調到了索諾蘭沙漠地區。

因此新羅馬也不敢輕易發起攻擊。

不過現在有情報指出,新羅馬調集了大量的裝甲部隊,準備發起一次大的戰役。

元老院的企圖是利用索諾蘭沙漠地區相對平整空曠的地形,讓裝甲部隊進入墨西哥並且大敗孤星國軍隊。

失去墨西哥的孤星國將再次失去太平洋方向的港口。如此一來於正心祖國的援助將再次的被切斷。

孤星國自然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因此孤星國一方面在其他方面騷擾牽制新羅馬集結的兵力。

一方面把墨西哥境內境內的大軍也調到了索諾蘭沙漠地區。

孤星國與新羅馬兩國都知道在索諾蘭地區的交戰已經完全沒法避免。

而這片燥熱的沙漠將能夠痛飲人類的鮮血!

於正心鐵石營也得到了一個連兵力的補充,用來彌補烏卡之前被新羅馬軍團殺害的戰士。

這些新兵,是從其他州逃到孤星國所在德克薩斯州的。大多是新羅馬治下的奴隸。

因此這些人對於新羅馬的仇恨不用懷疑,可是由於缺少作戰經驗,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新兵蛋子。

於正心對這些新兵進行了嚴酷的訓練,希望能在短期內提高其在戰鬥中的倖存能力與戰鬥力。 在停機坪上,一個機場的地勤人員看著天空中消失的飛機,拿出了手機,低聲說道:「莫塔先生,他們的飛機走了。」

「你確定嗎?」

「非常確定,航線既然定了,他們就不能回來了。」

「如果出現意外,不是一樣可以返航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