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那些蠱蟲出現之後,川周猛地對著自己的手腕來了這麼一刀,瞬間這鮮血就噴涌而出。

就在川周的鮮血噴在這些蠱蟲身上的時候,這些蠱蟲突然變大了一點,這種變化很是明顯,只要不是瞎子那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下一秒,這些蠱蟲在之前的那些屋頂上面盤旋起來,隨後隔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這些蠱蟲接二連三的飛了出去。

眾人都看著這些蠱蟲的動作,一時之間是屏氣凝神,甚至柳家父子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錯過了什麼一般。

那些蠱蟲全都朝著遠方沖了出去,而且這速度很快。

王陽急忙喊了一聲:「追!」

佛爺一馬當先朝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而王陽這些人則是跟著佛爺,佛爺這邊死死的追著蠱蟲不放,王陽眾人則是拼了命的跟在佛爺的身後。

這一次佛爺也算是拼了命了,幾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生怕將那蠱蟲給跟丟了一般。

他已經失誤了過一次了,雖然那一次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反倒是遇到了蘇夢天等人,還得到了支援。

農家嬌女每天都想鹹魚翻身 可這對於佛爺來說,他跟丟了上一次的蠱蟲,那已經是很丟臉的事情了。

同樣的事情,佛爺絕對不允許再發生了第二次了。

除開王陽這些人不談,元村邪苗也是各顯神通,都用自己的本事來追蹤川周的這些蠱蟲。

一時之間,眾人追著蠱蟲狂奔,這場面是十分的壯觀。 最終,眾人追到了一片樹林外面。

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站在樹林外面都是有些遲疑的意思。

王陽看著這樹林邊上豎著一塊寫著奠戰場的石碑,這字體倒是蒼勁有力,可這字的顏色卻是十分的邪氣。

柳泉生在一旁頓時嘶了一聲:「這……這石碑上的字怎麼好像是被血給染紅了一般的呢?」

眾人都很是納悶了,王陽還在犯嘀咕的時候,雲貢山卻是開口說話了。

雲貢山突然開口說道:「這是蠱蟲的血,當時在這一塊地方,死的蠱蟲都有幾十萬不止了。」

這麼多?

若是普通的蟲子,那就是死了幾百萬,王陽都不會覺得奇怪的。

可是他最近一段時間經過一番了解,這也多少知道蠱蟲這東西不是很容易培育的,甚至每一個蠱師或者是邪苗,這一輩子能夠培育出來多少的蠱蟲,這基本上都是有一個大概數目的。

這一下子就死了幾十萬的蠱蟲,這裡是什麼地方,竟然如此邪氣?

王陽正想要詢問的時候,雲貢山卻是一臉回憶的看著這樹林,似乎想到了一些很久遠的事情了。

這個時候,佛爺在一旁驚呼道:「領隊,不好了,那蟲子們都到裡面去了,我快要看不見他們了!」

佛爺說這話的時候,一些邪苗很是震驚的看著他,因為這距離人是看不清楚的,佛爺難道現在還能夠看清楚,那他這眼睛可算的上一門絕技了。

王陽倒是沒有驚訝,第一反應就是帶著人先衝進去了。

因為他擔心那些蠱蟲一旦脫離了佛爺的視線之後,他們還能不能找到目標了。

就在王陽帶著人準備直接衝進去的時候,蘇夢天卻是阻攔住了眾人。

「不能這麼進去,這一片地方是之前邪苗和蠱師大戰的地方,這裡面很危險。若是貿然前往的話,很可能就會丟了性命,哪怕是到現在為止,就連我們這些邪苗之中的翹楚,那是也不敢輕易進去的。」

蘇夢天解釋了一番,王陽等人這才趕緊停下了腳步。

這裡面是什麼情況,那誰都不知道,貿然前往就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了。

不過王陽這心中也是焦灼的很啊,這一來他不想放棄這個機會,這二來他也覺得這麼多高手都在這裡,總不可能一點辦法都沒有把?

王陽想到這裡,便是急忙問道:「有沒有什麼辦法,那蟲子都快消失了,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我們就真的是雞飛蛋打什麼都得不到了。」

王陽本以為蘇夢天這邊會有什麼辦法的,誰知道蘇夢天卻是緊接著就搖了搖頭,表示他這一時之間也是無能為力了,要是想要安全的進去,那還真就得準備一段時間了。

王陽卻是已經等不及了,他知道對方的人肯定是做了一些準備的,不能夠說是完全,可這麼長的時間下來,他們連對方的蹤跡都沒有看到呢,這就足夠的證明了,對方這些人的本事如何。

王陽就更加的不想放棄這個機會了,當即他看著蘇夢天說道:「即便這裡面有危險,我們也必須要進去看一看!」

蘇夢天一愣,他也明白王陽這是什麼意思,總歸還是要追過去的,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那些傢伙吧?

蘇夢天卻是有些遲疑了,因為他無法肯定裡面的情況,要是王陽這些人在裡面出事了,那他也不好交代,起碼他心裏面自己這道坎都是過不去的了。

正在這個時候,一臉威嚴的秋名山走出來說道:「進去吧,既然那些人都敢在裡面,那我們有什麼不敢的?」

倒也是這個道理,對方的人可以進去,那他們也就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最多就是多加小心罷了。

蘇夢天這一次並沒有猶豫了,他也知道這是分秒必爭的事情了。

一群人緩緩走進了這樹林之中。

蘇夢天特地讓王陽他們走在靠後的位置,因為他們都不會什麼蠱術,而在前方探路的則是幾個被請回來的邪苗之中的高手了。

眾人緩慢的往前走,整個隊伍剛剛走出不到五十米,前方卻是突然湧現了一堆蠱蟲。

幾個邪苗高手是瞬間後退,同時高聲喊道:「樹上,你們上樹!」

那些蠱蟲瘋狂的從地面翻湧而出,一瞬間的功夫,這地面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王陽等人也不敢停留,急忙爬到了樹上面去,那幾個邪苗高手則是開始對付這些蠱蟲了。

然而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元村這邊有兩個邪苗的速度慢了一點,瞬間就被那些蠱蟲給圍攻了。

一個邪苗高手想要救人,蘇夢天卻是攔住了他搖了搖頭,緊接著無奈的嘆息道:「死了。」

蘇夢天話音剛落,那些蠱蟲都離開了下面那個邪苗的身體,而眾人什麼都沒有看到。

別說是什麼屍體了,就連骨頭都被這些蠱蟲給吞噬掉了。

「小心點,這些傢伙很是霸道,不過它們不敢到這種樹上來。」蘇夢天也是有些后怕的提醒道。

若不是剛才前面那個高手發現的及時,那還不知道他們要死多少人呢。

幾個邪苗高手很快就幹掉了這些蠱蟲,地面上都是這些蠱蟲的屍體,一個邪苗高手放出了他的蠱蟲,將地面上那些蠱蟲的屍體給吃光了。

眾人這才能夠回到地面上來,饒是如此,之前那些可怕蠱蟲的體液,也是將地面的泥土給弄得散發出一陣陣的酸臭腐爛的味道。

王陽和顧天全面面相覷,誰都沒有這才剛進入樹林,就出現了這麼大的危險。

這往下面的路還長著呢,情況很不樂觀啊。

雲貢山走到柳家父子身邊很是嚴肅的說道:「你們兩個在林子裡面別亂走亂碰,就跟在我的身後,我走哪裡你們走哪裡,要是手賤別怪我們不管你們的死活了!」

柳家父子頓時連連點頭,他們可是親眼看到了那個邪苗屍骨無存的下場了,這個時候哪裡還敢胡亂走動了啊。

眾人繼續往前走,結果走出幾米遠,前方又是出現了這樣的蠱蟲。

好在這一次眾人都有預防,並沒有出現死傷的情況。 眾人有驚無險的走出去了一段距離,但是前方不遠處有一些蠱蟲在飛舞,不過奇怪的是這些蠱蟲並沒有攻擊他們,而是在前方上下飛舞,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傷害一般。

這森林之中,想要繞過這些蠱蟲那是很簡單的事情了。

當即就有幾個邪苗往旁邊的位置走,想要繞過這些上下飛舞的蠱蟲。

其中一個邪苗剛邁出幾步,整個人卻是一下就掉了下去,那地上竟然還有一個陷阱。

緊接著大量的殺人蜂從陷阱之中衝出來,直接朝著王陽這些人這邊衝擊過來。

「不要亂動!」一個邪苗高手急忙喊道。

然而他的提醒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眼看著殺人蜂衝擊過來,一些普通的邪苗已經是亂了陣腳,慌不擇路的想要逃出這個範圍。

誰知這些人剛一走到旁邊,又有幾個掉進了陷阱之中,每一個陷阱之中都衝出來不同的蠱蟲。

看到這一幕之後,那些普通的邪苗才不敢亂動了,只能夠聚攏在一起。

蘇夢天帶著人將周圍湧現出來的蠱蟲全部幹掉了,兩名高手在清理現場,而眾人則是在原地休息,那些普通的邪苗都是被嚇得魂不守舍了。

他們實在是太了解那些出現的蠱蟲的威力了,若不是有這邊的高手在,那他們絕對會死的屍骨無存。

「這裡不是死了十萬蠱蟲嗎?怎麼還會有這麼多的蠱蟲活著?」王陽趁著這個時間急忙詢問道。

一個邪苗的高手無奈的解釋道:「蠱蟲和普通的蟲子,死掉的蠱蟲屍體如果不處理的話,那它們的屍體腐爛以後還會滋生出來新的蠱蟲,而且這些蠱蟲會吃掉那些腐爛蠱蟲的屍體,最終會產生出來什麼樣的東西,那就連我也說不清楚了。」

王陽恍然大悟,難怪之前蘇夢天對這裡十分的忌憚,想來怕是這樣的原因。

不過眾人已經走到了這裡,那就已經是別無選擇的局面了。

「那些上下飛舞的蠱蟲並沒有任何傷害的本事,它們只是攔住咱們的去路,讓咱們的人從別的方向走,而別的方向就全都是陷阱了。」蘇夢天臉色很是難看的說道。

眾人也都意識到,這其中怕是人為做的手腳。

蘇夢天叫人試了一下,最終確定前方的蠱蟲是毫無傷害的,這才叫人從前方通過。

等到大家都過來了以後,蘇夢天望著之前停留的地方喃喃說道:「那附近還有八個陷阱,我能夠感覺到裡面都是一些厲害的蠱蟲,幸好剛才沒有全部弄出來,不然怕是要死不少人了啊。」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蘇夢天更是直接下令十三名高手分成四組人馬,而王陽他們的人和那些普通的邪苗則是在中間,這四組人馬分成前後左右四個方向。

一旦在出現這樣的情況,起碼蘇夢天可以保證不會有人亂跑,要是觸動了什麼陷阱,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了。

眾人調整好了之後便是繼續朝著前方而去。

王陽詢問了一下佛爺,佛爺表示他還可以看到領路的蠱蟲,而邪苗這邊顯然也有他們的本事盯著那些蠱蟲。

王陽注意到佛爺的眼白都是紅血色,整個人看起來都是十分的疲倦,想來是用眼過度造成的。

「你休息一下,我們跟著就好了。」王陽開口說道。

佛爺點了點頭,緊接著卻是閉上了眼睛,他剛一閉上眼睛便有淚水流淌下來。

即便是正常的人長時間不眨眼,那都是要出問題的,更別說佛爺這一路上就沒有眨眼了。

柳家父子扶著佛爺往前走,雲貢山則是在他們的前面。

「你這是感動的哭了?」柳泉生不明所以的看著佛爺說道。

佛爺瞬間就有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了,他現在是不敢張開眼睛的,起碼還需要十分鐘的時間來緩和眼睛。

所以佛爺也就沒有理會柳泉生。

往下的路那都是每隔一段距離就會出現一些意外的,而且這每一次的手法都不同,如果說這第一次出事的時候還是林子本身形成的,那麼從第二次開始就都是敵人布置下來的陷阱了。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蘇夢天的臉色很是難看,即便是他們都知道前面有問題,可是那些領路的蠱蟲都朝著前方過去,他們就是不想跟著也必須跟著了。

好死不死,對方的那些人陷阱都是在一些必經之路上面。

吃了幾次虧之後,王陽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到一些必經之路的時候,我們先下手為強!」

蘇夢天也是反應過來,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了。

果然,每一次眾人到必經之路的時候,那周圍都是有陷阱或者蠱蟲的影子。

蘇夢天顯得很是不耐煩,乾脆親自出手,以一己之力解決掉了那些煩人的陷阱。

等到後面的時候,卻是沒有發生這樣的情況了。

「看來他們帶來的蠱蟲也不多了。」蘇夢天有些得意的說道,他這一路上可是幹掉了不少的蠱蟲。

這麼多的蠱蟲死亡,那對於他們的宿主來說可謂是受到了創傷了。

柳泉生一聽這話頓時激動的說道:「可算是結束了,這一路上可嚇死我了。」

佛爺已經緩和過來了,他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等到適應了周圍的光線之後便是推開了柳泉生。

「呦呵,你小子怎麼還過河拆橋呢?」柳泉生很是惱怒的嘟囔道。

佛爺剛要說話,卻是愣住了。

他的眼力很好,所以當佛爺轉身正要和柳泉生說話的時候,他看到柳泉生身後幾米開外有一個紅色的東西。

這東西很小很小,就像是一隻螞蟻漂浮在空中一般。

佛爺也不敢大意,急忙將這個情況告訴了蘇夢天等人。

蘇夢天扭頭一看,卻是臉色大變:「不好,這是血蠱王!」

眾人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雲貢山卻是冷著臉解釋道:「這東西就是那些蠱蟲屍體生出來的,然後吞噬掉所有同期生成的蠱蟲,最終才會產生一隻血蠱王。」

「那它不還是一隻蟲子嗎?有什麼可怕的?」柳泉生滿不在乎的嘟囔道。

雲貢山剛要說話,不遠處那紅芒卻是猛地一閃,速度快要佛爺都失去了它的蹤跡! 佛爺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大喊著小心,同時想要推開王陽。

但是這血蠱王的速度太快了,眾人根本就沒有回過神來,這東西已經嗖的一下衝到了王陽的面前。

王陽也想要閃身躲開,但是這個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想著想要躲開的,可偏偏這身體根本不聽使喚了。

血蠱王通體血紅,整個身體都呈現一種半透明的感覺,猛地一下子趴在了王陽的手上。

王陽只覺得一陣劇痛傳來,定睛一看,這手上竟然已經被鑽出來一個血洞。

而血蠱王只剩下半個身體在外面了,王陽伸手就想要將這東西給弄出來。

「別動!」蘇夢天和雲貢山同時大喊道,他們可是曉得這東西的厲害。

王陽的手已經碰到了血蠱王,可聽見兩個人的喊聲,他愣是沒有動手。

血蠱王順著王陽的手直接消失了。

王陽很是苦逼的看著自己的手,那個血洞還在冒著鮮血,如果不是這個血洞的存在,他絕對不會相信剛才那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嗚嗚嗚,老大你就要死了,你有什麼遺言想要說的,你告訴我,我一定給你帶到。」柳泉生一下子撲到了王陽的面前,一邊哭一邊說道。

佛爺等人的臉色也很是難看,一個個都是已經狂躁的狀態了。

嚴碧洲咬著牙一把揪住蘇夢天的衣領說道:「帶我們去找人,我要殺了他們所有人!」

寒雪沒有吭聲,但是她已經拿出了自己勳章,打算將這個位置報告給赤龍總部,請求飛行轟炸,將這裡夷為平地。

就在這個時候,王陽狐疑的活動了一下手臂,他感覺這胳膊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好像血蠱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幾位邪苗高手都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王陽。

雲貢山急忙拉過柳泉生,同時說道:「大家小心,這血蠱王因為沒有宿主,所以它是會自己尋找宿主的,但是一旦被血蠱王當成了宿主,那則是會直接被毒死的。這東西一輩子都不會找到宿主,遇到它的人全都被弄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