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當然應該說對不起。畢竟那是你男人。可是說對不起有用嗎?我應該把你扔進毒蛇里,讓你嘗嘗被毒蛇吞噬的滋味。」陳瑾陰毒地看著蘇雯瀾。

「昨天的毒蛇是你放出來的?」蘇雯瀾猜測。

執宮 「算你聰明。可是這裡的人就沒有這麼聰明了。我只是隨便做出錯誤的引導,他們就以為毒蛇是自己失控跑出來的。」陳瑾冷笑。

「失火的事情也是你乾的?」蘇雯瀾再問。

「那件事情我可不認。我沒有干過的事情,絕對不可能承認。」陳瑾說道:「雖然我巴不得一場大火把這裡燒個灰燼。」

蘇雯瀾走向陳瑾,在他對面坐下來:「我們先冷靜說會兒話。 攻心計之大牌名門妻 你現在說氣話也沒用。這樣幫不到你的族人。你剛才說很想殺我。可是從進來到現在,你對我的殺意並不明顯。顯然你並不是一個濫殺的人。還有,我們相識一場。你對我也很照顧。我心裡很是感激你。」

「感激我?你在騙我。」陳瑾看著她。「我把你控制在手裡,是為了得到好處。你明明養尊處優,卻跟我們過著艱苦的日子。難道你心裡不恨我?」

「當時那種情況,我是你的俘虜。你們想怎麼對待我,我除了掙扎幾下,想逃出去的機會不大。可是你管住了你的部下,沒有做傷害我的事情。就憑這一點,我也不恨你。」蘇雯瀾說道:「另外,你的族人願意把食物分給我,對我表達出了善意,我也不恨他們。」

「當時我之所以提議讓你的族人做奴隸,是為了保住他們的命。你這麼聰明,想必也想得明白。後來之所以不再管,是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見習考古生 我越是關注他們,他們的情況越危險。我以為我徹底地忽略這件事情,至少能讓他們活下來。沒想到是我太天真了。」

「你很聰明,也沒有猜錯。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確實活了下來。可是很快就成為了毒蛇的食物。」陳瑾閉上眼睛。「我親眼看見七歲的小松被扔進毒蛇群。看著他連慘叫都來不及就成為毒蛇的食物,最後只剩下骨頭。你知道當時我的心情嗎?我好想殺光這裡的人。」

「你先告訴我,你的族人還有活下來的嗎?」蘇雯瀾看著陳瑾。「相比做衝動的事情,難道不是救人更重要嗎?」

「還剩下五個人。」陳瑾道。

「五個人也是人啊!難道他們不是你的族人嗎?」蘇雯瀾蹙眉。「他們現在住在哪裡?」

「奴隸堂。」陳瑾見她一臉茫然的樣子,語帶嘲笑:「不知道了吧?你高高在上,養尊處優,哪裡知道這裡有個奴隸堂?更不可能知道奴隸堂里每天都會死幾十個人。可是每天也會進來上百個奴隸。所以奴隸堂的奴隸永遠都是越來越多。」 黑影嬌軀一顫,怒喝道:“狂妄之徒,想讓姑奶奶舔你,做夢!”

說話間,這黑影便是身形一晃,直接朝白小鳳衝了過來。

嘶!

這小妖女怕是開火車的吧?

本大爺只是裝個比,表示一下霸氣,她聽成什麼意思了?

白小鳳一臉愕然,眼見着黑影衝過來,他趁機藉着月色打量了一下。

這小妖女約莫一米六身高,穿着一套黑色運動服,臉上還蒙着面紗,看不清長相。

但身材,絕對極品!

明明只有一米六的身高,卻擁有一雙大長腿,腰肢婀娜感覺能盈盈一握,而胸前奔跑時的顫動,儼然都快有宋楠楠那種碰碰車車禍現場的趨勢了。

哪怕穿着一身黑色運動服,可依舊透着一股異樣的魅惑。

絕對稱得上是小妖女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嘀咕道:“嗯……不應該是小妖女,應該是小妖精纔對。”

“什麼?”

衝到近前的黑影猛然一頓。

白小鳳擡起手指了指她的胸口:“我師父說過,大精小怪,你這規模,已經是大精了。”

“混蛋,給我死!”

黑影嬌軀一顫,右手一翻,一柄漆黑泛着陰氣的匕首便是出現,寒光一閃,奔着白小鳳的咽喉就刺了過來。

白小鳳神情冰冷,腳下一動,輕易地就躲閃過去,緊跟着一擡手,就抓住了這小妖女的手腕。

“嘖嘖……挺滑的。”感受着手心傳來的觸感,白小鳳笑道,緊跟着癟了癟嘴:“你這法寶匕首隻是黃階下品,好垃圾的。”

“混蛋,給我鬆開!”小妖女一聲大喝,右手猛地轉動匕首,匕首登時爆發出濃郁的陰氣,在空中調轉了一個方向,奔着白小鳳的右手手腕就切了過來,“黃階下品的法寶,也足以殺你!”

“切……”白小鳳翻了一個白眼,鬆開小妖女的晶瑩手腕,抽身一個後退,再次輕易躲閃過去。

可沒等他停下呢,小妖女便是揮動着匕首,直接朝他追殺了過來。

被陰氣包裹的法寶匕首猛然在空中一揮。

“惡鬼噬魂術!”

轟!

法寶匕首上的黑色陰氣陡然爆發,沖天而起,鋪天蓋地的陰氣一下子讓四周的溫度都猛然爆降了一大截,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來。

一張張猙獰的鬼臉登時從陰氣中衝出,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吼叫,朝着白小鳳吞噬過來。

“法寶術法!”

白小鳳一聲驚呼,眉頭陡然擰了起來。

法寶之所以威力強過法器,原因之一,就是一些法寶之上附着了術法,只要揮動法寶,就能輕易的將術法施展出來。

而且對使用者的消耗極小!

要知道,一般天師使用術法的時候,是要通過唸咒掐訣施展的。

這個過程雖然很短,但真正生死關頭的時候,往往卻是致命的,而法寶術法,便能輕易地將這個弊端抹除。

他沒想到,這個小妖女僅僅是一件黃階下品的法寶,上邊居然附着了一道術法!

“不知死活的混蛋,等着被我的惡鬼給噬咬的魂飛魄散吧。”

聽到白小鳳的驚呼,小妖女嗤笑了一聲。

這可是她師父賜給她的法寶匕首,靠着這法寶術法,她不知道陰死過多少對手。

面前這傢伙看着和她年紀差不多大,還沒有法寶護身,這一記術法突然攻擊過去,這傢伙絕對死定了。

然而,

下一秒,

白小鳳忽然擡起右手,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般若擒鬼手!”

轟!

璀璨的金光陡然從白小鳳的右手中爆發出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金光大手,排山倒海一般碾壓在了撲面而來的無數惡鬼身上。

璀璨的金光大手緊跟着猛地在空中一掃,直接將無數猙獰的惡鬼和磅礴的黑色陰氣抽的煙消雲散。

“怎,怎麼可能?”

突兀的一幕,直接讓小妖女美目圓瞪,不敢置信地驚呼起來。

“嘿嘿,本大爺可是最強的天才,要是被你這麼一記法寶術法給陰死了,那就太丟臉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緊跟着臉上的笑容戛然消失,變得冰冷起來,緩緩地豎起右手:“現在,該本大爺出手了,就這一掌,你就絕對承受不了!”

小妖女嬌軀一顫,驚駭地看着白小鳳,這一刻,她感覺到白小鳳的氣勢都冷厲了起來,宛若一柄出鞘的利劍般。

剛纔白小鳳一掌之威,已經證明了實力,連法寶術法都輕易被拍散了,以她的實力,絕對不是這傢伙的對手!

但,一想到師父養的鬼,只要讓那隻鬼將那女鬼吞下,就已經能成型了。

要是不攔住面前這傢伙,那師父所有的心血就前功盡棄了!

不行,一定要拖延住這傢伙!

小妖女狠狠一咬牙,舉起手裏的匕首:“哼!吹牛比也不知道打打草稿,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真以爲吃定我了嗎?”

“是拍定你了!”

白小鳳眼睛一眯,磅礴的陰力陡然洶涌到雙腳,然後宛若離弦之箭一般衝向了小妖女。

“好快!”

小妖女嬌軀一震,一聲驚呼。

沒等她進行下一步動作呢,白小鳳幾個騰挪閃移,就已經到了她的面前。

“去死!”

小妖女嚇了一大跳,完全下意識地一匕首刺了出去。

可白小鳳再次一閃,輕易地躲了過去,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一掌!”

白小鳳眼睛裏放着光亮,豎起的右掌狠狠地朝着小妖女拍了下去。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

旋即,四周一片死靜。

空氣都彷彿要凝固了一樣。

小妖女嬌軀一顫,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她清晰地感應到,屁股上一股強烈的劇痛襲來。

然後,她的眼睛裏一下子泛起了淚光,嬌軀控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好無恥!

真的好無恥啊!

姑奶奶以爲你要下殺手了,可這一掌……什麼鬼啊?!

“嘶!彈的本大爺手都有些痛了!”白小鳳感受着手心傳來的觸感,咧嘴一笑,下意識地又狠狠地捏了一把,然後笑道:“本大爺說過不殺女人的,但你這麼皮,就得打打屁股教訓一下了。”

小妖女嬌軀顫抖着,感受着屁股上的魔爪肆虐,她眼中的淚水登時止不住了,順着眼角就開始往下流。

好屈辱啊!

她從小到大,身子還從來沒被人碰過呢,以前和人鬥法都是生死相向的,這樣的經歷,真的是第一次啊!

這比殺了她還要痛苦!

所以,小妖女怒了。

她猛地轉身,舉起法寶匕首就刺向白小鳳:“流氓混蛋,還我清白!”

“還這麼皮,那就再打一下。”

白小鳳一個閃身,躲閃過去,左手悍然拍落。

啪!

清脆響亮,甚至……彈手!

小妖女感受着另一邊屁股上的劇痛,好痛,真的好痛啊……

她登時崩潰了,一下子蹲在地上大哭起來:“嗚嗚……不帶你這樣的,明明是拼命,你卻打我屁股,嗚嗚嗚……還我清白,還我清白……” 「我確實不知道奴隸堂是什麼地方。」蘇雯瀾說道:「我會幫你的。你現在先冷靜下來。我們商量一下怎麼救人。」

陳瑾打量著蘇雯瀾,見她神色認真,說道:「你真的願意幫我?」

「不然呢?我和你說了半天,難道在拖延時間?這深更半夜的,誰還能找我?我拖延時間有什麼用?」蘇雯瀾嗤笑。

「你這裡可是有不少人看守著的。我費了很大的功夫都潛進來。」陳瑾冷道。

「你這麼辛苦才潛進來,卻沒有傷我半分。可見你根本就沒有傷我的想法。對吧?」蘇雯瀾看著他。

「我這人恩怨分明。再說我不想傷女人。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要不是你男人太過份,我也不會打你的主意。」陳瑾冷著臉。「不過你那男人還真是怕死。在他的外面隱藏著幾十個高手。這得多怕死,才會安排這麼多高手保護自己?你怎麼會看上這樣的男人?中看不中用。」

蘇雯瀾沒有與他爭辨什麼。

「你白天隱藏在哪裡?」

陳瑾淡道:「我易容成一個小太監,在奇獸房裡做事情。」

「難怪……」難怪那些毒蛇會失控。這就解釋得通了。

不過很快,她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

「你在奇獸房裡做事情,想動點什麼手腳不是很容易嗎?」

「我在奇獸房做事情,不代表著我可以見到他們。奴隸堂是奴隸堂,那裡不是誰都能靠近的。」陳瑾說道。「總之,我一個人沒有辦法靠近那裡分毫。你還是想想怎麼幫我。」

「這樣吧!我直接去奴隸堂要人。」蘇雯瀾說道:「要不然我先把你從奇獸堂要過來。畢竟我這裡人少,缺個解悶的人。」

「你能不能帶腦子出門?」陳瑾一臉嫌棄的樣子。「如果你直接去奴隸堂要人,他們為了不讓你發現已經死了許多奴隸的事情,多半會給你編個什麼理由出來。比如說已經把他們放走了。這樣你怎麼可能見得到人?你把我叫過來,那人如此多疑,豈不是暴露我?」

「那你說怎麼辦?他們在那麼兇險的地方。如果不快點把他們調走,明天極有可能又要死人。」蘇雯瀾說道。

「只要蛇窟這種噁心的東西還存在,不是我們羅煞族的族人死,也是別的奴隸死。那些奴隸難道就不是人嗎?他們難道就想變成毒蛇的食物嗎?」陳瑾看著她。「你能不能稍微為他們考慮一下?」

「蛇窟……既然毒蛇可以暴走一次,就可以暴走兩次。這次要是再暴走,以他的性格,必然不會再留著這種東西的存在。」蘇雯瀾自言自語。「你有沒有辦法讓毒蛇暴走?最好讓養它的人知道它的厲害,讓他自食惡果。」

「我能讓毒蛇暴走一次,自然能讓它暴走兩次。」陳瑾痞痞地笑道:「讓它暴走並不難,只是想讓它徹底消失,就需要你配合了。」

「我知道了。」蘇雯瀾說道:「那明天再見。你先回去休息吧!」

「我可能走不掉。」陳瑾說道:「好不容易才把監視你的人甩開,然後潛進來。要是這個時候我再出去,絕對會讓他發現的。」

「然後呢?」蘇雯瀾蹙眉。

「今天晚上我就留在這裡了。」陳瑾看了看四周,走向不遠處的軟榻。「放心,我不會亂來的。這裡剛剛好,先將就一晚上。」

「你一個大男人睡在我的房間里,你覺得我能睡著嗎?」蘇雯瀾看著他的動作,滿臉不悅的樣子。

「要是我現在出去被發現了,然後被你未婚夫安排的人抓個正著,那我就說是你的姦夫。你覺得你會怎麼死?」陳瑾閉著眼睛威脅。

「我大可以說你是刺客。難道你覺得他會相信你?再說了,他認得你。這些日子一直派人在找你。你落到他的手裡豈能好過?」

「我知道他想找我是為了什麼。就像當初他們找到拓跋族的人一樣,他們是為了機關術來的。拓跋族的機關術是從我們羅煞族這裡偷的。拓跋族懂的,我也懂。他們想抓到我,無非就是想得到我手裡的東西。我豈會讓他們如意?」

「算了,不想理你。」蘇雯瀾見他軟硬不吃,只有作罷。

她不相信陳瑾敢做什麼。

只是,她也不敢睡得太沉。

只要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地,她馬上就能驚醒。

「你別動了。」陳瑾說道:「老子真要對你做什麼,你掙扎都沒用。」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我喊一聲你就完了。」蘇雯瀾回擊。

「我會讓你有喊一聲的力氣嗎?」陳瑾不屑。「得了。外面女人那麼多,我沒興趣動你這麼危險的。放心好了,安心睡覺。」

蘇雯瀾翻了個身,不再說話。

這次她很快就睡了過去。等她醒過來的時候,陳瑾早就不見了。

她猛地坐起來,一幅后怕的樣子。

「小姐,你怎麼了?」紫娟見她驚魂未定,問道:「是不是做噩夢了?」

蘇雯瀾拿起枕邊的手帕,放在衣袖裡:「是啊!做了一個可怕的夢。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小姐睡得太沉了。是不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啊?平時你可沒有這麼沉。」紫娟說道:「要不今天晚上奴婢點上熏香?聽說熏香能夠幫助睡眠。」

「不用了。我不愛房間里有太濃的香味。」蘇雯瀾說道:「要是有人下毒的話,我都聞不出來。」

紫娟聽她這樣說,嚇得跪下來:「小姐,奴婢沒有這個膽子。」小說娃小說網

「我沒有說你。」蘇雯瀾看她一眼。「準備給我梳妝。我要去見皇上。」

「是。」紫娟連忙爬起來給她梳妝。

「今天梳個好看點的。」蘇雯瀾見紫娟又要梳平時的髮髻,開口提醒她。

平時她不愛太複雜的樣式。紫娟想幫她梳別緻的髮髻她都嫌麻煩,所以都是梳個最簡單的髮髻。

今日她有重要的任務,還是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裝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