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想到什麼,趙秘書又繼續說道:「對了,這幾天,田設計師的家人天天都在,也天天都照顧田設計師、陪她說話,但,情緒還是不高。」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阮瑜伸手揉了揉眉心,內心嘆了一口氣。

趙秘書點點頭,轉身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阮瑜這才轉頭,跟宋懷瑾對視,「這怎麼辦啊?」

兩人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同樣的無奈和惋惜。

「沒辦法,抽時間,我們也多去看看田英吧。順便,打個電話問問尋御吧,他也許有辦法。」宋懷瑾同樣也為宋氏集團可能會失去這麼一個好的設計師惋惜。

趙尋御也是醫生,就算他不會治療精神類和心理方面的疾病,但說不準恰好有這方便的專家朋友對這行比較在行也說不定。雖然,現在給田英治療的,已經是國內頂尖的醫生了。

阮瑜應了一聲「好」,就準備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給趙尋御。

可號碼還沒撥出去,忽然又聽到那邊宋懷瑾喊了停。

「算了,你別打了。還是我打吧。」宋懷瑾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頗有些不自然,還帶著一些隱隱的咬牙切齒。

「啊?」阮瑜轉頭,卻從他的臉上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最終,只得歸結於他想跟兄弟說話了。所以才自己動手打這個電話。

儘管,宋懷瑾電話里的語氣,著實算不上好,讓她聽不出一點想念的意味。 不多時,趙秘書又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總裁,夫人,外面有人找夫人。」趙秘書的臉上有些許為難。

「誰啊?」阮瑜隨口問道。

內心微微有點疑惑。這是宋氏集團,自己雖然說是個總裁夫人,但其實不管事,一般來著的客戶或者合作夥伴應該都會直接找宋懷瑾,不會找自己才對。

而且看趙秘書臉上的為難,難道……是阮家的人,家裡出事了?

阮瑜心裡出現了幾分擔心。

宋懷瑾也看著趙秘書,等著她說出是誰。

「外面的人,沒有報名字,只說是……」趙秘書說到這,猶豫了起來,看了看阮瑜和宋懷瑾的表情,才又接著往下說,「只說是夫人的靈魂伴侶。」

靈魂伴侶,這個詞聽起來多麼曖昧啊。

「而且,那人,我們本來沒理他,但他賴在一樓大廳不肯走,公司里的好多人都被他弄得無心工作了。」趙秘書接著說道。

這下,阮瑜更疑惑了。

靈魂伴侶?她跟宋懷瑾結婚以前,就連戀愛都沒談過,前男友都沒有一個,哪裡來的什麼靈魂伴侶?

而且,無心工作?

「他還在一樓大廳大吵大鬧了嗎?」阮瑜問道。

「不是,是……」趙秘書低了低頭,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是他長得太帥了。」

這也是她為什麼忐忑的原因,要是對方不帥,或者是個七老八十的老頭,他們還能把對方當作碰瓷的或者老年痴獃處理。可現在一個外國大帥哥,找上門來,說是自己公司總裁夫人的靈魂伴侶,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有股綠油油的味道。

而且,對方要是大吵大鬧的話那還好,能夠直接讓保安將他丟出去。可他就在人人都能待的一樓大廳等待,安靜得不行,也沒有直接把他丟出去的理由

阮瑜皺眉,眼裡全是茫然和疑惑。

還是個大帥哥?可是她印象里,認識的能夠帥過宋懷瑾,能印象到集團員工工作的人還真不多。畢竟宋懷瑾這副皮囊已經夠好的了,員工們天天看著這副皮囊也該有點免疫力才對。

就在阮瑜準備問那人什麼長相的時候,突然就聽見了旁邊宋懷瑾帶著殺氣的聲音:

「讓他進來。」

趙秘書莫名哆嗦了一下。

等反應過來,感覺出去,小跑著去帶人了。

這種事,往大了說,那什麼都有可能,還真不是她能隨便知道或者是開玩笑的。

雖然她總覺得,總裁和總裁夫人給她的感覺怪怪的,總裁夫人好像明顯比總裁還要介意這件事。

阮瑜看了看被趙秘書關上的門,又看了看臉色不太好的宋懷瑾,趕緊開口撇清自己:「天地良心,我真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我也不知道這靈魂伴侶是怎麼回事。我發誓!」

宋懷瑾臉色不變,沒有說話,也沒說信不信阮瑜。

等趙秘書將陸卿帶進來的時候,阮瑜就驚呆了。

這……簡直是她在瑪麗蘇小說或者是電視電影偶像劇上才能看見的顏值好嗎!這也太帥了,而且,舉手投足間儘是紳士的優雅。

阮瑜的眼睛有些發直。

宋懷瑾的臉色更加黑了起來。

陸卿一進門,首先紳士地摘下自己的帽子,朝著阮瑜和宋懷瑾將帽子放在了胸前,微微彎腰作了一個F國的紳士禮儀。

「總裁好,總裁夫人好。」陸卿用不太標準的華國語問好的嗓音也依舊十分迷人,讓阮瑜的眼睛又更直了幾分。

跟宋懷瑾的高冷禁慾霸道總裁風格不一樣,陸卿整個人都是屬於優雅和煦型的。

問完好,陸卿又接著看向了宋懷瑾,問道:「請問,總裁夫人您就是阮瑜嗎,會刺繡的那位設計師阮瑜嗎?」眼神炙熱,彷彿是他的狂熱粉絲一樣。

宋懷瑾抿了抿唇,整個人瞬間散發出了一種「生人勿擾」的高冷。

陸卿卻毫不在意,將他的沉默直接當成是默認了,又更加走進了幾分,眼神更是狂熱,「夫人,您好,我是您的粉絲。我之前曾有幸看到過您的大作,在我心裡,您就是我的女神!」話語更是直接,大膽表白。

阮瑜:「……」這又是怎麼回事,她怎麼莫名其妙就多了一個狂熱的粉絲?而且這粉絲,狂熱得跟個腦殘粉一樣。

宋懷瑾更加不爽了。

為什麼,他不僅要之前看著自己的老婆去泡自己的白月光,現在還要看別的野男人試圖泡自己老婆?而且,看看阮瑜那女人這都是什麼花痴表情。

呵,女人。

在他心裡,已經將說出這番表白的陸卿當成了一個想要勾搭自己老婆的男小三。

冷哼了一聲,宋懷瑾的語氣毫不客氣,「你之前不是還說,我是你的靈魂伴侶,現在一進來,又成女神了?」

也不知道那麼輕浮,連面都沒見過,就把阮瑜當成靈魂伴侶的男人,阮瑜那女人有什麼好犯花痴的?一看就是個不靠譜的渣男,這種話也不知道對多少人說過。

宋懷瑾心裡瘋狂泛酸,看向陸卿的眼光也早就帶上了有色眼鏡。

陸卿也很誠實,聽到他的問話,回答道:「我心裡是把您當作我的靈魂伴侶的,不過,我知道,您已經結婚了,不可能也把我當作靈魂伴侶。所以,我願意把您當作女神,或者,您缺徒弟的話,您收我為徒也行,我可以跟您學刺繡、學設計。」

從始至終,炙熱的眼神就沒離開過宋懷瑾。

宋懷瑾氣急之下,反而笑了出來。還知道結婚了,所以當女神,還想當徒弟?

看了看陸卿,乾脆直接撥通了趙秘書的電話,吩咐道:「小趙,進來,把這個人給我丟出去,從今以後不許他再進宋氏的大門,就連一樓大廳也不許踏足。」

趙秘書早在帶著陸卿進來以後,為了以防萬一,怕總裁一個搞不好還真和這外國大帥哥打起來,早早就帶了兩個保安守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等著,仔細聽著裡面的動靜。現在一接到電話,更是立馬麻溜地就將門打了開來,帶著保安就進來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電話是總裁夫人打的,而不是總裁打的。

「來,把他架出去。」趙秘書指揮著保安。

「啊?」陸卿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兩個保安一人駕著一個胳膊準備拉出去了。

不過他長得高,這個樣子非但不狼狽,反而更加凸顯了他模特一般的身高身材。 眼見著保安拉著自己往門口走,陸卿也反應過來了自己這是要被趕出去了,感覺又開了口:「夫人,夫人您聽我說,我千里迢迢不遠萬里來到華國的Z市,全都是因為您啊!我是您的粉絲,您的追求者!」

呵。華國語言說得不怎麼標準,華國成語用得倒是一套一套的,一看就是為了撩妹下了不下功夫。

宋懷瑾心裡又開始吃起了檸檬,嘴裡更是一言不發,冷著臉揮了揮手示意兩個保安趕緊把人給拖下去。

陸卿體格健壯,從小學習劍術和拳擊,但畢竟教養良好,也知道自己今天貿然前來是自己不對,不可能真在別人的公司和人動手。於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中的女神離自己原來越來越遠,最後被一到「嘭」的關門聲隔絕了開來。

陸卿今天的到來,在宋氏集團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當然,每天來找宋懷瑾的人那麼多,偶爾來找阮瑜的人也不是沒有,但今天這麼帥的、說什麼「靈魂伴侶」這麼曖昧的,這還是頭一個。

所以當他被兩個保安從辦公司里拉出來的時候,所以人看似不說話在專心工作,但眼睛幾乎全是在關注這著一幕。

同時心裡猜測紛紛。

等趙秘書帶著兩個保安架著人走進了電梯,再也看不見,總裁辦公室的門也沒有絲毫動靜的時候,大家才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

「哎,你們說,這人是誰啊,和咱們總裁夫人,什麼關係啊?」

「剛剛,保安進去的時候,我還聽到他說什麼是夫人的粉絲追求者之類的,應該就是追求者吧?」

「天吶,這都還能追到集團里來的,我真想看看總裁的臉色是什麼樣的。」

最近,阮瑜和宋懷瑾為了讓楚雲珊死心,再加上也是為了維護良好的夫妻相處形象,所以表現得越發親密和有默契。這一下,讓不少人都以為,是總裁受不了別人對夫人表白,才讓保安進去直接把人丟出來的。

「我也想看,可是我不敢。但我能想象出來,一定很可怕。」

「可不是。不過你們說啊,這總裁夫人也真是好命,老公是總裁,又帥、又有錢就算了,現在來一個追求者都也那麼帥。」

「沒辦法,命好唄。而且那個追求者啊,我看也挺有錢的,你是沒看到他的手錶,我在網上看到過報道,那可是名家私人定製,價格啊,最起碼這個數。百萬。」說話的那個員工伸出手比了一個數字,立馬讓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驚呼不已。

「我的天啊,你們說,夫人這到底是什麼運氣啊?」

「反正啊,這樣的運氣,我是沒有。羨慕也羨慕不來。我啊,還是好好工作爭取漲工資吧。」

「……」

議論聲不絕於耳,紛紛傳進了楚雲珊的耳朵里。

作為一直坐在辦公室自己位置上的人,楚雲珊當然也是將陸卿進來然後又被保安駕著趕出去的過程全部看了個清清楚楚。

周圍員工的議論里,她當然心知肚明陸卿到底多有錢、多有權、多有地位。

早已經認不清心裡究竟有多疼、多嫉妒、多不甘了,楚雲珊的眼裡儘是受傷和難堪。

剛剛陸卿一進來的時候,她就想上前去跟陸卿打招呼了,可才站起來,急匆匆、眼裡只有阮瑜的陸卿就直接把自己略過了朝著總裁辦公室走去。她只好佯裝自己站起來是整理被自己坐出褶皺的裙子的。

陸卿出來時,她也想上前,讓陸卿看到自己。可陸卿的眼中,依舊只有阮瑜,從頭到尾,都壓根沒看到自己。

坐在位置上發了會呆,楚雲珊直接站了起來,朝著總裁辦公室走了過去。

楚雲珊的舉動,讓議論中的眾人紛紛又停下了議論,眼神像是見鬼了一樣看著楚雲珊的背影。

最近,總裁對楚雲珊冷淡了下來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畢竟前後差距是真的很大。以前的時候,總裁總會時不時地來問問楚雲珊什麼適不適應啊、吃不吃力之類的話。可最近幾天,總裁幾乎就沒過來問過她了,而且,臉上的表情也由以前的溫柔轉變成了和對其他員工一樣的表情。

大家都能看得出來,楚雲珊這是「失寵」了。

等到楚雲珊得到允許,進了總裁辦公室,把門關上后,才有有人開始了新一輪關於楚雲珊的八卦議論。

「你們說,楚雲珊是不是瘋了?這個時候去找總裁,不怕總裁氣頭上將她也轟出來啊?」

「誰知道呢,也許仗著自己有點那麼個『舊情』吧。」

「哎哎哎,這你們就不懂了吧。她啊,估計是看到今天有夫人的追求者出現了,覺得夫人要『失寵』了,以為自己的機會又來了,才去的吧。」

「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點道理啊。」

「那這裡面的關係也太亂了吧,最起碼四角,跟狗血家庭倫理劇一樣。」

「豪門裡的這些關係很恩怨,真是跟我們這種普通家庭不一樣啊。」

「……」

而外面的議論紛紛,總裁辦公室裡面的阮瑜、宋懷瑾以及楚雲珊三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看了看楚雲珊,宋懷瑾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沒挪動。

以前他還喜歡楚雲珊,願意寵著她,所以才主動進去。可現在這樣的楚雲珊……不配他主動迴避。

阮瑜也沒說什麼,只是看了看楚雲珊,「雲珊,有什麼事,說吧。」

語氣冷淡,也沒主動提起讓宋懷瑾跟以前一樣躲進休息室的事。

楚雲珊眼裡閃過受傷。

表面上,還是笑了笑,「懷瑾哥,那天醫院裡,你跟我說的話,我已經想通了。你說你愛上了阮瑜姐,我祝你們幸福……我知道,感情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那天是怪我想不開,才會說出那樣的話。」那笑,怎麼看怎麼惹人心疼。

說完,楚雲珊抬頭看著阮瑜,眼帶希翼:「以後,我還能叫你懷瑾哥嗎,嫂子會介意嗎?」頓了頓,補充解釋道,「主要,叫了那麼多年,我一下子不那麼叫了,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阮瑜:「……」還是一如既往的白蓮風格啊。她剛還以為楚雲珊真想通了呢。

「嗯,放心吧,我還是把你當作妹妹。」不過楚雲珊都這麼說了,阮瑜的語氣也放柔和了一些。 楚雲珊離開后。

阮瑜望著門連著「嘖嘖」感嘆了好幾聲。

「哎,你真捨得啊,喜歡了那麼多年的人,說放下就放下,真的沒有一點點心疼?」阮瑜轉過視線,看著神色冷靜沒有波瀾的宋懷瑾,心中更是複雜感嘆。

要不怎麼都說男人比較冷情呢。

宋懷瑾也看著門,若有所思。

嘴裡,第一次在阮瑜面前談起了自己對楚雲珊的真實感情:「也許,我本來就沒有多喜歡她吧,或許從小到大,只是習慣性地去對她好,給她她想要的東西。」

「在知道她也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個人的時候,我失望、痛心她怎麼會這樣做,怎麼會是那樣一個人,但……並沒有那麼痛徹心扉的情感。甚至於,這種感覺,還沒有我發現懷月可能也不是我想象中那麼乖巧善良來得強烈,讓我難受。」

宋懷瑾的聲音里,帶著悵然。

也許因為最近跟阮瑜越發熟悉,心裡逐漸把阮瑜當成了朋友,又或者是反正自己跟父親的矛盾都說出口了,自己喝醉酒最狼狽的樣子也被阮瑜見到過了。宋懷瑾在對阮瑜說起這些的時候,並沒有太多彆扭或者有多說不出口,相反,反而有些自然而然。

阮瑜聽完,沉默著點了點頭。

好一會兒,才開口:「沒事,你要是不是真正地那麼喜歡、那麼愛,正好心裡沒那麼難受也挺好的。反正,好女孩那麼多,你總會遇到真愛的。」算是安慰。

宋懷瑾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他的氣還沒消呢,關於之前那個外國男人的。

不過,想到剛才男人的話語,他也大概聽懂了,那個男人跟阮瑜並不認識。只是那個男人,單方面地看到了阮瑜的刺繡和作品,把阮瑜當成了女神而已。

自己確實沒有什麼責怪阮瑜的理由。

但還是心裡不舒坦,「以後你刺繡完的作品保存好,別弄丟或送別的亂七八糟的人了。」語氣帶著絲絲強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