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是說,前面有人在挖泥巴?」

王焱沒明白大閘蟹到底在說什麼,索性決定去看了一看。

此時的王焱一身常人打扮,實力到了他這種地步,早已深厚沉穩,返璞歸真,收斂起來后,外人根本無法察覺。

距離不遠,大約七八公里,王焱幾個神不知鬼不覺的縱越,飛速到達了目的地。

來到這裡后,發現這裡的永凍層,竟然出現了融解的現象。

地表原本硬邦邦的黑泥與苔原,現在就跟果凍似得,一腳踩上去起伏不定,踩破了還會發出「噗,呲」的聲音。

這種情況,王焱十分清楚。

這是因為地球溫室效應導致的不良結果,逐漸變暖的氣候,讓一些西伯利亞,甚至北極圈周圍的永凍層,發生融化。

半融化的苔原草地,變的跟果凍似得,裡面冒出來的氣體,就是被冰封在永凍層底下方的甲烷沼氣。這種外泄的甲烷氣體,會導致溫室效應進一步加深,也就造成了環境的惡性循環。

就在這片半融化的苔原上,十幾個男子,正拿著工具奮力挖掘著什麼,周圍有不少被他們挖出來的大坑。

這些人看到王焱走來后,全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眼神充滿了敵意。

「諸位在忙什麼呢?」

王焱不以為然的掃了一眼在場眾人,自來熟的打了聲招呼。

他發現這些青中年男子,竟然全都是低級超能者,為首那位是個凶神惡煞的中年大鬍子,實力還不錯,有B+級。

「小子,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這大鬍子站在大坑邊緣,目光重重的颳了王焱一眼。

發現這位好像來自南方華夏的青年,看起來普普通通,反而是他身邊那只有些獃頭獃腦的河蟹,讓大鬍子整驚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河蟹,竟然還是一隻高級靈獸!

大鬍子當下堅定推測,眼前這小子絕對是一個富二代,而且還是那種沒見過世面,整天胡作非為的超能者富二代!

他如此堅定的原因,正是因為那隻河蟹靈獸。

他就沒見過一隻通常發現就被吃掉的河蟹,竟然能進化到這種高級別,這要不是有錢土豪的特殊癖好,誰會花巨大的資源和財富,培養一隻大閘蟹?

「果然那些有錢的土豪心思,他們外人不懂。」一想到這裡,大鬍子內心就陣陣肉疼。

當然,他如果知道王焱不僅給大閘蟹砸了不少資源,還喂它吃了一枚價值連城的進化水晶,估計心頭都會滴血了吧?

「我?我也是一個超能者,最近出來歷練歷練,打打獵什麼的。」王焱胡扯了個理由,隨手給大鬍子丟了包好煙,「大家在外面遇見都是緣分,各位交個朋友。」

王焱雖然戒煙了,但是為了交際,隨身還是帶著一些。

大鬍子接到煙,眼睛頓時一亮,臉色跟著變的緩和了一些,「好說,好說。」

同時心想這小子果然是個土豪,這種煙都有!

王焱隨意笑了笑,目光瞄到大鬍子腳邊一個巨大的黑布袋子上。趁對方不背,看似隨意的伸手,「呲啦」一聲,拉開了拉鏈,布袋裡露出一截還帶著泥土的巨大象牙。

「咦,象牙?各位這是在盜獵吧?」王焱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

這話一出,大鬍子臉色微微一變。

…… 周念念無聲嘆息,她還沒有做媽媽,無法深切體會這種母親對於孩子的牽腸掛肚。

她雖然覺得關韻為人親切,但卻無法在短時間內生出和關韻對等的感情來。

這大抵就是子女對父母的愛與父母對子女的愛之間的區別吧。

她有心想說以後出去,關韻就別等她的話,又怕說出來傷了關韻的心,想想只得作罷。

第二天起來,她提出要去看看岳小夢的孩子。

關韻十分有興緻,「我救了人,卻再也沒見過,我和你一起去見見吧。」

周念念見她興緻勃勃的樣子,不好阻攔,便笑著道:「好啊。」

關韻高興的連聲吩咐宅子里的傭人去安排車,又在屋裡轉了轉,吩咐家裡的廚師準備點小孩子愛吃的點心。

周念念看著她忙碌的樣子,心裡有些五味陳雜。

關韻平日里都是一個人宅在家裡,很少出門,看她和岳總探長之間相處的情形,她平日里應該過的並不開心。

岳東忙著幫里的事,大概也很少來陪她。

如果自己在這裡能讓她開開心心的,倒也是一件好事。

兩個人坐車到了岳小夢昨天給她的地址,岳小夢開了門,看到和周念念長相相似的關韻,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您就是關姨吧?當年多謝您的救命之恩,是我糊塗,這麼久也沒有上門拜謝過。」

她一邊說著,一邊領著兩個人往屋裡走。

關韻笑呵呵的道:「是我不讓阿東提的,沒事,咱們以後常來常往就好了。」

一想到岳小夢是周念念的好朋友,同學,關韻心裡甚至有些隱隱的後悔,她若是當年就在病房裡等著岳小夢醒來,岳小夢看到她的面容,定然會想起周念念。

那樣她就能早點得到周念念的消息了。

岳小夢笑著應下,拉著周念念,「念念,讓你見個人,你看看這是誰?」

她拉開門,門后跳出一個人來,笑嘻嘻的同周念念打招呼:「念念姐,哈哈,沒想到是我吧?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看到猛然跳出來的人,周念念愣了下,才認出是王小彩來。

「小彩,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這可真的是個驚喜了。

那天晚上,她沒來得及逃出去,只逃出去了王小彩一個人。

事後她還曾擔憂王小彩被人追到,但隨後她就被剛叔帶走了,再沒有了王小彩的任何消息。

王小彩笑眯眯的指著岳小夢,「我運氣好,那天晚上黑燈瞎火的亂跑,最後竟然跑到了夢姐家門口。」

「夢姐收留了我,才讓我躲過一劫!」

周念念十分驚訝,沒想到竟然是岳小夢救了王小彩。

「我那天之所以去福勝要人,就是因為小彩擔心你沒跑出來會被欺負,跪著求我去救你,我那時候並不能確定她說的人是你。」岳小夢道。

周念念這才知道原來岳小夢去福勝要人,不是因為岳東,而是因為王小彩。

她覺得自己沒有救錯人。

王小彩給關韻和周念念倒了茶水,「我現在跟在夢姐的身邊做事,長了可多見識呢。」

她有事情做,自力更生,周念念真心為她高興,想起那個時候向福勝屈服的高麗和楊欣,不由暗暗嘆了口氣。

不同的人,在面臨同樣的困境時,做出的選擇自然也不一樣,有人選擇了屈服,有人選擇了抗爭。

王小彩也想到了兩個人,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高麗和楊欣怎麼樣了?我們三個從小也算玩到大的,沒想到她們竟然出賣我們,害得念念姐你多受了許多罪。」

那天晚上若不是高麗和楊欣告密,周念念就能和王小彩一起逃走了。

提到這件事,王小彩還有些生氣,但畢竟三個人一起長大的,生完氣還是想知道她們如今的情形。

周念念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神情有些淡淡的,「義群雖然吞併了福勝,可舞廳還是正常營業,她們應該還可以吧,楊欣還把我的手錶拿出來賣了。」

她將楊欣賣手錶遇到陸擎風的事情簡單提了下。

王小彩氣得臉都紅了,「她怎麼能這樣呢?唉,算了,以後想來應該也見不上了。」

保姆將睡醒的貝貝抱了出來,周念念也就順勢轉移了話題。

剛滿一歲的貝貝白皙粉嫩,乖巧可愛,一雙葡萄似的眼睛看著人,都能把人的眼睛看化了。

她剛剛會叫人,叫的還不太清楚,岳小夢讓她喊姨姨時,她能簡單的發出姨姨的音,但讓她叫關韻奶奶,她就發不出來了,鼓著小臉蛋,啊啊的叫著,倒把關韻稀罕的不行。

「不知道念念肚子里是男孩還是女孩?」關韻抱著貝貝,忍不住念叨。

岳小夢看了看周念念的肚子,「看這形狀,應該是個男孩子,你還沒檢查過吧?念念。」

周念念苦笑,「剛知道懷孕我就被綁架了,哪裡有時間去醫院。」

關韻聽了,一臉的心疼,「明天我就帶你去醫院檢查。」

她說安排就安排,第二天就特地找了港城有名的婦產科專家給周念念做的檢查,因為岳總探長的關係,她找個專家還是很容易的。

周念念肚子里的孩子已經滿了五個月了。

專家給周念念做了B超檢查,並測了胎心,當陸擎風和周念念聽到那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兩個人激動的差點沒哭出來。

「放心吧,孩子很好,健康著呢。」專家笑著對周念念說。

周念念之前心一直懸著,就怕她之前的顛簸流浪讓孩子受損,現在聽到孩子健康,總算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

陸擎風第一次感覺到生命的奇妙與偉大,聽到孩子的心跳聲,他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跟著跳出來了。

周念念起身,陸擎風連忙將她從檢查床上扶起來,看著周念念傻笑。

周念念第一次見陸擎風這般模樣,也忍不住樂了起來。

兩個新手爸媽,甚至都沒想起來問一句孩子的性別。

關韻卻按耐不住的向專家打聽。

專家笑了笑,「多準備些藍色,黃色的衣服,小子長的快,很快衣服就變小了。」

是個男孩!關韻眼睛一亮,頓時笑眯了眼。

只是她尚未將高興的神情完全擺出來,檢查室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岳總探長滿頭大汗的沖了進來,「阿韻,你沒事吧?」 ……

「呃,小夥子,話可不能這麼說。」

大鬍子皺了皺眉頭,轉而換成一副哄騙的嘴臉,笑著說道,「盜獵那是犯罪的稱呼,我們這叫淘金。」

他並不在意眼前這個小夥子,發現他們在幹什麼,自認為對方完全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更何況這種初出茅廬的愣頭青,能懂什麼?狠狠宰上一筆,才是真的。

「淘金?」王焱也繼續裝作疑惑,好奇的詢問道,「你這分明是象牙,而且還不是普通象牙,怎麼能叫淘金呢?」

「當然能叫淘金,這些骨頭和象牙,是幾萬年前冰封的猛獁化石,就拿這一根象牙來說,我們通常叫它牙金,光價值就有十多萬美元,如果是成對牙金和完整的骸骨,那就是天價!」

大鬍子呵呵笑了笑,「至於交給國家?別開玩笑,國家能給我幾個錢?只可惜你們華夏國把FBG給端了,不然那個組織用這些古生物基因開發強化藥劑,給的價格更高。」

「原來各位還和FBG有過往來,厲害了!」

王焱故意做出一番驚嘆的表情,FBG這個世界毒瘤,喪盡天良的事情不知道做了有多少,當初由華夏國主導,全球聯合剿滅FBG的行動,正有他和夥伴的一份功勞。

只不過令他沒有想到的是,FBG已經覆滅,它的影響力竟然至今存在。

這也難怪,當初地球黑市的貨源,大部分都來自這個無惡不作的組織,這個組織沒了,但那個黑暗腐朽的地下世界依舊存在。

「哪裡哪裡,小夥子別看我們這幫人規模不大,但是在傭兵界,可是有真本事的。」那個大鬍子揚起嘴角,他被王焱吹捧的有些得意。

在他眼裡,王焱看起來不過是個愣頭青,而且錢多人傻,非常好坑。

至於他口中的傭兵界,在王焱眼裡不過是一些拿錢辦事的亡命之徒。盜獵探墓,非法交易,只要給錢,這些亡命之徒都會去干。

世界上很多國家,對於傭兵行業的管理,只要對方沒有涉及法律問題,官方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認過去了。就連華夏國國非局,都不可能讓所有超能者都加入國非局,在外面也有很多閑散超能者,甚至是小型的超能者組織。

但若是形成超能者組織,就必須向國非局備案,並接受國非局的監督和領導。國非局,那是屬於他們的上級領導,必須做到一定程度的控制。

畢竟表面上遵紀守法的傭兵,背地裡誰知道他們會幹什麼事?

比如說眼前這一幫人。

「現在沒了FBG,諸位又是跟那些組織交易的?」王焱故作驚嘆,滿臉好奇的問道,「特別是那個黑市,感覺很酷啊,我一直想去看看,可怎麼都找不到途徑。」

「怎麼?小夥子想去見見黑市?」大鬍子眼睛微微眯起,故作神秘的說道,「我們這批貨的買家,不能告訴你,不過黑市也不是進不去,只是外面人要想進入這個地下世界,可沒那麼容易。」

「我知道這位大哥一定有辦法。」王焱故作上鉤的模樣,說道,「你看,能不能行個方便,帶我去長長見識?我聽說裡面還能買賣女~奴呢……嘿嘿,當然了,酬勞我一定少不了各位。」

「當然沒問題,想要進入黑市,首先需要一個黑市成員的引薦,這件事有我就行了。不過這報酬……」

大鬍子咧嘴笑了笑,目光在王焱身上打量了幾下,似乎在考慮找這個愣頭青,敲詐點什麼好。

「胡列夫老大!」

「找到了!我們找到了!」

突然遠處跑來兩個青年,一路神情激動,「我們不僅發現了它的巢,而且巢中還有一窩小的!」

「哈哈,發了,這回我們發大了!」

大鬍子胡列夫興奮的兩眼都在放光,隨即把找王焱要報酬的事丟到了一邊,神秘兮兮的說,「小兄弟,要不要跟我去見識見識,地球上最為珍稀的瀕危物種?」

「噢?地球上最為珍稀的瀕危物種?這我得見見。」

……

就在王焱裝作普通富家子弟,混在一群偷獵傭兵中,向目的地前進之時,其他地方的狩獵試煉,也在熱火如荼的進行著。

南蓮決定朝冰雪元素更濃郁的北方前進,不知不覺間,來到了一望無際的北冰洋的邊緣。

她站在一塊浮冰上,放眼向四周望去,平靜而又深邃的海水,透著刺骨的寒意。

地球南北極點,她都有修行過,因此這樣的環境,再熟悉不過。

眼下前方已經沒有了路,南蓮試著集中精神力,向四周探查過去,往往看似平靜的環境下,通常隱藏著出人意料的東西。

果然,沒有多久,一聲嘹亮宏遠的長鳴,從冰冷的海水中,傳遞到了空氣里。

「嗡!嗡!」

長鳴高頻率的震鳴,震的空氣與海水,都在嗡嗡抖動,彷彿這一方海域,都籠罩在一股子遠古洪荒的原始氣息中。

南蓮黑髮如瀑,站在浮冰上紋絲不動,整個人彷彿與腳下的浮冰,以及這一方天空與海水,融為了一體。

唯有微風輕輕拂動著她的髮絲,細碎的冰雪,繚繞在她的身旁,加上一身凌然出塵的氣質,讓她看起來就好似一位來自冰雪世界的女神,唯美而又動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