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不許亂猜!」方雪晴臉紅起來,眼角不經意地瞄了林凡一眼,卻發現這壞蛋竟然眼觀鼻鼻觀心地坐在那裡,好象沒有聽到自己兩人的話一般。

孫妍也看了林凡一眼,然後嘆息道:「可惜,你是落花有意,人家卻流水無情啊!」

「我說,你們別在這裡酸了好不好?點酒吧,不然我就自己定了!」李東好笑地看著她們,說道。

「酒喝少點,我感覺有點不對頭。」林凡突然說道。

「怎麼回事?」李東驚訝地說,她現在對林凡是非常信服的,他說不對頭,就肯定是發現了問題。

「我也說不上,反正是有問題。」林凡搖了搖頭,說道。

「切,你該不會說是男人的第六感吧?」孫妍插話進來說。

「我沒有開玩笑。」林凡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說道。

「聽林凡的,他不會弄錯的!」趙子媚也開口了,嚴肅地說。

「好吧!本來還想好好地放縱一下,沒想到又不行了!」孫妍鬱悶地說。

「想喝,一會回家再喝!到了家裡,應該就沒有人敢出手了,雪晴家裡派來的人,可不是吃素的!」林凡微笑道。

「你知道?」方雪晴吃驚地瞪大了眼睛,說道。

「猜的!」林凡半真半假地說。

「騙人,林大哥你肯定早就發現了,對不對?」方雪晴不依地說。

「算是吧,其實一開始我也是猜的,畢竟象你這種身份的女孩子,不可能沒有人保護的,你的家人不可能會放心讓你一個人在外面,所以,肯定會有保鏢跟著。」林凡微笑道。

「嘻嘻,其實我嫌他們煩,根本就不允許他們踏進家裡一步。」方雪晴笑嘻嘻地說。

「好了,既然林凡說有問題,那我們就不喝酒了,省得一會無法應付突發事件。」趙子媚沉穩地說。

「我去一下洗手間!」林凡突然站了起來,說了一聲,就匆匆走了。

趙子媚奇怪地看著他的背影,然後小聲對李東說:「東東,你注意一下,也許真會有什麼問題。」

李東點了點頭,她現在對林凡是百般信賴,於是便悄悄地開始注意周圍的情況,雖然這裡是高檔餐廳,但也難保他們的安全就沒有問題。

林凡之所以走得這麼急,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可疑的人出現,雖然對方掩飾得很好,但他的眼力驚人,遠遠就看到了對方。

餐廳的衛生間是在外面的,林凡飛快地走了出去,正好看到自己懷疑的對象走進了衛生間,他打量了一下環境,然後便低著頭走了進去。

衛生間里沒有看到人,不過正好看到有一間大便格子關上了門,林凡不動聲色地走到旁邊一間,也走了進去。 等林凡從衛生間回來,李東小聲問道:「怎麼樣,有沒有發現?」

林凡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說什麼啊,我不就是上個廁所而已,能有什麼發現?吃飯吧,別疑神疑鬼了!」

「裝,你就裝吧!」李東氣得差點就拿起筷子捅他,誰都看出他是去追查線索了,他還敢這麼裝!

「我沒裝什麼啊,真的只是去上廁所!」林凡攤開了手,一副無辜的樣子,說道。

看到他這樣子,眾女都有點疑惑起來,難道自己真是想錯了,他真的只是去上個廁所而已?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軍統黑少,我娶了! 「菜來了,大家吃飯吧,一會冷了可不好吃。」方雪晴打斷了眾人的思緒,嬌聲說道。

林凡當先拿起筷子,一點也不客氣地夾起了一塊據說是空運過來的深海魚肉,光這一小塊,價值就是上百塊!

看到他開動了,眾女也拋開剛才的想法,一個個吃了起來。

林凡真的沒有發現么?當然不是。

只不過,他並不想讓大家擔心,以至於吃飯都不開心,所以就瞞下了事實。

當然,也並不是太大的事,只不過是某些人對方雪晴有想法罷了,但由於並不是什麼危險的事,也就沒必要太過擔心。

只是,他不讓眾人擔心,他自己則是一直放在心上,想到那些人想接近方雪晴的目的,他就是一陣的惱火。

方家的財產,是那些人最主要的目標,但林凡並沒有聽到背後推手是誰,所以他暫時不想驚動對方,

對於可愛的方雪晴,雖然他對她並沒有什麼想法,但她對自己那麼好,現在有人想傷害她,那是林凡絕對不能容忍的!

正吃著,便看到一個人拿著一大束鮮花過來,恭敬地遞給方雪晴,說道:「小姐,有人委託我將這束花送給你,請簽收!」

方雪晴的臉漲紅了起來,並沒有伸手去接,說道:「我想你弄錯了,花並不是送給我的吧?」

「不會錯的,他說讓我送給你們這裡最可愛的女孩,應該就是你了!」那個送花工說道。

好吧,這下子肯定不會錯了,四女當中,也只有方雪晴能稱為可愛了,至於另外三個,一個花痴一個嬌媚一個男人婆,跟可愛是沾不上邊的。

不過,孫妍是不會承認的,她氣鼓鼓地說:「你有沒有搞錯,最可愛的難道不是我么?」

「你也可愛,不過,還是她要可愛一點!」送花工有點尷尬地說。

「你的眼神真不好!」孫妍翻了一下白眼,不悅地說。

「不管是不是送給我的,我都不會收的!」方雪晴臉紅紅地說。

「小姐,你就可憐一下我吧,我只是一個送花工,如果你不簽收的話,我無法交差,那就會讓扣工資的!」送花工臉色白了起來,說道。

方雪晴咬著嘴唇,有點無助地看了一眼林凡,林凡嘆息道:「收下吧,他說得對,他只是一個工人,沒必要為難他。」

「對對對,這位先生說得對,請小姐收下吧!」送花工感激地看著他,說道。

方雪晴想了一下,將花接了過來,然後接過筆,在上面簽收,送花工見狀,高興地拿過簽收紙,連說幾聲謝謝,便轉身走了出去。

李東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悄悄跟在後面,過了一會,她才臉色古怪地走了回來。

「猜猜是誰送的?」她看著眾人,神秘地說道。

「還用猜,用腳趾頭都想出來!」林凡懶懶地說。

「你牛,那你說是誰?」李東不滿地說。

「當然是男人了!」林凡壞笑道。

「噗!」眾女都忍不住笑出來,特別是孫妍,更加誇張地趁機趴在他身上笑個不停。

「誰不知道是男人啊,我說你能不能說點正經話?」李東嗔道。

「華僑!」林凡沒有再開玩笑,說道。

「你們呢?」李東問道。

「一樣,估計也就是那個華念祖了!」趙子媚說道。

「同感!」孫妍被林凡推開,有點不樂意地起來,說道。

「你們能不有別這麼聰明?」李東悶悶不樂地說。

「也就是你這種女人,胸大無腦!」趙子媚小聲嬌笑道。

「媚姐,不許你這麼說,你比我還大!」李東有點狼狽地瞄了林凡一眼,說道。

「東東,到底是不是那個人?」方雪晴有點尷尬地說,當著一個男人的臉,這兩個女人也真夠大膽,竟然說起這種話題來,讓她不得不出面化解一下。

「不是!」出乎意料的,李東一口否認了。

「不可能吧,還有誰?」眾人異口同聲地問。

「你們怎麼也不會猜得到的,嘿嘿!」李東得意地說。

「到底是誰啊?東東,如果你不想一會回去被酷刑拷打的吧,就儘管裝下去!」孫妍出言威脅說。

李東滯了一下,也許是想到後果,她不得不說了出來:「你們永遠也不會想到,送花的那個人,是女人!」

女人?

眾人瞬間木化,居然會是這個結果!

方雪晴更是哭笑不得,自己居然讓一個女人送花了?那個女人,不會是心理不太正常,甚至是取向不怎麼正常的吧?

想到這裡,她全身一抖,想到對方可能是拉拉愛好者,她就感覺到一陣的噁心。

雖然她並不歧視拉拉,但讓她自己也做一個拉拉,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過了一會,孫妍第一個笑了出來,如果不是考慮到這是公眾場合,她估計會放聲大笑的。

就算是林凡,也有一種大笑的衝動,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會是一個女人給方雪晴花。

照理說,自己剛才聽到的話里,不應該是一個女人策劃的啊?那些人可是想謀取方家的財產的,正常的步驟,難道不是出現一個超級美男子,去泡了方雪晴么?

或許,這個女人並不是屬於那些陣營里的人,而只是一個巧合吧?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還是讓他提高了警惕,對方不按常理出牌,反而還擾亂了自己的思路,那些人看上去並不是很容易對付的。

發生了這件事,方雪晴都吃不下飯了,眾人也匆匆結束了飯局,當李東去買單的時候,又吃驚地得知,居然有人已經幫買了單!

這下子,眾人更是有點面面相覷,這到底是什麼人,難道又是那個女人?

問服務員,這才知道,竟然是那個自稱華僑的華念祖!

眾人作聲不得,今天這情況簡直就是太詭異了,有人送花,有人幫買單,一會不會還有人請去玩吧?

「走吧,別想太多了,既然有好心人,東東也就省下一筆錢了,下次再請我們來吃也好!」林凡笑眯眯地說。

「對,這次東東一分錢也沒有出,算不得她請,下次一定要補回!」孫妍馬上就同意了。

「走吧走吧,回家去吧!」方雪晴一點心情也沒有,不過也是,誰能在知道自己讓一個同性喜歡后還能有好心情?當然,取向不正常的例外。

所以,在走的時候,那束漂亮的鮮花也就丟棄在桌子上,根本就沒有帶走。

走到門口,方雪晴突然臉色一變,整個人都軟了下來,朝地上倒去。

林凡就走在她身邊,見狀頓時吃了一驚,連忙一把將她扶住,問道:「雪晴,你怎麼啦?」

「我……我好暈!」方雪晴勉強說了一句,就暈了過去。

林凡臉色大變,連忙抱起她,折回餐廳里,方雪晴會出現這種情況,肯定跟那束花有關係!

所以,他必須拿到那束花,看看到底是有什麼不對頭的地方。

服務員正在收拾桌子,那束花還擺在椅子上,林凡抱著方雪晴,幾步就趕了過去,然後拿起花,在服務員不解的眼神中,匆匆往外走。

「林凡,雪晴怎麼啦?」趙子媚緊張地說。

「應該是中毒了!」林凡匆匆答道,然後抱著人往電梯里走。

他封住了方雪晴的穴道,這術就可以保證在自己出手治療之前,她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不是他不想現在就治,但要命的是,出來的時候,他身上並沒有帶銀針,所以,必須馬上到街上購買一盒銀針,這才能夠進行施救。

「中毒?難道是這束花?」趙子媚冰雪聰明,馬上就想到了原因。

「應該是,你們別碰它!」林凡正色說道。

「那你還拿它幹什麼?」趙子媚一驚,說道。

「我要拿回去研究一下,不然說不定找不到救治之法!」林凡苦笑道,他也不是萬能的,如果這毒太罕見,那麼光憑想像是找不到方法的,所以只有冒險拿回去研究了。

方雪晴的臉越來越黑,林凡的心也越來越沉,還好了樓下,他幾乎是沖著出去,來時他就看到在樓下有一間大藥房,如果運氣好,那裡應該有銀針賣。

看到林凡抱著一個人進來,大藥房的員工都嚇了一跳,但不等她們開口,林凡就急匆匆地問:「有沒有銀針賣?」

「有!」 山村小神醫 吃驚之後,一個女員工也平靜下,說道。

「給我來一盒,順便幫我消好毒,我要馬上救人!對了,借你們的病床用一下,很急!」林凡滿頭大汗,說道。

「你是醫生?」女員工不確定地問。

「我是安康醫院的醫生!快一點,救人如救火,遲則來不及了!」林凡說道。

看到他這樣說,女員工不敢怠慢,然後讓人帶著他進入裡面,自己則是馬上就拿來一盒銀針,幫他消好毒。

這時候,方雪晴的身體都變成了一片黑色,臉上更是黑絲纏繞,呼吸越來越弱,林凡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就將她的衣服脫下,只留下最後的三點。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拿起銀針,雙手疾如閃電,幾乎是一瞬間,就將九根銀針扎進了方雪晴的心口一帶。

而就在他開始施救的時候,幾個人匆匆衝進了大藥房,看到站在那裡的趙子媚一行,臉色焦急地問:「我們是方家的人,雪晴小姐怎麼樣了?」

「雪晴中了毒,正在裡面救治!」趙子媚認得其中一個人,知道他就是方雪晴的保鏢之一,便回答道。

「中毒?」保鏢臉色大變。

「是的,還是很厲害的毒,幸好我們的朋友是一個很厲害的醫生,他正在裡面營救。」趙子媚憂心忡忡地說。

「不行,我得馬上跟家主說!」保鏢取出電話,飛快地撥通了電話。

方家的能量實在是大,僅僅十分鐘不到,一輛救護車就出現在大藥房門口,而同時,幾輛豪車也開了過來,一群人匆匆走了進來。

「家主!」保鏢看到當先的老人,馬上就恭敬地叫了一聲。 「雪晴怎麼樣了?」方家當代家主,方雪晴的父親方天豪沉聲問道。

「還在裡面救治,據雪晴小姐的朋友說,出手的是安康醫院的特聘醫生,應該沒問題。」保鏢抹著汗,說道。

他當然怕了,保護方雪晴的任務是他的,而現在方雪晴出事了,他有著極大的責任,雖然方家的人都知道方雪晴不喜歡讓人跟著,但是,如果不出事還好,一旦出事了,保鏢就有莫大的干係了。

「安康醫院的醫生?不管是什麼醫生,我就想知道,現在雪晴怎麼樣了?我進去看看!」方天豪焦急地說。

「方叔叔,你不適合進去!」趙子媚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說道。

「為什麼?」方天豪皺眉說道。

「因為,雪晴的毒發作得很急,現在身上也沒穿什麼。」趙子媚無比尷尬地說。

方天豪眉頭皺了起來,對跟來的一個護士說:「你進去看看!」

護士點了點頭,匆匆走了進去,過了一會,她才走了出來,對方天豪說:「醫生說,毒暫時讓控制住了,但一時之間還無法完全解去!」

方天豪稍為放下心來,說道:「醫生說他有沒有把握?如果沒有,我再另請高明!」

這時候,從進來后就沒有說話的跟車醫生開口說:「方先生,不如讓我進去看一下吧!」

方天豪看了他一眼,說道:「好,麻煩王醫生了,你進去吧!」

室內,林凡剛剛將讓女員工幫方雪晴將衣服重新穿好,就看到一個醫生進來,這個醫生神情高傲,有點不屑地看了林凡一眼,說道:「我是方家御用醫生王光,你的任務結束了,讓我來接手小救治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