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玲瓏搖了搖頭:「當然,我也可以違背對小青的諾言。」

「前提是你能打敗我!」

玲瓏話音剛落,秦明便一拳攥起,冷不丁的朝著玲瓏的身上打了過來。

可這一拳還未打中玲瓏,玲瓏便搶先一步,一掌拍在了秦明的刀口上。

秦明直接後退了好幾步。

秦明並沒有認輸,再次沖了上來。

玲瓏眯起了眼睛,一個手刀打在了秦明的脖子上,差點把他給打暈了。

秦明晃了晃腦袋,像是瘋子一眼,又沖了上來。

只是這一次,秦明沒有了前兩次的勇猛。

他的小腹上的刀傷,傷口都崩裂了。

現在他還有些暈眩。

速度和力道,都大不如從前。

玲瓏搖了搖頭,直接探出一隻手,抓住了秦明的脖子:「想報仇,就不要喪失理智。」

「清醒一點,你現在還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你還受了傷。」

「把傷養好再來。」

玲瓏說著,直接一掌拍在了秦明的臉上,將其拍倒在地。

這玲瓏下手也夠狠的,這一掌下去,秦明直接站不起來了。

李凡過去將秦明扶起來,給弄到了車子里。

「你會開車嗎?」看了一眼秦雨菲,李凡問道。

秦雨菲點了下頭,又搖了搖頭:「會一點點,但…」

「算了,我送你們吧。」

這會兒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車多人多,加上秦雨菲剛死了爺爺,哥哥又出了車禍。

這一系列的打擊下,秦雨菲的狀態很差,讓她開車,李凡有些不放心。

李凡直接坐在了駕駛座上,發動了車子。

「你的傷…要不還是我來開吧?或者叫個司機也行,滴滴上有很多司機。」秦雨菲看了一眼李凡,說道。

李凡胸膛上的傷口,是挺疼的。

這會兒,其實他是該好好休息一下。

可他卻倔強的搖了搖頭:「瞧後面那位傷的,網約司機來了,還不得嚇得報警?那樣一來,又免不了引來麻煩。」

秦雨菲不再說話了,只是她看著行駛路線,陷入了迷惑:「這是去哪?」

「去醫院。」李凡說道

「醫院?這個方向有醫院嗎?」秦雨菲好奇道。

李凡沒再回答,而是專心開車。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秦雨菲便看到了一家醫院。

「這種地方,竟然還有一家醫院。」秦雨菲不免有些震驚,畢竟這個地方,位置挺偏僻的。

「這是我們李家的醫院。」

「讓秦明大哥在這裡養傷吧。」

停下車子,李凡將秦明給放下了。

安置好秦明之後,李凡便再次回到了車子里。

「我送你去醫院,還是回秦家?」李凡問道。

秦雨菲有些糾結,她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好。

「我哥哥現在還是昏迷狀態,秦家現在一片亂糟糟的,爺爺一死,各種事情都來了,兩個叔叔不滿我當董事長,嫌棄我年輕….」

「其他股東,也不太同意。」

秦雨菲看了一眼李凡,說道:「李凡,要不,還是你來當吧。」

「我來當?開什麼玩笑!」李凡搖了搖頭:「我又不是秦家人,他們都不會服你,會服我嗎?」

「他們是看中利益的,現在我爺爺死了,很多爺爺攢下的人脈,也跟著一起沒了,所以很多股東和合作夥伴,都不相信我們秦家的實力了。」

「我爸說,秦家可能因此而退居二線。」

「如果你接手的話,那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你們李家不差錢,那些合作夥伴,會爭著搶著繼續合作,而銀行也就不會害怕我們秦氏集團破產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利用一下我們李家的影響力,對吧?」李凡說道。

「恩。」李凡點頭應著。

「你兩個叔叔會同意嗎?畢竟他們可都知道,秦老爺子是我們李家給害死的。」

「而且,你爸會同意嗎?」

李凡皺著眉頭問道。

「他們也不想,但他們沒有別的辦法….我爸爸那邊,我會去說,至於我兩個叔叔,他們看錢比看什麼都重,誰能帶著他們發財,誰就是他們的親人,他們跟你有仇,可跟錢沒仇。」

秦雨菲哼聲說道:「我兩個叔叔,是不會排斥你的。」

李凡抿了抿嘴,猶豫了幾秒才開口:「你呢?你排斥我嗎?」

秦雨菲搖了搖頭:「一小時前,我很恨玲瓏,也跟著恨你們李家人,對你,也有一點吧,比較你也是李家人。」

「不過就在玲瓏給我看了她的身子之後,我突然不恨他了,因為我沒這個資格。」

「玲瓏太可憐了。」秦雨菲搖著頭說道。

「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李凡追問了一句。 秦雨菲抿了抿嘴,想說但又說不出口。

這已經不是李凡第一次問了。

李凡再次重申了一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什麼東西能夠讓你抹平心中的仇恨?」李凡十分好奇的問道。

李凡將價值二三十億的股權還給秦雨菲的時候,秦雨菲也沒有因此放下仇恨。

可跟著玲瓏進入小屋子,只待了那麼一小會兒,秦雨菲竟然原諒了玲瓏。

玲瓏可是殺害秦老爺子的元兇啊。

李凡還以為,秦雨菲這輩子都不會放棄復仇呢。

誰知道….

秦雨菲深吸了一口冷氣:「如果我是玲瓏,絕不可能活下去了。」

「不止是我,一般的女人,都不會活下去。」

秦雨菲的雙眼,充滿了震驚之色。

「玲瓏把我帶進了小屋子裡,便把她的衣服給脫了,我看到她的身體,嚇壞了,那副身體,跟鬼一樣。」

「她的胸部被人殘害掉了一半,我根本無法想象她經歷了什麼。」

「還有她的下面,也已經不成人樣了。」

「她跟我說,她逃亡的時候,被一群人給抓到,扔進了一個漆黑的洞里,裡面全是飼養的奴隸。」

「那些奴隸平日里要為人每日每夜的工作,他們吃不飽,穿不暖,有了病就直接槍斃。」

「奴隸們活著唯一的福利就是女人,每一天的夜裡,都會送去一個女人。」

「而這些女人,沒有幾個能夠活著離開的。」

「大部分都會被奴隸們折磨致死。」

說到這裡,秦雨菲語氣哽咽了一下:「我實在沒法想象那個畫面。」

「玲瓏能夠從裡面逃出來,堪稱一個奇迹了。」

「很多女人,最後會被吃掉。」

「原來國外還有這種地方。」

秦雨菲皺著眉頭,說道:「玲瓏說,這一切,都是我爺爺害的。」

「四大家族就是拿著我爺爺畫的一幅畫像,然後一直追著他們。」

秦雨菲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她說,這還不算什麼。」

「之後,她還經歷過一次。」

「當她說完這些故事之後,我突然感覺,死亡也並非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爺爺雖然死了,但也一把年紀了,就算沒有玲瓏,爺爺也撐不了幾年了,而這些年,爺爺享盡了榮華富貴,可玲瓏他們,卻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相比之下,我爺爺的確罪惡滔天。」

秦雨菲突然想明白了過來。

「傷心是難免的,雖然我很心痛爺爺的死,但看了玲瓏的遭遇之後,我更加心痛玲瓏了,玲瓏說,她這條命,是她兩個朋友犧牲自己,換回來的。」

「她活著,就是為了報仇。」

「她曾經想殺掉秦家所有人,為此來發泄心頭之恨,可沒想到,我們兩個人卻發生了不清不楚的曖昧。」

「李凡,如果不是因為我和你的關係,想必我現在早就被玲瓏給殺死了。」

秦雨菲看著李凡,突然露出了感激的眼神:「所以,我突然不恨你了。」

「其實是你救了我,救了我們整個秦家。」

「我爺爺在遺囑里交代,讓我們誰也不要追究他的死因,我們秦家人,應該遵循爺爺交代的遺訓。」

「爺爺一直都對錢家有所照顧,經常伸出援手,我爸以前問過他,為什麼那麼如此費盡心思的幫助錢家,他說欠錢家一位老人的。」

「想必那個老人,就是錢叔吧。」

秦雨菲搖了搖頭:「三年前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不太清楚,但爺爺是一個很不講道理的人,如果他真的理虧,肯定不會去跳江。」

李凡沒說啥,秦風跳江,目的是在保全整個秦家。

李凡聽完秦雨菲的回答后,心裡也挺不好受的。

雖說玲瓏的遭遇,是秦老爺子給害的。

但要真的追究起來,也有自己老爹的一份責任。

要是玲瓏當初不跟著自己老爹跑路,也不會遇到這樣的迫害吧?

當初四大家族要殺的人,是羅剎,也就是李凡的父親。

玲瓏不過錢叔身邊的一個丫頭,她完全可以找個地方隱姓埋名,四大家族沒必要對一個小小的丫鬟趕盡殺絕。

想到這些,李凡心頭噎了一下,然後他聲音低沉的說道:「走吧,我送你回秦家。」

「雖然你放棄了報仇,但不表示秦家所有人放棄了。」

「等你回到秦家,代我轉告你們秦家人一句話,誰敢去找玲瓏的麻煩,來一個我殺一個。」

「如果覺得秦老爺子泉下寂寞,大可以來試試。」

李凡冷冷的說道。

秦雨菲身子一震,從來沒見過如此霸氣凜然的李凡。

「你是心疼她嗎?」幾秒過後,秦雨菲問了一句。

「是啊,她是因為我父親才逃亡的,我們李家欠她的,所以,無論以後她幹了什麼,所有的後果,都由我們李家承擔。」

李凡說道:「回去勸勸你們秦家人,該做出的補償,李家不會少,但千萬別去找玲瓏的麻煩,這是底線。」

頓了頓,李凡又覺得自己的話有所不妥,便補充道:「我知道再多的補償也換不回秦老爺子這條命,但我們李家能做的,也只有那麼多了。」

秦雨菲沒說話,只是點了下頭。

李凡開車,秦雨菲坐在副駕駛座上,突然間,車子里的氣氛,變的尷尬起來。

倆人誰都不說話,似乎沒有了什麼共同話題。

當然,秦雨菲剛死了爺爺,心情也不是很好。

不過還是秦雨菲最先打破了沉寂:「李凡,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問吧。」李凡答應著。

「你之前答應我的,還算數嗎?」秦雨菲突然問道。

「你是說,假裝你男朋友的事兒?」李凡問道。

秦雨菲怯弱的點了下頭:「不是假裝,是正式的。」

秦雨菲突然臉一紅:「我知道這個時間說這個不合適,但我還是想問一下。」

「我迫切想知道這個答案,想知道自己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