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喂?」電話通了,那邊傳來這個極其好聽的聲音。

這聲音是那種很悅耳的低音炮,和池泠的有的一比。

安閑耳朵動了動,表情意味深長起來。

她覺得當初原主會和池泠走到一起,就是因為聲音!

特喵的,這低音炮的聲音太有殺傷力了!

肖征途讓她拿著,隔著電話說話,安閑的手心都出了汗,她開始懷疑,全息遊戲究竟能不能讓她好起來。

「你好,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

「好,你說。」

安閑就幾個問題和肖征途的哥哥說了好久,最後安閑道,「我能試用一下嗎?」 劉嬌媚抱著胖胖的女兒,她才出月子沒有幾天,孩子也不過才一個多月,至從知道女兒的身體弱之後,她心裡更是恨周子月這個小姑子了。想到自己讓這小姑子變成了石女,她心裡才舒服一點。

因為天氣冷了,生怕孩子給凍著了,劉嬌媚倒是把女兒包得嚴嚴的,特意抱出來透透氣。結果一出來就遇到了怒氣沖沖的周子月。

「小月,誰惹你生氣了?」劉嬌媚看著一臉怒火的周子月,她心裡倒是挺高興的。

「誰告訴你有人惹我了。我的事,你少管。一個生不齣兒子的不下蛋母雞。」也許是聽多了周氏罵李氏是不下蛋的母雞,這時候,她順嘴就罵了劉嬌媚這個大嫂。

而且她可是知道,這個大嫂傷了身子,以後能不能生都是問題。想到自己娘說的,過兩年,如果這個大嫂再沒有生齣兒子,到時候就會給自己大哥納妾。

「周子月,你,你……」劉嬌媚氣得渾身顫抖,臉色快速的消失,氣得她快要吐血。

「小月,你還有沒有點家教,居然敢罵你嫂子,還不趕緊給你嫂子道歉。」

周子書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妹妹已經囂張成這樣了,他也是氣得臉色鐵青,看著妻子的難看的臉色,心疼得厲害,趕緊走了過去,把妻子懷中的女兒抱到了自己懷裡。

「大哥,我,我」周子月也沒有想到,居然被大哥聽見了。一時間,臉色變幻起來。

「我讓你道歉,你聽見沒有。你要是再不知道錯,不會認錯,你也不要叫我大哥,我沒有你這樣的妹妹。」周子書也是氣得很了,所以說話也特別嚴厲起來。哪有小姑子罵自己嫂子是不下蛋的母雞的。更何況,對於現在已經讀書的周子書,更是對於道理明白得更加通透。

「大哥,你太過份了。我哪裡說錯了,她本來就是不下蛋的母雞。娘可是說了,她傷了身體,以後都有可能不會生了。而且這次又是生的一個女兒。你憑什麼讓我道歉。我要告訴娘,說你欺負我。你不是我大哥,我大哥會對我好的。」

周子月的眼睛瞪著劉嬌媚恨不得把人吃了,她一邊回嘴,一邊還開始掉眼淚。心裡也難受得厲害,自己大哥以前最是疼自己了。不管自己做了什麼錯事,都會站在自己這邊。結果呢,現在有了劉嬌媚這個女人,大哥馬上就變了。

周子書沒有想到這個妹妹,不但不承認錯誤,反而還要倒打一耙,所以他的臉色更是難看。

劉嬌媚已經被氣得哭了,她理智更是沒有了,像是一個凶婆子一樣吼道「周子月,這個世界上誰都可以罵我不下蛋的母雞,偏偏就是你沒有。我為什麼會傷了身子,你不會忘記了吧。那都是你害的。你不但害了我,還害了我的女兒,連累她一出生身體就弱。你的心當真是黑的。」

本來當初周子月答應了沈氏把真相隱埋了,可是這一次,她是真的忍不了了。

周子月一聽,臉色立刻血色也沒有了,她也知道害怕了,她小心的去看自己大哥的臉色。

周子書一聽,頓時追問道「媳婦,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那次摔了不是你自己不小心,而是妹妹害了你摔的?」

他的臉上還是不可相信的表情,一時間,眼睛里全是不知道心裡想得到什麼樣的答應。

劉嬌媚聽見大夫的問話,一時間也豁出去了,她哭得更是傷心了「相公,我本以為這輩子都把這個秘密埋在心裡了。畢竟我答應了娘的。可是,今天我是真的忍不下去了。你妹妹害得我以後都有可能不能生,害得我們女兒身體弱。她不但不心裡內疚,反而恨不得把我這個嫂子踩在地底下。相公呀,你要是怪我,你就休了我吧,這日子沒辦法過了。我還不如抱著女兒離去的好。免得哪一天,我可憐的女兒都要被嚇死。我這當娘的如何我不在乎,可是女兒是我的心頭肉。我沒有保護好她,讓她沒有一個好身體,我更不能讓她連命都沒有呀。」

說完還一副準備搶回女兒的傷心模樣,那眼淚更是洶湧的流出來,哭得傷傷心心。嘴裡更是沒有一點客氣,完全是以退為進。

周子書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真相,他看向自己的妹妹只覺得,像是從來不認識一樣。

他更是沒有想到,這真相,自己娘也知道的。而且還隱瞞了。一時間,他心裡對沈氏這個當娘的也怨恨了起來。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啊,劉嬌媚你這個賤人,我跟你拼了,讓你胡說,胡說八道。」

真相在自己大哥被揭露出來腦袋不怎麼聰明的周子月,立刻被血沖昏了頭腦,整個人向著劉嬌媚撲了過去,那一雙手,對上的就是劉嬌媚的臉。她要抓爛那張臉,那樣自己大可就再也不會喜歡一個醜八怪了。以後大哥都會站在自己這一邊了。

「夠了。」

周子書怒聲道,順便抬起手就把周子月給推開,男人的力氣,自然不是女人能比的。所以周子月,不但被推開了,還被推在了地上,摔倒在地。

周子月被推在地上,疼得要命,眼淚就掉出來了,她的胳膊也掉了好大一塊皮,血就流了出來,疼得她不停的抽著冷氣。

周子書卻是根本不看她,反而對著劉嬌媚安慰道「媳婦,快別哭了。這事根本不怪你,不是你的錯。你是我媳婦,我沒有保護好你,才會害了你和女兒。你放心,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媳婦,讓你受委屈了。以後別離什麼休不休的,我不會休了你的。你從嫁給我的那一天開始就會一直是我媳婦。以後我會保護好你和女兒的。」

劉嬌媚被丈夫抱在懷裡,聽著大夫保證的聲音,她心裡甜蜜得很。腦袋不停的點了點頭,她這輩子,覺得做得最對的事情,就是嫁了一個好大夫。而且她餘光看見周子月的慘樣,更是勾起了嘲諷的嘴角。 周子雅得到消息的時候,正和幾個哥哥在書房裡聊天呢,這事情則被兄妹幾個當成了趣事來聽。

周子虎最先表態「嘖嘖嘖,看不出來,這周子月居然還是個狠的呢。

「大哥,你怎麼不說她最不要臉的呢。差點害得人家兩條命,心裡不愧疚還更加厚顏無恥去取笑人。我看她呀,不但是不要臉,更是腦子有問題,是個神經病。」平常說話不毒舌的周子星,這一次都是難得的嘴毒了一把。

周子豹卻是一副有些幸災樂禍的模樣,反正在他的心裡,大房或者二房出醜出事,跟他沒有直接關係,他心裡都是開心的。

其實周子豹這人,不但狡猾,陰險之外,其實還非常的冷血。因為在他的心裏面,大房或者二房的人根本不在所謂的親人列表裡面。

「果真是她。當時就覺得大堂嫂不是那樣粗心的人。」周子雅感嘆道。當然她心裡也贊成自己三哥的話,周子月當真是腦子有問題,會幹出如此奇葩的事情。現在大堂嫂不忍了,直接把真相說了出來,恐怕現在周子月想的不是後悔,反而是恨意。不得不說,周子雅猜得太准了。

周子月鬧這一出,算是把大房的感情一下子就扯亂了套。沈氏埋怨是劉嬌媚這個當兒媳婦的說話不算數害得兄妹感情不和。周子書埋怨妹妹蠻不講理,埋怨母親太過偏心。周子月埋怨大哥不再疼她,埋怨劉嬌媚這個大嫂是禍害。劉嬌媚則是埋怨周子月恬不知恥,埋怨沈氏這個當婆婆的偏心到沒邊。

總之,經過這一次之後,明顯的感情到,大房的感情有些不對了。

轉眼間就到了過年了的日子,外面又是下著漂亮的大雪,似乎整個天地都變成了白色。周子雅穿得暖暖的,身上是皮毛衣服,脖子上還圍著狐狸毛的圍脖,整個身體是武裝得非常保暖。看著外面厚厚的血,她也來了興趣,打算堆個雪人。周家的院子大得很,有的是地方讓她發揮。

「蘭月,走我們去堆雪人去。」周子雅道。

「啊,小姐,你不是最怕冷的嘛。還是不要了,萬一冷了生病了怎麼辦。」雖然她心也痒痒的,很想去堆雪人,但是還是搖了搖頭。

「沒事,你看我穿成啥樣,不會生病的。更何況,堆雪人的時候會運動。到時候,也不會冷了。」

得,蘭月這個當丫鬟的哪裡能強過主子呀,所以主僕二人就跑進了院子開始形動起來。而且周子雅發現,二個人的勞動力不夠呀。所以直接讓春花四個丫鬟也加入了其中。果然人多力量大,堆起雪來就又快又好。周子雅有了幫手,那心也大了起來。不再滿足堆一個雪人了。開始堆起了各式各樣的動物。當然需要的一些裝飾之類的,則去廚房拿了碳之類的當眼睛,用辣椒當嘴這類的。別說一會的時間,院子里當真被她堆了好幾個人動物。

周子虎出來透透氣的時候就看見自己妹妹的傑作了,作為疼妹紙的好大哥,那自然不能少了讚美之詞了「妹妹,你太能幹了。堆了這麼多雪人,可真像呀。妹妹,你好厲害呀。」

周子雅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反而得意洋洋得厲害,自己的作品被誇獎,她自然是挺高興的。

可惜,旁邊一個聲音立刻給她澆冷水,周子月不知道啥時候也出來了直接來了一句「像什麼像,堆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狗不像狗,馬不像馬的,全部都是四不像。」

周子虎立刻怒了,根本不給周子月半點面子直接罵了起來「周子月,你是不是嫌你嘴長得太好看了,要不要我幫你整整呀。閉上你的臭嘴吧。再不閉上,就給你洗一洗。再敢欺負我妹妹,到時候打爛你的嘴。」

向來火爆的周子虎立刻兇狠狠的威脅起來。周子月被嚇到了,她可是知道,這周子虎曾經把連朵打得多慘,牙齒都打掉了幾顆,她可不想挨打,她也不想少牙齒。

周子雅看著被自己大哥嚇得灰溜溜跑人的周子月,哈哈大笑起來,結果一個沒注意,沒有站穩,摔在了雪裡,那雪直接弄得她一臉都是,連頭髮上面都是。更是有一點點鑽進了她的脖子里,冷得她一個激靈。

「小姐,你沒事吧。」蘭月趕緊把她扶起來。

「沒事,摔不疼的。這地上全是雪。」周子雅趕緊把脖子里的雪弄出來。

「哎呀,小妹,你這個樣子好好笑呀,臉上頭上全是雪,連你的眉毛上面都是雪,快成了白眉毛了。」周子虎這個傻大個,看著自己妹妹的樣子覺得可愛又好笑,就直接笑了起來,嘴裡還念叨起來。

結果周子雅被氣得臉都紅了,自己狼狽了,自己的大哥居然嘲笑自己,這簡直不能忍呀。

所以她癟著一張小臉,也不理臉上或者頭上的雪,在地上抓起一把雪,兩下就揉成了一個小雪團,朝著周子虎就扔去,嘴裡還囂張道「讓你笑我,讓你笑我,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笑我。」

「哎呀,妹妹,你怎麼扔大哥呀。」周子虎根本沒有預防,結果被雪團正正的扔在他的臉上。

「哼,誰叫你笑我的,這是你的懲罰。」周子雅得意洋洋道,而且還又開始拿著雪團開始扔過去。

「妹妹,我不笑了,你可別扔了。」周子虎這一次會躲了。但是他可不敢還手。

「哼,偏扔,偏扔,你不準躲,讓我扔,再躲,我再扔你。」周子雅更是囂張。她不停的扔,周子虎就開始躲,結果扔十次,恐怕也只有兩次能中就不錯了。

結果周子虎這個倒霉蛋,他雖然躲過了周子雅這個妹妹的大部分雪團,但是周子豹和周子星出來之後,二人立刻加入了周子雅的陣營。幫助周子雅報仇。結果變成了三個人扔一個人。周子虎躲了這邊,躲不過那邊,被砸得啊啊大叫,他的身上臉上頭上,也是一會就被弄得到處都是雪。 「可以。」

安閑挑眉,「你不怕我出事嗎?我的意思是,如果出了事,你這款產品會不好賣。」

對方笑了笑,「這款營養倉的確不成熟,所以需要安小姐這樣的人完善,至於危險不會有的。」

安閑一聽便明白,恐怕他們已經試過。

這讓安閑驚嘆一句大膽!

這營養倉大概就是將人的腦電波和遊戲連接,從而讓人產生身臨其境的效果。

和腦電波有關的實驗,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敢做。

安閑剛才都猶豫了一下。

可是,她病得太厲害了,這是一個辦法,她必須得試試。

她躺了進去,然後從營養倉裡面類似於電腦的屏幕上,打開了修仙聯盟遊戲頁面。

這是一款全民修仙類遊戲,背景是現代靈氣復甦。

裡面職業有劍客、藥師、刺客等等,可玩性極強,幾乎是全民休閑娛樂時最愛的遊戲。

為了遊戲的可玩性,除了修仙者,自然還有反派修魔。

玩家可以自行選擇修仙還是修魔,玩法都差不多。

安閑選擇的是修魔,因為操作和捨得氪金,她選擇的魔修「閑敲棋子」在魔修排行榜排名第二,是魔修追捧的大能之一。

她一上線,發現信箱有不少私信,她沒管,直接單排開了局隨機「秘境」,她準備先練練手,免得待會兒腦電波連接后不流暢。

秘境是修仙和修魔的人都爭奪的,裡面有能夠提升實力的機緣。

被解鎖的秘境,可以無限次刷新,獲得的寶物用不上可以拿去換錢。

安閑憑藉高人一等的設備,直接在秘境裡面大殺四方。

修仙者不說,和她是對立的。遇到就殺。

修魔的也不說,殺人奪寶是常事。

於是,最後安閑霸佔了一整個秘境的寶物。

[仙]冷風:「我去,閑神你能不能矜持點兒,和我們這些小嘍啰搶飯吃!」

[魔]林家小花:「嗚嗚嗚,閑神就不能看在我們都玩兒魔修的份兒上分一杯羹給我吃呀!」

[仙]寒冬大大的迷妹:「呵呵,她就是被寒冬大大甩了,所以才會這麼瘋吧!」

「……」

安閑沒有管這些人的嘀咕,清點好寶物。

不要的直接便宜賣給官方系統,換取金幣。

她的確不差錢,更捨得往遊戲里砸錢。

這些年,沒有半點現實社交的她,也只能在遊戲里找點兒存在感。

做完這些,她才去查看私信。

陌生的她直接刪了,剩餘就只有一個遊戲好友給她發的。

海綿寶寶迷:「小閑,你和寒冬真的分手了嗎?遊戲里也離婚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海綿寶寶迷:「小閑,你已經半個月沒上遊戲了,是發生了什麼嗎?」

海綿寶寶迷:「小閑,不就是分手嗎?姐還被渣男綠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還等著你上線帶我飛呢。」

安閑一條條認真看完后,回了她的私信,「綿綿,我準備破新秘境,我們組隊吧。」

消息一發出去,那邊就回了,「哎呀,太好了,小閑我終於又看到你了!新秘境?就我們兩個人嗎?」

「隨即匹配三個人就行。」

安閑看向外面的肖征途,「我進去了。」

肖征途點頭,「好。」

安閑按了一個按鈕,四肢立刻被固定住,但是很輕鬆,不會給人束縛的感覺。

一塊氧氣罩被戴上,一陣電流劃過身體,她失去了意識。

*

「噠噠噠」腳步聲傳來。

肖征途面露憂色,「哥,不會有事吧。」

來人是個身姿筆挺的男子,他走到肖征途身邊,看了一眼安閑,「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肖驍打開旁邊的電腦,也登錄了遊戲,並且成功和那些人匹配到一起。

末世無限吞噬 [仙]猴子:「額,這次居然有兩個魔修!」

[仙]楓葉苑:「咦?居然有魔修大能!合作愉快!不知道我能不能八卦一下閑神和寒冬的事呀?再怎麼你們也是仙魔結合最有人氣的一對呀!」

[仙]一步一滅:「合作愉快。」

[魔]海綿寶寶迷:「woc,仙族第一高手步滅大神!大神你好,帶我飛!那個楓葉,別BB其他的!」

[仙]一步一滅:「一起加油。」

[魔]閑敲棋子:「合作愉快!」

安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是她遊戲里魔修的裝扮,而不是她自己的裝扮。

她竟真的進來了。

她耳邊響起這些人的聲音,覺得很是新奇。

他們是開麥說話的,在她聽來卻是從旁邊幾個人物嘴裡說出來的。

她圍著幾個人轉了一圈,手腳仿若自己的一般,十分靈活。

最關鍵的是,她根本不會覺得不舒服!

這病,有的治!

安閑看著身邊和她打扮差不多的幾個玩家,就發現了不同。

他們表情都不靈動。

安閑又看了看他們頭頂的身份,覺得運氣不錯,很明顯一步一滅和另外兩個仙族的人是同伴,這就代表配合會很不錯。

至於楓葉苑八卦的事兒,剛才綿綿開麥,大致說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