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都被我宰了。」李辰淡淡的一點頭,那些人的眼神再次閃了一下,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看著李辰,眼神之中,帶上了一股殺意。

「你們和他們,是上下關係,還是同等關係?」

李辰對著這幾個人和岳平風問道,這五個人,應該比那二十八個先天高手要強大,而且岳平風竟然沒有對他表現出一點畏懼,顯然對他們的力量是極有信心的,這讓李辰又在想這群人的來歷,對他們而言,似乎先天境的人,隨時就可以派出很多,死了二十八個先天強者,竟然沒有一點的變色。

而那二十八個強者,要是獨立組成一個門派,都能稱霸一方了。

可是這幾個人,很明顯不在意,他們的背後,到底還有什麼人?那種人,又是何等的身份?

「知道太多對你沒用,因為你已經是個死人。」

那人再次冷冷的說了一句,讓岳平風的臉上露出了冷笑之色,看著李辰,囂張的說道,「李辰,那天你有機會殺我,卻沒有動手,這就是你一輩子所犯的最大錯誤,永遠無法挽回,那天我沒死,今天,你就得死!」

「看來這幾個人的身份,要比你強多了。」李辰似乎沒有聽到岳平風的叫囂,淡淡說道,「想不到堂堂皇室平亂王,竟然是別人的下屬,聽人差遣,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來還覺得平亂王雖然力量不強,不過卻是有個手腕的梟雄,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李辰的話讓武玄書院的許多學生老師都是一愣,堂堂平亂王,當今皇上的兄弟,怎麼可能是別人的下屬,可眼前的景象,卻似乎證明了岳平風真的是那五個人的下屬。

「我並不想知道那麼多,我只是好奇,能讓平亂王聽候差遣的人,肯定也是皇家之人吧,而現在,神龍境比武即將開始,武玄皇室應該不會對付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李辰的眼中透著不解,好奇,岳平風是什麼身份,皇室王爺,當今皇上的兄弟,可對這些人卻表現的極為恭敬,要說他們不是皇家之人,李辰不信,他不知道外面的皇朝是什麼摸樣,可至少武玄皇朝,是皇家為王,各個門閥世家之中,皇家最大,這麼強的一股力量,只會是武玄皇家才能擁有。

都市之異種降臨 不過,二皇子岳連雲和他李辰的關係恐怕武玄皇朝上下都知道,而那天皇家宴會之後,武玄很可能會選擇讓他去神龍境比武。這個關頭上,皇家怎麼可能會動李辰。

也正是知道自己的份量,所以李辰才無所顧忌,敢帶數萬黑風鐵騎,進入武域城之中,直接逼迫禁衛軍統領,讓他開門。

不過李辰卻發現,總是有些事情,會超出自己的估計。

「你的好奇心還是省省吧,神龍境比武,少了你李辰武玄一樣有人。」

對方冷冷的說道,話語之中滿是傲然,這句話無疑是承認了他們,的確是皇家之人。

「我這還談不上好奇心,只是想讓你們表明一下身份,免得到時候死了都沒人知道你們是誰,這豈不是悲劇?」

李辰淡笑著說了一句,讓這些人眼神一變,他們會死?李辰,到現在還覺得,他們會死?

「你不認為你對自己的信心已經到了一個無知的地步么?」那人冷笑著說了一聲,他們,怎麼可能會死?

「將死之人,總是會免不了發瘋的。」岳平風冷冷的笑道,看著李辰。

不過李辰,卻只是搖頭,輕笑著看著這些人,似乎是在看一群跳樑小丑。

「收拾你岳平風,收拾武玄書院,我李辰本來是不想藉助其他力量的,不過既然你岳平風藉助了其他力量,那麼我也只有找其他力量來抗衡,最後在毀滅武玄書院了。」

李辰淡淡的開口說道,話語落地,地面上許多鐵騎之中突然飛出了許多道人影,這些人影身上全都穿著白裙,個個面容美麗,讓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閃。

女子,這一群人,全都是女人,總共有四十九個之多,每一人都是花容月貌,不過此刻她們的眼神,卻都很冷漠。

這四十九個女子,七人一組,分為了七個小陣。

「仙人樓。」

對面的幾個人臉色一變,全部都是身穿白裙的女人,這群人,肯定是仙人樓的人。

「她連這股精銳力量都交給你了。」剛才說話的人看著李辰,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凌厲之色,仙人樓的這些女子,個人的力量或許不是很強,可每一個女子都是心底純真的女兒家,情同姐妹,互相都有著感應,聯手施展陣法,極為恐怖,沒有人敢輕視他們這些女人。

「看來,你也不是太厲害。」

李辰冷笑了一聲,讓那些人臉色陰沉,四十九個女子,這等陣容,很恐怖了。

「七人為一陣,結成七陣,其中五陣對付這五個人,另外兩陣殿後支援,不允許放走一個人。」

李辰淡淡的說了一聲,這些少女的身體開始動作起來,七人為一陣,很快,三十五個女子向著那五個人沖了過去,另外的兩陣則立於空中,左右觀察,氣機封鎖了整個武玄書院。

感受到這股圓滿的氣機李辰心中點頭,這些女子果然都是高手,氣息穩重,如山如岳,絕對的殺人利器。

此刻的武玄書院,除了被黑風軍包圍之外,更被一股陣法包圍,真正做到了銅牆鐵壁。

岳平風臉色蒼白了起來,看著李辰,剛才的囂張笑容在此刻完全消失,只有緊張。

身體一閃,他把空餘的地方讓了出來,讓那五個人有足夠的空間和五個陣法戰鬥,現在岳平風的活命希望,就在這五人的身上了。

他們五個人要是都死了,他岳平風就再也沒有活命的機會,今天恐怕必死無疑。

想到這,岳平風心中砰砰急跳,一股來自靈魂的恐懼,開始蔓延他的身軀。

戰鬥開始,氣息狂暴,恐怖的力量四處波動,在天空中形成了五道奇特的旋風。

這五個人雖然說話很狂妄,可他們也的確有狂妄的本領,五個人,全部都是先天境五重境界的恐怖存在,特別是剛才說話的那個人,境界已經是先天五重巔峰,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進入先天六重的境界,很強。

那結下劍陣的七個女子竟然難以和他對抗,另外負責接應的七個女子立刻過去,合兩陣之力,才把對方徹底的給困住。

看著眼前的戰鬥,岳平風的臉色極為難看,眾學生老師的目光也都愣在了那裡。

好恐怖的女子,這些女子憑藉無比完美的配合,組成劍陣,竟然可以發揮出如此力量,把五個先天境五重的強者全面困住。

仙人樓王夢禪,果然名不虛傳,這二十年來,她沒有虛度哪怕一個瞬間,僅僅是培養出的這些女子,就足以傲立武玄了。

而現在,她把這股力量交給了李辰,讓本就天資驚人的李辰更加強橫。

「也不知道這些女子是從哪裡找過來的,不說劍陣恐怖,單說他們本身的天資,就很強橫。」

許多人在心中暗道,這些女子的年紀,都不大,最多不超過二十二歲。

眾人並不知道,這些少女的天資其實很一般,但重要的是她們的心靈純真,很少接觸外界的勾心鬥角,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修鍊上,聽從師尊的話語。

在武者眾多的類型之中,有兩種類型的人是修鍊最快的,一種就是心無旁騖,不知道外界的黑暗,生活之中只有修鍊,除了修鍊之外就別無所求,這種全身心的投入到修鍊之中,如何會修鍊不快?

另一種類型的人,則是禁慾之人,也就是大毅力之人,剋制自己一切想要浪費時間的想法,把這些省下來的時間投入到修鍊之中,不怕困難,不怕挫折,就是要變強,哪怕這個變強的過程很痛苦,可他們依舊會收穫到絕佳的修鍊成效。

這兩類人,修鍊速度是武者之中最快的,而這些少女,就是第一類型的人,她們心地善良,思考問題也很單純,雖然不是絕對的無知,可至少她們不會施展陰謀詭計,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修鍊。 至於李辰,他則是第二種類型的人了,對自己的要求近乎變態,對力量的渴望已經是本能,還是還沒到那種捨棄一切,只為武道的地步。

轟隆的碰撞聲不斷的傳出,四周的氣流越來越混亂,岳平風看著那天空之中的中戰鬥,眼神極為難看,心中的畏懼越來越濃了。

五個人,五個先天境五重的高手,竟然全部都被困住了,要是現在李辰要殺他的話,就已經能出手,他如何不畏懼。

李辰的眼睛隨意的看了岳平風一眼,立刻讓岳平風的臉色一變,似乎有一股恐懼,開始蔓延全身,讓他背後都冒出了一股冷汗。

「殘廢。」

李辰的嘴裡吐出了兩個清晰的字眼,讓岳平風身體一震,此刻李辰的目光,是何等的不屑。

剛才,他覺得身旁有五位強者,信心十足,對李辰叫囂,說出了很多狂妄的話語,可現在,這五位高手被困住了,他立刻又露出了原本的害怕和恐懼,在李辰看來,這岳平風,就是一個殘廢,李辰,從以前對他是個梟雄的評價,徹底變為了一個小人的評價。

以前,他岳平風在李辰的面前,是尊貴人物,強大的人物,手腕高明,可現在,岳平風在李辰的眼中,是小人,是殘廢,這種巨大的翻轉,讓岳平風除了畏懼之外,還有一股複雜至極的心情,或許他堂堂平亂王,也只能感嘆一句天意弄人。

李辰也只是看了岳平風一眼,就繼續看向了那陣法之中的戰鬥,這五個人,都是器武體,各自都有著兵器,達到了固意境界,心靈意志永不退轉。

如果是放在外面,他們都很強,沒有一個是弱者,李辰現在越來越好奇,他們到底聽命於誰。

「我真不信,面臨死亡的時候,你們還能那麼平靜。」

李辰心中冷漠,一股殺戮之氣,在他的身上爆發而出,這股殺氣,濃烈,可怖,讓下面的許多人都是身體一抖。

眼睛看向了其中一名先天境五重的強者身上,李辰的眼神中閃過一道無比鋒銳的寒芒,這到寒芒,透著黑暗之色,帶著毀滅之意,更擁有刀之道路。

「死!」

暴喝出一個字,狂亂無比,李辰的身體如旋風般撲出,向著那個先天五重的人衝去。

圍困那先天五重強者的七人瞬息間察覺到了李辰的動作,身體一閃,兇猛的劍意同時刺向了那人,把那人逼迫在原地的一個位置中無法動彈,隨即她們的身體閃動,飛快退後,把攻擊的空間留出來,配合之精妙讓人稱絕。

那先天五重的強者眼神平靜,兇猛的力量衝擊在那些劍意上,轟咔咔的聲音不斷傳出,同時一股可怕的殺戮氣息讓他眼神一動,渾身冒出一股寒意。

隨即,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開始出現,他才剛剛毀滅那些劍意,就看到一雙冷漠的雙眸,距離極近,剛才的他,只感覺到了一瞬間的危險,隨即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在他的胸膛之上,一股可怕的殺戮氣息在散發,似乎只要輕輕一使力,這股氣息就能穿透他的胸膛,把他的心臟摧毀。

那人身體一抖,呼吸都停止了,眼神先是呆了一下,隨後就布滿了恐懼之色。

這時候,只要李辰想,就能一瞬間要他的命,他一身的本事,從此無用,命都沒了,何況境界。

「你只有一次機會,告訴我指使你們的人是誰。」

李辰冷冷的說道,讓他的目光變幻起來,似乎是在猶豫。

「我告訴你,你不殺我?」

這人開口問道,在求生的本能下,他早就忘卻了忠誠,告訴李辰又怎麼樣,李辰,早晚都會死的。

「我對你的狗命沒什麼想法。」李辰淡淡的說了一句,讓那人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輕鬆,他現在的境界已經是先天境五重,在整個武玄皇朝之中,比他強大的人也就那麼幾個而已,不會超過五十人,要是就這麼死了,太不值了。

「那我要讓你發誓,我告訴你我的身份,你不殺我。」那人還是沒有徹底相信李辰,又說道。

「我不會發誓的,你還不配,不過我可以保證,只要你不騙我,我就不殺你。」李辰淡淡的說道。

「好。」那人一點頭,嘴巴張開,不過他還沒說話,就聽到遠處有一道聲音傳力。

「他知道什麼?我來告訴你他們是誰。」

遠處一道聲音傳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遠方,向著那邊看去。

只見一個身穿玄黃色袍子的人從天空中飛射而來,那一聲玄黃大袍無比威嚴,一看就知道此人身份極貴。

更讓李辰皺起眉頭的是,這人的長相,竟然很像一個人。

「黃戰!」

李辰心中出席拿了一個人影,不錯,這個人和黃戰非常相像。

剛才拿唄李辰逼迫的人看到這人的出現,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似乎很後悔,而其他被困住的四個人則都是臉色一喜,大統領來了!

他們的統領,可不是普通的武玄皇朝禁衛軍統領,那些普通的禁軍統領在他們的統領面前,都要恭恭敬敬,下跪磕頭,甚至連磕頭都沒有他們的份,因為那些統領的身份太低了。

「看你的樣子,好像也猜出來我是誰了,以及我為什麼要殺你,對吧。」

「你是黃戰他爹?」李辰淡淡問道。

「不錯,黃戰,是我的兒子,可你殺了我的兒子。」這人冷冷的說道,淡然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森寒的殺機。

「黃戰,我殺的很舒服。」李辰淡淡的說道,黃戰想殺他,還敢羞辱飛仙,再給李辰一百次的選擇,李辰都是照殺不誤。

「不知道你死的時候,你還會不會舒服?」

這人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殺意滔天。

「我死?」李辰看著對方,冷笑起來,「姑且就算我是個死人吧,告訴我,你們是誰?」

「放心,等你死亡的前一瞬間,我會告訴你的。」那人依舊沒有把自己的身份說出來,在武玄皇朝,他們一直都在暗中,很少有人聽說過他們,他們是武玄皇朝最神秘的部隊,皇家的守護神,在這支部隊中,所有的人,都是先天境的強者。

武玄皇室岳家,這麼多年都沒有被取代,除了皇室子孫本身就強大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擁有這支部隊,可以鎮壓一切的叛逆。

「李辰,你身為朝廷侯爺,黑風將軍,居然敢帶大批私軍入城,罔顧國法,威脅皇家,此乃大不敬之罪,你和這支鐵騎,都要死!」這中年人冷冷的說道,「殺了你之後,我會承接他們,願意戴罪立功的發配邊疆,有反抗的全部殺光,並且誅其九族!」

「這人好囂張!」

下面的人,一個個都抬頭看著這個中年男子,黃戰的父親,黃戰的境界就已經很不錯了,這人,是黃戰的父親,還是那五個先天境五重境界的統領,那麼他的境界,肯定是超越了先天五重,達到了先天六重的恐怖層次。

到了先天境,每一重境界,都是很難跨越的,實力差距也非常大,先天境六重,比先天境五重要強太多。

他們也都在想,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岳平風對那五個先天高手就已經很恭敬了,那麼這人的身份,豈不是更加高貴?

平亂王都不敢在他的面前多說一句話,他們想不出什麼樣的身份才會擁有這種威懾力。

皇室之中的關係,真的太複雜了,很多人,都不清楚,只能靠猜想。

在以前,他們以為先天境三重,四重的高手就已經很搶了,可隨著李辰的出現,一個個的強者開始出現在世人的面前,高手越來越多,而如今,先天四重五重的高手,都是他們常見的人,甚至,這時候還來了一個比先天五重更加強大的人。

「你的說法是錯誤的,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是普通的軍人,而是我風雲宗門人,而我李辰,也不是以飲血侯或者黑風將軍的身份和你對話,而是以風雲宗主的身份和你對話,三年前,岳平風聯合幾大門派滅我風雲宗,如今我李辰為風雲宗主,重建風雲宗,前來複仇,哪裡有罪?」

李辰對著中年人淡淡說道,聲音清晰,讓許多人眼神閃動,不錯,李辰要是以風雲宗宗主的身份,帶領門人弟子來找岳平風復仇,誰也說不出什麼,武者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還有,你以為你是誰?就算我李辰有罪,也是聖旨來定,朝廷大臣來定,何時輪到你這麼個藏頭露尾的東西說話。」

李辰話音突然變冷,淡然的目光和對方的目光碰撞,竟絲毫不落下風,就算境界比不上對方,可聲勢一定不能弱了對方。

無懼者無敵,真要戰鬥起來,死的還不知道是誰呢。

李辰清楚,其實這些名目都是沒用的東西,強者為王,力量才是一切的道理,不管到了什麼地步,最終的結果,還是要以力量來擺平,他李辰,沒有退縮的理由,你在退縮,在忍讓,別人還是不會放過你。

也正是如李辰所想的那樣,在他話剛說完的時候,對方的身體周邊,氣流就開始扭曲起來,非常的恐怖,其中似乎還蘊含了猛虎怒吼。

李辰卻根本不理他,而是目光一轉,看向了身前的人,冷笑說道,「你還沒告訴我你們的身份呢,他不說,你來說。」

那人的臉色一變,身體輕輕的顫抖著,李辰手中的長刀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他的胸膛,他數次都有想要掙扎的想法可都放棄了,因為他察覺到,李辰的注意力一直在他的身上,只要他敢動一下,李辰立刻就會察覺,並且做出擊殺,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動,直到現在李辰又問向了他。

黃戰之父的眼神也看向了那人,目中冷光閃閃,頓時,他的心中出現了巨大的壓力,騎虎難下。 他明白,他們的身份是很隱秘的,不到非常時刻不能暴漏,同時這也是他們的重要規則,所以,他們一直都在武玄皇朝的暗中,就算偶爾出現,也只是驚鴻一現,就像這次一樣,要是他們殺了李辰,很快就會消失在眾人的眼中,不過多久,眾人就會把他們拋之腦後,可惜,很不幸的是,他們不但沒能殺了李辰,還被李辰等人困住,逼迫。

「我們的規則你很清楚,違反規則,下場可不怎麼好。」黃戰之父冷冷的說了一聲,讓那人的臉色極為難看,不說,李辰立刻就殺他,說了,黃戰之父,他的統領黃天不會放過他,說不說,好像都得死。

「記著,你只有一次機會,生死就在你的手裡。」

果然,李辰的嘴裡也吐出了一道冷冷的聲音,讓他的臉色都開始扭曲了。

「大統領!」

這人的目光帶著幾分哀求之色,看著黃天,好像希望黃天能夠原諒他的選擇。

「你不要說話,聽我說,他不敢殺你的,他如果殺你,就是大逆不道,我定然誅他九族給你陪葬!」

黃戰冷聲說道,讓那人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看向了李辰。

「從現在開始,我給你五個呼吸的時間做決定。」

李辰淡淡的說道。

「你要是敢說出來,那我也救不了你,你明白,他現在不過是威脅你而已,不敢把你如何,更何況還有我在這裡。」黃天再度出言,似乎非要看看他和李辰誰更能控制那個人。

「就算他真的殺了你,我也會殺了他為你報仇!」

黃天說話的時候,眼睛並沒有看著對方,而是一直看著李辰,威脅那人的時候,也是在威脅李辰。

「你還有三個呼吸的時間。」

李辰淡淡的說了一句,根本就沒有理會黃天的威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