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雲貢山和顧天全不動聲色的觀察每個人的反應。

這支小分隊的成員魚龍混雜,九個村子這邊都有人在,出了天樞村的以外。

每個村子都派出去人,他們是為了跟蹤孟星雲也好,還僅僅是巧合也罷。

總之因為這一次的事情,那是將八個村子的高手給聚集在了一起,每一個村子都來了一個高手,再加上王陽這邊的四個人,形成了很是微妙的情況。

十二個人,隸屬於九個不同的勢力,在這個時候金色蠱蟲出現,那會發生什麼情況呢?

「按照隼帶回來的消息,這些村子的眼線都被幹掉了。那麼接下來某個時間段內,每個村子最有可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派出一高手去尋找眼線的下落。這個時候,就是柳豐源的機會了。」

雲貢山注視著這些人,此時此刻佛爺的話似乎還在他的耳邊一般。

雲貢山不得不佩服佛爺的先見之明,僅僅是從隼帶回來的消息之中,佛爺便是分析出來了後面的事情,這布局的能力已經是逆天了。

如果佛爺單單的分析出來會出現小分隊的事情,那麼也就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了,因為這個事情只要稍微動動腦子,那都是能夠推測出來的。

真正讓雲貢山感到驚訝的是,現在的場面,竟然和一個小時前佛爺說的一模一樣。

九個村子之中,每一個高手的表情都是大相徑庭。

「首先,元村的人肯定是提防他們,並且是擔心你們情況的。瑤光村的人則是要看元村這邊的反應,他們是統一戰線的。明洞的話,我想燕國這個老狐狸是保持中立的,其餘的幾個村子也都是這樣的態度,不過你們要特別注意天權村玉衡村的人。」

雲貢山掃了一眼眾人的表情,果然,天泉村和玉衡村的人是站在一處的,並且看著那金色蠱蟲的眼神明顯不一樣。

八個村子的八位高手,這彼此之間都是認識的,多年的交道打下來,也多少都知道彼此的想法。

元村高手憂心忡忡的觀察著情況,瑤光村的高手則是有意無意的湊到了他的旁邊來。

至於剩下的幾個村子,彼此之間都保持一些距離,似乎都在提防一般。

柳豐源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常,而是大大咧咧的繼續往前走。

眾人走出差不多十幾分鐘的路程,已經開始靠近那邊的山腳下了。

「就在這山上了。」柳豐源幾步衝到前面,指著前面的山很是激動的說道。

突然,天權村的高手發難,十幾隻蠱蟲沖向了柳豐源,同時他的拳頭也到了。

柳豐源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金色蠱蟲倒是反應很快,一下子和十幾隻蠱蟲糾纏起來,而柳豐源則是被一拳打飛出去,倒在地上很是虛弱的模樣。

「你們做什麼!」柳泉生驚呼一聲,急忙想要過去扶起柳豐源。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玉衡村的高手一下子橫在了中間,兩個高手硬是將柳豐源和雲貢山等人給分割開來了。

雲貢山冷冷的看著這一幕發生,眼神之中都是憤怒的意思。

「你們不能這麼做!」

「住手,他們可是我們的盟友。」

元村和瑤光村的兩位高手齊聲喊道,他們想要阻止這個情況的發生。

玉衡村的高手頓時冷笑道:「覆水難收,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阻攔也已經晚了,識相一點的話,還能分一杯羹。」

「你……」元村的高手頓時就傻逼了,他這才意識到,事情已經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了。

人蠱對於邪苗的乃至於蠱師,那都是有很大誘惑力的,只是沒想到這些傢伙卻在這個時候失控了。

其餘幾個村子的高手則是選擇了袖手旁觀,並沒有動手,卻也沒有任何勸阻的意思。

元村和瑤光村的人還想要阻攔,卻被對方一句話給擋了回去。

「你們想壞了規矩嗎?幫著外人,這說不過去吧?」

兩位高手只能咬著牙後退幾步,都是用自求多福的眼神看著這邊的四個人。

顧天全趁機撒了一把藥粉出去,將周圍的蠱蟲的包圍圈給弄開了一個口子。

三個人急忙沖了過去,柳泉生一把扶起柳豐源:「兒子,你沒事吧?」

雲貢山則是拿著一把匕首,同時扯下了衣袖,露出布滿了膿包的胳膊,隨即虎視眈眈的看著玉衡的人,

剎那間,這些人都是被雲貢山的情況給驚到了,原來被蠱蟲反噬就是這樣的下場!

元村的高手觀察著場中的情況,放在身後的手飛快的動了一下,他的腳下,一隻不起眼的豆子蟲慢吞吞的爬了出去,正朝著元村的方向。

豆子蟲只是一種非常低級的蠱蟲,不過一旦這東西到了元村那邊,那麼自然有人會明白是什麼意思,而在場的這些高手,自然不會注意一個最低級別的豆子蟲了。

這也正是元村這個邪苗高手的聰明之處。 半山腰處,幾個黑衣人遠遠的注視著下面的情況,從他們這個角度剛好能夠清楚的看到柳豐源的情況。

這些人都穿著統一的黑色衣服,不過每個人黑色衣服的袖口都綉著一些圖案,紅色的絲線勾勒出來一種類似於圖騰的圖案。

若是雲貢山看到這圖案,必定是很覺得很驚訝,因為這是只有蠱師身上才會看到的東西。

「情報沒有問題,那個人是雲貢山,那個年輕人則是人蠱。」

「看來雲貢山前輩真的培育出了人蠱,不過他們如今身在邪苗的地盤,我們也不好表露蹤跡。」

「不需要,上面叫咱們暗中觀察,還是暫時別現身的好。何況,你能保證雲貢山現在還是蠱師一脈的人?」

被問的男人頓時就愣住了,這男人四十歲出頭的模樣,目光睿智的望著下面的方向,最終卻是搖了搖頭。

是啊,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了,他又能保證一些什麼呢?

何況他的保證也不能代表什麼,蠱師一脈會是一個什麼態度,那也不是他三言兩語就能左右的。

山腳下,小分隊很快變成了四組人馬。

柳豐源他們是被動的,而元村和明洞的高手則是只能後退觀望,還有兩個村子的人則是保持中立,不勸說也不插手,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這邊的情況一般。

「小子,識相的你就自己乖乖交出來。」玉衡的高手冷笑道。

這人的蠱蟲已經將四個人給團團包圍起來了,柳豐源此時還坐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柳豐源聞言抬起頭,有些虛弱的說道:「前輩,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人蠱,一旦蠱蟲死了,那麼我也就沒命了。看在我們曾經救過你們多次的份上,你們就放過我們吧。我保證,這一次的事情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這人一陣冷笑,隨即蠱蟲發動。

顧天全一把粉末撒了出去,暫時將蠱蟲給擊退了幾步,而雲貢山也是格弄破了一些膿包,毒血噴濺出去。

這些邪苗都是紛紛後退,他們可以不怕顧天全的粉末,卻不得不忌憚雲貢山的毒血。

「你們當真是要趕盡殺絕了?」雲貢山咬著牙反問道。

這邊的人則是人不打算放過柳豐源的,因為他們已經動手了,這個事情也沒有什麼挽回的餘地了。

要是讓這四個人安全的回去,到時候只怕他們後患無窮。

王陽的本事他們可都是見識過得,這要是鬧僵了,怕是不小的麻煩。

這邊的邪苗打定了主意是要殺人滅口了,元村的人雖然想要保人,可礙於邪苗的規矩,他們是不能出手的。

柳豐源要是能活下來,那自然什麼都不用說了,要是死了,那也是技不如人。

如果這個時候元村的人出手了,那就代表元村和其餘的村子宣戰的節奏了。

這種古板的規矩,限制了兩名高手的行動。

他們也只能祈禱,祈禱援兵快點趕到,祈禱柳豐源這小子還能走狗屎運的活下來。

頃刻間,蠱蟲猶如脫韁野馬一般,再一次的沖向了四個人。

顧天全身上的粉末已經用光了,而雲貢山也不能繼續放血了,何況他的血是阻擋不了那些蠱蟲的。

對方的人看準機會突然出手,這些傢伙是打算對柳豐源出手的,結果率先中招的卻是柳泉生。

柳泉生扶著柳豐源,當這些人出手的時候,柳泉生下意識的就擋在了柳豐源的面前。

柳泉生慘叫一聲,整個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嘴角不停的溢出鮮血,顯然是要報廢的節奏。

「爹!爹,你怎麼樣了?」柳豐源趕緊蹲下身子,查看劉全的情況。

顧天全和雲貢山也趕了過來,擋在柳家父子的面前,不讓對方的人有機可乘。

「你們一定要趕盡殺絕嗎?」雲貢山望著對方的人,冷冷說道。

這個時候,還沒等這兩個傢伙回答,旁邊又是站出來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代表著兩個村子,他們覺得柳豐源這一次算是徹底的交代了,這個時候他們站出來分一杯羹,那總好過什麼都得不到的強吧?

「你們!」

元村和瑤光村的人看到這一幕,那都是氣的七竅生煙了。

這種做法簡直是太卑鄙了,可他們就算是想要幫忙,那也不可能出手額。

兩個對上人家四個人,那就是死路一條的節奏,何況旁邊兩個人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情況,並沒有動手。

一旦他們動手處於下風,那麼誰也不知道這邊兩個中立的傢伙,那是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柳豐源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一把推開前面的雲貢山和顧天全,整個人一下子就暴露在了邪苗的視線之中。

「你們真的不肯善罷甘休對吧?」柳豐源咬著牙怒不可遏的質問道。

「少廢話。」

「交出蠱蟲,或者死!」

「還和他說些什麼,反正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四個人都得死!」

柳豐源額頭青筋蹦起,猛然抬頭,眼神之中是滔天的怒氣。

「你們都看到了,是他們苦苦相逼,還打傷了我爹,這筆賬也是你們自己找的!」

元村和瑤光村的兩位高手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他們甚至覺得柳豐源是被氣瘋了。

兩個人高手都是一臉同情的看著柳豐源,同時也表示,他們愛莫能助了。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半空中傳來一陣刺耳的鳴叫聲。

一隻金色蠱蟲赫然闖入眾人眼帘,緊接著玉衡村的高手慘叫起來。

金色蠱蟲飛快的廝殺他的那些蠱蟲,三秒鐘之內,地上就只剩下蠱蟲的屍體了。

失去了大量蠱蟲的玉衡村高手,那已經是報廢的節奏了,整個人像是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其餘對柳豐源出手的三個人,也是同樣的下場。

柳豐源眉心處那個金色的類似於符號的標記,卻是越發的明亮起來,乍一看,就像是一些金色的液體在皮膚上流轉一般。

金色蠱蟲騰空而起,緊接著朝著地上的四個人沖了過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甚至元村和瑤光村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柳豐源竟然在頃刻間就大逆轉了。

「記住了,這是你們自己找死!」 柳泉生差一點就被人給幹掉,柳豐源自然是怒不可遏的。

金色蠱蟲頃刻間便是將局面給全部反轉了,現在已經不是這些邪苗放不放過柳豐源等人的問題了,而是他們還能活幾秒鐘?

金色蠱蟲朝著四個人沖了過去,柳豐源是已經打算幹掉這些混蛋了。

千鈞一髮之際,不遠處傳來大長老羅密的聲音:「手下留情!」

柳豐源一愣,最終還是收回了金色蠱蟲。

人蠱,本就是人和蠱合一,也可以說柳豐源如今是快速的到達了蠱身的境地,實力絕對不弱,只是他缺少一些蠱蟲,以及戰鬥的經驗罷了。

正是因為柳豐源之前表露出來的實力並不是很強悍,起碼還不足以令這些邪苗的高手膽寒,所以他們這一次才有膽子對付柳豐源。

殊不知,這一切正是柳豐源等人在就計劃好的了。

就算這些邪苗不是因為貪婪之心而動手的話,那麼柳豐源也會想盡辦法來激怒他們。

「人蠱需要不斷的進食更多的高級蠱蟲,只有這樣才能夠進行突破。其餘的蠱蟲可以依靠宿主來進行突破,唯獨人蠱,卻是一種智能依靠吞噬來進行進階的蠱蟲了。」

「既然如此,那就弄一些高級蠱蟲,這是一次機會,我們不能夠錯過了。」

「任何打人蠱主意的傢伙,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雲貢山和佛爺的話在柳豐源的耳邊回蕩著,提醒著他這一次的真正目的。

沒錯,每個村子過來的人是為了找人,而柳豐源他們的目的,則是這些傢伙身上的高級蠱蟲。

要是沒有這場衝突的話,柳豐源也不會得到這個機會!

「怎麼回事,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大長老羅密帶著人趕過來,剛一到這邊便是沖著地上的幾個人質問道。

羅密他們是收到了元村高手的信號,這才匆忙趕過來的。

一開始羅密他們都以為是遇到了書生的人,可沒想到竟然看到了這樣的場面。

柳豐源冷冷的看著羅密,隨即開口說道:「他們要殺了我們,為了搶奪我的蠱蟲。」

羅密也看到了眼前的情況,只要不是個傻子,那都能看明白一些問題所在了。

糊塗啊,這簡直就是糊塗啊!

羅密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去,他很清楚,柳豐源的人蠱固然厲害,可是絕對不會易主的。

一旦柳豐源發生了變故,那麼人蠱也會跟著死掉的,最多是得到一個高級蠱蟲的屍體罷了。

這蠱蟲要是活的,那麼還是有很多遊人的好處,可這蠱蟲要是死了,那就和狗糧沒有什麼區別了,最多是讓他們的蠱蟲進行一次進階罷了。

而這樣的事情,只需要養幾年特別的蠱蟲,或者奪取外面敵人的蠱蟲,那也是可以達到的。

這些傢伙竟然想要搶奪柳豐源的蠱蟲,這簡直就是豬腦子才會做出來的事情!

「真的是這樣?」羅密眯著眼睛厲聲呵斥道。

地上四個人很是不甘心的瞪著柳豐源,不過他們也沒有承認一些什麼。

這個時候雲貢山站出來,冷冷的提醒道:「按照你們邪苗的規矩,我們有權利殺了這些傢伙,即便是你也沒有阻攔的必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