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薛雲先發制人,身影一閃一個橫掃千軍飛卡諾起后,再是頂肘彈襠,卡諾當然避之三舍見之如虎狼,那寶貝可不能傷了。

見他躲的還挺快,薛雲當然乘勝追擊,不放過一絲機會,出拳神速,轟如雷動。

卡諾也即使轉身反手一擊,雙腳蹬起連貫踢起,薛雲一拳相對於他對轟,掌心朝向他腳尖拍下去。

啪啪啪!

他後退著也側踢反擊,雙腿一點也不卡諾遜色。

兩人就這樣你來我往,打的熱火朝天不可開交,甚至都快打地惱羞成怒了,遲遲沒有結果,實在是他們之間難以分出勝負,這種勢均力敵太糾結。

「我類個擦!」

薛雲雙拳直出,直搗黃龍之勢。

卡諾和他乾脆對轟,沒有其他動作。

爪風犀利,掌劈力頂,實在是能用的都用上了。

打到最後打的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就像是在記流水賬,這一招薛雲傷了他,下一招他肯定要找回來,反反覆復。

「不打了,不打了!」

卡諾擺了擺手,喘著粗氣。

「跟你這個怪物打恐怕要打到明年,混蛋。」現在哪裡還有獵魔者聯盟會長的風度,坐在地上就像是個鄉間老漢。

「日,和你打浪費時間,下一次見面一定三招把你拿下。」薛雲也恨恨道。

雖然兩人之間仇恨萬千,但是打來打去竟然起了依依惜情,這是男人遇到同類的認同感。

「現在我在這裡等你,你來啊!」卡諾淡淡道,但是薛雲怎麼看怎麼是一股痞子的挑釁,和滿滿的諷刺。

「男人不懼挑戰,繼續來,老子怕你?」

薛雲劍眉一挑再次翻身而上,啊不,是棲身而上。

噼里啪啦的一陣大戰。

除了給兩人各自身上留些淤青和傷痕,沒有什麼生命威脅。

「算了算了,再打下去就要吃飯了,上帝也要召喚我了。」卡諾再次做到地上,重重地蹲了下去,盪起大片灰塵。

薛雲也是一樣,往地上一坐,也是精疲力盡了。

「雖然不能滅掉你,但是你如果還在華國搗亂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如果不想我追你到歐洲的話最好做一個正確的選擇。」薛雲也氣喘吁吁。

「你這一句話就要我放棄這麼長時間的布局,你認為我會答應嗎?」卡諾反問道。

「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

薛雲在他全身掃視了一周道。

他料到卡諾一定會回去的,現在他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是有自己擔當,其他的手下也不能在京都翻起太大風浪,畢竟京都的水還是很深的。

和喪屍王合作就一定會拿下嗎?別忘了先不說薛雲,還有個一號在呢,一號的實力少有人知曉,就連卡諾也不清楚,喪屍王曾經和他大戰據屍王說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這樣的情況下卡諾如果再做愚蠢的決定就只能說薛雲是瞎了眼了拿他當對手。

卡諾剛得了魔道秘籍,也要研究研究,所以薛雲敢肯定他要怎麼做。

「哈哈!恭喜……」

卡諾大笑道,話沒說完從外圍卻傳來了陣陣的驚呼。

他們兩個對視了一眼,也都感覺到不對勁。

「喪屍大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們已經攻陷了京都的前線了嗎?」

「不可能,前線將軍鎮守各門不可能被衝破,即便是長耗沒有十天半月它們休想過城牆一步。」

「那現在這怎麼解釋呢?」

另外一人反駁道。

「這……這……」

「說不定它們只是攻陷了這一門,那也說明有一門被打落神壇,到底是誰哪位大佬的地盤。」

「看這個方向有好幾個門的可能性都存在,不好說到底是哪裡啊!」

「好了,現在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它們都要衝到跟前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此刻所有人才反應過來他們和喪屍的距離拉的越來越近。

「大家離這些大鼻子遠點,他們和喪屍是一夥的。」路遠征被人扶著望著獵魔者聯盟的眾人。

「混蛋,你們說什麼鬼話,我們什麼時候和喪屍一夥了。」獵魔者聯盟的人都被卡諾蒙在鼓裡呢,哪裡知道自己都被賣了。

「哈哈哈!這不是當了*還立牌坊嗎?他們居然說他們沒和喪屍合作,這不是搞笑嗎?那我們在外圍遇到的喪屍軍團和你們的人難道都是幻覺?」京都這邊有都是聰明人,聽了他們這麼說,再看他們的表情也覺得他們似乎並不是在撒謊。

「怎麼可能,我們從來沒有和喪屍合作過,人類和喪屍的仇恨我們怎麼可能拋棄,你們恐怕是在擾亂我們的軍心,所有人都不要相信這群黃皮猴子的話。」

一個絡腮鬍子的壯漢道。

「原來你們都是被自己首領騙的團團轉,還真是可憐啊!竟然連自己對付的誰都不知道,毫不知情。」

薛雲和卡諾也來到,當然一眼就看到了那黑麻麻湧來的屍潮,再聽到眾人的言論,他咧嘴一笑。

而卡諾聽了薛雲的話卻是臉色鐵青。

「哼,想給我頭上潑髒水,你們難道因為我們獵魔者聯盟中的戰士們都好騙嗎?」卡諾憤慨的樣子,薛雲在心裡給他點了一個大大的贊,真夠無恥的。

「到底是還是不是也就這樣你自己和你的那幾個狗腿子知道,其他人倒是明白個毛,可悲可嘆,卻不值得可憐。」薛雲搖著頭嘆氣道。

「或者是你們鬧翻臉了?它們這次行動你似乎不知道啊,它們難道這個環節跳過你了,在預謀什麼大局,將我們都一網打盡?」薛雲不再糾纏這個話題,他知道也給他造成不了什麼威脅,還不如省點小數點。

「它們還真是該死,屍王和我商量什麼,我們又沒關係,不過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他是想將我們一網打盡,這個可能性很大,現在我們恐怕從哪個方向突圍都有絕對的力量阻擋!」卡諾眯著眼。

可是它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放棄了正面戰場來對付他們,不是因大失小嗎。 「這群臭氣哄哄的傢伙,喪屍王怎麼想的,它捨棄了正面戰場不成,還是我們太誘人了。」卡諾撇了撇嘴。

「你的說他們臭氣哄哄的了,還和他們合作。」薛雲扭頭不屑道。

「那有什麼,一看你就是不懂,按你們華國話來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有算得了什麼。」卡諾牛逼的樣子鼻孔朝天,很看不起薛雲似的。

「連人的道德都不要了,還指望你有什麼大事可成,笑話。」薛雲嗤笑了一聲。

「我只要登臨人類之巔,成為萬眾主宰,世道至尊,將所有零散的人類聚集起來,喪屍又能泛起什麼風浪,要滅它們何止是簡單。」卡諾鄙夷地看著他。

「你確定到了那個地位的時候還會怎麼想?其他的人會允許你這麼做,和你打江山的人會甘心?」薛雲搖著頭。

「那就你這麼說人活一世又能做成事嗎? 她與黑夜盡纏綿 顧前顧后畏縮不前。」卡諾怒斥道。

「你的路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尚且不迷途知返,現在為時已晚。」薛雲說的是實話。

「我的路就是我的路,我成功了有誰敢說錯。」卡諾重重一腳踏在地上,地面一陣搖晃。

「不和你說那麼多了,浪費口舌!」薛雲捂著額頭。

「是你無話可說吧!」

此刻兩人就像是彼此相識的熟人,毫無起初的劍拔弩張,惺惺相惜是強人。

「把它們擊退再和你算賬,你放心,你殺我京都之人這件事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們伸手伸的太長了。」薛雲狠狠地刨了他一眼。

「你還能把我留下,剛才已經較量過了,我奈何不了你,你也不能拿下我,你們華人難道都會說大話,還是與生俱來的。」卡諾並不害怕薛雲的話,反而諷刺道。

「你這個交換生在華國待的這幾年學的知識確實不少,成語用的都一溜一溜的。」薛雲聽了他的話不以為然,也不生氣。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華國待過幾年,你調查過我,不對,不對,沒人知道我的底細啊!你是怎麼知道的。」卡諾見薛雲說出來自己的老底,驚異不定,眼睛里閃爍著寒光。

他認為是薛雲早早就盯上自己了,這要多大的情報網,亦或是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存在,和自己的布局。

對了,他現在突然想起一開始死去的一個外圍成員,他是在哪裡得到的消息?

不可能,就連自己的心腹自己也都沒有告訴過她們自己曾經在華國待過啊!

「你是怎麼知道的,告訴我!」

卡諾陰沉著臉,背後驚出大片冷汗。

「想知道這些很容易不是嗎?你要確定,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薛雲奸笑著道。

「你是說我的人裡面有內奸。

這絕對不可能,他們沒人敢背叛我,再說你一個東方人怎麼可能認識他們,他們可都是土生土長的歐洲人,想騙我,就不能用點心嗎!」卡諾聽了立即否定道。

「不信算了!反正我又沒有說謊。」薛雲不可置否地眨了眨眼。

心裡卻yin笑,卡諾這個人生性多疑,即便是他肯定,心裡也有根橫刺,不能威脅到他也要噁心他,這就是薛雲的目的。

不知道卡諾和薛雲做對手到底是太倒霉還是太背。

「準備準備迎戰了,我可不想手下這麼多人埋葬在這裡,短暫的合作會讓我們減少傷亡。」薛雲仔細想了想道。

「哼!」卡諾沒有答話,只是冷哼了一聲。

薛雲卻輕笑著很是高興,見對手不高興他當然開心。

「下面我要說個跟不好的情況,相信大家也看到了面對的是喪屍的大部隊,還很有可能是它們的主力,如果我們單方和它們硬拼不會嘮叨半分好處,所以……」

薛雲的話猛然驚醒了所有人。

「是啊!它們可是喪屍的主力,我們怎麼能擋住,這一二百號人不被瞬間團滅恐怕也差不多了吧!」

「那怎麼辦,我們不是孤軍無援了。」

「李將軍不是還帶領了二百號弟兄嗎?怎麼沒見他們人啊,按理來說屍群到這裡即便和他們沒在一個方向他們也應該發現了,為什麼沒來支援。」

「對啊,他們不會逃跑了吧!」

眾人七嘴八舌地喋喋不休起來。

薛雲也意識到了不對,李輝煌雖說與喪屍群的來向截然相反,可是這麼大規模的進攻他們難道就沒發現。

「出什麼事了。」

薛雲前思後想不得其解,他當然想不到屍王已死,現在的屍王不過是個冒牌貨,而且比喪屍王還強大無數倍。

李輝煌也正被他阻攔著不得過來。

就連李輝煌也不知道對面「喪屍王」打的什麼主意,竟然只是攔住自己等人,也不進攻,只是不讓離去。

「這傢伙的實力,太強大了,竟然讓我都感覺到這般的無力感,還有誰能擋住嗎?」李輝煌眼中閃過複雜的神色,他實在難以想象,以前還曾有幾面的喪屍王會這麼強大,就算是吃了靈丹妙藥也沒有這樣的功效吧。

「李將軍,我們怎麼辦。」

「對啊,這麼多喪屍,他們能擋的住嗎?」

……

「我們在這裡干著急也沒有用,只能聽天由命了,希望他們……」

李輝煌也說不下去了,他們自己都尚且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她也很疑惑,以「喪屍王」的實力直接上去不就把他們都滅了,用得著這麼大費周折的嗎?

……

「兄弟們,我們估計也沒有援軍了今日背水一戰,雖然他們剛才還是對手,但是我們現在有共同的仇敵,我希望我們從現在開始同仇敵愾,不能讓喪屍收了便宜。」

本來將士們還有些怨言聽了薛雲的話也就沒說什麼了。

獵魔者聯盟那邊有卡諾的吩咐更沒有一個人敢有所怨言。

「嘭嘭嘭!啪啪啪!」

喪屍軍團的行進速度一點也不慢,只是這地勢並不是很好,再加上破爛的建築也為人類這邊贏得了些時間,讓他們有更長的時間緩緩。

「所有人,殺!」

沒離多近,薛雲便一揮手卷軍而去。

卡諾也是一樣,帶著手下獵魔者聯盟的眾人衝殺。

「吼吼!」

「吼!」

「我要吃人類!」

「人類的血肉,渴望血肉。」

喪屍軍團也不甘示弱,一個個如噬血的惡魔。

幾百人和密密麻麻少說百萬的喪屍碰撞,而且還都是從千萬喪屍中挑選的精銳,可想而知戰鬥多麼慘烈。

「小子,敢不敢比我們誰殺的喪屍多,到時候誰輸了就向贏得人俯首稱臣。」卡諾挑釁的道。

「有什麼不敢,就害怕你逃離。」薛雲撇了撇嘴。

「殺!」

「殺啊!」

見到各自的首領都這麼給力,其他人當然也都信心大漲,軍心大穩,紛紛以最高戰力拚殺起來。

現在不管是華人還是獵魔者聯盟的人,都握手言和了。

雖然只是暫時的。

「五百。」薛雲一掌拍下去簡單掃一眼就知道大概有多少喪屍。

地下一大片血肉成泥,染紅了大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