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有一句「xxxxx」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章常樂你不要太得意,你給我等著!這個仇,我記著了。」季宏愷的日常狠話環節已經結束,咬著牙,正準備轉身就走,「下次我再來找你算賬!」

士可殺不可辱。

他是不可殺也不可辱。

季宏愷舉了舉拳頭,一點都不想再看這個氣人的章常樂,「我告訴你,我下次肯定會把我女神奪過來!」

「……所以你女神到底是誰?」

「我幹嘛要告訴你這個膚淺的人。」

季宏愷傲嬌的哼了一聲,差點忘了要說的事了,「對了,這個給你。」

他從身後人手裡接過一個袋子半扔過去。

「這什麼?不會是炸彈吧?」

雖然是開玩笑的口氣,但章常樂更多的還是疑惑。

他有東西給他?

「炸死你更好。」季宏愷很是不耐煩的扔過去,「前兩天不是你生日嗎?我女神讓我送給你的。」

「……」

給「情敵」送禮物可還行?

季宏愷顯然沒多想。

章常樂也不是第一次收,接過來還沒拆,就往車裡扔。

「你小心對待我女神送你的禮物!」季宏愷瞪過去,末了眼神劃過那禮物,眼裡閃過一絲肉疼。

「要你管,禮物我收到了,你趕緊走。」

章常樂揮揮手,謝嘉慕懶得管眼前這兩個「傻子」,直接坐上了副駕駛。

至於後面……當然是留給章常樂去照顧飛魚了。

不然半路醒了,害怕……

「女神!」

季宏愷瞪了他一眼把眼神收回,揉了揉眼睛,餘光瞥見坐在駕駛位上的側顏!

美帥美帥的!

激動的季宏愷拋棄了章常樂,目光灼灼的換了個方向,向前側走靠近看到了少女。 說好了要請靳斯辰吃飯,葉初七便一直在等他的電話。

結果,她還沒等到靳斯辰的電話,倒是項禹傑先聯繫了她。

那日,正值周末。

葉初七窩在宿舍里,前一晚追劇到半夜,正打算一覺美滋滋的睡到自然醒,沒想到卻被電話鈴聲擾亂了計劃。

逆天神醫 「喂……」

她好半天才摸到手機,迷迷糊糊的接聽。

項禹傑的抱怨聲很快就傳來……

「葉初七!你個沒良心的,居然讓我等了足足51秒才接我的電話,你哪次找我我不是秒接,你居然讓我等了這麼久!」

葉初七懵了一下。

她並沒有留意電話響了多久,可是,51秒是有多久?

為什麼聽他的語氣,就像是等了三生三世似的?

項禹傑卻偏偏小題大做,繼續道:「你知道在這51秒的時間裡,我等得有多絕望嗎?你知道在這51秒里,我的心經歷了怎樣的煎熬嗎?」

葉初七:「?」

她從床上坐起身來,原本僅存的那一點睡意也被項禹傑的鬼哭狼嚎給嚇沒了。

這傢伙又是日常發哪門子的神經?

她還沒怪他打擾她和周公相會,他反而還怪她接得慢,不就是51秒嗎?有沒有他所說的那麼誇張?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這是在客串瓊瑤戲呢!

「說話!」

項禹傑沒等到葉初七秒回,馬上就要求道。

葉初七攏了下凌亂的長發,問道:「好傢夥,你今天又吃錯什麼葯了?」

項禹傑:「廢話少說,你馬上來機場。」

「機場?」葉初七不明所以,問道,「幹嘛?」

項禹傑:「廢話少說,馬上來!考驗咱倆交情的時候到了,你這次若是不來,以後就再也見不到我了嚶嚶嚶……」

葉初七:「!」

她還沒搞明白究竟是什麼情況,項禹傑已經掛了電話。

他們倆的交情吧,雖然談不上有多深,但是好歹曾經統一過戰線,想以氣死大叔為目標,就算最後沒有成功,但並肩作戰的情誼還是在的。

她沒有遲疑,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收拾好,就匆匆出了門。

到了機場,她才知道項禹傑所說的『以後再也見不到了』是什麼意思。

想當初高考成績出來之後,幾家歡喜幾家愁,葉初七還算是歡喜,但是項禹傑卻明顯是愁的那個。

只要把他18歲就當爸的光輝經歷說出來,任憑誰也不會相信他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學習成績就更不用說了。

項禹傑的高考分數在全校墊底,自然無緣大學。

但是他爸爸是項超,走後門這種事項超也不是沒幹過,否則項禹傑當初也不可能在新亞高中學習。

可是,項超卻不想繼續在國內走後門了。

思前想後,項超決定將項禹傑送出國去歷練幾年,學校聯繫好了,生活住宿安排好了,項禹傑卻不肯去。

項超這次沒有依他,而是親自將人押送到了機場。

葉初七趕到的時候,項禹傑正在候機廳里抱著身邊的大圓柱子不肯鬆手,跟項超來硬的不行,他便開始走溫情路線。

「爸,我們父子分離了十九年,好不容易才團聚,我還沒來得及好好孝敬你老人家,你忍心就這麼把我送走嗎?」

項禹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著。

當然,這只是一種情緒,他既沒有鼻涕也沒有眼淚。

項超從沒聽他說過這種話,差點就感動了。

不過,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這招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用,他的態度一如既往的強硬,說道:「等我真成了老人家,你再回來孝敬我也不遲。」

項禹傑見一計不成,只好再生一計。

「那小寶呢?她還那麼小,我知道從小沒有爸爸陪伴在身邊長大的苦,你想讓小寶也重蹈覆輒嗎?」

項超像是聽了什麼笑話,道:「那正好!可能你也要跟我一樣嘗試一下骨肉分離的滋味,才能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爸爸,等你什麼時候能獨立撫養小寶了,我就讓你回來。」

「你……」

項禹傑像是受到了一萬點暴擊,他終於放棄了抵抗,一手捂住胸口,一手顫抖的指著項超道:「你你你……項超你欺人太甚,人家還只是個孩子。」

項超:「欺的就是你!想抗議先等自己有那個能耐再說。」

反正,他就是打定了主意軟硬不吃,不管項禹傑出什麼招他都不接。

項禹傑知道大勢已去,索性不再求饒,直接豁出去了。

「好好好,我算是看透你了項超,我就知道你在嫌棄我和小寶的出現,擾亂了你原本瀟洒自由的生活,搞得你現在每天都得準點回家,妞不能泡了,夜店不能去了,你恨不得找個機會將我們一腳踢開是不是?我……你這麼對我,我要告訴我媽!」

項超沉穩的臉色終於有了小小的波動。

他睨了項禹傑一眼,依然不冷不熱的道:「有兩件事你搞錯了。第一,我嫌棄的只有你,不包括小寶,我疼小寶還來不及,不會將她一腳踢開;第二,別給我提你那個媽,你回來跟我這麼長時間,她露過面沒有?打過一通電話沒有?有本事你就告訴她,我還想問問她是怎麼當媽的。」

項禹傑:「!」

被嫌棄成這樣,他感覺自己生無可戀了。

他重新抱住柱子,眼看著項超就要過來拽他,他被迫使出了最後一招,威脅道:「你別過來!要不然我……我就,我就……」

「咳!」

柱子後面,忽然傳來一聲輕咳。

葉初七從後面走出來,在項禹傑詫異的目光下,她很淡定的道:「行了,差不多得了,戲太過就顯假了,別說你真的敢一頭撞上去?」

項禹傑還真的……不敢!

他驚訝的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看她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就知道絕對不是剛剛才到的。

果然,葉初七答道:「不早不晚,應該剛好在你開始表演的時候……」

所以說,他剛才那麼慫的樣子,全被她看到了?

項禹傑本來只是威脅項超,這下子真的連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項超走過來,直接拎著他的衣領道:「行了,少來這套嚇唬我,我連孫女都有了,傳宗接代都用不著你了,別以為自己有那麼重要,走!」 「我不要走,放開我……」

「葉初七,你愣著做什麼?快幫我勸勸項超啊!」

「最起碼讓我追到你再走啊!否則我的泡妞史上出現這種敗筆,我死也不心甘的啊!你要等著我聽到沒有……唔……」

項禹傑大呼小叫的,吵得項超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

還想讓人家等著他,也就是自己的親兒子項超才不忍心那麼打擊他,小子認輸吧,你玩不過靳斯辰那隻老狐狸的。

就前陣子吧!

大夥聚會的時候,項超無意間提起這個讓人頭疼的兒子。

那時候所有的大學都要開學了,偏偏項禹傑的未來還沒有個著落,他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想把兒子送出國。

其他人都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畢竟,如何安排項禹傑,全看他的個人意願。

當然,那時候靳斯辰也沒說話,就好像也沒什麼意見。

可第二天靳斯辰就主動聯繫了他,說是已經幫他物色好了,哪個國家,哪個學校,哪個專業,列舉了很多,隨便項超自己挑。

可謂比項超這個當爹的還要上心。

不過,項超卻很清楚靳斯辰心裡的那點小九九,他哪裡是熱心,分明就是黑心,巴不得把項禹傑送得遠遠的,以後不能再纏著葉初七。

最終項超下定了決心,雖然不全是因為靳斯辰。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他也跟天底下所有的父親一樣望子成龍。

隨著年紀的增長,以前從未考慮過的問題,現在都變得通透無比。

項超自認自己不是個稱職的父親,從未參與過這個兒子的成長,所以項禹傑長歪了,他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項禹傑的本性並不壞,只是行為習慣過於懶散。

大概是以前有他母親慣著,後來又有父親可以依賴。

項超想了很久,他覺得項禹傑應該去吃點苦才能獨立,一味的將他庇護在羽翼之下,只會害了他。

所以,決定了,就不回頭。

葉初七眼睜睜的看著項超把項禹傑押向了安檢口,她當然沒有勸,甚至連腳步都沒有邁一步,她只是微笑著朝著他離開的方向,揮了揮手。

如果她真的只有十八歲,或許會覺得項超的強硬不可理喻。

可是,以她現在的心理年齡,已經可以理解什麼叫做可憐天下父母心。

項禹傑離開這裡,誰也預料不到這對他未來的影響是好還是壞,但至少已經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有緣,自然還會再見!

葉初七目送著項禹傑進了安檢口,這才轉身離開。

這邊才剛剛恢復平靜,那邊馬上又是兵荒馬亂。

葉初七還沒來得及離開機場,忽然就迎面衝進來一群人,男的女的都有,普遍年齡偏小,一眼望去就是中學生居多,有的手舉橫幅,有的拿著海報,還有的揮舞著手中的燈牌,全部湧向接機口……

這種景象在京都機場很常見。

但凡有明星名人出現,這些瘋狂的追星族就會集體出動。

葉初七對這些沒有興趣,卻低估了追星族的迫切和瘋狂,大家都是一涌而進,只有她在往外走,兩股力量相碰撞,宛如雞蛋撞上了石頭。

葉初七被擠得一個趔趄,不小心撞到了身旁的人。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那人穿著一身深藍色的休閑西裝,手上提著一個款式簡單的公文包,正巧他擱在包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打算接電話,公文包的拉鏈還沒來得及拉上,就被葉初七這麼一撞……

噼里啪啦!

他的包和手機通通被撞掉在地上,就連包里的東西都撒出來不少。

「對不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