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是噶瑪拔希能做到的最大程度。

他無法阻止天罰,只能將天罰力量分散,引導大都四周邊角。

這樣做,能夠保證死傷減免到了最小的程度,同時還能夠保下大量的權貴人家,令他們免受波及。

雖說佛說平等。

可佛教辯論將開,他們需要大量的豪門權貴為他們說話。

一時只見六道天雷像是一張大網散開。

這些天雷劈向四周時,無數密密麻麻的雷光從中分裂出來。

一些潛伏在大都里討生活的妖怪,連躲閃都來不及,瞬間就被雷光劈成焦炭。

「就是現在!」

趙客躲在皇宮的角落,看到頭頂劃過的雷光,眼中流閃出興奮的光澤,墊步一躍,踩著城牆高高躍起。

居然迎著那一道天罰衝去,雷光灼熱,即便是被一分為六,但依舊威能恐怖。

趙客卻是直接喚出大夏鼎,迎著雷霆砸過去。

這尊寶鼎在趙客的催動下,一時猶如一輪驕陽般,逆天而上,一鼎重擊下,令無數雷光在天空爆閃。

「萬象!」

趙客抓住機會,胸口萬象之瞳睜開,一時強大的吸力下,黑色閃電在空氣中被扭成一團,吸入自己的萬象瞳中。

一顆!

兩顆!

三顆!

足足六顆,黑紅色的火球出現在自己的萬象之瞳中。

這六顆黑紅色的火球燃燒這奇特的色彩。

一股強大的毀滅之力被緊緊束縛在火球中,趙客仔細感悟下,這些火球的威力驚人。

一旦釋放出去,威力之大超出想象。

「成了!」

趙客穩穩落在地上后,臉上掛起笑容,將大夏鼎收回進郵冊里。

一次吸納了六顆,加上之前的兩顆火球,自己的萬象之瞳似乎到了這裡就已經飽滿。

趙客不是沒有嘗試,只是繼續吸納的結果,反而是把這些散落的雷光吸引過來劈向自己。

看起來八顆就已經是為萬象之瞳的極限。

但即便是如此,趙客對這樣的結果已經滿意急了。

「轟隆隆~~」

天空上,深紅色的劫雲里發出不甘心的咆哮聲。

但也只能如此作罷,一點點消散在雲端之上。

規則就是規則。

這玩意沒有什麼情感,趙客既然躲過了天罰,它也無法在對趙客繼續施加懲罰。

除非這個時候,趙客能夠進階成為高級郵差。

那麼相信規則一定會很樂意的,為趙客精心準備一套,高級郵差的強大懲罰。

大都四周不斷傳來一陣陣驚爆的雷鳴之聲,伴隨著雷鳴后,大火開始蔓延開,令整個大都都籠罩在火光之下。

就連皇宮也不例外。

一道雷霆霹下將大都皇宮內的太子府隆福宮,給劈成了兩半,地面上裂開百米深的裂縫,不知道多少奴僕在雷光下,化作煙塵。

巨大的火焰,令整個大都皇宮亂作一團。

趙客見狀卻也不馬上逃出皇宮,而是繼續躲藏在皇宮之內。

這裡是皇家禁地。

自己潛藏在這裡並不安全,趙客相信這裡必然有頂尖的高手坐鎮。

所以他也不往深入的地方去,就躲在宮牆的邊緣,靜靜的等待著外面的動靜。

最佳賤偶 畢竟自己惹出這麼大的麻煩,鬼知道外面是什麼個情況。

能躲就躲,躲不了再說。

就在趙客躲藏在宮牆邊緣的時候。

大都內早已經是一片人間地獄般的凄慘。

一分為六的天罰,其中一道皇宮,一道劈在了一家富人的宅院,剩下四到劈在了貧民窟。

對於這些貧民來說,簡直就是無妄之災。

來自母親的哭喊聲,一個不過三十歲的婦女緊緊抱著自己懷中的孩子。

孩子不過只是被雷光閃過,並未直接接觸,就全身變成了焦炭。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諸位師兄弟,就勞煩大家為此超度下吧。」噶瑪拔希面色悲苦,一身白色袈裟上早已經被變成了黑色。

身上也受到了多處灼傷,只能見超度亡魂的事情,交給後面幾位佛門高僧。

「尊者已經儘力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貧僧吧。」

三戒和尚走來,看著噶瑪拔希手指還在滴血,不由皺眉說道。

「多謝大護法,不知道其他諸位法師可安好」

這次為了護持大都,佛門簡直是損兵折將,他尚且還好,但其他僧人卻是大部分遭到了天雷的反噬,都是重傷。

三戒和尚神情無奈的搖搖頭:「少林禪宗的兩位大師都已經坐化,五台山的妙蟬大師等人,也身受重傷,還有其他幾地佛門僧人大部分都遭到了天雷反噬,不過還好,不會傷及性命,被我安置在了,開靈寶剎。」

「開靈寶剎!」

噶瑪拔希一愣,這個熟悉的名字令人神情有了幾分追憶,點點頭:「如此甚好。」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開靈寶剎的廚房內,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和尚,卻是面露笑容,雙手拿著大勺子,在葯鍋內攪拌著,小和尚的手腕已經被切開一道切口,鮮血順著湯勺一併流入鍋內。

一鍋湯藥里,瀰漫著一股濃烈的邪光。

「嘿嘿嘿,喝吧,喝吧,喝了這鍋湯,才能頓悟什麼叫做佛法!!」小和尚看著鍋里邪光翻騰,心中不由得狂笑起來。 「哎呦,好慘啊!」

「可不是么,聽說隆福宮那位,白光一閃,人就成了骨頭架子,慘啊!」

宮裡的幾個太監,低著頭一邊走一邊小聲議論著昨天的事情。

這種事情宮內雖然嚴禁去私下傳播,可又怎麼可能禁的住呢。

死傷慘重,簡直慘不忍睹。

有的乾脆連屍體都沒有找到,皇宮尚且如此,大都內就更不要說了。

死傷之大,前所未有。

一時間整個大都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聽說今天朝會上,幾位老臣都快要吵翻天了。」

雖然沒有人敢說是蒙哥汗的朝政失策,但爭執的焦點,還在於佛門和全真教的這次辯論,該不該召開。

趙客躺在走廊上面,對於這些亂七八糟的完全沒有聽下去的心思。

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名,聽的他就感到頭大如斗。

察覺到外面亂糟糟的聲音已經都停下來了,趙客便是打算找個機會溜出皇宮去。

然而就在趙客打算離開的時候。

下面的太監突然不再說話了,彷彿聲音一下就安靜了下來一樣。

趙客一瞧,就見幾個太監低著頭,正跪倒在地上。

「你們還真是大膽包天,宮內嚴禁討論的事情,你們還在在這裡亂言,全部拖走杖斃。」

走廊下面傳來女人的冷斥聲,任憑這些太監求饒下,依舊被侍衛提小雞一樣的帶下去。

「你們都退下吧。」

女人呵退左右後,靜靜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皇宮裡有十二都統,實力不高卻也有中級郵差頂峰的實力,皇帝身邊的掌燈太監,都是不亞於你們這些候選者的高手,你躲在這裡,不是找死么!」

趙客翻身從走廊頂上跳下來,身子往走廊旁邊的草叢中一坐,把身影隱匿在女子身後。

「彼此彼此,我還以為是誰呢,嚇我一跳,我說你這傢伙怎麼沒了蹤影,原來都已經混到這個地步了,厲害厲害!」

趙客的調侃聲下,女子反而冷笑起來:「不然呢,你們這些候選者要爭霸,我們這些小魚小蝦還不躲的遠遠的。」

趙客能想到避開佛道辯論強烈衝擊的方式,那麼別人也能想得到。

相比當官,入宮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式。

哪怕任務少了點,報酬並不高,但機會卻是有的,而且這個地方怕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

否則趙客也不會往這裡躲。

女子說著會轉過身,一張很清秀的臉蛋,畫著淡淡的眼妝,坐在那裡的姿勢很是靜怡,

有點像是林家小妹的感覺。

雖然趙客也沒去過那家叫做林家夜總會的地方,不過感覺上也差不多。

面對趙客上下打量的目光,盧浩終於有些忍不住了,斜眼鄙視的看著趙客:「在紅煙館里,沒看夠是怎麼的。」

「嘿嘿,我只是好奇,你是怎麼變換了模樣。」

對於盧浩,趙客每一次見到她,都會感到很熟悉又很陌生。

熟悉的是她的神態,陌生的是她的外貌。

這個傢伙已經不再拘泥於性別,但每次見到她的時候,外貌都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少扯沒用的,昨天的天雷是你招來的吧?」

盧浩當然不會把自己如何變換外貌的問題告訴給趙客,直接詢問關於天罰的事情。

這不僅僅是她的直覺,更重要的是,昨天趙客偷偷潛入皇宮的時候,盧浩就發現了這個傢伙。

緊接著天雷就來了。

除了趙客,盧浩想不到別人。

「嘿嘿,那只是一個意外!」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趙客對此不以為然,馬上就岔開了話題:「你來找我不會就問這件事吧?」

「當然不是,你欠我的人情該還了,幫我殺個人怎麼樣!」

「少來,上次真武印的事情,人情都還清了。」

「滾,老娘瞎眼了,幫你那麼多次,你都吃狗肚子里去了。」

趙客和盧浩兩人相互不讓的討價還價,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怕是還會以為兩人是在打情罵俏。

爭論了一翻后。

盧浩給了趙客一張紙條,是她要殺的一個人。

這個人是一名漢官,但也是少有的握有實權的漢官。

趙客沒問盧浩為什麼要殺他。

這是盧浩的任務線,自己問也沒有用。

不過作為條件,自己幫他殺了這個傢伙,盧浩要幫自己查一下關於,菩薩經的線索。

菩薩經這個支線任務,自從開靈寶剎後到現在還沒有頭緒。

這支任務的收益會相當的驚人,趙客絕不會輕易放棄掉,趙客猜測菩薩經的任務線索,皇宮裡可能也會有一部分。

這不是趙客胡亂猜測出來的。

如苗道一說的那樣,正是因為當今的可汗看到了菩薩經才會對佛教有了很大的重視。

或許菩薩經最初的版本,就在皇宮內。

「成交,不過我提醒你,最近還是低調點,據我所知,不少人都期待著砍掉你的腦袋。」

盧浩說完,便要起身離開,她不方便一直待在這裡,宮裡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做。

兩人留下了聯繫方式后,趙客就悄無聲息的遁出皇宮。

一出皇宮后,趙客就馬上喚出大夏鼎直接衝出大都,一刻都不停留。

他的身份是大都留守司,副留守。

又因為是漢人的身份,一旦被人認出來,會出現很多的麻煩。

最為穩妥的方式,就是隨著趙敏一起返回大都。

況且自己被雷劈的事情,趙敏他們都是目擊者,即便趙敏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可別忘了還有那些漢軍。

趙客不敢保證這些人能否管得住自己的嘴巴。

也不怪趙客會如此慎重,引雷轟擊大都這件事,絕對不是一個小麻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