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約莫一個小時過後,柳雪的臉露出笑容來,說道:“有了,想到辦法了!”

葉知秋一喜,問道:“用什麼陣法纔好?”

柳雪指着四周的樹木,說道:“這裏樹木衆多,強大的木氣,可以爲我們所用。”

“木氣?”

“對,五行之氣,都可以利用。”柳雪微微一笑,說道:

“我們可以佈置連環陣,在間佈置門遁甲的迷局,在外圍佈置五行陣法。門遁甲的出路,設置在外圍五行局的‘木’位。道門人一旦突圍,必須經過‘木’位。”

葉知秋想了想,還是不太明白。

柳雪繼續說道:“道門人從‘木’位突圍,必然遭到木氣的強烈對衝。衆人不敵,一定會被打回門遁甲局,那時候,門遁甲佈局已經轉換,恰好進入‘遁’位。大家落入‘遁’位,則會被陣法遁走。”

葉知秋更加不解,皺眉道:“被遁走了,那人家不是脫困了,擺脫陣法了?”

柳雪一笑,說道:“凝聚這裏的所有木氣,一次性爆發,再經過門遁甲局的放大,威力驚人,會將陣法人,送出千里之外!”(第一章) “千里之外?這麼厲害!”葉知秋大吃一驚。品書網

如果真的可以把人送出千里之外,那麼這些傢伙,沒辦法立刻趕回來,倒是絕佳的好辦法。

柳雪撇嘴:“一千里很厲害嗎?等我研究透了門遁甲,還有更厲害的。”

葉知秋大喜,連連點頭:“我知道雪兒的本事,趕緊佈陣吧,然後把那些牛鼻子老雜毛一起引過來,送他離開,千里之外!”

柳雪點點頭,畫下陣圖,向葉知秋解釋一番,然後和葉知秋一起佈陣。

陣法複雜,以道家五行符催動,藉助樹林的樹木,九曲迴環,佈置起來也很麻煩。

而且,還要引導樹林的木氣,又得在百棵大樹下面,預埋黃符。

一直到夕陽西下,總算大功告成。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問道:“雪兒,我可以進入陣法,試一試陣法威力嗎?”

“不行,這個陣法的傳送,具有不確定性,你要是進去了,也會被傳送走,到時候,我也不知道你被傳送在何處。”柳雪急忙阻止。

“啊,陣法是你自己佈置的,你都不知道會把人送到哪裏?”葉知秋吃驚。

“四面八方都有可能,每時每刻,傳送的方位都不一樣。我現在沒時間推算具體的數值,所以不確定。”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好吧,我不進去了。現在想想,怎麼把那些道門人引過來?”

“讓蘇珍和幼藍去吧,蘇珍鬼點子多,一定可以不動聲色將他們引鉤。”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和柳雪一起去找蘇珍。

樹林外,柳雪對蘇珍說道:“蘇珍,你現在和幼藍去那些道門人面前招搖一下,想辦法,引他們過來。注意,是引過來,不是請他們過來,也不是騙他們過來。”

如果把姜銘濤張大仙等人直接騙來,這些人被陣法遁走,以後一定會記恨。

只有讓他們自己進來,吃個啞巴虧,以後才無話可說。

蘇珍明白柳雪的意思,點頭道:“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說罷,蘇珍和幼藍催動妖法,捲風攝地而去。

葉知秋讓鬼童子繼續值班,自己和柳雪坐下來,休息聊天。

柳雪說道:“等到那些人來了,我們進陣,你可千萬跟着我,別被一起傳送走了!”

“我避開那個‘木’位,不行了嗎?”葉知秋說道。

“是這個道理,但是我怕你胡鬧。”柳雪笑道。

“雪兒放心,我不會胡鬧的。”葉知秋一笑,擁住了柳雪的肩頭。

柳雪順勢一歪,靠在葉知秋的懷裏,閉目休息。

夜幕低垂,夜風悠悠。

葉知秋關了手機,背靠大樹,擁着懷抱裏的柳雪,也閉目假寐,享受這難得的靜謐和清閒。

時間緩緩滑過,轉眼已經到了晚十點。

忽然間陰風一動,譚思梅低聲叫道:“老大,西南方有人過來了,是那些道門人!”

葉知秋和柳雪各自一驚,同時醒來。

遠遠的,蘇珍的聲音傳來:“師父師公,你們是在這裏嗎?我來了!”

這是約定好的暗號,說明魚兒已經鉤。

葉知秋會意,急忙和柳雪奔向樹林深處,一邊催動掌心雷,狂呼大叫:“雪兒,左右包抄,不可放跑了那個妖孽!”

柳雪也故意祭起無極符,發出森森光芒,引動那些道門人追來。

蘇珍和幼藍已經衝到了樹林邊緣,叫道:“師父師公別衝動,等我們來幫你!”

道門人果然當,紛紛跟在幼藍蘇珍的身後,叫道:“葉道友,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別擔心,我們都來幫你!”

葉知秋繼續大叫:“似乎這裏是無極之地,但是這裏面……”

道門人一聽見‘無極之地’這四個字,哪裏還忍得住?當下嘩啦一聲,有二十多人,一起衝進了樹林。

葉知秋和柳雪在前,帶着那些道門人亂轉。

眼見大家都進入了陣,葉知秋對着身邊的樹下掐指一點,催動預埋的黃符。

微風忽起,隨即化作旋風,在樹林裏盤旋起來。

旋風所到之處,預埋的黃符都被催動,樹林風水條件大異,黑霧遮眼,狂風呼嘯!

“風水變化,應該是無極之地的徵兆了!”葉知秋大叫,繼續忽悠大家。

道門人更是捨不得離開,在霧氣東奔西突,尋尋覓覓。

錚!

忽然間劍嘯聲響,葉知秋的赤元劍氣,向着四周亂射而去。

wWW★Tтkan★¢ ○

樹林已經聚集的木氣,立刻受到了刺激,開始反擊。

但見黑霧之,黃綠色的木氣,幻化爲刀劍,向着衆人射到!

“好厲害,大家各自小心!”姜銘濤一聲大喝,揮動拂塵,抵擋木氣之侵襲。

其他的道門弟子,也各出法器,向着射來的木氣反擊。

殊不知柳雪的陣法極爲高明,受到的攻擊越厲害,反擊也越厲害。

這一片樹林有好幾十畝,木氣凝集,威力非常巨大,源源不竭,層出不窮。

至此,張大仙和姜銘濤等人,全部了葉知秋和柳雪的圈套。

看看時機已到,柳雪一扯葉知秋的手,展開門遁形之術,掠向內陣的‘驚門’,再轉赴外陣的‘土’位,從容而出,遁到樹林之外。

姜銘濤和張大仙不識柳雪的陣法,帶着一二十個道門弟子,沒頭蒼蠅一樣,繼續在陣法裏戰鬥四面八方射來的木氣。

樹林外面,蘇珍和幼藍迎着葉知秋柳雪,低聲問道:“怎麼樣了,師父師公?”

剛纔道門人進入樹林,蘇珍和幼藍卻左繞右繞,悄悄地抽身而出。

“走,去國大學!”柳雪詭祕而得意地一笑,和葉知秋繼續施展遁法,向着城飛馳。

蘇珍和幼藍知道已經得手,也各自一笑,施展妖法,捲起一陣風,直撲國大學的方向。

至於陣法的道門弟子,結局不用問,逃不脫柳雪的算計。那些運氣好的,可能會被傳送在有人煙的地方,運氣不好的,被傳送到荒野,恐怕要演荒野求生的狗血劇情了。

姜銘濤等人在陣法如何應對,暫時不表。

葉知秋和柳雪御風飛馳,十來分鐘以後,已經掠過了幾十裏的路途,即將到達國大學。

無意,葉知秋一擡眼,卻發現國大學的西南方,有一道青氣和一道黑氣沖天而起,攪在一起,如同龍盤玉柱一般,旋轉不停。

“雪兒,情況不對,國大學西南方几裏地外,有妖氣沖天!”葉知秋暗自驚疑,說道。

柳雪聞言,急忙注目去看,皺眉道:“那個方向怎麼會有妖氣?不對……莫非是國大學裏鎮局已破,蚩尤老婆跑了出來?”(第二更) “那我們先別去大學了,去妖氣沖天的地方看看!”葉知秋急忙叫道。!

“好,過去看看再說!”柳雪點頭,和葉知秋一起轉向,斜插西南。

如果蚩尤老婆沒跑,那麼她還在國大學的鎮局之下,可以暫時不管;如果她已經跑了,現在去國大學也沒用。

所以,還是先去看看那妖氣沖天是怎麼回事。

兩人加速前往,不多久,便衝到國大學南側的一個生態公園裏。

公園是開放式的,間有山水,四周都是大面積的溼地和草地。

在公園南側的草地,妖氣籠罩了方圓三四丈的面積,盤旋不散,來回激盪衝突。

葉知秋和柳雪停下腳步,定睛細看。

隱約可見,妖氣間裹着一物,翻翻滾滾旋轉不停,五色斑斕,卻看不清面目。

“知秋,那妖氣間的東西,是什麼?”柳雪皺眉問道。

“我也看不清楚!”葉知秋取出南陽開國印,緩步前:“等我用大印驅散妖氣看看!”

此刻,妖氣在葉知秋前方五六丈之外。

“葉師弟,妖怪兇猛難鬥,快來助我!”妖氣之,忽然傳來孫靈聰的聲音。

“原來是你?”葉知秋恍然大悟!

因爲孫靈聰利用五行法旗護身,在妖氣盤旋,所以葉知秋和柳煙只看到一物翻滾,卻不見孫靈聰的身影。

次斷魂谷天崩,孫靈聰不知下落,沒想到,今天重逢在長安城裏!

現在忽然發現是孫靈聰,葉知秋有些不知所措了。

幫着妖怪打孫靈聰,還是幫着孫靈聰打妖怪?

嬌妻萬福 妖氣還在衝突激盪,孫靈聰還在大叫:“葉師弟快幫我……”

葉知秋沒有出手,卻轉身對柳雪低語:“雪兒,我來驅散妖氣,你防着點孫靈聰,別讓這傢伙跑了!師父讓我清理門戶,我一直沒有任務。如果今天可以抓住這傢伙,也了結一段公案!”

“好,我明白。”柳雪微微點頭。

反叛的大魔王 葉知秋這才前兩步,大叫道:“孫靈聰,你遇到的什麼妖怪?我站在外面,只看見妖氣盤旋,看不到妖精的本相啊!”

“是一個……古惡靈,散而爲氣,聚……則成形,以一個女子的相貌示人……”孫靈聰斷斷續續、聲嘶力竭地說道。

這語氣來看,孫靈聰真的支持不住了。

古惡靈,以女子的形象示人?

葉知秋暗自驚疑,難道真的是蚩尤老婆,跑了出來?

想到這裏,葉知秋又問道:“孫靈聰,古惡靈爲什麼會纏你?在哪裏遇的?”

孫靈聰氣不接下氣:“在、在……大學裏面,葉師弟趕緊助我,別……問了!”

“我靠,果然是你偷偷破局,放跑了這個惡女人!”葉知秋大怒,說道:“孫靈聰,你這是自作自受,自投羅,我偏偏不救你!不過嘛,念在你是茅山棄徒的份,等你死後,我可以幫你收屍。”

原本,葉知秋和柳雪商量過,在國大學的鎮局之外,佈置一個陣法。然後破局,放出蚩尤老婆的元靈,引入陣法之,利用陣法將之擒獲。

這是一個萬全之計,卻沒想到,被孫靈聰給攪了!

早知道如此,自己又何必苦心積慮,在樹林里布置陣法,把姜銘濤等人吸引過去?

看眼前的妖氣沖天,那個蚩尤老婆一定很厲害,想此抓住她,恐怕千難萬難。

費盡九州鐵,鑄成一把銼!

都是拜孫靈聰所賜!

孫靈聰幾乎絕望,嘶吼道:“葉師弟,你不助我,茅山法旗……會被妖怪毀了!”

葉知秋哈哈大笑:“茅山神器,哪裏那麼容易會毀掉?我放心得很,先坐山觀虎鬥!”

柳雪走到葉知秋的身邊,低聲說道:“知秋,還是出手吧。算我們不幫着孫靈聰,也要對付這個惡靈……”

葉知秋這才點點頭,咬破舌尖,一口血噴在南陽開國印,衝着前面的妖氣揚起:“立召立應,陰陽分明。天師法印,火急奉行。斬妖誅怪,化作微塵!”

咒語聲還沒結束,印面一到紅光射出,撲向前方的沖天妖氣!

“咿呀!”

妖氣一聲怪叫,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現形,衝着葉知秋和柳雪一揚手!

無數白色的碎屑,劈頭蓋臉砸到,暴雨還要密集。

柳雪見狀,急忙祭起無極符,構成防護,擋在自己和葉知秋的身前。

那些白色的粉末遇無極符的阻擋,紛紛墜地,頃刻間在葉知秋和柳雪面前,堆積了好幾尺高!

彷彿是一座鹽山,被推倒了,細碎的鹽粒傾倒在地。

而柳雪被對方不斷撒出的白色顆粒阻擋,竟然也不能前。

葉知秋手持南陽開國印,奮力向前衝,突出無極符的保護,逼向妖物。

“哈哈哈……”前方的妖氣忽然傳來大笑,接着青黑二氣同時收縮,化作一個白衣婦人,手提孫靈聰,騰空而去!

而孫靈聰的五行法旗已經不見了,一動不動,被夫人提在手,生死不知。

“孽障,留下我茅山五行法旗!”葉知秋手忙腳亂,一手南陽開國印,一手赤元劍,卻還是追之不及!

人家會飛,葉知秋不會飛,只能乾瞪眼!

譚思梅等三個鬼童子,奮勇去追,卻被那婦人一把白色粉末打了下來,各自慘叫。

柳雪自知追不,乾脆放棄了追殺的念頭,收起了無極符。

葉知秋憤憤地罵道:“孫靈聰,你壞我大事,也丟了自己的小命!真特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正在此刻,幼藍和蘇珍趕到,一起問道:“師父師公,怎麼回事?”

葉知秋鬱悶地搖搖頭,不想說話。

“沒什麼,是蚩尤老婆跑了。”柳雪也搖搖頭,蹲下來,檢查地的白色粉末。

蘇珍和幼藍也注意到了地的東西,各自驚疑,一起來查看。

“媽蛋,老法海死後,變成了一堆黑色粉末;蚩尤他老婆,竟然給我們弄了一堆白色的粉末,日了狗了!”葉知秋嘴裏罵着,也拈起一撮粉末來看。

“師公啊,你要是日了狗了,我師父還會要你嗎?哈哈哈……”蘇珍張口大笑。

柳雪的手裏剛好抓着一把粉末,聽聞此言,忽地一揚手,撒進了蘇珍的嘴裏,笑罵道:“你個死妖精越來越不像話,一把鹽堵住你的嘴,鹹死你!”

蘇珍措不及防,被灌了滿嘴,不由得跳將起來,手掐喉嚨,噗噗噗地亂吐,含混不清地亂叫:“師父,這是食鹽,你真想……鹹死我?”

“何止鹹死你?把你醃成人肉乾,讓你一輩子不能說話纔好!”葉知秋瞪了蘇珍一眼,又問柳雪:

“雪兒,這好像真的是食鹽,蚩尤老婆,怎麼會有這玩意?莫非那賊婆娘,以前是販鹽的?”(第三更) 地面上散落的,的確是食鹽顆粒和粉末,並無異議。

柳雪拍拍手,說道:“大家知道蚩尤老婆的閨名,叫什麼嗎?”

“得了吧師父,一個老鬼婆而已,還閨名?”蘇珍撇嘴說道。

“老鬼婆就不能有閨名?”柳雪一笑,說道:

“我看古書上的記載,蚩尤的老婆,叫做‘梟’,梟雄的梟,夜梟的梟,也是鹽梟的梟……實際上,鹽梟這個詞,最早的時候,就是代指蚩尤老婆的。”

葉知秋一愣:“這麼說,蚩尤老婆果然是個販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