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剛才雲愷灑出來的東西是硫化氫,高濃度的硫化氫可是劇毒,聞到會致命的,雲愷居然在身上備有這種東西,看樣子被逼到狗急跳牆的地步,他是打算跟敵人同歸於盡的。

幸好他夠警覺,動作也很及時,否則就中招了。

都已經是煮熟了的鴨子,到了他手上還能跑了不成?

秦墨沒有猶豫,迅速的追了上去。

然而……

剛才擒住雲愷,是趁對方一時不備,雲愷在他手上,失了先機之後就一直處於弱勢的地位。

現在讓他給跑了,他必然滿身防備。

秦墨的身手雖然是數一數二的,但是雲愷也不賴。

再想將雲愷抓回來,可就沒有剛才那麼容易了,秦墨懊惱不已,早知道雲愷詭計多端,他剛才就不該聽他廢話還那麼大意的。

如今,只有追了…… 一個奮力逃跑,一個窮追不捨……

兩個同樣身量頎長,長相俊秀的男人在路上上演了這麼一出追逐戰,儘管他們很默契的都避開了鬧市區,但是還是引起了路上過往行人的注意。

吃瓜群眾們紛紛看呆了。

瞧這兩人奔跑的速度,還有翻牆跨越障礙時那矯健的身手,就差沒當眾表演凌空一躍,飛檐走壁了。

所以,是在拍電影嗎?

雲愷本來還打著逃離京都的如意算盤,遇上秦墨之後,計劃全都亂了套。

還想逃到地鐵站是不可能了,地鐵站那麼多的保安巡警,他及時不落到秦墨手上,也會被警察抓起來。

當務之急,只有擺脫秦墨再從長計議。

本來他還不想引起圍觀,盡量往人少的地方鑽,可是秦墨卻始終緊追其後,想要擺脫根本就不可能。

那還不如,找個可以藏身的地方,或者乾脆混進人堆里去。

反正,落在秦墨手裡,他大概也是九死一生,那不如就冒險博一次,也許可以趁亂甩開秦墨的追擊。

兩人一跑一追的角逐了將近十分鐘,始終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秦墨一時擒不住,雲愷一時也跑不了。

就在剛才雲愷一個愣神的工夫,秦墨忽然奮力追擊,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

雲愷頓時心驚不已,瞅著前方是一條暢通無阻的長巷,這樣繼續跑下去,難免不會被秦墨給追上了。

秦墨的身手,雲愷剛才已經領教過了,似乎比他略勝一籌。

怎麼辦?

就在雲愷驚惶不已的時刻,前方的小巷盡頭忽然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一輛小型的機動三輪車正在往這邊開過來。

糟糕!

雲愷暗叫不妙。

主幹道在另一側,而這條小巷後面幾乎都是前方一排建築物的後門所在,所以巷子不算太寬,一輛三輪車開進來已經把路堵了大半,再容納一人通行都是個問題。

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了,他都還沒想到應變的對策,那輛三輪車忽然停了下來。

正好停在路中間,把路給堵死了。

很快,從車上下來一個中年男人,那人拿著鑰匙走到一旁打開了一扇小門,然後又繞回去打開三輪車的后廂門……

就差一點點了!

雲愷沒有別的選擇,於是當機立斷的從那扇打開的小門鑽了進去。

大約十秒過後,秦墨也追了上來,同樣跟著鑽進去。

砰……

不鏽鋼的門一關一合,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剛剛繞到三輪車後面的中年男人聽到聲音之後忍不住探出個頭來看了一眼,卻見巷子里空無一人。

那剛才的動靜是怎麼回事兒?

他下意識的望了眼那扇門,可能是風太大了吧!

他並沒有多想,繼續從三輪車上搬出幾筐新鮮的應季蔬菜來,然後一一搬進那扇小門裡去。

這個男人,其實是京都農貿市場的一個小販,常年給酒店和餐館供應新鮮的水果蔬菜,這些大筐小筐的東西顯然不能從酒店大堂搬進去,所以他一直都是從後門運送進去的,聽說今天是有大人物在這裡舉辦婚禮……

這家酒店,正是萬豪酒店。

靳斯辰和葉初七的婚禮,正在這家酒店舉辦。

雲愷知道這事兒,秦墨當然也很清楚。

在正常情況下,他們都不可能跑到靳斯辰的婚禮現場來,這對於雲愷來說就是自投羅網,對於秦墨而言也是惹事生非。

可是,這裡只是這家酒店通往後廚的一扇不起眼的後門。

他們倆個你追我趕的追逐了一路,一個一心想逃,一個一意要追,根本也無心留意周圍的環境。

京都這麼大,他們也不是對每一條大街小巷都熟悉。

到了這裡,他們都懵了!

雲愷也是沒有別的選擇,還會鑽進那扇門去碰碰運氣,秦墨只顧著追他,雲愷都敢去的地方,他沒有不敢追的道理。

進了門之後,雲愷就發現這裡似乎是廚房。

他雖然走進去看,但是老遠的就能聽到有很多人在忙碌的聲音。

他不敢多做逗留,立刻繞了個方向,發現前面是樓梯間,只能上不能下,於是趕緊的繞著樓梯飛快的跑上去。

秦墨就在後面,兩人大概隔著一層樓的距離,還有漸漸拉近的趨勢。

這世間的許多事情,就是起源於這樣的陰差陽錯。

同一時間,葉初七也在這家酒店裡,劉暢在這裡陪她聊了一會兒之後,她的那幾個大學室友也都來了。

儘管靳斯辰和蕭筱的事情鬧得那麼大,大家對此都有很多猜測,但是看到葉初七的婚禮照常舉行,並且臉上還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大家也就心安了。

流言再猛烈,只要沒影響到當事人,那都不算是個事兒。

葉初七化了妝做了造型,又在大家的幫助下換上了美美的婚紗。

已經快四個月的肚子,雖然平時也還是不顯懷,但是脫了衣服之後也能看得出來隱隱的輪廓了。

所以,葉初七在靳斯辰準備的那麼多套婚紗裡面,選擇了一套高腰韓版的,不僅顯得腿長,層層的軟紗堆積在腰間,還不勒肚子。

當她從試衣間里出來之後,眾人都驚呆了。

本來就顏值出眾,換上婚紗怎一個美膩了得?

幾個少女都冒著星星眼,全都朝她圍了過來。

尤其是孫甜甜,激動得看看這兒,又摸摸那兒,語無倫次的道:「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能這麼美?好想嫁怎麼辦?」

柳芳菲道:「想嫁的前提是,你得先有個能嫁的對象。」

於楠也附和道:「就是就是,再怎麼想,人家大叔也不會把你一起收了。」

孫甜甜道:「哎呀,我就做個白日夢不行嗎?婚紗我是不指望了,趕緊試一下伴娘服還是可以的。」

幾個姑娘一邊說說笑笑的,一邊將伴娘服給換上了。

然後又是圍在一起各種拍照,還沒拍幾張,葉初七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看到屏幕上閃爍的『大叔』二字,想起這就是她要嫁的男人,她的心頭就像是抹了蜜低的。

特地走到窗前去,才接了電話。

「喂……」

她輕聲開口,明明是早晨才見過面的,可是現在再接到他的電話,她也不知道莫名的有些羞澀算怎麼一回事兒? 兩人都在同一個酒店裡,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打電話?

靳斯辰的聲音很快傳來,問道:「在哪兒呢?」

葉初七道:「在化妝間啊,你呢?」

靳斯辰道:「我在三樓的婚禮現場這裡,有幾朵裝飾的鮮花看起來不夠新鮮,我正在讓人換掉。」

「哦……」

葉初七應了一聲,想起他的親力親為,連最細微的地方都親自檢查,這所有的細節足以證明他對這場婚禮的重視。

之所以重視,還不是因為他在乎她!

葉初七的心像是泡在蜜罐子里,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靳斯辰又問道:「你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

葉初七答道:「已經差不多了,化好妝換好婚紗……」

距離婚禮開始還有兩三個小時,可是她卻已經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自己做新娘子的樣子,更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見著她之後的樣子。

她在這邊打著電話,可是她的伴娘們卻躍躍欲試的模樣,臉上寫滿八卦。

葉初七望了一眼,便轉過身來對靳斯辰道:「你有沒有事兒的?沒事兒的話我就先掛電話了……」

靳斯辰:「沒事兒還不能給你打電話了?」

葉初七抿了下唇,沒說話。

靳斯辰又道:「想你了……」

他的聲音低低的,醇厚又好聽,葉初七還聽出了一絲絲性感的味道來。

不知怎麼的,臉忽然就紅了。

臉色微微有點不自在,下意識的又望了眼正在看著她的那幾個人,她們似乎在抗議,撒狗糧撒得這麼毫無人性,真當她們不存在的啊!

靳斯辰平時也挺嚴肅的一個人,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就撩她上癮了。

都馬上要舉行婚禮的兩個人,在婚禮前兩個小時還撩來撩去的,至於嗎?

靳斯辰卻像是絲毫沒有察覺一樣,繼續道:「早上才見過你,也就分開幾個小時,可是怎麼辦呢?我現在不管看什麼,都好像看到的是你……」

「靳斯辰……」

葉初七覺得自己的心都酥了,趕緊試圖阻止他。

差不多就得了好嘛!

然而,就她叫他的名字那一聲,那麼嬌軟無力的聲音,靳斯辰就跟被電到了一樣,忽然說道:「等我一下,待會兒上去找你。」

葉初七一聽,趕緊就拒絕道:「不行啊,媽交代了,在婚禮前不讓我和你見面的。」

靳斯辰道:「管她呢,想見就見,現在見和婚禮上見有什麼區別,就查兩個小時而已了,我想看看你穿上婚紗的樣子……」

他這樣子,算是軟磨硬泡了吧?

葉初七差點就心軟答應了。

不僅他想來見她,她也想見他啊!

雖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才分開幾個小時就這麼急不可耐很不合常理,但是……很愛很愛一個人,本就是沒有道理可言的啊!

不過,她最終還是穩住了,說道:「不行啦,媽交代的,都說新郎和新娘婚禮前不能見面,否則不吉利的,就算我們不在乎這些,但還是別讓媽不高興了,反正就還有兩個小時嘛,很快的……好不好?」

靳斯辰沉默了片刻,這才妥協了。

「好吧,本來是有東西想要拿給你的……」

葉初七聽到他失落的聲音,不由得想笑,問道:「什麼東西?」

靳斯辰道:「為你訂製的鞋子啊,昨天準備的時候有點匆忙,忘記把鞋子給你放化妝間里了。」

葉初七道:「那你讓別人送上來吧!」

靳斯辰道:「嗯……那你待會兒拍個照片發給我。」

就算不能親眼看到,那看一下照片解解饞還是可以有的。

葉初七好說歹說的答應了,才結束了通話。

她這邊剛掛斷電話,伴娘團那幾個就圍了過來。

孫甜甜柳芳菲和於楠,她們三個都是一丘之貉,自從知道她和靳斯辰在一起之後,無時無刻不等著挖掘她們之間的八卦。

只有劉暢的性格比較內斂,而且和她們幾個不太熟,暫時還沒能打成一片。

葉初七便將自己的手機丟給劉暢,讓她給自己拍了幾張照片。

隨即,全部發給了靳斯辰。

另外三人將她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嘖嘖出聲。

於楠道:「就幾個小時沒見而已,畢竟是昨晚還睡在一起的人,這會兒就在我們面前上演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合適嗎?」

柳芳菲抱臂道:「我是無所謂啦,關鍵是要考慮一下在場單身狗的感受好不好?」

於楠又道:「不用,不用太考慮我們的啦,我最愛吃狗糧,順便八卦一下……小七,你家大叔平時也這麼粘人的嗎?」

「這個……」

葉初七其實想說,好像也沒有吧!

他平時都那麼忙,除了回家睡覺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