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房東二話沒說賣了。

倆快遞小哥又熱心腸的幫忙,

一起把家裡堆的貨搬過去。

巫爸爸見閨女出手闊綽,

既驕傲又心疼,

半天吐出一句感慨,

「嗨呀,

千歲這錢,

跟大風刮來似的。」

巫闕心說,

您老還沒見她養小白臉呢,

那一擲千金的,

我看了都想求包養。

包裹除去給巫爸巫媽的禮物外,

全都搬走了,

家裡瞬間恢復清凈。

兒子女兒難得回家一趟,

巫媽媽趕緊指使巫爸爸摘洗菜肉,

夫妻倆擼起袖子,

使出渾身解數,

一副誓要做出滿漢全席的架勢。

廚房裡,

兩夫妻貧嘴忙活,

客廳里,

兩兄妹嘀嘀咕咕。

巫闕給況千歲帶了個消息。

讓她頗為意外。

穆酒住院至今半月有餘,

但從頭到尾,

沒有一個人來探望過。

無論家人朋友,

還是公司領導或電競界同行同事。

「你確定?」

況千歲腦海中閃過一個身影,

讓她忍不住細思。

「他自己什麼反應呢?」

巫闕蹲在垃圾桶旁邊,

咬一口水蜜桃,

滋溜半胳膊汁水,

誇張地瞪眼,

「確定?

百分之一萬肯定好嘛。」

「你等等。」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三下五除二消滅掉手裡的桃,

擦乾淨嘴,

扭頭瞅一眼廚房方向,

做賊似的擠到況千歲旁邊,

「根據醫院保安、值班護士,

還有我找那護工,三方佐證,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他……缺愛。」

況千歲:???

一本正經說正事,怎麼突然歪樓了呢?

巫闕絲毫不覺有錯,

繼續關切八卦,

「你要真是想拿下他,

哥覺得,要先走胃,然後走心再走腎,

一準沒問題。」

況千歲臉上笑容漸漸消失。

巫闕無知無覺,

換了個角度勸妹妹,

「不能光砸錢,懂嗎?

男人本質,一個字,賤得慌。

你看你給他花那麼多錢,

他有對你不一樣嗎?態度好嗎?

金錢、物質,頂多算敲門磚,

拋磚引玉,最後還得,

用愛,去溫暖融化他的心。」

況千歲淡淡瞥了他一眼,

站起身,

頂著他疑惑地目光,

走到廚房門口,

「爸,哥說,男人都賤,是這樣嗎?」

巫爸爸手上正在給土豆削皮,

聞言揚起削皮刀,

「胡說八道!

巫闕!

你自己賤,不要拉上廣大群眾!

敢教壞你妹妹,老子削你!」

不過半尺的削皮刀,

在巫爸爸手裡,

愣是舞出了四十米大刀的氣勢。

巫闕:……

他做錯什麼了?

狠狠瞪了況千歲一眼,

抓起一個水蜜桃,

作勢砸她。

況千歲見狀神色淡然不變,

聲音卻陡然拔高,

誇張怪叫道,

「媽~~哥要打我!」

巫媽媽走到廚房門口,

一言不發,

用手裡的鍋鏟指了指巫闕,

轉身回到灶台。

巫闕:……

這個家,他就是那顆多餘的小白菜。

況千歲學巫媽媽的范兒,

哼著小曲扭著腰,

坐回沙發上,

眼神挑釁的沖巫闕揚眉,

「還教嗎?」

巫闕眯眼:「你,小人得志。」

況千歲嗤笑:「母胎solo三十年,有什麼臉指導我追人?」

巫闕瞪眼,難以置信,

「你!你你你!

二十九!我才二十九!

不許隨便四捨五入!」

況千歲:「加上十月懷胎,正好三十。」

巫闕:……

「我……不跟你說。換個話題,

聊聊你之前說的,開公司創業的事。」 「寧勸人還俗,莫勸人創業。」

況千歲看智障般看向巫闕,

「這話你沒聽過嗎?」

巫闕:……

老闆,這個妹妹我不要了,麻煩退貨。

「我從沒說過要開公司,只說買。

買別人現成的,當個甩手掌柜,懂嗎?」

個人懶惰問題暫且擱置一邊,

單論當今世道,

各個國家之間的局面,

尚且如紙房子,不穩不牢,

經濟變化更是風雲詭譎,

她雖活得久,能耐比尋常人強上幾分,

但也沒法保證創業百分百成功。

當然,有萬福聖光在,

不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就是。

隨著科技發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