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巧,這兩個傢伙,一個是黑卓,另一個則是天諭。

這兩個傢伙出現在這裡,趙客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可令趙客感到古怪,卻是不知道為什麼,黑卓要背著一頭體形壯如犀牛般的野豬一起走上來。 山林間,一縷篝火發出渺渺青煙,徐徐而上,伴隨著的卻是誘人的烤肉味。

「嘿嘿,我就說,一定要找個好廚子。」

黑卓抱著烤熟的豬歡喜,啃得正香,經過趙客攝源手的處理下,一點野豬的膻腥都沒有,取而代之的只剩下肥肥軟滑的口感,一口下去,簡直是舌尖上的享受。

至於一旁天諭則一臉嫌棄的表情,和趙客對飲一壇桃花釀。

至於烤熟的美味,趙客和天諭自然是無心享受。

只有黑卓一個人吃的正是香甜可口。

「這麼說,你打算和薩滿教結成同盟。」

趙客說著喚出郵冊,看了一眼兩人的積分,果然這段時間他們兩個上升的速度很快,甚至天諭的積分都快要超過了自己。

「薩滿教的情況並不大好,這次連成同盟后,就能夠促成三國鼎立的狀態,這是最佳的辦法。」

天諭無法將自己看到的畫面講述給趙客。

只能為趙客講清楚其中的利益關係,令趙客來權衡。

說實話,他也很驚訝,沒想到薩滿教派出的談判使者居然是趙客。

他想不明白,這傢伙什麼時候就成了薩滿教的人,還是地位崇高的護法,這個位置距離大薩滿僅僅之差一步,如果加上趙敏的支持。

可以說趙客現在擁有的力量和勢力,已經成為所有候選者中最強的人。

「嗯,你急於拉攏薩滿教,是想要拉攏薩滿教背後的趙敏,通過趙敏的影響力,控制宗人府來為這次佛道之爭換取有力的位置,不錯吧!」

「確實如此,不過現在看起來反而方便的多,畢竟……」

天諭沒有在繼續說下去,只是對趙客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切!少說廢話,好處拿來。」

趙客一撇嘴,看不慣天諭這種彷彿洞察一切的模樣,直接點,張開手向天諭討要好處。

「聯盟大家都有利益,是共贏的事情,我不是在求你。」天諭搖搖頭,很不客氣的拒絕掉趙客。

然而天諭還是小看了趙客,只見趙客品味著手上的桃花釀,不緊不慢道:「聯盟是大家的利益,可讓我去給趙敏吹耳邊風,犧牲的是我的色相,捐精還給營養費呢,你不給點什麼,你好意思??」

天諭端著酒杯的手一抖,粉紅色的酒水不由灑落在自己的手指上。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彷彿什麼事情到了趙客的嘴邊轉上一圈后,他就彷彿是吃了天大的虧一樣。

天諭冷著臉片刻后道:「你若是不能決定,這件事我要親自和大薩滿談。」

「好啊,大薩滿就在那邊,你往前面走不遠,看到一個正在種地的莊稼漢,就是他了。」

趙客不以為然,甚至給天諭指點好路線。

「我知道!」

見狀,天諭黑著臉,站起來就往上走,打算親自和大薩滿來交談。

黑卓這次沒有跟上,趙客給他烤了一整頭的野豬,這傢伙吃的正香特別是趁著趙客給他的桃花釀,一口烤肉一口美酒。

孤煙蕭直,月影如幕,除了沒有美女做伴外,簡直是最安逸不過的生活。

談判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有腦子的人來做吧。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功夫后。

就見天諭苦著臉重新走回來,一屁股坐在趙客面前,把趙客早早就給他均滿的酒水一口飲下去,斜眼看向趙客,古怪道:「你究竟給這些村農吃了什麼迷魂藥???」

從天諭的口吻中,不難聽出這位平日不漏風水的傢伙,內心是怎樣的浮躁憤怒。

想來也是,他匆匆跑過去,愣是被大薩滿拉著參觀了半個小時的田園風景,只要天諭一提聯盟的事情,就隨口一句話全都推在趙客的身上。

分明就是在搪塞自己。

讓天諭憤怒的同時,更是震驚,趙客怎麼會被這位大薩滿如此的信任。

面對天諭的憤怒,趙客只是會心一笑沒有點破其中的奧妙。

他當然不會告訴天諭,這薩滿教是自己老婆留給自己的軟……不對,是留給自己的陪嫁。

繞了好大一圈后,事情又重新回到了原點上。

天諭苦惱的看著趙客半天,又看了看一旁抱著野豬頭啃的正香的黑卓,突然覺得自己是在帶著一群傻子。

偏偏這群傻子,還沒一個肯配合的。

總不能告訴他們,在不久后的佛道之爭里,會出現所有人預想不到的變數,現在不聯盟就只有死路一條吧。

天諭想到此,心中湧出一陣無力感。

「說說吧,你要什麼東西。」天諭無力的說道。

只期望趙客不要獅子大開口才好。

趙客眯著眼像是陰謀得逞的老狐狸一樣,向著天諭豎起一根手指:「很簡單,就問你一件事,紅婆婆的計劃究竟是什麼!!」

「紅婆婆的計劃?」

天諭神情一怔,連一旁黑卓都不由停下口,抬頭看向天諭。

「別說你不知道,從一開始我就很清楚我的定位是什麼,紅婆婆這個人喜歡什麼事情都做到兩手準備。

上次在神秘之地就是這樣,手段永遠一明一暗。

她那麼大張旗鼓的帶著我,恨不得告訴所有人老子是她私生子一樣。

這本身就有問題,特別是在天庭遺址的時候,我就想通了她要做什麼,無非是立我當個靶子。

仇百凌出現在積分榜上的時候,我只是覺得意外,可她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明白,她就是暗子。

你們兩個真正的輔佐對象是她,而不是我。」

趙客不緊不慢的把自己的推測全部道出,他只是想要求一個真相。

讓自己知道,老頭子苦苦找了大半輩子的女人,究竟值不值得。

雖然這個答案自己心裡已經有數。

可趙客還是不死心的想要證實一下。

「嗯、、、」

天諭一時有些為難,他現在反而更希望趙客獅子大開口,狠狠敲他一筆竹杠,這個問題太銳利了。

況且還是在這個時候,如果趙客知道真相,搞不好事情會變成另外一場內鬥。

就在天諭深感為難之時,趙客耳邊一動,斜眼看向一旁的樹叢。

樹叢里一道倩影邁步走來,身影逐漸清晰,正是仇百凌。

「還是我來說吧,這不正是我們之前談好的條件么?」

白狐面具下,仇百凌寬寬而來,坐在桌子旁,很自然的伸手拿過趙客的酒罈,也不要杯子直接對壇飲。

「你說的基本上都是正確的,紅婆婆需要一個靶子,一個女人來做鬼市的主人才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仇百凌絲毫沒有任何的顧及,直言說道。

雖然這個答案早已經很清晰了,可趙客真正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心裡還是很不是滋味。

「她可以正面告訴我,沒必要搞的這麼麻煩,不是么!」

趙客端起手上的酒杯,一口飲下去。

仇百凌給趙客重新均上酒水,反問道:「如果不用手段,你會來么?」

趙客想了想,最終搖搖頭。

自己更想的或許是和姬無歲一起,即便要經歷恐怖空間,但如果自己願意,大可以跟著姬無歲一起躲進棺材里,永遠都不再出來,任意穿梭在任何一個恐怖空間中去。

「人生總不能太圓滿,一旦圓滿就會喪失了鬥志,一旦圓滿你就會過的安逸,她也是為你好,也是為了你老婆……。」

「好你媽個B。」

趙客不等仇百凌說完憤怒的跳起來伸手一拳砸向仇百凌。

看似普通的拳頭,卻在趙客出拳的瞬間,捲動起周圍恐怖的自然元素,猶如暴風一般的衝擊波匯聚在趙客的拳尖上。

這已經不是趙客的能力,更像是周圍自然元素的本能在為趙客所驅使。

面對趙客席捲來的風暴,仇百凌臉色微變,眼神中反而有著幾分熱切的期待來,居然選擇迎面硬撼。

「砰!」

拳頭碰觸的那一剎,狂暴風暴將在兩人拳頭間擠壓變形,最終形成肉眼可見的風刀朝著四周掃去。

天諭似乎早已經有了預料一樣的,往黑卓身後一躲。

驟然就見黑卓胸前炸開一片血花,周圍的石頭和樹木全然被風刀攔腰斬斷。

「為我好,誰TM要你們為我好,老子過著安逸的日子有什麼不好,就一句為我好,把老頭子扔在你家的祖墳上當籌碼?」

趙客氣急反笑,心頭的火焰蹭蹭的往上跳:「你們問過我,問過老頭子么!」

「這不是你我能決定的!」

老公太妖孽 仇百凌冷峻這臉,閃電般出手,她的手法沒有任何能量,只有一個字,快!

快若奔雷電閃,快到飄渺無蹤。

有點像是和王麻子一樣的路線,卻又有許多不同之處。

趙客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胸前、下肋、等地方多處遭到重擊。

身體倒飛出去,全身瞬間多處骨折。

不遠,大薩滿和幾位長老就在那裡看著,對於這場打鬥,他們似乎並沒有放在心上一樣,似乎還熱切的討論著趙客和仇百凌究竟是誰能打贏。

一擊得手,仇百凌飛身衝刺,身影在空氣中留下道道重影,細長的手指抓向趙客的喉嚨。

可便在這時候,突然異生,恐怖的自然之力隨著趙客雙眸睜開時,轟然從四面八方湧來。

「滾開!」

趙客一聲長嘯,體外五行之力圍繞在趙客周圍一時絢爛奪目,一頂王冠出現在趙客的頭頂,不需要再祭獻任何物品的情況下,趙客直接進入自然先知者的狀態中去。 「這股力量,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一位已經是中年的薩滿,不由激動的握緊自己的拳頭。

薩滿教在摔落。

除了在長白山裡那些年輕點的薩滿,還在繼續修建宮殿外。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新的薩滿了。

相比其佛、道乃至是其他宗教來說,薩滿教正面臨這一個很尷尬的局面,嚴重的老年化,青年派又多不成氣候。

最重要的是,年輕一輩里,已經沒有了去和其他宗教弟子一爭高下的能力。

面對著如此青黃不接的局面下。

一個年輕的護法,展現出如此力量,足以為薩滿教護航保駕很久。

一時幾個長老看向大薩滿的眼神里充滿的敬佩,覺得大薩滿一定是深思熟慮,早早洞徹先機,才會力排眾議的立趙客為薩滿教的護法。

對於周圍長老們投來稱讚的眼神,大薩滿卻是一臉茫然。

或許這些長老壓根就不清楚,大薩滿更多的是想要看看趙客胯下的印記而已。

隨著趙客加冕成王,整個山林都在咆哮,甚至連天空都在瞬間發出一陣陣激烈的悶雷聲。

趙客沐浴在濃烈的自然元素的中,猶如帝王一般,冷漠的眼神審視在仇百凌的身上。

「來啊,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資格,讓我來為你做靶子。」

趙客說話間,心頭一動,就見周圍的樹木開始金屬化,這顯然已經超出了那些薩滿們的預料。

這項能力,正是趙客從洛女人皮上得來,超自然轉化和超自然控制。

「這就打起來了??」

黑卓一臉木然還抱著豬蹄啃的正香,對自己胸前被方才風刃切傷的裂口,渾然沒有感覺一樣。

只是一臉茫然的表情,回過頭向天諭問道:「他們為什麼打起來了?」

「少廢話,不想波及趕緊走。」

天諭沒好氣的一腳踢過去,覺得這傢伙的智商和他的戰鬥力完全是反著來的。

不過這一腳下去,天諭發現自己也有不理智的地方。

氣急敗壞的自己渾然忘記了黑卓這傢伙的肉身是怎樣的堅固。

一腳像是踢在了石頭上一樣,疼的天諭咧嘴倒吸口冷氣。

「好啊,我也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仇百凌面具下,那雙透亮的眼睛里一時溢出好戰的精芒。

她很想知道,這個曾經在自己面前猶如小雞崽子一樣的傢伙,還是被自己背回家裡救活人,究竟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成長到了怎樣的地步。

手中一把長槍憑空而出,長槍在手的那一刻,仇百凌身上的氣息驟然生出了強烈的變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