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鋒,九炎,就煩勞你們在旁邊護法了。」將眾人攝入鼎中韓宇向著旁邊的冰麒麟和九炎說道。

「你放心,有我們在,沒有人可以動此鼎的。」九炎天龍揮了揮小爪,說道。

「待你出來時,殺盡來犯之敵!」冰麒麟話語依舊冷淡,韓宇卻可以從前者那寒氣繚繞的眸子中,感覺到一絲絲兄弟之間方才擁有的情誼。

韓宇也沒有多說,一切盡在不言中,身形一晃,便是掠了煉域空間之內。

此刻,七百四十九名青年,已經翹首以盼的在煉域空間一處寬闊的谷底,等候著那青年的到來。

在見識到了這處神妙的空間后,眾人無不感到心情澎湃,一股豪情似乎在此刻在那骨子裡悄然滋生。

有如此絕妙空間,裡面元氣源源不斷,就好像是攜帶了一條隨身元脈,在也無需為尋找元脈苦惱。

不難想象,這青年以此為根基,往後修為提升將何等恐怖!

「見過盟主!」當韓宇身形落下的時候,各宮修者一臉恭敬,盡數躬身道。

在這一刻,他們方才真正的由心打算跟隨這青年出生入死,共創霸業,沒有一絲因為被逼入絕入才勉強追隨其左右,希望以此博出一條出路的意思。

現在他們儼然感到,在前方似乎有著一條輝煌之路在等候著他們去共同開闢! 「見過盟主!」當韓宇落下后,煉域空間之內八大宮府的修者皆是滿臉火熱的齊聲呼道。

「好,很好!」韓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知道,這一刻這些人才算是他的人,才算作是九星盟的人。

「此刻起,我等便將同心協力,以一腔熱血,在這片天地殺出一條屬於我們的道路,若有變節者,人人皆可誅殺!」韓宇掃視眾人沉聲道。

「殺出一條屬於我們的道路!」眾人齊聲高呼,長發舞動時,自有著一股氣蓋山河的氣勢擴散開來,音波繚繞開來,久久不絕。

「現在我便將那陣法,傳與諸位!」韓宇手臂一揮,眾人呼聲停歇,他嘴角開啟,一字一句的說道,「此法,名為萬龍歸心,以龍族精血,凝練烙印,種入爾等血脈之中,如此我等可憑藉法訣,萬眾歸心凝練出驚天動地的殺招!」

「這便就叫萬龍歸一陣!」韓宇說道。

「萬龍歸一陣?」眾人眸光轉動,呢喃自語,顯然都沒有聽過如此詭異的陣法。

「想來韓師弟可轉化龍族形態,是有著龍族精血吧!」邵雷等人略露恍然。

「若無異議,便準備接受我精血烙印!」韓宇凝視眾人,眸中有著一股真龍氣勢迸發而出,威勢凜然,沉聲道。

「任憑盟主作主!」眾人沉聲道。

這個青年造就了太多的奇迹,八大宮府的修者已經對他充滿了敬服,心中都是相信,只要隨著這青年走下去,必然可有所成就,不管結果如何,縱死不悔!

韓宇點了點頭,隨後法訣引動,在他的體內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空間都是顫動了起來,一股無上龍威似乎被徹底激發了出來,自他體內擴散出來。

吼!

龍吟之聲徒然響起,隨後這青年手訣引動,那潛藏在血脈之中的精血隨之被抽取出來了一絲,那種抽取血脈的痛楚,使得這青年的臉龐都是扭曲了起來,想來也是在承受著一股非人的痛楚。

呼!

當精血抽取,隨後韓宇手訣引動,一點點玄奧無比的烙印便是在他身前詭異形成。

吼!

那嫣紅的烙印之中,似乎有著一道龍影在盤踞著,龍首仰天,發出那震天巨吼!

「盟主體內有著龍族血脈么?」望著前方那一道道蘊含著無上龍威的法印,眾人都是不由屏住呼吸,露出驚詫之色,臉上的震撼難以掩飾的流露而出。

龍族在這片天地間都是至高的存在,誰有如此功法,竟是以凝聚龍族血脈為引?

創造這功法的人不怕引來龍族緝殺么?

「放鬆心神,接受精血烙印!」便在眾人驚詫之時,韓宇徒然抬頭開口道。

嘩!

眾人皆是收斂心神,將視線凝視前方。

呼!

卻見韓宇手訣引動,七百十四九道法印便是掠過天際向著下方人群眉心沒入。

啊!

當精血法印沒入眾人眉心,隨後血光一閃,似乎遍及了全身,真龍精血開始向著眾人血脈侵入…

「怎麼葉鳴還沒有來此?」外界,城外駱家的修者已經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那駱嘉宇眉頭一條,趾高氣揚的喝道,「若是在不出來,可別怪我等無禮了。」

「呵呵,駱公子稍安勿躁,我家公子馬上就來了。」葉虎一臉黑線卻不得不擠出一抹笑容,道。

「馬上來了?」駱嘉宇一臉陰沉,道,「本公子在這裡等候已經許久了,難道他葉鳴就這麼忙?」

「呵呵,嘉宇兄,什麼事情讓你如此動怒啊!」便在此時破空之聲徒然響起,一道爽朗的笑聲隨之傳出。

「是葉公子!」聽得這聲音,那些簇擁在城樓之上的葉氏修者都是不由舒了口氣,側目望去。

呼!

卻見葉鳴及葉俊等人衣袂飄飄,向著城樓落下,至於那葉翔卻便在此列。

「葉鳴兄,你可真人我好等啊!」駱嘉宇橫眉瞥了一眼下方城樓上的葉鳴說道。

「呵呵,適才正在閉關,這才晚來些,還請駱兄見諒。」葉鳴訕訕一笑,隨後挑了挑眉,向者駱氏族人瞅去,道,「不知駱兄帶領這麼多人來此有何指教?莫非是打算和我等一起前往逐帥之城?」

「少來這套。」駱嘉宇說道,「我這次是來找你要人的。」

「要人?」葉鳴裝作一臉糊塗,笑著問道,「不知駱兄是來要什麼人?」

「殺在這裡裝腔作勢了,我的人見到了那殺唐釗的人馬進入了你城中,你快將之交出來吧!」駱嘉宇說道,「那兇手,可是駱均水,駱大哥指定要殺的人,你若想要庇護,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話就說到這裡了,若你還不肯交人,我便直接闖入城中搜人了。」

「駱均水!」聞言,葉氏族人都是不由皺了皺眉頭,這位可是駱氏直系的子弟和那唐釗的姐夫屬於堂兄弟,關係不錯,怪不得駱家人會如此氣勢洶洶的來此拿人,原來是這位發了話。

葉鳴也是知道這駱均水,此人身為駱氏直系子弟後輩之中的一個拔尖人物,地位不凡,被駱氏一些長輩寄予了厚望,地位僅次於一些駱氏嫡系子弟,甚至比起一些庸碌之人,還要受到重視。

此番駱氏直系一脈,便是由駱均水率領人馬參加域之戰,傳言域之戰中九帥之中,必有他一席之地!

對於駱氏直系子弟,葉鳴也有著幾分忌憚,他雖是直系子弟,卻是分支,代表不了葉氏一族,影響有限,加上他天府也算不得拔尖,不受重視。

「人的確在我這,不過若是就這麼讓你們把人帶走了只怕也不合情理。」對於駱嘉宇那話語之中的一絲威脅之意,葉鳴很是不爽,那眸子微微眯起,說道,「不然,若是讓外人知道了此事,還道我葉氏一族,懼怕了你們駱家連城中的人都無法庇護,只怕將人雪域之中那些依附我葉氏的實力寒心啊!」

聽得葉鳴此言,葉氏族人皆是昂首挺胸,氣勢磅礴,想來也是不願意就此向著駱氏低頭,畢竟他們葉氏一族,在雪域之中的底蘊可絲毫不比駱氏一族差啊!

在城中那些依附著葉氏的修者聞言后,更是眸露火熱,只覺跟對了人,若是葉鳴此刻,這麼輕易的將人交出去,往後也難保不會把他們給輕易推向火坑。

「怎麼,難道你真要和我駱氏一族對著干?」駱嘉宇臉色一沉說道,「若是你們葉氏一族和我駱氏開戰,我想,那後果可不是你所能承受的,這次均水哥他可是放下了話來,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將那兇手斬殺。」

聽得駱嘉宇這威脅的話語,葉氏的族人都是有著稍許的沉默,似乎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隨後便將眸光向著那前方的葉鳴瞅去,在這裡還是這青年說了算。

「葉鳴哥!」旁邊的葉立瞅向葉鳴,眸光轉動時,似乎在示意著後者做出什麼決定。

葉鳴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我自有分寸。」

饒是他對駱家在感到不爽,也值得低頭,那駱均水可是駱氏一族都極為看重的人物,他若與之結怨,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駱兄嚴重了,我也不過是想維護我葉氏一族的威嚴罷了,到便不是要和你們爭鋒相對。」葉鳴略微沉吟,旋即說道;「我看這樣,在下有個提議,既不會損了我們兩家的顏面,也不會傷了和氣,不知駱兄可願意一聽?」

「哦!」駱嘉宇眸光一動,說道,「如此便請葉兄說來。」

這駱嘉宇也不想發生大幹戈,畢竟向他們這些便不怎麼被家族重視的人,一旦挑起了大事件,肯定是要拿去當替罪羊的,所以可以不傷氣的解決這事情自然高興。

「那些修者來此便是客,我們也不好讓他們在葉氏的地盤被欺。」葉鳴眉頭一挑,擠出一抹笑容,說道,「不如,待他們出城之後,你們在動手如何?」

「等他們出城?」駱嘉宇眸露沉吟。

「怎麼,難道駱兄還怕他們跑了不成?」葉鳴笑道。

「在這戰域之中,誰人可以躲過我們駱氏一族的追殺?」駱嘉宇咧嘴一笑,說道。

「既然如此,這提議可好?」葉鳴笑道。

「這提議倒是可以接受。」駱嘉宇想了想,隨後說道,「不過,若是他們一直龜縮在城中,難道要本公子在此一直陪著他們耗著么?我可沒有這閑心將時間都浪費在了這麼一群烏合之眾身上。」

「呵呵,駱兄放心,我們便留他們一天,一天之後,便下逐客令,如此我們也算是對他們盡了地主之誼了,旁人也說不得我們葉氏閑話,你看如何?」葉鳴說道。

「一天?」駱嘉宇眉頭一挑,說道,「如此,我便在此等上一天!」

「呵呵,如此,駱兄何不來城樓聚,咱們也許久沒有敘舊了,在此小酌杯如何?」葉鳴笑道。

「這就不必了。」駱嘉宇眉頭聳動,隨後揮了揮手,說道。

「呵呵,那便請諸位,在城外暫且等候吧!」葉鳴笑道。

駱嘉宇點點頭,隨後便是向著旁邊的修者吩咐了幾句,馬上有著幾名修者,向著此城的四方遁去,想來是在防止那城中有人悄悄遁逃了出去。

「我也只能幫到這裡了,接下來就得看你自己的了。」葉鳴眸子微淡淡的瞅了一眼,那些向著四周遁去的駱氏族人後,呢喃道。

大明虎賁 對於那個青年,他也是有著一絲拉攏之意,不過這局勢,卻使得他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 城樓之上,葉鳴和眾多葉氏族人依舊沒有散去,在那城樓下,駱家的修者席地而坐,儼然是打算在此等候那些修者被葉氏驅逐出城在將之拿下。

這駱家的修者都氣勢洶洶,除了那兩百餘名唐家修者皆已經達到了四宮之境,五宮境的修者也是不少,如此底蘊,倒是有著幾分氣勢,讓人駭然。

「哼,一天後,便將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唐家的修者盤膝在地時,眸光不時,向著前方的城池瞅去,眸中有著怨毒浮現而出,猙獰的呢喃道。

他們此刻得到了駱家的幫助,憑藉這近千的修者足以將那些不知從哪裡冒出的烏合之眾一舉擊潰了,那可是有著八百餘名四宮之境以上的修者啊!

「一個時辰應該過去了吧!」城樓之上葉鳴徒然抬頭向著城內瞅去眉宇眨動時帶著幾分好奇,呢喃道,「也不知,這小子要這一個時辰有什麼用?」

想起那青年當初讓他拖延一個時辰便足以的話語,葉鳴就不由露出怪異的表情,道,「難道這一個時辰他就可以改變局勢?」

甩了甩頭後葉鳴便將視線收回,他可不相信,一個時辰可以改變這些人的命運,駱氏家族可不是一般修者可與之抗衡的啊!

「若真想改變命運,也唯有在那九帥之中奪得一席之地,如此方才會被雪聖宮瞧上,駱氏一族,也不敢公然出手對付他們了。」葉鳴呢喃之時眸光也是從城內收回,只是在他打算向著城下的駱氏族人瞅去時,那眼角的餘光徒然一凝,猛然回頭,向著城內瞅去,緊緊的鎖定著城中深處一處殿宇。

在那裡,有著一股磅礴的氣勢迸發而出,當中所蘊含的一股氣勢,竟有者類似龍族的威嚴!

「這是?」

葉鳴一臉疑惑,當感受到了那股徒然擴散開來的氣息波動后,那顆沉寂的心不自覺中狂跳了起來,血液有種要沸騰的感覺,不由驚呼道,「莫非那些傢伙要出來了?」

「這是什麼氣勢,怎麼如此震懾人心?」旁邊的葉俊也是不由皺了皺眉,將視線向著城內瞅去。

「難道是他們?」葉立想起了那青年說過給他們一個時辰,如此時間剛好,可是轉念一想,他不由搖了搖頭,呢喃道,「怎麼可能,他們不過是三宮境的修者,怎麼會有如此氣勢,這股氣勢,便是那五宮境的修者都難以企及啊!」

葉氏族人紛紛露出驚詫,將視線鎖定著城內。

「咦,那氣息波動消失了。」眾人為之驚詫,道,「似乎降低到了不少。」

「不知道這一個時辰,他們在準備些什麼?」葉鳴一臉疑惑。

「咻!」

豪門盛豔 便在此刻,城內虛空之中,光影閃爍,一群修者徒然出現在空,整齊的陣容排列著,那般陣勢,便好像是嚴陣以待的軍隊,隨時準備開戰,有著一股滔天氣勢擴散開來。

在這人群前面為首的是一個身穿紫色衣裳的男子,那張俊逸的臉龐之上,此刻神色冷峻,雙瞳之中光芒閃爍,好像一柄利刃,洞穿了虛空要殺人於千里之外,那般殺意,讓人心頭一寒,城樓之上許多修者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青年正是韓宇,在他的身旁還有著冰麒麟,鋒,至於九炎天龍則是落在他肩膀上,一雙火光閃爍的眸子中凶光燦燦,呲牙咧嘴時猙獰如魔鬼讓人望而生畏。

「這傢伙果然在一個時辰后出現了啊!」葉鳴在微微一愣后,深深吸了口氣,開始仔細的打量著那徒然出現的人馬,隱約中他似乎感到了這些人似乎發生了某種蛻變,讓得他都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波動,可是什麼蛻變卻難以說起來。

「他們明明都還只是三宮境的存在,怎麼氣勢卻好像已經有所超越了?」葉俊呢喃自語時充滿了疑惑,「他們那股整體氣勢,也是提升了許多啊!」

「真是奇怪的傢伙。」葉立眉頭緊鎖,對於這些修者已經是沒有了之前那般小覷,隨後瞅向城樓下,道,「估計,駱家的修者這次也不會怎麼輕易取勝了吧!」

「呵呵,如此正好,以此削弱他們的實力。」葉俊笑道。

城內上空,韓宇率領著麾下九星盟的修者向著城樓處遁來,停在旁邊,抱拳說道,「這次有勞葉公子了!」

「呵呵,韓兄倒是守信之人。」葉鳴一臉訕笑道,「這次,只怕只得靠你們自己了,此番可是那駱氏一族直系子弟駱均水親自點名要拿你啊!」

「駱均水?」韓宇眉頭一彎,便沒有聽過此人。

「此人,正是唐釗的姐夫,駱均木的胞弟。」葉鳴說道,「這駱均水雖然只是直系子弟,在駱家地位比起一些嫡系子弟還要高上一等,如今想來是要幫他兄長出頭。」

「哦。」韓宇微微一愣,便沒有過多的神色變動,對於他來說,不管對方有著什麼身份結果都是一樣。

在這通向巔峰的條道路上,他絕不容許別人有所阻礙,如若不然,則遇神殺神,遇佛誅佛!

咻!

便在此番,駱家的修者身形掠動,遁上了虛空,一雙雙如狼似虎的眸子,兇狠的將城樓上徒然出現的修者給盯著。

「駱公子,便是這些人殺了唐釗公子!」唐家幾位修者眸露怨毒指著韓宇說道。

「哦,就是他么!」駱嘉宇眸光一轉,便是將視線落在了對面的青年身上,「那氣息,似乎只是三宮巔峰境啊!」

「在他身邊那靈獸,實力很強!」唐家一個修者徒然說道,「想必已經達到了五劫境。」

「哦!」駱嘉宇眸光一凝,視線便是向著韓宇旁邊的冰麒麟瞅去。

刷!

冰麒麟眸中寒光閃爍,似乎有著一道凌厲的眸光刀子一般掠出了城外,斬向那神色傲慢的駱嘉宇。

「嗡!」

凌厲的眸光洞穿了虛空,氣勢凌人,駱嘉宇只覺心神一顫,如遭雷擊,身子一晃,在空中連退幾步,臉色一片煞白。

「這傢伙竟有如此氣勢!」駱嘉宇強行穩住心神,身體一震,站立在空,隨後帶著一絲驚詫瞅向那一臉冷意的冰麒麟,深吸了口氣,道,「這傢伙似乎在六劫境巔峰啊!」

「六劫境巔峰?」旁邊幾位駱家修者眸光驚詫,也不由向著對面的修者多看了一眼。

「怪不得他們敢如此囂張,想來是有此為仰仗吧!」駱嘉宇呢喃道。

「六劫境倒是不弱,不過我們人數眾多,以陣勢動手,就算他是七劫境的存在,也是難逃一死!」旁邊一個駱家修者說道。

「準備動用,天河大陣!」駱嘉宇眸光一沉,說道,「這一次,我們要將之一舉殲滅,如此往後均水哥,也會記得我們此次功勞,好好提攜我們的。」

「是!」駱家幾位修者,眸光轉動,便是向者後方的修者傳達了命令,頓時人員涌動,開始組成了一種精妙的陣勢,有著磅礴的氣息首尾相連籠罩天地。

見身後修者已經準備好了陣勢,駱嘉宇身形一震,便是上前兩步,眸光掠動,指著韓宇道,「便是你們殺了唐釗!」

「不錯!」韓宇臉色冷峻,無所畏懼的說道。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好,很好!」駱嘉宇猙獰一笑,隨後視線落在葉鳴身上,道,「葉公子,我想此事你們應該不會插手吧!」

葉鳴無奈的聳了聳肩,隨後向著旁邊的韓宇說道,「現在我也無能為力了,希望你能體諒我的難處,畢竟駱氏一族可不是一般的勢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