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是說,我現在有事要去成都一趟,等我晚點回來,來找你吧!」

「這、這不太好吧!你是甲方,應該我來找你才對,哪輪到你來找我呀!」

「沒事的,我就喜歡來找你。」 結束了和趙青青的通話,我重重吁了一口氣,要不是為了和她合作,打死我也不會在她面前服軟的。

當然,我大可以不用和她合作,可我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次機會的,不僅是錢還有名利以及聲望,這對我們創美來說算是一次翻身的機會。

再說了,她又不是公司老闆,我憑什麼針對她就不合作了?

我拉著張鵬飛到旁邊抽了會兒煙,沈月和朱浩就已經考完了,他倆向我們飛奔過來,看樣子都是通過了考試。

「怎麼樣,是不是都通過了?」等他倆一過來,我就向他們問道。

倆人同時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過了、過了,太高興了!」

最高興的還是朱浩,因為這是他最後一次補考機會,要是完蛋了又得重頭開始學。

朱浩興奮得差點跳了起來,說中午他請客吃飯。

緊接著便輪到我和張鵬飛了,其實張鵬飛不緊張的,這下看到沈月和朱浩都過了,以至於讓他開始緊張起來。

上考場之前,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別緊張,放輕鬆一點,待會兒我走你前面,你在後面慢慢跟著我就行了,別怕!」

「嗯。加油!」

我們一起走進考場,上了各自的考試車,我等朱浩準備好后才緩緩起步,盡量放慢車速讓他慢慢在我後面跟著。

從側方位停車到陡坡起步,再到S形路段和直角轉彎,最後倒車入庫,所有我都做得非常完美,從後視鏡里可以看見張鵬飛也還緊緊的跟著我。

可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太過於緊張的緣故,在最後一項倒車入庫時車子熄火了,這下子一百分全沒了,好在還有第二次機會。

當時我已經全都通過了,我知道他一定更加緊張,在下考試車之前,我特意走到他車旁,對他說道:「你控制好離合器,就像平時在駕校練車那樣,千萬不要緊張,你想想開心的事。比如……你們學校的校花,意.淫一下……」

「楠哥,你可別說了,我現在手心全是汗!」

「哎呀!你就把它當做一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來做就行了,沒必要看得太重,大不了失敗了重來就是。」

我話音一落,就有教練沖我喊道:「那個考生,考完了就出去,不要留在考場!」

「我去外面等你,你好好考,加油!」

走出考場后,沈月和朱浩便迎了過來問我說:「怎麼樣楠哥,過了沒?」

「我過了,不過張鵬飛第一次機會失敗了,現在開第二圈。」

「他不是比我還練得好嗎?」朱浩道。

「那是因為他太緊張了,特別是看見我們都過了,他心理壓力太大了。」

「早知道剛才我們就向別過來找你們啦!」沈月道。

我笑笑說:「呵呵,沒事,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失敗了又重來就是。」

「楠哥,你心態就是好。」朱浩道。

「你要是經歷過我經歷的這些,你的心態也會好的。」

「一看楠哥就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

「別拍馬屁了,想想待會兒請我們吃什麼吧?」

「吃火鍋怎麼樣?」

「我看行。」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便看見張鵬飛低垂著頭從考場里走了出來,看他那喪氣的樣子,估計是沒過了。

我們仨主動向他走過去,我伸手拍拍他肩膀說:「沒事,你反正還是第一次考,失敗了回頭再來就是了。」

「哎!你們都過了,就我一個人沒過,好難過……」他重重一聲嘆息說。

「沒事,你看我都考了第五次了,我們在科目三等你就是了。」朱浩說。

沈月也附和道:「是呀!反正我們學得也慢,我們就在科目三等你。」

我們正安慰他來著,他卻突然笑了起來,接著我們都明白了,這小子應該是過了,在這裡裝沒過呢。

我重重拍了他肩膀一下,說道:「你小子現在學精了是不?還敢來忽悠我們啦!」

「你太壞了!」朱浩也在張鵬飛另一邊肩膀拍了一下。

「哈哈……我是過了,但是好險啊!我在上坡起步的時候溜車了,被扣了10分,還好後面穩住了心態。」

「就是嘛,所以心態最重要。」我說。

「好啦!既然我們都過了,那就去慶祝一下吧!說好了,我請客。」朱浩附和說。

考場外面的火鍋店今天生意都好得不得了,畢竟那些考生通過考試后都得聚一下,我們沒有選擇在這裡,人多不說還特貴。

我們打車回了市區,隨便找了一家人不多的火鍋店,雙雙坐下後點上菜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沈月問我說:「向楠哥,你上次說你公司還招人,你看我可以嗎?」

上次我確實說過叫沈月去我公司的,我們現在的確在大力招人,也缺她這樣一個專業的財務人員。

我點頭回道:「當然可以啊!等下吃完飯你就跟我去公司吧!你先了解一下,如果我們雙方沒問題今天就可以入職。」

「楠哥,你真是老闆啊?」朱浩插話問我說。

「算不上什麼老闆,就是一個帶頭人而已。」

張鵬飛也附和說:「楠哥,你太謙虛了。」

我並不想在他們面前裝大,畢竟我也沒什麼資格裝,我就笑笑說:「真沒謙虛,我們現在就是一家小作坊,而且連運營資金都不足。」

「誰創業都不容易,當年馬雲還失敗了那麼多次呢。」張鵬飛說。

沈月也附和說:「是啊!創業容易守業難,堅持下去就好了。」

我倒上酒,端起酒杯笑著說道:「行了,不說這些,咱們先干一杯,慶祝我們今天都順利通過了考試!」

……

吃完火鍋后,我們四人便暫時分別,而我就帶著沈月去了我公司。

直接帶她來到我辦公室,給她倒了杯水后,便和她簡單聊了起來:「剛才,你進來時也看見,我們的辦公地點有限,這裡以前其實就是一個倉庫。」

沈月點頭回道:「但是看上去挺乾淨整潔的,一點也看不出來這是一個倉庫。」

「嗯,另外再給你說一下我們公司現在經營的範圍吧!」我稍稍停了停,才說道,「目前我們還是主要做廣告,其它一些關於商標註冊、企業策劃、公關活動以及兼任代理銷售商也有涉及……我們的前身是思美廣告,可能你聽說過思美,不過我們現在已經單獨出來了,差不多就是這樣。」

沈月笑了笑說:「我對廣告行業不太了解,不過我感覺你們這裡的氣氛真不錯,剛才我們一起進來時,感覺你和員工就像朋友一樣,說笑著開玩笑。」

我摸了摸鼻頭,訕笑道:「我們就是朋友啊!公司里的人我全都是我朋友。」

這話還真沒假,除了那個做平面設計的姑娘以外,其他的人全都是我朋友。

「哦,那挺好的,我就很喜歡這樣的氛圍,不過我就是不懂廣告。」

「這沒事啊!你做財務的,不需要太去了解,你只做好本職工作就行了。」

沈月稍稍思考後,點頭對我說道:「那好,我沒什麼意見。」

「嗯,那我叫個人,你先跟著她學習學習。」

說著我前去打開辦公室門,把柳青叫了進來。 柳青進來后,我就指著沈月對她說道:「這是公司新來的做財務的,以後你就帶帶她。」

柳青看了沈月一眼,主動向她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柳青。」

沈月也立刻站起來,和柳青握了握手說:「柳青姐好,我叫沈月。」

轉而,柳青便向我問道:「她已經入職了嗎?」

「幹嘛?你不會現在就想讓人家上崗了吧?」我道。

柳青輕輕一嘆息說:「正好你找了一個做財務的,你不知道現在一攤子事兒擺著呢,我正需要人。」

「可人家還沒有入職,我這邊還得給她列印入職合同。」

我話剛說完,沈月便附和說:「沒事,我現在就可以先入職。」

「不錯,進入狀態挺快的,走吧!我帶你去咱們得辦公位。」說著,柳青就把沈月帶出了辦公室。

這節奏是挺快的,我也沒閑著,趕忙便叫柳雪梅列印好入職表。

下午的時間,我處理了一些文件,然後把周波叫進了辦公室。

「楠哥,你找我?」

「嗯,」我指著面前的椅子,說道,「坐,我想和你聊聊馬昊的事。」

「馬昊?他怎麼了?」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周波眉頭微微一皺。

「你最近和他聯繫多嗎?」

周波搖搖頭說:「不多,幾乎沒有聯繫了。」

那看來周波是不知道馬昊現在的境遇了,我重嘆一聲,給自己點了一支煙,吸了兩口后說道:「以前你和馬昊關係最好,我希望你勸勸他。」

「勸他?勸他什麼?」周波疑惑道。

我抖抖煙灰,沉默了稍許后,沉聲說道:「他現在的境遇很危險,你知道前兩天咱們被誣陷盜用思美的創意方案,這件事吧?」

「嗯,我知道,」周波停了停,又問道,「是和馬昊有關嗎?」

「和他沒關,但是他們公司把這件事交給他來處理了。」

「這……這有什麼關係嗎?」

馬昊都想不到這些,周波自然也想不到了,我只好耐心對他說道:「首先咱們公司並沒有盜竊創意方案,但是思美的高層不會那麼傻的,明明知道這是誣陷,卻還要派人來調查,這說明什麼?」

馬昊皺眉沉思片刻,說道:「說明……思美想故意害我們?」

我苦笑道:「他們不是想害我們,而是想要我們,馬昊做了這個魚餌……你想啊!就算他們想要針對我們,那麼完全可以讓法務部的人來和我們接觸,為什麼叫馬昊呢?」

周波似乎突然開竅了,驚訝一聲說:「我明白了!思美的高層知道我們和馬昊的感情,所以想利用馬昊來和我們談,他們知道我們不會為難馬昊,所以會妥協,是這樣嗎?」

我吸了口煙,笑笑說:「看來你還是挺聰明的嘛!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我找你呢,是想讓你抽個時間約上馬昊,和他好好談談。」

「楠哥,你怎麼不直接和他說呢?」

我嘆口氣說:「這事兒說不清楚,總之他現在對我有很深的誤解,還是你去找他聊吧,你們關係更好一些。」

周波點點頭說:「那好吧!正好明天周波,我約他出來好好聊聊吧!」

「嗯,記得一定要勸住他,否則他的後果會很嚴重,甚至會坐牢的。」

「有這麼嚴重嗎?」周波驚訝道。

「商業陷害,你覺得後果嚴重嗎?」

「那不行,絕對要勸住他,不能讓他坐牢。」

「嗯,先回去工作,明天找他好好聊聊……對了,待會兒把這個月的市場分析表給我列印一份,另外抓緊時間把南部分區的市場開拓出去,做到大面積撒網。」

周波點了點頭走出了辦公室,他前腳剛出去,安正就推門走了進來。

「向兄,和柳青在一起那姑娘,新來的啊?」

「嗯,今天才入職的,跟著柳青做財務。」

「又是你熟人?」

我無語道:「怎麼你要說又呢?」

安正笑著走到我辦公桌前,往辦公桌上一坐,便笑呵呵的說道:「你看看,公司里所有人都是你熟人,你叫什麼?人家有家族企業,而你這叫朋友企業,對吧?」

「你說對了,我以後要是上市了,就改名叫友聚集團。」

「嗯,這名字不錯,聽上去挺高大上的。」安正點頭笑了起來。

「你是沒事做嗎?」

「還真沒事做,要不你給我安排個事兒做吧!」

「去,給鄙人倒杯咖啡,然後把我辦公室打掃一下。」我將桌上咖啡杯推給他,裝腔作勢的說道。

「去你大爺的,老子才不是你的秘書!」

「跟誰這麼說話呢?我是你老闆,給我規矩點!諾諾諾……我這辦公桌是你的凳子嗎?給我下去!」

他並沒從我辦公桌上下去,唉聲嘆息的說道:「哎!向兄,不是我說你啊!你真不要一個勁地把朋友往公司帶了……公司現在是缺人,但咱們應該去外面人才市場招人,你這樣以後全是熟人,還怎麼開展工作?」

「你說得對!」我重重點頭說,「比如你,看看現在就不聽我的話了,看來我得定一個規矩了。」

「這個規矩我來定吧!以後誰都不能靠走後門的關係進來,並且上班時間不準打打鬧鬧……」他稍稍停了停,又說道,「你是不知道?你沒在公司的時候,外面那些人,特別是柳雪梅和那個周波,感覺他倆像是在公司談戀愛似的。」

「是嗎?」

「騙你是孫子行吧?你在公司還好,你不在的時候沒人聽我的,都覺得是你朋友,所以在公司里也沒人能唬住他們。」

安正的話我倒是聽進去了,看來這是得整改一下了,要不然今後公司逐漸壯大后,就更加棘手了。

一番沉思后,我重重點頭嚴肅的說道:「行,這件事你下去處理,咱們得定一個規章制度了,從今天起,誰都不允許再靠走後門進公司了,還得去找一個負責人事的,把體系定完整一點!」

「行了,這些事就交給我去做吧!」安正說完才從我辦公桌上下去,好似他就是來威脅我定製度似的。

說實在的,當初創建公司時,我確實沒想這麼多,覺得大家都是朋友,一起開開心心的把工作完成,開開心心的玩挺好的。

可是現在看來事情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特別是熟人,既不好說,又不好管理,這容易得罪人。

這年頭工作不好做,老闆也不好當啊!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