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顆子彈從咽喉射入,穿透了徐友高的脊柱,后後背射出。

他腦袋一歪,身體倒在了地上。

秦大少走向戰場的另一邊,金髮男爵趴在一處枯黃的草叢中,他的中槍部位在尾椎上,也就是傳說中的被爆菊。

這樣的傷雖然不致命,卻也是不折不扣的重傷,吃槍子兒的那一刻,他就暈死過去了。

秦烽拿出一個水壺,將涼水倒在對方的臉上。

咳咳……

男爵剛一咳嗽,秦大少就把一個牙套給他塞了進去,免得這傢伙服毒自殺。

「你是……」男爵也一眼就把他認出來了:「你是雅詩身邊的那個人,這是你設的局對不對?」

「猜對了。」秦烽伸出兩根手指,說:「你回答我兩個問題,我會考慮放你一條命。第一,你的人被一網打盡了嗎?」

金髮男搖搖頭,說:「這只是我們一半的人手。」

「第二個問題,剩下的人在哪裡?」秦大少又問。

金髮男笑了:「我就是告訴你,你也找不到他們,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得到任務失敗的消息,然後撤走。」

「好吧,這個問題我並不滿意,所以需要問第三個。」他豎起第三根手指,說:「最後的問題是,你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組織,組織結構情況和老巢在什麼地方?」

最新全本:、、、、、、、、、、 金髮男爵笑了,哼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問這個問題的,我不回答你是死,回答了你還是死。」

「錯,你只有回答了,才能活下來。」秦大少語氣平淡的說。

「錯,也許你不會殺我,但我絕對活不下來。」他抬頭看著天,說:「我的組織不會饒了我,而且不會饒了我的家人,到時候會更慘。」

秦烽冷笑著說:「你以為自己不說,他們就會安全了嗎?你的那些手下,叫你男爵大人,據我所知,歐洲有一個雇傭軍組織,名叫赤殺傭兵團。根據領導者的地位不同,分為公侯伯子男五個等級,你們就隸屬於這個組織,對嗎?」

金髮男先是一愣,然後笑了:「既然你都知道,還問我做什麼。」

「我只是想要確認一下,畢竟這個組織在全球活動,由於聲名在外,肯定會有不少的模仿者。」他說。

金髮男搖搖頭:「敢於模仿和冒充我們的人,早就被全部幹掉了。剛才的問題我沒有回答你,但是我願意說出另一個情報,以此作為交換。」

秦大少一樂:「好啊,你說。」

他說:「我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殺掉雅詩?凱特,任務等級雙s,也就是說我失敗了,還會有人繼續做這個任務,直到成功為止。」

尼瑪,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以雅詩的身份,頂多能算上s級任務。對方竟然定性為ss級,說明對她的額外重視。

出身殺手的他,很明白一個組織對於ss級任務的重視,因為頂級的sss任務是屈指可數的,ss任務已經成了任何一個組織的重點完成對象。

金髮男繼續說:「這次任務的獎勵,是兩千萬歐元,就算是我們自己完成不了,這麼高的價格,會吸引很多不怕死的人加入。」

這的確很要命,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除非以後雅詩天天躲在一個地方不出現,否則隨時隨地有可能要面對危險。

誰又敢保證每次她都能順利的渡過難關,要知道ss級任務幾乎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他剛要開口問點兒什麼,突然發現金髮男的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

「尼瑪,我都給你戴上牙套了,你是怎麼服毒的?」他問道。

金髮男獰笑著說:「牙套算什麼,我的毒藥並不是藏在牙齒里的,而是口腔,你們華夏人不是常說一句話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只有自殺,才能保證家人的安全……」

話說到這裡,他腦袋一歪,氣絕身亡。

「md,哥離開殺手界才幾天,這就落後了?」他自嘲的說:「連雇傭軍都懂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華夏文明有再一次影響世界的可能。」

至於打掃戰場這件事,當然是交給舒警花、何領導,反正她們整天閑著也是閑著,有必要給她們找點兒事做。

半個小時后,他出現在美女學姐劉蘇面前。

「什麼,我的人全都死了?」美女學姐把一雙眼睛瞪的滾圓:「你搞定姓徐的不就得了,幹嘛要把其他的人全殺掉,那些都是我的手下好不好?」

秦大少聳聳肩,說:「除了徐友高之外,其他人都是神秘組織打死的,跟哥沒有任何關係,哥只不過是挑起了他們火拚而已。只是沒有想到,你的手下們那麼不濟,剛交火幾分鐘,就死傷一片。」

劉蘇為之氣絕,沒好氣道:「什麼組織查清楚了嗎,他們怎麼會有那麼可怖的戰鬥力?」

「嘿嘿,查到了。」秦大少壞笑著說:「他們是赤殺傭兵團,所以說呢,你的人死在他們手裡,倒也不冤枉,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對了,你得感謝我,因為是我幹掉了對方,給你的人報了仇。」

美女學姐白了他一眼,哼道:「你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快死完了,然後才動手殺掉赤殺傭兵團的人,算得上報仇嗎?我憑什麼要謝你,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

不謝就不謝,反正哥很早就打算好了,做好事不留名,更不圖別人的感激。

美女學姐心裡平衡了不少,赤殺傭兵團的確是不好啃的硬骨頭,自己的那幫手下肯定不是對手。看來以後還得抓緊對他們的強化訓練,否則再遇到這樣的對手,肯定還是要吃虧的。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拿出來一看,她嚇壞了,問道:「秦烽,確定徐友高已經死了?」

「當然,我親手做的,絕對不會有錯。」他正色道。

「為什麼是他的號碼?」美女學姐的臉色都變了。

秦烽想了想,說:「接了不就知道了,我認為是有人故弄玄虛。」

劉蘇點點頭,手指一劃,把手機放在耳邊;「喂,徐長老啊,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了……什麼,你說你是誰,再說一遍?」

她的表情變得更加凝重,對方自稱是徐友高的兒子,徐友高執行任務之前,不但把手機留給了她,還留下一份很重要的資料。

「門主,我知道接下來的話,可能會對您有所不敬,但我還是要說。」對方沉聲道:「剛才我接到消息,我的爸爸已經死了。他跟我說過,如果這次任務失敗,就讓我把某些證據抖摟出來。」

劉蘇皺著眉頭問道:「什麼證據?」

「當然是跟劉門主你有關的證據,爸爸懷疑這次任務是圈套,幕後主使就是你和秦烽。」對方語氣冰冷的說:「我爸爸已經預料到自己不能活著回來,而事實恰巧也是這樣,我手裡的掌握的那些證據,能讓劉門主萬劫不復,你相信嗎?」

劉蘇深吸一口氣,問道:「你到底要什麼,說說你的條件吧。」

對方笑了:「我的條件?我想讓爸爸活過來,你能幫我實現嗎?」

「說點兒有用的好不好,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劉蘇反駁。

對方說:「半個小時后,南郊廢棄的機械廠見,你一個人過來,如果你能滿足我的條件,父親的死一筆勾銷。要是不能滿足我,那些證據就會擺到教主大人面前,你將會是個什麼下場,自己應該清楚。」 掛了電話,美女學姐轉而望著秦大少。

「看著我幹嘛?」他不由的問道。

劉蘇白眼一翻,說:「當然是讓你幫忙出主意,事情發展到現在的地步,你不應該負責嗎?我真的不知道徐友高到底掌握了什麼證據,但是從他兒子的嘴裡,不難判斷,這些所謂的證據是很要命的。」

秦大少嘿嘿一笑:「人家威脅的是你,你怎麼好意思讓我出主意。他不是約你見面嗎,你過去見他就是了,大不了一槍幹掉他,事情也就一了百了了。」

劉蘇瞪了他一眼:「你們男人果然靠不住,一有事情就往後縮。雖然我沒見過徐友高的兒子,但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以他那種謹小慎微的性格,兒子肯定也不會太差。所以我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如果僅僅是威脅的話,他幹嘛不在電話里說清楚,非要見面,這其中肯定是有文章的。」

秦大少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笑著說:「放心,你已經是我的後補女友了,我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人獨身犯險呢。他不是要求半個小時后見面嗎,咱們這就出發。」

美女學姐心中泛起一絲甜蜜,哼道:「這還差不多,不過那小子說了,只讓我一個人去,咱們一起出現,肯定少不了一場麻煩。」

秦烽嘿嘿一笑:「只要我不想讓對方發現,他就是長十隻眼睛,也發現不了,放心吧。」

兩人去往停車場,走到學姐那輛帕薩特旁邊,他不由自主的努努嘴,說:「蘇蘇,再不濟你也是生門的門主呢,怎麼不弄輛好車開開,它實在是太掉范兒了。」

美女學姐沒好氣道:「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那麼財大氣粗啊?我的前兩任為了對付你,不但花光了生門這些年的積蓄,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債,我又怎好意思再購買豪車。」

他搖搖頭,說:「那可真是太慘了,要不找個機會讓你轉正吧,你也看到了,我的正式女朋友們,每個人都有一輛拉轟的跑車。」

「得了吧,還是先解決眼前危機再說。」劉蘇一邊拉開駕駛座車門,一邊說:「你要是不願意坐,就自己過去,姑奶奶恕不奉陪。」

他屁顛兒屁顛兒打開副駕駛車門,說:「哥說過,不可能讓自己的女人獨身犯險,別說是汽車,就算是自行車,也坐定了。」

帕薩特駛出學校,朝著南郊而去。

一路上,兩人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從劉蘇凝重的表情中,不難看出她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很快,汽車駛出市區,廢棄的機械廠出現在二人的視線中。

對方閃出一道淡淡的紫白色光芒,秦大少眉頭一皺:「他們有熱成像設備,看來我不能繼續待在車裡了,否則會被對方發現的。」

沒等學姐開口,他就打開車門,動作敏捷的跳了下去。

他在路邊的草叢裡翻了個筋斗,快速藏了起來。

美女學姐的鼻子皺了皺,自語道:「動作夠快的,身手真不錯。 惡少的逃跑妻 徐友高的兒子竟然連熱成像儀都有,不簡單啊。」

機械廠,一個戴墨鏡的青年站在廢棄的接待大廳,身後是四個手下。

一個人跑進來,說:「君哥,人來了。」

徐平君,徐友高的獨生兒子,三年前加入生門,是徐友高的得力助手之一。

原本,徐友高打算帶著兒子一起執行暗殺秦烽的任務。但經過仔細思考之後,他覺得不能這麼做,萬一任務失敗,兒子肯定也要跟著遭殃。

另外,他一直都懷疑劉蘇,他把自己查到的證據進行詳細整理,出發之前交給了兒子。並且明確的交代他,說只要自己死了,被人出賣的可能性很大,讓兒子拿這些證據做文章。

不管是威脅劉蘇,還是直接送到總教,徐友高都希望兒子能從中獲得利益。

所以,一接到老爹死了的消息,徐平君就迫不及待的聯繫劉蘇。

他摘下墨鏡,問道:「來的是幾個人?」

手下晃了晃手裡的攜帶型儀器,笑著說:「車裡只有一個人,而且從紅外特徵上不難判斷,是個女的。」

徐平君笑了:「算她識相,兄弟們各自埋伏好,她要是敢不配合的話,就給我亂槍打死。」

五個人一起點點頭,拔出手槍,去往各自的位置。

徐平君一臉的自信,冷笑著自語道:「姓劉的,你要是識相的話,最好滿足我提出的要求,不然我可不保證你的安全。」

在生門,乃至整個天理教,以下犯上都是重罪。但他認為自己掌握了門主通敵的證據,就算是幹掉劉蘇,非但不會受到懲罰,反而是一個天大的功勞。

所以,他決定鋌而走險。

戲點鴛鴦 但他不知道的是,秦大少已經伏身於他頭頂的鋼樑上。

一分鐘后,劉蘇下車,一身學院風的她看起來十分的漂亮,邁動兩條筆直的長腿,穿著長靴的小腳踩著輕快的步子,走向徐平君。

姓徐的不由一愣,他不止一次的聽老爹說過,說新任門主長的漂亮。但因為徐友高一直都對她不服,所以再某種程度上,對兒子產生了某些影響。

在這種影響下,徐平君只記得這個新任門主能力有限,忘記了她是個美女這件事。

大波浪的頭髮披散在香肩上,隨著步幅微微搖擺,精緻的五官,雪白的脖頸以及高挑的身材,看著面前的美女,他不由自主咽下口水。

怪不得老爹不服,如此年輕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擔任門主一職?她應該做的,是在男人的身體下婉轉承歡。

徐平君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露出淫光,早已經打算好的條件黎,也跟著多了一條。

他饒有興趣的看著劉蘇的俏臉,笑著說:「真是沒想到啊,劉門主如此的年輕漂亮,讓我很是吃驚。」

劉蘇瞄了他一眼,說:「客套話還是別說了,你約我到這裡來,到底想幹什麼,有什麼條件,不妨開門見山的提出來,免得浪費大家的時間。」

徐平君拍著手說:「劉門主快人快語,我就喜歡跟你這種爽快的人打交道。我的條件嘛,並不多,一共有四個。」

最新全本:、、、、、、、、、、 劉蘇看著許平君,心道你可真夠貪心的,四個條件,還敢說不多。

一般情況下,提條件的人都會選擇三個。雖然這種做法算不得約定俗成,可是在大部分情況下,會被雙方接受。

她冷笑一下,道:「說說你的條件吧。」

在她看來,徐平君已經是個死人了,既然是這樣,不妨聽聽他臨死前會說些什麼。

姓徐的一笑,先伸出一根手指,說:「我爸爸為生門出生入死這麼多年,就算是沒有功勞,也得有苦勞。而且這次他死的不明不白,所以呢,必須得到一大筆撫恤金。我要的不多,給一千萬就行。」

一千萬,說多也不多,說少也不少。

要是以徐友高現在的收入,就算是雙工資,想要賺夠一千萬不是一件容易事,從這方面講,徐平君算得上獅子大張口。

但他這些年光是貪污**,恐怕就不止這點兒錢,他要是能繼續做官,以後的收入肯定會更高。所以從這方面將,徐平君的要求並不高。

她點點頭,說:「價格還算合理,第二個要求呢?」

姓徐的見對方爽快的答應了,不由自主的一笑,伸出第二根手指,說:「我要求繼承爸爸第一長老的位子,我當然知道生門沒有這樣的規矩。但首先,我爸爸的確是勞苦功勞,第二我加入生門也好幾年了,一直給他當助手,熟悉各種事物的處理方法,所以他的位子由我接手,再合適不過了。」

小醫仙:似水流年 劉蘇裝作思考的樣子,幾秒鐘后說:「這個條件可以考慮。」

徐平君哼笑道:「劉門主,你最好還是爽快的答應,因為我手裡掌握的證據,足以置你於死地。」

劉蘇針鋒相對:「你也知道生門從來米有這樣的規矩,我怎麼可能直接任命你為第一長老,其他長老那邊怎麼交代,總教那邊又怎麼交代。」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徐平君把手交疊放在胸前,一臉玩味的表情。

劉蘇選擇低頭,說:「好吧,這件事我也可以答應你。」

姓徐的又笑了,馬上伸出第三人手指:「我要求繼承爸爸生前的一切資源,包括在生門和政界的各種關係,而且你要大力扶持我,短時間內在政界取得成績。」

美女學姐冷笑著說:「你放心,只要門內的成員願意從政、從商,生門都會全力支持的,更何況是新任的第一長老。我不敢說到時候會傾全生門之力,為你鋪平道路,但你享受到的待遇,絕對是最好的。」

徐平君豎起大拇指,說:「門主就是門主,果然有魄力。」

「少廢話,還有最後一個條件。」劉蘇的語氣變得更加冰冷,說:「你可要想好了,前面的三個條件我全都答應了,所以最好不要得寸進尺,你應該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

姓徐的嘿嘿一笑:「瞧您說的,我怎麼會有怎麼敢欺負門主呢,您以後可是我的頂頭上司呢,我巴結還來不及。」

「廢話少說,趕緊的。」美女學姐一臉不耐煩的說。

徐平君的表情變得yd起來,兩隻手搓在一起,笑著說:「門主,你相信一見鍾情嗎?我見到您的第一眼,就深深的被您迷住了,所以才會有最後的這個條件。我的條件是,你做我的女人,我保證以後以你的馬首是瞻,就是讓我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辭。門主啊,實話告訴您吧,我的床上功夫很不錯,保證讓您得到滿足。」

劉蘇滿臉憤怒:「你要為我赴湯蹈火是吧,好啊,你現在就去死,死給我看啊!」

徐平君一邊擺手一邊說:「為你死不是問題,問題是你還沒有成為我的女人呢!門主,您看這裡環境怎麼樣,我覺得是個打野-戰的絕佳場所,要不咱們現在就直入主題。」

「找死!」劉蘇手腕一翻,從袖筒中滑出匕首。

姓徐的哈哈大笑:「就憑你,能殺的了我嗎?你也太小看我徐平君了吧,兄弟們,讓咱們門主見識見識咱們的厲害。」

五個人同時從掩體后冒出,手裡拿著槍,用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她。

徐平君臉上的y笑變成了獰笑,繼續道:「門主,你敢之身返現,我打心底里佩服。可你同時犯了個很大錯誤,你不該是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對你產生非分之想,更何況現在主動權握在我的手裡,是我在提條件,所以這樣的條件,我肯定會提的。」

劉蘇哼道:「姓徐的,你以為自己真的掌握了能要我命的證據嗎?」

徐平君兩手一攤:「當然,否則的話,你以為我敢擺下這麼個場子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