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出去。」林源說。

葉藝瑤覺看著林源。

「出去!」林源聲音大了些。

葉藝瑤覺得此刻的林源,真的惹不得。

她連忙轉身出去。

出去的那一刻,看到他辦公桌上的咖啡杯,想了想上前準備拿走,重新給他再泡一杯,身體剛靠近,林源猛地一下將她桎梏住,身體直接將她壓在了辦公桌上。

「啊……」葉藝瑤又是一陣驚嚇。

林源靠著她的距離很近,甚至林源的臉就在她面前,2厘米的距離。

葉藝瑤不知所措,她說,「我只是拿走咖啡杯,我……唔……」

林源突然將她的嘴封住了。

就是一重重的吻親在了她的唇瓣上。

葉藝瑤心口一緊。

那一刻心跳還漏跳了兩拍。

葉藝瑤甚至呼吸急促。

也不敢反抗,就承受著林源的瘋狂。

瘋狂的親吻。

親吻了很久。

林源那一刻似乎恢復了理智。

對。

剛剛的親吻,他完全喪失了理智,就好像野獸一般。

林源放開了她。

看著她被他咬著紅腫的唇瓣,分明應該很痛,此刻卻就是睜著大大的眼眸小心翼翼的看著她,不敢反抗,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他喉嚨微動。

猛然從葉藝瑤的身上離開,身體瞬間退了半米的距離。

葉藝瑤對林源也帶著小心翼翼的警惕。

剛剛林源到底是怎麼了?!

到底怎麼了,才會突然不受控制。

林源的眼眸也這麼看著葉藝瑤。

果然。

葉藝瑤就是有那個能力讓他完全失控,他根本就不想親她,也不想對她做任何親密的舉動,但他還是會還是會……不受控制。

他甚至都想不起來,他剛剛為什麼要去碰岳芸洱。

為什麼要去碰她。

而他不得不承認,他現在好像平靜很多。

從今天早上睜開安靜那一刻到剛才,他一直處於非常暴躁又似乎無處發泄的情緒之中,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到,當他睜開眼睛那一刻看到身邊躺著吳小欣的時候內心受到多大的撞擊,與其說他肯定自己昨晚沒有做什麼,倒不如說,他是迫切希望自己昨晚什麼都沒做,所以才會那麼咄咄逼人的問吳小欣。

酒醉到底會不會做什麼事情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有酒醉的經驗,但他和岳芸洱上床了。

僅僅,那次沒有這次的醉得厲害而已。

而在得知自己沒有和吳小欣上床那一刻,他內心其實也依然很暴躁。

依然無法淡定。

他盡量在吳小欣和他父母面前表現得冷漠。

誰知道他內心深處有多的抓狂。

他甚至都沒有聽清楚他父母在說什麼,而他放下碗筷突然離開也不過是很想抓著葉藝瑤問她,問她昨晚瘋了嗎?讓吳小欣來送他回去,讓吳小欣和他躺在一張床上,他滿腦袋裡面只有葉藝瑤。

而當他看到葉藝瑤那一刻在做什麼。

在位置上對著電腦傻笑。

從兩個人分開后,葉藝瑤就從來沒有露出過任何傷心不舍的表情,她好像並不在乎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有時候甚至在自我安慰說葉藝瑤是在強顏歡笑,但誰強顏歡笑的時候,是在一個人的時候,甚至沒在他視線時,葉藝瑤才會笑得這麼燦爛。

他果真是分手費給得太多了吧。

給得葉藝瑤滿意了。

他冷諷著。

他以為他對她好一點,至少葉藝瑤還會稍微記掛。

事實卻是,他給了錢,而她隻字未提。

「出去。」林源開口。

又開口了。

這次好像真的平靜了很多。

所以剛剛的舉動,林源真的就只是,偶爾的抽風吧。

冷少的蜜愛小妻 葉藝瑤甚至不敢停留,隨手拿起咖啡杯逃也似的離開。

發誓以後再也不惹林源。

再也不惹。

可是,她今天到底哪裡惹到了他了?!

即使打翻了他的咖啡杯嗎?!

葉藝瑤連忙又去泡了一杯咖啡。

手背上真的是紅腫了好大一片。

她用冷水輕輕洗了洗,捉摸著下班後去買個藥膏。

她又給林源泡了一杯咖啡,其實都有些害怕敲門了。

萬一林源突然又發脾氣怎麼辦?!

她真怕再次打翻了咖啡,咖啡倒在手上真的很痛。

她做著心裡掙扎,還是敲門而進。

此刻的林源已經坐在了辦公桌前,處理工作。

辦公桌也已經擦拭乾凈。

林源臉色很淡很冷,好像剛剛的情緒就真的只是一個抽風的情緒而已,此刻就瞬間恢復如初了。

葉藝瑤當然也不敢怠慢,依然小心翼翼的將咖啡輕輕的放在林源的辦公桌上。

林源眼眸微轉,看著葉藝瑤的舉動,看著她手背上不能忽視的紅潤。

那一刻,卻當沒有看到,將注意力放在了電腦上。

葉藝瑤放下咖啡后,對著林源恭敬道,「林總,今天您的行程安全如下,上午10點的時候會有財務會議,關於本季度的一個財務彙報,大概時間會在一個小時,會議結束后副總裁有事情找您彙報,大概時間在半個小時。今天下午暫時沒有什麼特別的安排,所以市場部的部門領導希望能給您過一下他們目前手上項目的一個方案……」

「下午的時間幫我騰出來,我有自己的安排。」林源直接打斷了葉藝瑤的話。

葉藝瑤點頭,「是。」

林源不再說話了。

葉藝瑤看著他的模樣。

剛剛就是產生了錯覺嗎?!

她連忙說道,「總裁我出去了。」

林源也沒再理她。

葉藝瑤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鬆了一口大氣。

在葉藝瑤將辦公室的房門關上那一刻,林源突然抬頭看了一眼門外,臉色依然毫無情緒變動,他拿起手機,撥打。

那邊很快接通,「林總。」

「現在秦氏集團的收購怎麼樣?」

「這段時間秦氏集團的的股市一直處於下跌的狀態,內部的財務已經在告警,不出所料,不到一周時間秦氏集團董事長秦允宗會拿出自己手上的股票進行股市的挽救,目前我們已經通過大部分關係談妥多個大銀行不要給秦氏提供貸款項目,秦氏在無法貸款的情況下想要將自己的股市挽救下來有些難,在秦父把自己的股市拋出來之後,我們會進行大量收購的。」

「嗯。注意不要打草驚蛇,暗地行動,千萬不要讓對方發現了我們是誰?」

「放心吧林總,我自有分寸。」

「嗯。」

林源掛斷了電話。

神醫嫡女:腹黑太子妃 他那一刻卻沒有了任何心情上班。

準確說,今天就從一開始就沒心情,一切都是在強迫自己。

強迫自己做很多事情。

他重重的靠在辦公椅上,看著辦公桌上放著的那杯咖啡。

他眼眸微動,就這麼一直看著一直看著……

……

葉藝瑤真覺得自己今天一天過得小心翼翼。

雖然林源並沒有再發脾氣,但葉藝瑤就是有了心理陰影。

上午她跟著林源參加了工作會議,她做了記錄,表現得非常的謹慎。

下午的時候林源就自己一個人在辦公室裡面,也沒有召喚她進去,她也不知道林源是不是很忙的在處理自己的事情,反正她很慶幸,下午一個下午不用去揣測林源的心思。

這麼就一直挨到了下班。

下班時間,吳小欣走進了林源的辦公室。

然後林源終於在坐了一個下午之後,和吳小欣走了處理,一起下班。

葉藝瑤看著林源走了,才鬆了氣,然後也跟著下了班。

剛下班,就接到了謝婷婷的電話。

那邊說道,「本來我打算自己跟你一起回家的,找了個有車的同事,但是呢,我特么的今晚被人叫著去做接待了,那個同事又不好意思直接從你手上拿產品,我就叫我朋友在公司樓下等你了,他今天剛好有空,電話號碼我發給你了,你記得下班就給他。」

急急忙忙說完。

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葉藝瑤無語。

她看著謝婷婷發來的電話號碼,一邊等待電梯一邊打過去,「你好,我是謝婷婷的同事,謝婷婷的東西我是轉交給你嗎?」

「嗯,你下樓吧,我在公司大門口等你。」

「好的,我馬上就到。」葉藝瑤掛斷了電話。

走進電梯,到達大廳之後,急急忙忙的就往公司大門外走。

剛走過去。

她腳步頓了一下。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門口處站著的人不就是謝老師謝明哲嗎?!

謝婷婷這不靠譜的娃。

都說了不要讓人民教師來了。

關鍵是。

謝明哲的旁邊還站著林源和吳小欣,應該是碰到熟人所以在簡單的打著招呼。

葉藝瑤那一刻完全是撒腿就想跑。

卻被眼尖的謝明哲一眼看到,大聲喊著,「葉藝瑤。」

葉藝瑤真想一頭撞死。

要知道她今天在恨得很想對著林源繞道走。

她硬著頭皮過去。

「謝婷婷叫我過來接你的。」謝明哲自若的說道,「剛好碰到了你們總裁,所以聊了會兒。」

葉藝瑤對著謝明哲微微一笑。

然後對著林源瞬間就嚴肅而恭敬了很多,「總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