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白色的人?」雖然在夏雷的「人生大電影」之中看過白幽靈,可親眼看到的時候凡凡還是驚訝得不要不要的。

夏雷說道:「他們都是白幽靈,是懸浮城的原住民,你們都跟我來吧。」他向世界山走去,一邊說道:「都起來吧。」

白幽靈們紛紛從地上站了起來,用他們的語言讚美夏雷和他的妻兒。女人們跟著夏雷穿過白幽靈部落的時候,他們獻上了鮮果和鮮花。

所有的「訪客」之中,感受最複雜的莫過於生肖戰隊的七個成員,還有夏雪和柳正男夫妻。對於他們來說等於是突然接觸到這一切,連點「緩衝」都沒有,而夏雷的妻子們卻是看過「人生大電影」的,一早就知道了它的存在。可想而知,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夏雪還有柳正男此刻的感受有多震撼了。

一片火光突然從山頂衝天飛起,那火光轉瞬凝結成了巨大的能量不死翼,翼展百米!烈焰燃燒,有凰頭和凰尾的形狀。在這隻巨大的不死火鳥的中心是一個身姿窈窕的女人,一身白衣,肌膚透明,擁有讓人震撼的美貌。

火鳳現身了,她從世界山的山頂上俯衝下來。

緊隨火鳳身後,黑妮和彩玲也現身了。兩個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身後跟著一大群擁有白色羽翼的天使。

看見天使,四個女騎士的心中無比震撼和激動,雙腿一軟就要跪下去。可她們的膝蓋下就像是有一個看不見的與膝蓋等高的台階,根本就跪不下去。

夏雷回頭對四個女騎士說道:「那些天使都是我創造的,是我的孩子。」

四個女騎士的下巴掉在了地上,因為她們知道創造天使的是誰。

夏雷笑了一下,「不要胡思亂想,我可不是你們正在想象的那個神。」

他不會否認那個神的存在,因為那畢竟是四個女騎士的信仰,否認那個神的存在就等於是否認她們的信仰,而那是一種傷害。他不會做任何傷害她們的事情。

火鳳、黑妮和彩玲在低空盤旋了兩圈,然後降落了下來。

地球上的六個妻子目瞪口呆地看著火鳳、黑妮和彩玲,內心的感受複雜到了極點。她們昨晚就知道了這三個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的存在,可那畢竟是看「電影」,此刻見到真人卻是另外一回事了。

彩玲似乎想要飛到夏雷的肩膀上去,可黑妮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腳將她給拽住了。

火鳳看著夏雷,「夫君,你回來了。」然後她看著站在夏雷身邊的六個地球上的妻子,露出了笑容,「這是那六位姐姐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卻不等他介紹火鳳就過來拉住了申屠天音的手。

「姐姐真漂亮。」火鳳笑著說道:「每個姐姐都這麼漂亮,夫君真是好福氣。」

黑妮和彩玲也湊了過來,與夏雷在地球上的六個妻子說話。

地球上的六個妻子剛開始的時候有些緊張,可很快就適應了過來。

「我知道你叫火鳳,沒想到你的漢語說得這麼好。」凡凡說。

火鳳說道:「我來自黑暗世界,那裡有這個宇宙的所有的語言,漢語只是妻子之一。我們的夫君是一個漢人,我當然要學會說漢語。」

「你的翅膀是真的嗎?」龍冰摸了一下黑妮的翅膀,然後驚訝地道:「啊呀,是真的!」

黑妮乾脆展開黑羽翼將龍冰抱住,笑著說道:「你就是龍冰姐姐吧,你的眼睛真漂亮。」

唐語嫣也伸手觸碰了一下懸浮在空中的彩玲,「你的翅膀也是真的,你好漂亮。」

彩玲乾脆一屁股坐到了唐語嫣的肩頭上,然後遞給了唐語嫣一顆堅果,「我請你吃堅果。」

這場面溫馨和諧。

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和希望之星的妻子見面的時候劍拔弩張,差點就打起來了。所以夏雷才想出了這個辦法,現在看來他的計劃是很成功的。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一家團聚,和睦相處。

「我們上去吧,還有姐妹在等著你們呢。」火鳳說。

江如意抬頭望著向山頂延伸的陡峭石梯,面生懼色,「好高啊。」

「我帶姐姐上去。」火鳳伸手拉住了江如意的手,還有凡凡的手,縱身一躍變飛向了山頂。

空中留下了凡凡和江如意的尖叫聲。

「我們也上去吧。」黑妮也拉住龍冰和申屠天音的手飛了上去。

彩玲從唐語嫣的肩頭上下來,拉住了唐語嫣和梁思瑤的手。

梁思瑤趕緊說道:「不不不,你這麼小,萬一……」

沒等她把話說完,彩玲也振翅一飛,帶著她和唐語嫣嗖一下就飛上去了。

夏雷轉身面對著生肖戰隊的成員,還有夏雪和柳正男,笑著說道:「你們要我抱著飛上去嗎?」

夏雪忽然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拍了一巴掌,一聲脆響之後才開口說話,「哥……我不是在做夢吧?」

夏雷笑著說道:「你就當這是一場夢吧。」

「老大……」月野杏子欲言又止。

夏雷說道:「我先帶你們去見幾個老朋友,然後我們再聊,好不好?」

月野杏子點了一下頭。

夏雷對四個女騎士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幫我照顧一下孩子,我很快就回來。」

喬凡娜說道:「交給我們吧,主人。」

七個孩子離開了夏雷,來到了四個女騎士的懷中。確實是七隻小豬,直到現在他們都還在呼呼大睡。

夏雷帶著夏雪、柳正男和生肖戰隊的成員來到了山林中。一條小徑的盡頭是一座雅緻的院落,石磚青瓦,木柵欄,還有爬滿柵欄的藤蔓。那院門掩著,看不見院子里有什麼人。

「你們跟我來吧。」夏雷向林間別院走去。

夏雪、柳正男和生肖戰隊的成員跟著夏雷走,來到了林間別院的門前。

夏雷說道:「見了面,不要提死字,記住了嗎?」

「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額爾德木圖好奇地道。

夏雷說道:「你們會明白的。」

說完,他推開了門。

院子里,幾個坐在院子里品茗的人移目過來。

那一剎那間生肖戰隊的成員和夏雪就連呼吸都忘記了。

夏雷說道:「你們聊,我得回去看看,不然會出亂子的。」

沒人說話,這裡的人已經忘記了他的存在。 院子里坐著的幾個人,站在院門前的人彼此都不陌生。院子里的人和院子外的人不只是熟悉那麼簡單,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個父親與一群生死與共的兄弟姊妹的關係。

院子里的人是一種感受。

院子外的人是另一種感受。

「老大……」葉列娜最先回過神來,她懷疑她是眼花了,產幻了。她想問夏雷這是怎麼一回事,可夏雷卻在他們發獃的時候悄無聲息地離開了,不見了蹤影。

安谷密汗自言自語,「老爹不是已經……」

千軍一腳踩在了安谷密汗的腳背上,「你這傢伙,你忘記老大是怎麼說的嗎?」

安谷密汗這才回過神來,可說話的聲音卻還是顫顫的「我……知道,可是……」

這時夏長河說道:「你們都站在外面幹什麼?進來吧。」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爸爸!」夏雪一聲叫喚,哭著跑向了夏長河。

夏長河趕緊迎了上去,「小心點,小心點,你有孕在身怎麼還像個孩子?真是的。」

夏雪一頭扎進了夏長河的懷中,眼淚也奪眶而出。她其實不知道夏長河不是她的生身父親的秘密,在她的心中夏長河就是她的親生父親,而夏雷也是她的親哥哥。她本已經失去了夏長河這個父親,可突然又在這裡相逢,她怎麼能不高興激動?

以千軍和葉列娜為首的生肖戰隊的成員也走向了朴太勇、巴古、馬庫斯和阿曼達。

來自地球世界的七個生肖戰隊的成員都知道阿曼達、朴太勇、巴古和馬庫斯已經死了,死在了與夜摩沙的手中。可是他們四個卻又回來了,就站在他們的面前,面帶笑容,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的鮮活。他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可這並不妨礙他們的情感。

十一個生肖戰隊的成員走到了一起,在這個院子里相聚,彼此擁抱。有人哭了,有人笑了。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柳正男也被夏雪叫到了夏長河的身邊,說說聊聊。

一個女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端莊秀麗,手裡捧著一隻果盤,果盤裡裝滿了切好的水果。

「來來來,你們別光顧著說話,吃點水果吧。」永美公主朱玄月說。

夏雪目瞪口呆地盯著永夜公主朱玄月。

夏長河拉著夏雪都說道:「來,小雪,我給你介紹,這是你媽媽,叫媽媽。」

夏雪卻還愣著,叫不出來。

夏長河湊到了她的耳邊說道:「這和你見過的那個女人是兩回事。」

夏雪這才回過神來,開口叫道:「媽媽。」

她不知道夏長河什麼時候給她找了一個后媽,可是天要下雨,爹要娶妻,她這個做女兒的能干涉嗎?

「真乖巧,來來來吃水果。」朱玄月面帶笑容,明艷無雙。

夏雪這時才看見朱玄月的肚子已經微微凸了起來,顯然是懷孕了。她忍不住又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心中一片奇怪的感受,「這都是這麼回事啊?難道這真的是一場夢?」

另一邊,夏雷帶著四個女騎士和他的七個兒女來到了龍宮。

龍宮大殿前的台階上站著一大群女人,來自黑暗死亡世界的夜鶯、怨太美、大喬、小喬和貂蟬,來自希望之星的藍吉兒、母瑪、蒂亞薩瑪、康圖娜娜、百靈和烈如水。另外還有兩個人工智慧管家,好方和智庫阿米多。

六個來自地球世界的妻子一見這場面頓時緊張了起來,藍色的藍吉兒讓她們感到新奇,有尾巴的蒂亞薩瑪讓她們感到驚訝,而高大的母瑪卻又讓她們感到緊張。她們不敢上去,還好夏雷及時回來了,看到夏雷她們的心裡才稍微鎮定了一些。

「啊——」夏雷回來的下一秒鐘好方就沖了上來,還隔著一段距離便一個滑跪,貼著地面滑行到了六個地球主母的面前,一雙小短手也擺出了祈禱的姿勢,用誇張的聲音讚美道:「啊!這一定是我的地球世界的六位主母,你們的美貌足以照亮黑暗世界的天空,你們是如此的美麗高貴,任何一種語言都不足以描述你們的美貌和高貴的氣質!啊!」

六個來自地球世界的妻子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個機器人的誇張讚美讓她們也有些尷尬,畢竟對面站著的女人也是一個比一個漂亮。

夏雷笑著說道:「這傢伙叫好方,是我的管家機器人,它就是這德行,你們以後就會習慣了。」

智庫阿米多上前,深深鞠躬,「六位來自地球世界的尊敬的主母們,我讚美你們的美貌和高貴的氣質,我是你們的管家阿米多,以後你們有什麼需要警官吩咐我。」

唐語嫣等女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就她們的感覺而言,兩個機器人管家,智庫阿米多顯然比好方靠譜得多。

站在台階上的女人們迎了上來。

來自地球世界的六個妻子頓時緊張了起來,她們求助似的看向了夏雷。夏雷的臉上帶著微笑,可這是裝出來的微笑,他的心裡其實比龍冰她們六個還要緊張。他不得不緊張啊,萬一吵起來甚至打起來怎麼辦?申屠天音這樣的女人吵個架都不會,更別說打架了。地球上的妻子都是普普通通的人類女子,肯定不是希望之星的悍妻和黑暗死亡世界的悍妻天團的對手。她們要是吃虧了的話,他肯定要站出來,可這樣一來豈不是就亂套了?

在他的計劃里什麼都可以掌控,唯有十九個半妻子見面是無法掌控的。

不過,讓人擔心的情況並沒有出現。來自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來自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來到申屠天音等女面前,主動伸手握手,面帶笑容地介紹自己,一片和諧。

其實夏雷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火鳳、黑妮和彩玲親自下山來接便是一個很好的說明。如果黑暗死亡世界的妻子和希望之星上的妻子要給地球上的妻子一個「下馬威」的話,她們三個「代表」就不會親自下來迎接了,更不可能手拉著手將梁思瑤她們帶上世界山了。

對於來自地球世界的六個妻子來說,讓她們感覺最驚訝和奇怪的其實不是別的世界的女人,哪怕是二次元的「大型美少女」母瑪都比不上大喬小喬和貂蟬帶給她們的衝擊感。

三個三國時空的妻子無論是大喬小喬還是貂蟬都是歷史上的大美女,貂蟬更是赫赫有名的四大古代美女之首,閉月羞花這個成語就出自她的身上。歷朝歷代都有文人墨客為她們作詩作畫,所以六個地球上的妻子其實早就對她們三個耳熟能詳了,也知道她們的故事。可那都是從書本上了解的東西,此刻面對活生生的大喬小喬和貂蟬,她們的心中的感受有多麼奇怪就只有她們自己知道了。

「那個……」申屠天音拉著貂蟬的手,「你真的是貂蟬嗎?」

貂蟬淺淺一笑,「妹妹怎的問這麼奇怪的話?我當然是貂蟬啊。」

旁邊,龍冰對小喬說道:「小喬妹妹,你認識周瑜嗎?」

這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覺得不該問。可她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想要問一個明白,畢竟在夏雷的「人生大電影」里並沒有關於三個三國妻子的詳細介紹。

前妻,不可欺 小喬笑著說道:「夫君也問過我這樣的話,龍姐姐也問我,好生奇怪呀。公瑾是一代人傑,江東的英雄人物,我知道有這個人,可是我不認識。」

「哦。」龍冰含混的應了一聲,心裡卻在悄悄嘀咕,「不認識周瑜的小喬,這是什麼情況?」

為防止話題跑偏,夏雷跟著出聲說道:「我們一家子總算是團聚了,不如我們開個茶話會怎麼樣?」

藍吉兒卻給了想一個白眼,「開什麼茶話會?我帶幾位姐姐去龍宮逛一逛,她們第一次來,先熟悉一下環境。」

夏雷笑著說道:「那好,我跟你們一起去。」

康圖娜娜也給了夏雷一個白眼,「男人有男人的事情,你跟我們逛什麼逛?我們不要你跟著。」

夏雷求助地看向了蒂亞薩瑪。

蒂亞薩瑪露出了一個調皮的笑容,「不要你跟來。」

夏雷,「……」

就連最聽話的蒂亞薩瑪都不聽話了,這是不是女權主義抬頭的苗頭?如果是的話,那這顯然是一段黑暗人生的開頭啊!

這時七個孩子也醒了過來,一個個就像是打了雞血的哈士奇一樣。

「哇!外星人!」夏龍的聲音。

「金字塔!」夏達旺的聲音。

「宮殿!大宮殿!」梁家毓的聲音。

「天使!天使!」夏陽的聲音。

三個女孩則跑向了她們的媽媽,一邊跑一邊叫,「媽媽!媽媽!抱抱!」

「好乖巧的孩子。」百靈將夏江荷攔腰抱了起來,「阿姨帶你去逛龍宮怎麼樣?」

夏江荷眨巴著眼睛看著百靈,「阿姨,你好香啊。」

百靈笑著說道:「要叫媽媽。」

「你也是我媽媽嗎?」夏江荷好奇地道。

百靈親了夏江荷一下,「這裡的都是你的媽媽。」

夏江荷頓時張大了嘴,「哇!好多媽媽啊!」

旁邊,被烈如水抱起來的夏凡好奇地道:「別人都只有一個媽媽,我們為什麼有這麼多媽媽呢?」

烈如水愣了一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個問題你要去問你的爸爸,為什麼你有這麼多媽媽呢?只有他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被康圖娜娜抱著的夏月奶聲奶氣地道:「爸爸是個色狼!」

夏雷頓時石化了。

一片笑聲在龍宮的上空回蕩,回蕩。 夜幕降下的時候,龍宮裡舉行了盛大的晚宴。忠僕好方親自下廚烹,根據三個世界的主母的不同飲食習慣和口味偏好烹飪出了上百道美味菜肴,堪稱宇宙全席。桌子也是特製的,一整塊能量寶石打造而成。五顏六色的能量光宛如宇宙之中的極光烘托著美食和美酒,浪漫而溫馨,還有與眾不同的尊貴奢華。

這裡只有夏雷和他的妻子們,本來他是邀請了夏長河和朱玄月,夏雪和柳正男還是一整支生肖戰隊的,可人家在夏長河和朱玄月的家裡聚餐,不來。這其實不是人家不給面子,而是故意給他與三個世界的妻子們享受極光晚餐的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