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老師,那三款最貴的首飾已經被小敏賣出去了,一看這兩位顧客都特別喜歡,我們也不能奪人所愛不是,要不你再看看其他的首飾?」小周歉意的說。

「我先來的,而且也是我最先提出要購買最貴的首飾,為什麼我還沒有看到首飾,他就已經把首飾購買了呢?」

葉宇冷笑起來,他不過是想給劉璐璐買一件禮物,怎麼總能夠遇到噁心人的事情呢。

尤其是這個石愛妍,上次招的人都已經得罪了自己一次,這次竟然還招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她就不能搞一個崗前培訓嗎?

總是招手這樣的導購,遲早會把她的店給攪黃的。

這也就是自己不予計較,換一個脾氣暴躁的人,指不定就把這家店鋪給砸了。

「小敏,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小周瞪著小敏問。

小敏急忙解釋道:「周姐,是我不對,我看葉老師一個人穿的也不太好,以為他沒有購買的能力,而且他跟辛大哥幾乎同時來我們店的,所以就把首飾給了辛大哥。」

「辛大哥已經說了,他全都買了。」

在小敏看來,不管葉宇是什麼人,他也沒有辦法阻擋珠寶店掙錢吧。

現在自己一次性賣出去三款最貴的首飾,哪怕其中有了一點勢利眼,可畢竟是在做對珠寶店有利的事情,想來大家都會護著她的。

「這位顧客,不好意思,我們珠寶店遵循先來後到的原則,既然是葉老師先來的,能不能請你把首飾先還給我們,讓葉老師先過目,如果他確定不買的時候,我們再賣給你們,如何?」小周了解了事情的經過,深深的瞪了小敏一眼,沖著辛寶盛他們歉意的商討道。

「怎麼?看不起我們?覺得我們掏不起錢嗎?」

辛寶盛還沒有說話,那個女人就搶先嚷嚷了起來,「我告訴你們,今天如果不把這三個首飾賣給我們,我就把你們這家店給買下來,把你們都給開除了,什麼玩意,真敗壞老娘的心情。」

「誰要買我們的店鋪?口氣倒是不小啊。」

就在這個時候,從樓上走下來一個穿著職業裝,踩著小高跟的美女,她一臉冷峻的說道。

「洛經理,你來的正好,這裡出現了一件棘手的事情,還請你來處理一下。」

小周看到這人,立刻就苦澀的說。

完了,洛冰來了,她是個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的女人,小敏怕是要有麻煩了。

這人不是旁人,正是葉宇的高中同學洛冰。

因為她跟葉宇的關係,再加上她個人的能力,所以被石愛妍破格提拔為珠寶店的經理,負責這個店面。

小周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簡短的解釋了一遍,果真如同她所想,洛冰在聽完之後,立刻就皺起眉頭說道:「我之前怎麼教你們的,咱們做的是服務行業,就要遵循客戶至上的原則,不管任何來我們店鋪購買東西,都要一視同仁。」

「小敏,你雖然是新來的,可也接受過崗前培訓,這次的事情責任在你,等會去財務把自己的工資給結算一下,明天就不用來了。」

「你就是這裡的經理?」

辛寶盛帶來的那個女人見到洛冰處理的事情,立刻就不悅起來,「她再怎麼說也在幫你們珠寶店賺錢,你說開除就開除,也太不留情面了吧?」

「就是你要買我們的珠寶店?」

洛冰沒有回答她,而是反問道:「不好意思,你買不起。」

「把你手中的首飾交出來,我們先給這位顧客……」

洛冰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葉宇正一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宇哥哥,你,你怎麼來了?」

認出葉宇之後,洛冰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撲倒在了葉宇的懷中,興奮的說道:「太好了,宇哥哥,你是來看我的嗎?」

這一幕看在眾人的眼中,瞬間就跌破了他們的眼球。

洛冰平日里那麼一個冰冷的女人,怎麼還有如此火熱的一面啊。

這也太奔放了吧?

簡直顛覆了他們以往對洛冰的印象。

「完了,完了,他竟然跟洛經理認識,這次即便是找人也沒有辦法了,只能被開除了。」

小敏看到這種情況,內心的惆悵更盛。

這人啊,果真需要謙遜禮讓,不能有半點的勢力,否則的話,指不定哪天就會被大人物給打臉。

就像現在,她不但被打臉了,可能還因此丟了工作。

不作不死,這話說的一點也不假。

能夠讓洛冰如此失態的人,他會買不起珠寶店最貴的首飾嗎?

開什麼國際玩笑呢,即便是真的買不起,不還有洛冰嗎?

她可是珠寶店的經理,年薪百萬呢。

幾人憂愁,幾人歡喜。

那些保安和小周心中同時鬆了一口氣,還好剛剛他們沒有看不起葉宇,否則的話,指不定會和小敏一樣的下場。

「洛冰,那麼多人看著呢,主意點形象。」

葉宇輕輕的跟洛冰擁抱了一下,禮儀到了之後,便暗中推開了她,打趣道。

「對了,剛剛他們說要買最貴首飾的人不會是你吧?宇哥哥,你之前不都是買未成品的嗎?怎麼今天卻要購買成品首飾了?」

洛冰也知道眼下不是他們敘舊的時間,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

「哈哈,我當是多有錢呢,敢情就是一個虛殼子啊,買個首飾都要買未成品,竟然還敢妄言要買最貴的首飾,而且一買就是三件,真把自己當大款了啊。」

辛寶盛帶來的那個女人立刻就嘲諷起來。

敢鄙視她的男朋友,她才不會放過任何可以鄙視對方的機會呢。

甚至她已經偷偷的拍了葉宇的照片傳給自己的弟弟,讓他帶人過來教訓葉宇了。

現在,她需要拖延時間,等弟弟的到來。

「買不買得起都是我個人的事情,和你無關。」

葉宇不耐煩的說。

「你!」

那女人被噎了一下,剛想爆發,卻想到葉宇跟珠寶店的人認識,這會爆發的話對自己不利,只能隱忍下來,等她弟弟來了之後再好好的教訓這個狂妄無知的小子。

「把那三件首飾還給我們吧。」

洛冰沖著那女人伸手說道。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竟然真的要為了這麼一個屌絲來得罪我?」那女人不忿的說。

這可是辛寶盛第一次帶她出來買首飾,現在還沒有付錢呢就要還給別人,對他們之間的感情來說,是極為不吉利的。

「我不管你是誰,來到我的店裡,都要一視同仁。」

洛冰淡淡的說道。

有石愛妍在背後給她撐腰,她才不懼怕任何人呢。

要知道石愛妍的母親是省城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她的外公可是鍾神醫,現在掛職省城中醫協會的會長。

這兩個身份,不管是哪個亮出來,都能夠讓人退避三舍,誰敢來招惹。

「老娘叫施文夢,是省城施家的千金,你敢不讓我買東西,回頭我就讓我弟把你這家店給收購了。」

施文夢暴跳如雷的說道。

竟然是施家的人?怪不得如此囂張了。

這辛寶盛可以啊,竟然能夠攀上施家,看來是打算當個上門女婿了。

就是不知道辛寶盛在跟施文夢滾床單的時候會不會噁心,要是這施文夢再有點特殊的癖好,把辛寶盛壓在身下,就他那瘦弱的身板,能夠禁受得住嗎?

聞言洛冰的臉色有些難看,她也知道施家,在被提拔為經理之後,石愛妍就告訴她,在省城有幾個家族不能得罪,其中就有這個施家。

可這施文夢明顯在欺負葉宇,她又怎麼可能坐視不理呢?

「施家的人怎麼了?難道比別人多長了一個鼻子還是多長了兩隻眼睛啊,或者說你們的腰都比別人粗壯?」

洛冰毫不客氣的說道:「既然沒有,那就跟我老老實實的排隊,等宇哥哥確定不買了,你再去購買那三件首飾也不遲。」

「你,你,你竟然敢說我長的胖,老娘跟你拼了。」

施文夢最討厭別人說她胖了,敢說她胖的人統統都被她弟弟打到了醫院,半個月都沒有下得來床。

現在聽到一個女人竟然嫌棄自己胖,她那裡能夠忍受得住,張牙舞爪的就撲向了洛冰。

只是還不等她衝到洛冰身前呢,就被葉宇一腳給踹開了。

「嗎的,老子從來不打女人,可你這長的讓老子不辯男女,索性就當個男人一樣來教訓吧。」

「你,你,你們給老娘等著,老娘這就去叫人。」

施文夢躺在地上,揉著自己疼痛的肚子,痛苦的咆哮道。

「夢夢,你怎麼樣了?有沒有被傷到?」

辛寶盛立刻就衝到施文夢面前,關心的問道。

「你個撲街,沒看到老娘被打了嗎?你怎麼不去幫老娘啊?」

施文夢一把就甩開辛寶盛的手,失望的說道:「是個男人的話,就把他給我狠狠的教訓一頓,給老娘出氣。」

「我,我打不過他啊。」

辛寶盛心虛的說。

他整日花天酒地,早已經把身體給掏空了,怎麼可能是葉宇的對手呢。

反正等會施文夢的人就來了,他才不在這個時候衝上去白白挨揍呢。

「不過夢夢,你放心,我已經給你弟弟發了簡訊,他就在附近,等會就會帶人過來,到時候我肯定會幫你狠狠的揍葉宇一頓。」

施文夢也知道如此,只能點點頭,怒視著葉宇,冷冷的說了一句你等著瞧,便沒了下文。

「宇哥哥,謝謝你。」

洛冰羞澀的說,跟著就擔憂的說道:「不過她是施家的人,你還是趕快逃走吧,不然等會施家的人來了之後,你會有麻煩的。」

「我走了,你怎麼辦?」

葉宇反問道。

「我沒事,再怎麼說我也是這個珠寶店的經理,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的。」洛冰心虛的說。

真的不敢怎麼樣嗎?那可是雲海省的第一家族啊,自己的人被打了,誰還跟你分一個是非對錯,指不定怎麼虐待她呢。

不過為了葉宇,她可以忍受這一切。

「放心吧,我不走。」

葉宇笑著寬慰道:「今天的事情因我而起,我一定會幫你處理好的。」

「現在礙事的人已經解決了,咱們可以商討購買珠寶的事情了,把那三個首飾給打開,讓我看看品質。」

洛冰還想再說什麼,卻被葉宇用眼神給制止。

一旁的保安和小周卻一陣無語的看著葉宇,這人究竟是哪裡來的愣頭青啊,知道對方是施家的人竟然還敢動手。

而且動完手了之後,還不逃跑,這不是明擺著找死嗎。

只是這些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他們只能觀看,卻無權干涉。

等會能夠見識到施家的力量,倒也是蠻不錯的。

眾人抱的什麼心思,葉宇全然不理會,他看著眼前的三個首飾,不由得暗自點點頭說:「不錯,竟然是帝王綠,而且還雕刻成了心形,好,這個我買下來了。」

隨著打開的另外兩個,葉宇也都非常喜歡。

其中一個是向陽花,雖然不是帝王綠,但也都是上好的玉石。

而且向陽花的寓意也比較好,能夠帶給人們幸福和希望。

「這三個首飾都不錯,一共多少錢,你給我算一下,我都要了。」

「帝王綠比較貴,而且還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一般人都不會賣的,這還是你來了,所以才破裂賣給你。」

洛冰先是解釋了一番,然後才看了一眼價格說:「這個心形吊墜在我們店的售價是九百九十九萬,你是我們這裡的常客,可以給打八折,折算……」

「行了,不用一個個的來算,三個一起吧,給我一個總價就好。」

葉宇擺擺手說。

洛冰點點頭,心中暗自嘀咕,宇哥哥一次性買這麼多的項鏈,不知道哪個女人這麼有福氣,竟然能夠獲得宇哥哥的青睞,如果他能夠送我一條就好了。

心中嫉妒,可該辦的事情洛冰也沒有含糊,不一會就把價格計算了出來,抬頭沖著葉宇說:「宇哥哥,一共是一千五百萬。」

「刷卡吧。」

葉宇把自己的卡遞了過去說。

「宇哥哥,你現在做什麼生意啊?怎麼這麼掙錢?這可是一千五百萬啊,你卡里有這麼多錢嗎?」洛冰吃驚的問道。

先前她也覺得葉宇只是想看看這些首飾的尊榮,沒想到葉宇竟然真的要買。

她跟葉宇來自同一個地方,而且兩人還是同學,自然知道葉宇的家庭情況。

別說是一千萬了,即便是幾百萬,葉宇恐怕都拿不出來吧。

雖然葉宇在珠寶店買過一些珠寶,可那些都是百十萬左右的樣子,跟一千萬相差太遠啊。

「放心吧,保證你刷不爆。」

葉宇笑著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