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老闆也答應了。

隨後,另一個師傅過來了,開始按照裴東的要求解石。

第一刀已經切過,一片藍色已經說明這個料是個種水很好也很少見的藍翡。

可是第二刀下去后,裴東終於徹底傻了眼。

這一刀切出來的藍翡只有薄薄的一層,然後就是一道綹裂,沿著中間一裂到底,是個誰都能看得出來的廢料。

「這……」裴東終於癱倒在地,「垮了……我們輸了……」

「這不可能!」陸放第一個跳起來,氣急敗壞的喊道,「你們合起伙來給我們下套子!」

「陸少,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要隨便亂說!」趙管事冷著臉說道,「在京都,誰敢說我們給人下套子?石頭都是自己選的,所有人都看著呢!」

趙管事一發火,陸淺頓時一激靈,趕緊跟自己的人說道:「你們,送他回家!順便跟我叔叔說一聲這裡發生的事情,先關起來,等我回去再說!」

「好的陸少!」陸家跟來的兩人也知道這兩個少爺該聽誰的話,二話不說,架起還在亂蹦胡說的陸放轉頭就走。

裴家兄弟兩個慘白著臉被人拉到了旁邊,等著一會兒在法律文件上簽字。

「周天兄弟,今天舍弟的錯,我給你賠不是了,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教訓他!」陸淺跟周天說道。

周天心裡其實很想收拾一頓陸放,這個人三番五次的打白果兒主意不說,還想往死里搞自己。

但是陸淺這個人看著還不錯,陶小樹好像跟他關係也挺好,「陸哥,客氣了,我真的不在意,只是,回去請轉告他,讓他別再打我老婆主意就好!」

周天的話說的很客氣,但是警告之意溢於言表,陸淺心裡一突,趕緊點頭。

「好,放心,這事兒交給我,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我一定不予餘力!」

陶小樹剛剛還氣的不輕,這會兒拿著那塊帝王綠就不撒手了,「陸哥,我兄弟為人隨和,輕易不會和人結仇,你這個弟弟真要好好教教了,外面不是誰都給你面子的!」

「小樹,你放心,以後不管是誰,只要是你和周兄弟的事情,找陸哥二話沒有!」陸淺也算看明白了。

這個周天不僅自己實力嚇人,就看陶小樹對他的態度也不是旁人敢輕易招惹的。

「好了,咱們有話改天再續,還是先把這裡的事情先了了!」陶小樹說道。

趙管事見機上前一步,「周公子,我們先幫您轉賬,實業部分等到手續辦完后,再親自給您送上門去!」

周天心想,又是實業,真的懶得管,吳律師要是在的話就好了,太麻煩了!

「好,麻煩趙管事了!」周天說道,拿出自己的卡完成了轉賬。

轉頭,他立刻就給吳律師打了個電話,說是他在京都有事情需要他過來幫忙處理。

吳律師一聽,立刻放下手頭工作來了京都。

會所的事情結束了,周天和陶小樹也沒有再繼續玩的心思了,就跟陸淺打了聲招呼準備回去。

「周公子,陶公子,需要會所安排人護送嗎?」趙管事送兩人下樓時候問道。

門口,正好黑鷹和陶家兩個人回來了,周天一指他們道:「多謝了,我們的人到了!」

「那好,如果以後還有什麼需要,請儘管開口!」趙管事親自把人送出門上了車,目送周天他們離開。

門口的人看到趙管事親自送人出來,都有些詫異,這可真是罕見啊!

誰不知道,這裡除了神秘的幕後老闆外,這個趙管事就相當於這裡的老大了,能被他親自送出門的人,該是什麼身份呢?

「周天,去我家吃個飯再回去吧!」陶小樹說道。

周天想了想,覺得是可以去看看了,他一直對陶家挺感興趣的。

「好,正好去拜訪一下,上次幾位老爺子多有照顧,我還沒來得及感謝呢!就是空著手去有點不好意思!」

「他們也一直念叨你,你去了就挺高興的,還拿什麼東西啊,再說了,帶這個過去,比什麼禮物都好,回頭你想要什麼物件,我們陶家都包了,保證不讓這塊帝王綠的價值受損,而且,只會更高!」陶小樹拍了拍手裡裝著那塊石頭的箱子說道。

會所為了保護客戶的安全,特意提供了一個密碼箱給他們。

「你們不要嗎?」周天問道。

「這個,你想出手?」陶小樹眼睛一亮。

「我留著也沒用啊!」周天道。

「周天,你知道這個值多少錢嗎?」陶小樹忽然壓低聲音問道。

「多少?」周天其實也知道帝王綠是極品翡翠,價格一定非常高,但是這個比拳頭大不多的這塊,他還真不知道具體值多少錢。

「只比你今天贏的錢多不會少的!」陶小樹說道,說完自己先笑了起來,看起來比周天還高興。

「這麼多?」周天也嚇了一跳。

「你知道上一次在國外頂級拍賣會上拍出的那隻帝王綠的鐲子多少錢嗎?」不等周天回答,陶小樹又繼續說道:「一隻,三億!美元!」

「多少?」周天的音量有點高,陶小樹趕緊拉住他。

「你小點聲,要是被外面的人聽到了,懷璧其罪聽過沒?」陶小樹小心的往車窗外看了看。

「你這……」周天失笑,「也太小心了!」

「不小心不行啊,上次你也看到了,就那尊玉觀音,我都差點被霍家人做了,何況是這個!」

說著話,他們的車就開到了陶家。

不同其他三大家,陶家因為玩翡翠玉石,家裡原石也多,所以,選擇的住宅稍微偏了一點,在城南快到郊區的地方。

陶家佔地極廣,從外面看去,就像個專門做石雕的工廠一樣。

「這都是給學雕工的練手的,反正也不浪費,還能有點外快!」陶小樹一邊指揮黑鷹從前面大門進去,繞過偌大的場院開到了後面。

後面卻別有洞天,完全像個小花園似的,九曲十八彎的,不時就冒出一個房子,不少人在這些房子出來進去的。

「你現在看到的都是家裡培養他們的地方!」陶小樹給周天介紹道。

周天感嘆陶家的地方真大,黑鷹開著車子一直往後面開,經過了這個區域,終於到了最後的地方。

那是個也不算小的院子,三面都有房子,中間空地上擺了不少原石。

車停在了旁邊院牆下面的位置后,周天跟著陶小樹下了車。

正好旁邊的一個屋子門一開,陶二爺從裡面走了出來。

「小樹你回來啦?哎?周天也來啦!快進來,快進來!剛才還和他們說起你呢!」陶二爺看到周天,那個熱情啊,搞得周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二叔!」周天叫了一聲。

「走吧!」陶小樹拎著箱子拉著周天跟陶二爺往正屋走去,「先進去再說!二叔,等會兒你別激動啊!」

「我激動什麼,周天來我高興還不行嗎?快進去,你爸正念叨你們呢!」

推開正屋的門,眾人走了進去。

周天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果然每個世家都不是簡單的存在。

單看屋子裡的擺設,黃花梨的一整套傢具,都散發著濃郁的光暈,傢具表面都形成了厚厚的一層包漿,可見其使用的年頭了。

而靠牆的博古架上擺著的玉石擺件,各個都是雕工精美,靈動十足,光暈濃郁。

裡面的房間傳來一陣機器的聲音,不是很明顯,但能聽得很清楚,應該也是個工作間之類的。

陶二爺說道:「周天,別客氣,隨便坐!小樹,你倒茶,我去叫你爸!」說完,推開了裡面的那道門。

隨著機器聲音變大,最後慢慢的降低,最後消失,耳邊頓時清凈了,陶二爺和陶家大爺,也就是陶小樹的父親走了出來。

「周天!」陶大爺看到周天就咧開了嘴,「你說,那個彌勒佛怎麼就那麼好的運氣呢!你要是在我們陶家,肯定更有出息!」

周天笑著叫了聲:「陶大爺,今天過來打擾了,也沒帶什麼東西,請您見諒!」

「這話說的,怎麼這麼生分呢!快坐!」陶大爺熱情的指了指旁邊的黃花梨的圈椅。

周天趕緊走過去,「您也坐!」

等兩人都坐下了,周天還心裡說了一句,這可是我坐過的最貴的一把椅子了!

「之前你們送回來的石頭,我正琢磨著怎麼幫你切呢,你來的正好,你跟我說,想要個什麼樣式的首飾?」 陶大爺的話音才落,陶小樹就笑了,把密碼箱往桌上一放,「爸,您先等等吧,先看看這個!」

說完,陶小樹把箱子打開了,陶大爺猛地站了起來,陶二爺也愣了,倒茶的手都忘了放下,杯子滿了,水流了一桌子。

「這是……」陶大爺激動的伸手過去,從密碼箱里把那塊帝王綠拿了出來,「帝王綠?」

「我看看!」陶二爺這才發覺自己倒茶倒多了,趕緊拿手往地上摸了一把,就湊了過去。

「玻璃種的帝王綠,大哥……」陶二爺的聲音都變了。

「這是……」陶大爺看向陶小樹。

陶小樹得意的一揚脖子,「我兄弟的手那就是金手指,摸哪個哪個出綠!」

「這個也是周天開出來的?」陶大爺失聲問道。

周天笑著坐在旁邊,陶小樹的樣子太逗了,「是啊!還是我兄弟開出來的,爸!二叔!我跟你們說啊!」

陶小樹繪聲繪色的把之前在會所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完了還不解恨的說道:「要不是看在陸淺的面子上,陸放那個小兔崽子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要是不把他搞得褲衩都穿不上,我就不叫陶小樹了!」

「幹得好!」陶大爺誇了一句,沒有覺得自己兒子和周天做的過分,反而還挺高興,「這種人就要讓他一次長記性,要不然沒完沒了的,麻煩!」

周天覺得自己特別喜歡陶大爺,這個脾氣太招人喜歡了!

不留隔夜仇,睚眥必報,太合周天的脾氣口味了,怪不得師傅也和他們關係這麼好!

「那這個你是想出手還是想自己留著打什麼物件?」陶大爺問道。

周天想了想,「那還是這樣,幫我打兩個吊墜和一副耳釘,其他的留給你們了!」

「這可不行,這太貴了,你不能這麼干,之前那個還好說,這個肯定不行!」陶大爺趕緊搖頭,陶二爺也是。

陶小樹也有些無奈的看著周天,「周天,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之前就跟你說過,這個有多值錢了!」

「既然叫我一聲兄弟,我師父又和大爺二爺關係這麼好,就權當我孝順兩位老爺子的了!」周天說道。

「你這……不行,我要給彌勒佛打個電話,你這也太敗家了!」陶大爺邊說邊拿出了手機撥了出去。

「您這……」周天失笑,他沒想到陶大爺的脾氣簡直是太耿直了。

不過,他也看出來了,陶大爺是不願意佔小輩兒的便宜。

「我說彌勒佛,你這個徒弟你要好好教一教啊,你要是教不好就把他送給我當徒弟我來教……什麼呀,你不知道,他隨手就把開出來的帝王綠就送人……送給誰?當然是送給我了,你……」陶大爺大聲的跟劉順說著電話,然後就不吭聲了,臉色複雜的掛了電話。

劉順跟他說,孩子有孝心是好事,讓他放心收著就是了,別整這些那些客氣玩意,生分!

陶大爺撓撓頭,真的有點不好意思,這個禮太大了!

周天也看出來陶大爺的糾結,也知道自己師傅會怎麼說,就先開口道:「陶大爺,您不嫌棄我就叫您一聲陶伯伯,陶二叔,您二位就不要跟我客氣了,都說過了,我和小樹是兄弟,您再跟我客氣,我下次都不敢來了!」

「行!」陶大爺一拍大腿,「我收下了,不過,也不能白收,這塊料做好的東西,我先給你,我們只留下一些余料就夠了!」

周天也知道陶大爺的意思,這塊玻璃種帝王綠的料子,哪怕只是一塊戒面也是有價無市的,也就不客氣了。

「陶伯伯,我真不需要那麼多,這樣,您再給我多做兩個掛墜行不行?其他的我真的留著就是浪費!」

陶小樹看自家老子又要張口跟周天計較,就先一步攔住了,「爸,這次就聽周天的吧,他真不差那點錢!」

陶小樹這話真沒說錯,就之前在會所里贏的錢,都好幾億了,而他到底有多少錢,陶小樹也不知道。

就看周天眼不眨的刷了七個多億現金也能知道,周天真不差錢。

「行!是我矯情了,老二,去吩咐下面好好做幾個菜,留周天好好吃個飯!」陶大爺說道。

「好嘞!我這就去!周天,你先坐著啊!」陶二爺歡歡喜喜的出去了。

也不怪陶大爺陶二爺這麼高興,他們家搞了幾輩子的玉石了,高品質價值連城的也不是沒見過,但是最近有二十多年沒有出過這種極品了。

冷不丁一看到,能不激動嗎?

就算周天一點不留給他們,他們都願意免費給周天加工成各種物件,何況周天還這麼大方的只要了那麼點,剩下的都給了他們。

這份人情,可不是用錢就能買到的。

又說了幾句話后,陶大爺就有些坐不住了,和周天打了個招呼后,就拿著那塊帝王綠進了裡面的房間。

陶小樹笑著對周天說道:「看到好料就手癢!」

周天笑著表示理解,之後,和陶小樹去院子里逛了一圈。

這一圈逛下來,讓周天大開眼界,也為陶家的實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陶家吃過飯後,周天和黑鷹才告辭離開。

路上就接到了吳律師的電話說是已經到了京都了,周天趕緊讓黑鷹直接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周天就把之前在會所里拿到的那份律師搞好的法律文件交給了他。

「這件事情交給我吧!」吳律師看到上面的內容后,也不推辭,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小工作。

「對了,以後我可能會在京都發展,如果方便的話,你選個地方把工作地點搬過來吧!另外,我在西郊再給你買個別墅,跟我住的近一點,以後再出去,你就跟著我好了!」 一夜蜜愛:神秘老公慢點吻 周天說道。

吳律師也有此意,替周天管理資產本身就有很多事情需要跟周天商量彙報,如果能時常跟在他身邊,很多事情處理起來就更方便了。

「好的,回頭我就去辦!」吳律師點頭說道。

「那今天就先委屈你住在酒店了,我回去把房子買好后,我就讓人過來接你,對了,出入不方便的話,直接去買車!」

吳律師點頭,就差點仰頭大哭了,這樣的僱主多多益善!

可是,他現在單單周天的資產管理,就已經忙得天天加班了!哪裡還有精力再去接受別人的雇傭!

安排好吳律師,周天才和黑鷹開著車離開回了家。

白果兒和柳秀芬早就回來了,他們買了很多衣服首飾和化妝品,白果兒還特意幫周天買了幾套內衣。

是的,沒錯,是內衣,這還是柳秀芬提醒的,說是兩人關係好壞就看買的內衣穿不穿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