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還好周霜霜作爲一介雜工,中間偶爾離場也不會有人說什麼,不然要她在這裏幹坐三天,怕不是得熬死哦。

……………………

這三天或許是在傳道受業解惑,但在周霜霜看來,分明是傳銷大師用三天時間成功給大家洗腦,讓他們終於受不住誘惑,開始嘗試他新編撰的靈法。

——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兒。

修真者們因爲天資不同,所修行的靈法也都有些差別,再加上每個宗門也都有不同的祕籍……所以,面對一份未知的靈法,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警惕!

雖說面前開傳靈大典的曦西道君,已經是一隻腳邁進了屈指可數的太上靈境。但他身爲玄天宗弟子,就算有獨門靈法,不也應該上呈玄天宗嗎?

怎麼可能那麼好心,還傳授給所有人?

再說了,就算他是聖人,那玄天宗呢?居然也眼睜睜看着這樣能讓人迅速進入太上境的靈法,在整個修真界流傳……玄天宗莫不是傻了喲!

丹師所做的,就是在這三天裏,不動聲色的讓所有人都覺得——

嘗試一下新的靈法,也……沒什麼的吧?

……………………

等到整個山峯上,修真界中各處前來的佼佼者們齊齊修行這一靈法時,天地似乎都動盪了起來。

山川河谷的靈氣洶涌而來,彷彿一條席捲飛奔的巨龍,周圍所有生靈都再也吸取不到一絲一毫的靈氣,草木上的綠意都彷彿被一絲絲抽取——

當靈法運轉一週天時,所有人都爲自己身體內洶涌澎湃的靈力,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暢快與驚喜。

但與此同時,玄天宗用來作爲傳靈大典場地的整座山峯,樹枝蕭條、枝葉衰敗,潺潺溪水中,魚蝦蟹盡皆浮在水面上。

這裏,哪還有昔日山清水秀、靈氣眷顧之感?反而屍氣縱橫,全無生機。

……………………

“太霸道了。”

終於,有人開口說出這句話。

曦西道君所傳授的靈法,對於靈氣的吸收,簡直是前所未有的驚人!這一週天的運轉,抵得過他們往日十天苦功。

但是……

也太過不留餘地了些。

有些人看着周圍一片荒蕪的景象,不由有些不安。

靈氣充裕之地,才被叫做修真界。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如果最後都變成這樣,恐怕連人間界都比不得了。

就算人間界,日常作物生長,也是需要一定靈氣的,只不過普通植物,需要的靈氣很少罷了。

但那也還是需要的。

沒有靈氣,它們最終都不會活。

這份靈法自然是千好萬好,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捨得放下。可是,可是……怎麼又會讓人這麼不安呢!

…………………

“天地靈氣,你取我奪,原本就該憑本事靠緣法。如今,這些生靈爭不過我等,就像我們修真者,練氣士是怎麼也爭奪不過元嬰……是一個道理。”

“它們被抽取靈氣,原本也是因爲實在太過弱小了。”

曦西道君在高臺上環顧四周,一雙比常人顏色更淺淡的雙眸緩緩掃視全場,聲音清朗的說道——

“倘若諸君心懷大善,何妨此時重新施展靈法,爲它們再次降下生機呢?”

“順便,也可以檢驗一下,那些前所未有的澎湃靈力,到底能不能爲你們所用!”

他的聲音在這時壓低,彷彿一句話,就能蠱惑全場似的。

不過,也確確實實成功蠱惑了所有人——變強的慾望,根植在每個人心中,差的,不過是一個引子。

………………………

這話一說,臺下便蠢蠢欲動了起來。

隨着第一個春風化雨術的施展,距離最近的那片草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青綠起來,草葉蔥鬱,生機勃勃。

春風化雨靈法之下,連露珠都透出幾分剔透來。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頭彷彿都被這場景矇蔽,他們紛紛施展着各自擅長的催發靈法,將這山頭又一次變得奼紫嫣紅,鬱鬱蔥蔥。

周霜霜作爲唯一一個侍立在旁,卻沒開靈緣的人,此刻看着周圍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心頭卻越發的沉鬱。

…………………

所有人都知道,類似春風化雨的靈法,的確可以短時間內快速催生植物,可是就像是給花瓶中滴營養液一樣,作用僅限於短期。

在它們被抽取到葉脈衰敗,連根系都缺乏靈氣的如今,就算莖葉被滋養,可最終如果土壤內靈氣後繼無力,還是會衰敗的。

而如今,眼前所呈現出來的,全都是短暫的假象。

沒有後續維持,這些花草樹木,根本活不過十天。

惹愛成婚:總裁別太猛 這些,周霜霜一個修真小白都知道,更別提在場不知幾十幾百歲的修真者了,他們所有人都知道。

……………………

但是,靈氣充盈自身的感覺,實在是太過美好,太過讓人飄飄然了。

而這催生靈法,只要連續多施用幾次,那些生靈的根系就又會重新慢慢發展起來。哪怕現在只經受過一次靈法滋潤,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它們還是會重新恢復過來的。

肯定可以恢復的。 靈氣被抽取只是暫時的。

——所有人都在心中這樣想着。

彷彿這麼一想,就能爲自己瘋狂抽取靈力的作爲,給出一個完美的解釋似的。

畢竟,修真界天才輩出,如今能有這樣一個大幅度提升靈力的方法,其他所有人都學了,如果自己不學,遲早有一天,他只能眼睜睜看着與他同期、甚至比他年紀更小的後輩,一躍而上,成爲元嬰道君,衝擊太上靈境……

而自己,則永遠停留在原地。

就算他自己不修煉,那他們呢?他的同伴,他的宗門……真的會都不學嗎?

疑問和不確定,在這一刻充斥着所有人的腦海。

………………

可是,如果有這樣神奇的靈法,還沒有半分副作用的話,玄天宗又爲什麼大方到將它去拿出來,分享給整個修真界的人呢?

而此刻,曦西道君在高臺上面說道。

“自今日起,玄天宗所有旗下商鋪,只需兩枚靈石,便都可以得到這樣一份修煉心得。”

“但是,這次傳道,靈法僅僅只有前邊1/4。”

這,纔是丹師最具威脅力的殺手鐗。

“諸君若有不信或疑難處,儘管買回去仔細研究。修煉或不修煉,主動權全在諸位的手上。”

“但是,倘若有人願意修煉的話,還請悉知——剩下3/4的靈法,是玄天宗獨有,若有意願繼續修行,還請拜入我玄天宗門下。”

開局一條小舢板 “倘若不願出走原有師門,那麼,僅僅只掛靠在玄天宗門下,宗門有任務時,只需要挺身而出也是可行的。”

這話一說,便有其他門派的長老勃然大怒——

“玄天宗好深的手段,好不要臉的心思!”

——居然這樣,光明正大挖牆腳來着!

……………………

曦西道君坐在最上方,此刻眼皮都沒擡一下,只淡淡說道:

“那麼,這位長老,您可以勒令門下弟子不學。”

長老喉頭一哽,幾乎被氣出一口血來!

……………

勒令門下弟子不學?

怎麼可能!

這次玄天宗的傳靈大典舉辦得如此盛大,他來時爲了提升實力,將宗門內最優秀的一批弟子全都帶了過來。

如今,這靈法的好處,所有人都顯而易見。讓他們放棄唾手可得的機會歸於宗門落後他人。

這又怎麼可能呢?

這位長老環視四周,所有人的臉上都同時浮現出複雜又糾結的神情來。

——畢竟,就連長老們自己,也都抗拒不了這誘惑呀!

………………………

傳靈大典轟轟烈烈的開場,最後所有人都抱着萬分複雜的心思離開玄天宗。

但玄天宗的所有長老以及峯主們,卻都萬分篤定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因爲……

大家對視一眼,齊齊伸出左手,掐出靈訣——

浩大的靈力從體內瘋狂席捲,自他們掌心轉化爲春風化雨靈法施展。

而當腳下的整座山峯瞬間被籠罩在細密而又濃郁的靈氣當中,那些剛剛被過度抽取靈氣,以致生機喪失的這些花草魚蟲,雖說已死去的不可再活,但只要還留存一線生機,此刻全部都又生龍活虎起來。

曦西道君在一旁莫測的笑。

……………

只要只要靈力足夠,一時抽取大量的靈氣又算得了什麼?靈法連番施展,它們總是會恢復的。

但這一來一回,帶給他們的變化,可就不是平常循規蹈矩修煉,所能得到的了!

這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而是等於十!

他們志得意滿。

…………………

在整個修真界,就算不如步入太上靈境的人,其實也沒有真正認真的研究過這個宇宙。

他們只知道,靈氣是于山川河谷中蔥鬱的生機中孕育而來。

修真者們皆有靈氣修煉自身,同時也最終會走向死亡。當他們歷經天人五衰,或自然老去,此後蘊含靈力的屍身,經過漫長的時間後,自然又會重回大地。

一來一回,靈氣消耗……對他們而言,靈氣還是完完整整的,中間所經歷的不過是時間而已。

……………

但如今,他們瘋狂抽取靈氣,身體沒有半分知足。

只是一個周天的靈法運轉,就將整座綿延山峯的靈氣全部抽取乾淨!

就算如今所有人都施展春風化雨術,讓它重新恢復生機。但是這些連自己都纔剛剛恢復的生靈,又該如何重新孕育靈氣呢?

未來三年裏,整座山峯,都孕育不出來一絲一毫的靈氣了。

………………

而且,當地表的生靈靈氣被抽取乾淨時,整個修真界的人再一次運轉靈法,會不會直接將靈石礦脈抽取?

失去了靈石礦脈,失去了滿世界的生機………在這樣瘋狂抽取之下,恐怕等不到這些修真者們步入天人五衰之境,這個世界的靈氣怕是都要枯竭了。

而周霜霜知道,就算他們提前死亡,充滿靈氣的身體想要一寸寸被大地分解,也依舊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畢竟有的修真者,動用特殊的靈法,死後身體千百年不腐,根本不是問題。

就是因爲靈氣不足,所以這麼些年來,修真界擁有高修爲的人越來越少。

千百年前,元嬰遍地走。而如今,元嬰道君,就已經算是一個大宗門的底氣了。

這又何嘗不是因爲靈氣遲遲不能轉換了?

………

而修真者們恐怕是不知道的,隨着日常修煉維持自身活性,以及與異獸爭鬥中的消耗,並不是說他們一生當中吸取了多少靈氣,死後便會重新重歸天地多少的。

除非天地有變,否則就算這樣安安穩穩的持續下去,恐怕修真者也會越來越少的。

如今,曦西道君的所作所爲,叫周霜霜看來,無疑是更加速了整個修真界的衰亡。

……………………

——那些修真者們都是傻子嗎?

包括玄天宗的長老以及各峯峯主,這麼多年來,白修煉了嗎?

周霜霜在一旁,幾乎快要喊出來。

而轉過身的各位長老與峯主們,此刻雖然笑着,眉頭卻都依然緊皺。

他們看着自己的掌心,神情中又是苦澀,又是悵然——

分明不是不曉得其中利害的。

可如今,已經騎虎難下了。 在最初的狂熱過後,玄天宗也騎虎難下了。

醫道芳華 他們這些玄天宗的頂門支柱,是最先開始修煉這門名爲“鯨吸”的靈法的。

一是爲了檢驗,二,也是抗拒不了迅速提升修爲的靈法。

雖說這樣極速的吸收靈氣,境界突破太快會不太穩固,可是曦西道君在一旁笑道:“那就等境界突破了,再慢慢放下腳步重新穩固不救行了。”

不管怎麼說,曦西是在玄天宗長大的孩子,這麼些年來,雖然任性了些,可帶給宗門的,遠勝宗門給予。

而他的天資,所有人都是顯而易見的。

進了煉器峯,五年便改善甚至創造出了三百四十一種煉器法。

等他興趣過後,轉到丹峯,恰逢丹峯峯主閉長命關,便順勢接替了對方的位置。

然後二十年內,改善丹方四十七種,自創靈丹七十一種……

如今,他一心修煉,將自己的天資與過往的經驗相結合,創造出鯨吸靈法……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在曦西道君身上,卻又是如此的順理成章。

這麼一來,大家對他的信賴,也同樣是理所當然的了。

…………………

此刻,第一次看到這樣浩大而又不留一絲餘地的抽取靈力方式,玄天宗終於忍不住開始憂慮起來。

他們這些人,因爲修煉有成的緣故,就算重新修煉這鯨吸靈法,對於靈氣的控制也是緩慢而有序的。雖說抽取的數量更加龐大,但下意識會控制着,不要在一個地方竭澤而漁。

但是,當浩浩一座山峯上,所有人都齊齊修煉時,那瞬間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的攝取力,終於讓他們察覺到這靈法最大的弊端——

真的是,太霸道了。

霸道到,沒有一絲一毫的後路。

可現在,靈法已經傳出,他們不修煉,一旦整個修真界都在飛速前進,反而玄天宗沒有自保能力的話……

“曦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