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或許這也是衛藍現在唯一能夠為韓宇做的事情了啊?

頭也不回地離開,看似瀟洒,但需要的卻是巨大的勇氣,一種能夠承受無數眼淚無數痛苦的巨大的勇氣。

不是因為愛得深沉,難道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而又是因為愛得深沉,才會更加的痛苦吧?

……

夜很亮,根本就不像是夜晚。

韓宇能夠清晰地看到前方的很遠很遠的地方。但是能夠看到更遠的地方又怎麼樣?他始終還是看不見衛藍了。

韓宇是清楚的,清楚衛藍為什麼要離開。但是韓宇又不能阻止衛藍的離開。因為他的肩膀上實在有太多東西肩負著了。

曾經有那麼一個剎那,韓宇真的有一種衝動,真的想要不管不顧一切帶著衛藍離開這裡。而韓宇也很清楚,如果自己一旦決定這麼做,衛藍一定會跟隨自己,毫無怨言,即便最終的結果可能是很壞的。

但是最終韓宇還是忍住了。如果現在不忍住,那麼以後……是不是就沒有了以後?

韓宇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是清醒的。

但是!但是人有的時候是不是太過於清醒,就只會讓自己更加的痛苦?

深深地吸了口氣,韓宇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腦袋,將這一切的事情都拋到了腦後,眼神重新變得堅定,拳頭緊緊握起,然後向前走了起來。

不是絕望不是寡義,不去想,是因為不敢想,更是因為此時沒有時間沒有空間,讓韓宇去想這些事情。

對於現在的韓宇來說,甚至乎痛苦都是一種奢侈的存在啊。韓宇的時間的實在太緊了,他要去做的事情實在太重要了。

最重要的還是,既然衛藍都已經下了這麼大的決心,付出了那麼多,如果此時的韓宇還沉溺在痛苦當中,那麼是不是就太對不起衛藍了?衛藍是希望韓宇要去做一些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難道韓宇不應該接受衛藍的好意?

再次深深吸了口氣,韓宇一腳向前跨了起來。

韓宇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向前而去,向著衛家人所在的前方而去,他要找到衛家的人,然後將衛家的人打倒。

如果你以為韓宇是為了發泄心中的疼痛,那麼只能說你太小看韓宇了。

韓宇很清楚衛藍此時在衛家的狀況。所以韓宇需要將衛家的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這樣,他們不就會有可能將衛藍忘記,不再給衛藍太大的壓力?

或許這種想法有點幼稚,但卻是韓宇此時能夠想到的自己能夠為衛藍做的事情了。所以韓宇不得不去做這件事情。

卻又在這時,韓宇前面的空間突然就是一動,然後一個老頭突然出現在了韓宇面前。

這個老頭正是衛藍的叔叔!

韓宇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有點疑惑地看向了這位老頭,說道:「不知道前輩來這裡幹什麼?『

「現在擺在你面前的路,有四條,你直接選擇吧。「衛藍的叔叔沒有客套什麼,直接面無表情地說道。

「因為你已經徹底和我們衛家有了過節。所以,即便衛藍已經向我求情,我也已經保證過你絕對不會死在我們衛家手中。但是!但是你還是不可能就這樣輕易地離開。所以,我給你四條選擇的路。「

老頭的臉色始終沒有發生變化,沒有一點的表情,說出來的話,語氣很平淡但卻不容置疑,就如同天帝的諭旨不容被改變,霸道無雙。

大概這才是老頭的真正面目吧?

「你後面,你前面,你的左上方,你的右上方,分別都有一條路。而我能夠提醒你的是,你正前面的這條路是最容易走的。你後面的那條路則是最難走的。想要選擇哪一條,你自己決定,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

老頭說道。

「謝謝前輩。「韓宇向著老頭道謝完之後,沒有一點猶豫直接做出了選擇,直接向前走了起來。

是的!

韓宇直接選擇了向前的那條路,直接就選擇了那條難度最小的路。

老頭的嘴角不由微微翹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嘲諷的弧度,心道:哼!這個小子終究還是一個心機太過於深沉的小子啊。不肯讓自己有任何的衝動,做出任何無謂的犧牲。或許衛藍不和這個小子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選擇。

但韓宇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如果你也足夠熟悉韓宇,那麼此時你就不應該動搖自己心中對於韓宇的看法。因為韓宇從來就不會讓任何熟悉在乎他的人後悔。

是的,韓宇現在是選擇了那條最沒有危險的道路,但這樣是不是就代表了韓宇的懦弱?

老頭給予韓宇這樣一些選擇,意思其實實在再簡單不過了,就是測試一下韓宇對於衛藍的感情的真摯程度。韓宇明知道衛藍的離開是因為衛家,那麼韓宇難道不應該對衛家有什麼不好的看法?

如此韓宇是不是就要對衛家做出一些什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韓宇選擇怎樣的路,或者說準備對衛家做出怎樣的舉動,是不是就代表了韓宇對於衛藍的感情的深厚程度?

當然,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韓宇已經做出了選擇,已經向前掠動了起來。

很快,韓宇便掠出了這一片山脈,離開了衛家所在的區域。

是的!

在這一整個過程當中,韓宇都沒有遇到任何的敵人,沒有遭到一點的攻擊,一路暢通,暢通到甚至沒有遇到一頭野獸的程度,簡直就是和呼吸一樣簡單地離開了衛家所在的區域啊!

是的!

這也是老頭的計劃。既然老頭已經接受了衛藍的請求,那麼老頭就有理由有必要將事情做到最好。他至少也需要給一個選擇韓宇,讓韓宇有一種毫髮無傷便離開這裡的選擇。

只不過……只不過韓宇這樣的選擇,真的太讓老頭失望了。

感覺著十幾里之外的韓宇的存在,老頭不由微微搖了搖頭,嘆息了起來。

是的!從韓宇做出選擇之後,老頭依舊在期待著,期待韓宇能夠改變方向,期待韓宇在走出這片區域之前改變主意。他不想要看到衛藍選擇的人是這樣無情無義的人。

但是!但是最終那個傢伙,還是沒有改變主意啊,那個傢伙還是太有心機,不肯做出一點衝動的事情,不肯犯下任何一點錯誤,不肯做出一點犧牲啊!

如果……如果那個傢伙一開始就選擇了後面這條路,老頭又怎麼可能讓他受到太大的傷害啊?甚至老頭還會給予韓宇一些幫助,幫助他更加可能得到亡靈花。

只是……只是這一切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必要了。因為那個傢伙已經做出了選擇。

哎……

想到這裡,老頭不由又嘆息了一聲,心情變得很不好。

然後……

嘭!

突然又在這時,一聲巨響響起。

老頭的眼睛不由瞬間瞪大,然後那張平常時候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臉,突然就發生了變化,變得無比的驚訝,甚至乎老頭那顆太久沒有劇烈跳動的心,此時都要從喉嚨裡面跳出來了。

因為驚訝,更是因為想不到。

因為就在這時……

……

韓宇確實已經走出了衛家所在的區域。但是!但是在離開這個區域之後,韓宇立即又返回了,立即又向著這個區域的某個方向掠了過去。

不是韓宇突然就後悔了什麼,更不是因為韓宇突然就衝動了什麼,而是因為……而是因為韓宇一直都在衝動!

從最開始到現在,韓宇就沒有想過就這樣離開!

他之所以會選擇最輕鬆的這條路,不是因為這條路輕鬆,而是因為他習慣了勇往直前。

韓宇要走上這條路,將這條路上的人打到,然後走向另外一條路,然後將另外一條路的人打倒,然後再走上另外一條路,再將那條路的人打敗,然後……然後走完所有的路,將所有人打倒!

是的!

最一開始到現在,韓宇就不準備放過任何一個衛家的人!雖然不知道今天晚上在這個區域內的衛家的人有多強大。但是韓宇已經決定不顧一切了!

或許這種不顧一切是很傻,但是,韓宇已經沒有辦法去思考太多了。如果衝動,那麼就讓他衝動到底吧,為了自己心愛的人,衝動一次,做錯一些事情,承擔一些後果,不虧!

然後……然後韓宇便遇到了衛昌。

「好小子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這一次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之前對我做出的事情的!這一次,你死定了!「

衛昌真的很憤怒,對於韓宇很憤怒。如果不是因為家族裡面有著一些奇珍異寶,衛昌知道只靠自己的話,自己現在一定只能夠繼續躺倒在床上,什麼也沒有辦法去做。

韓宇沒有回答衛昌,只是冷冷地看著衛昌,冷冷地掃視著全場。他要將全場的所有人記下來,他不想放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即便不能殺死他們,也至少讓他們都倒下去!

「哼!可惡,你這是什麼眼神?你以為自己還是高高在上的?你以為此時你自己的位置還很穩固?告訴你,小姐已經走了,現在沒有人能夠來救你了。而因為小姐走了,我們想要怎麼對待你都行!所以,你就等著哭吧,到時候你可不要跪下來向我求饒!」

衛昌實在太生氣了,生氣到都要吐血了。韓宇現在怎麼能夠這樣表現啊?這簡直就是不將人放在眼裡啊!

你知道自己處在什麼位置嗎?這裡全部都是我的人,而這裡只有你自己一個。你的實力再怎麼強大,你的修為再怎麼高深,你也是不可能戰勝我們的,你已經是我們的瓮中之鱉了,你還神氣個什麼?

難道你以為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還有任何翻盤的可能嗎?不要太痴心妄想了好不好?你就用正常人的思考方式去思考,好不好?

韓宇卻還是沒有回答衛昌。因為這個時候,韓宇正在運勢,正在調整自己的狀態,正在準備著一場大戰。

「該死!該死!該死!」人的忍耐真是有限度的,而很明顯,此時韓宇的表現已經遠遠超出了衛昌的忍耐限度了。衛昌憤怒到幾乎都跳了起來。

「韓宇你究竟有什麼好得意的?你根本就沒有任何依仗,你已經離死亡不遠了,我一定會將你踩在腳下的,我一定會……」

轟隆!

衛昌的話沒有辦法說完,因為在這時,韓宇的拳頭已經向前,漫天的火焰已經升騰而起,已經向著衛昌而去。

衛昌不由就是一驚,連連倒退了回去,樣子和動作都狼狽到了極點。

衛昌實在是沒有想到,他對於韓宇實在有太多的想不到了。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人。如果他還是人,為什麼他總是不按照人的思路去思考,總是不按照人的行為去行動?

正常人在這樣的情況下,至少還是會說那麼一兩句話的吧?就算不說話,也不會這樣二話不說就發出攻擊吧?難道他不用考慮一下後果?難道他不需要衡量一下敵人的實力?他真的就這樣不管不顧?

因為想不到,所以衛昌顯得很狼狽。同樣的,衛昌身邊的兩人,也沒有想到,所以面對韓宇洶湧的拳頭,他們也顯得很疲憊。

但是!但是這還不是終點。任何熟悉韓宇的人都知道,韓宇的第一個拳頭是強大的是氣勢洶湧的。但這還遠遠不是全部。霸天拳法,從來都不只有一拳,而是一套,一套能夠生生不熄,連環到無限的拳法。

於是乎!

有狂風怒做,有火焰滔天,有塵土紛飛,有氣浪翻滾,有氣貫長虹。

拳頭在向前,在不斷向前,在向著衛昌而去,在狠狠地向著衛昌而去。

這是火焰的海洋,火焰一波接著一波不斷升騰而起,一波接著一波向前覆蓋而去,像是要將整個天地都給淹沒了一般。

前面的一座大山被火焰吞噬了,前面的兩座大山被火焰吞噬了,前面的無數座大山都被火焰吞噬了!

火焰在席捲著,火焰在洶湧著,氣勢在不斷攀高,一下又一下,彷彿要達到無窮大,彷彿要突破天際,彷彿要讓整個宇宙都給燃燒完全!

衛昌和他身邊的那兩個人,剛開始的時候是這樣的高興,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以為韓宇這是送羊入虎口,以為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但是!但是到了現在,他們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前面一波比一波洶湧的火焰,讓他們疲於應對,讓他們手足無措,讓他們只有挨打的份。

他們的身體焦黑了,他們的嘴角有鮮血流了出來,他們不斷後退再後退。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擊的力量,他們只能被攻擊著,他們只能承受著傷害。

他們想要哭,但是卻沒有時間去哭。他們想要逃走,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逃走。撲面而來的是天羅地網,已經將他們的所有退路都給鎖住!

然後……然後他們連連吐血,他們的臉色開始蒼白,他們的氣機開始混亂,他們的動作開始遲緩,他們的臉上開始出現痛苦到扭曲的表情,他們……

他們已經承受不了了!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

然後……然後衛昌等人同時倒飛了出去,然後……然後他們同時倒在了地上,身體再也一動不能動!

他們還沒有出手,但卻已經敗了,徹徹底底地敗了,沒有任何一點懸念!

韓宇的攻擊實在太猛烈了,韓宇的攻擊實在太不講道理了,韓宇簡直就是一個土匪!

讓人家衛昌,連猖狂一下的可能都沒有,讓人家衛昌實在連後悔的時間都沒有。太壞了,韓宇怎麼能夠不看看衛昌痛苦的後悔的表情啊!

你韓宇還能不能夠將對手當做對手,給予對手一點點應該有的尊重,人家可是將你當成了最大的敵人啊!

是的!

在這一刻,韓宇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甚至沒有看衛昌一眼,轉身就走,去往另外一個方向。

今天晚上的韓宇,要大開殺戒!

或許這樣做的結果會讓韓宇很痛苦,或許這樣的選擇,會讓韓宇損失很多。但是!但是人生如果沒有一次瘋狂,如果沒有一次不管一切,那麼,這個人生還是人生嗎? 沉默了很長的時間,衛藍的爺爺那個老頭,終於還是清醒了過來。

畢竟老頭始終是老頭,他有過太多的經歷,見識過太多的事情。即便再怎麼讓人驚訝的事情,他也還是可以接受的。

只不過,現在發生的這件事情,還真是太過於讓人驚訝,讓老頭到了現在依舊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難道不是?

剛剛,就在剛剛,老頭還以為韓宇會這樣一走了之,而韓宇也確實做出了這樣的姿態。但是!但是突然的韓宇就回來了!韓宇突然就對衛家的人發出了攻擊!

老頭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很不要得,因為他始終是衛家的人啊。但是!但是此時老頭真的很激動,真的有了一種太久沒有過的激動心情了。

他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著,全身都開始發熱了,有了一種要一掌向前推去,將整片森林都推倒的感覺。

或許再明確一點來說,這種感覺應該就是叫做熱血了!

是的!這個時候,老頭已經沉寂了幾十年的那顆心臟,那一身血氣,終究還是翻湧了起來,因為韓宇,因為韓宇這突然的變化。

老頭知道現在韓宇已經將一條路上的人全部打倒。原來出現這樣的結果,已經大大出乎了老頭的預料的了,老頭不應該再有什麼期待。

但是!但是現在老頭卻不知道為什麼不得不去期待了。他總覺得韓宇不會就此停止不動。

於是乎,老頭平息靜氣了起來,開始等待,等待韓宇給自己帶來驚喜。

……

韓宇確實沒有任何停止的意思,他此時已經掠向了另外一條路,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座森林之內。

此時韓宇的戰意在沸騰,他的心在劇烈跳動,他的氣血在劇烈翻湧,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他要戰,他要不停地戰,他要戰到不會動為止!

嗖!

突然一聲破空聲響起,然後……然後有鮮血飆射了出來,從韓宇的身體上。鮮血在空中飄舞而起,在明亮的月光底下顯得格外的動人。

韓宇下意識地伸手扶住了自己的胸口。當即,韓宇的一手便全是鮮血了。

飛劍!剛剛出現的是飛劍。飛劍在韓宇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一下子就穿透了韓宇的胸膛!讓韓宇的胸膛前出現了一個洞口,血淋淋的洞口!

不得不說,這飛劍真的太傷人,太讓人猝不及防了。選擇的角落,出現的時機,都已經做到了最好!

飛劍沒有選擇攻擊人體最脆弱的部分,人的心臟。而是選擇了攻擊韓宇的右邊的胸膛。這真是一個太好不過的選擇了!

要知道,每一個修士都會有一種對危險的天然直覺。而越是強大的修士,他們對危險的觸覺便越是敏銳。無疑的,韓宇是一個強大的修行者。正因為韓宇強大,所以韓宇對於危險的觸覺很敏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