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有巧合才能夠解釋得通,不然的話,打死他也不相信,前面這個小白臉能夠這麼精準地抓住他的拳頭。

在反應過來之後,他的第二反應,就是再次出拳。

和當初的孟慶東一樣,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神色,第二隻手,飛快的向著蕭易的臉上,狠狠的甩了出去。

「啪!」

拳頭,依然還是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打在蕭易的臉上,而是再次被抓住了。

胡明亮的神色,再次愣住了。

他的目光,盯著前面被蕭易抓住的拳頭,神情變得有些獃滯了起來。

這一次,就算是他再怎麼傻,也知道,這不可能是巧合了。

一次可以是巧合,如果二次也是巧合的話。也未免巧了。

在一陣的獃滯之後,他的神情。開始變得憤怒了起來。

他是胡明亮,他怎麼可能被這樣一個小白臉抓著拳頭呢。

尤其是這樣一個這麼可惡的小白臉!

還是在當著這麼多兄弟們的面前。這個臉面,他丟不起!

如果不能收拾這個小白臉一頓,如果真的就這樣,被眼前這樣一個小白臉拿捏住了兩個拳頭,以後他怎麼和那些兄弟們混?

看著前面的蕭易的臉上,那雲淡風清的神色,他開始掙扎,用盡吃奶的力氣的掙扎。

在他看來,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他完全不認為。眼前這個小白臉,能夠抓住他的拳頭。

這小白臉這細皮嫩肉,細胳膊細腿的,能有幾分力氣?

然而,今天的老天爺,卻好像專門跟他作對了。

每一次,他所認為,很簡單的事情,似乎都總是會生意外。

他的拳頭。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輕而易舉的便掙脫了開來。

當他使勁了吃奶的力氣,想要把抽回自己拳頭的時候,那隻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力量。潔白而修長,就彷彿女孩的手一般的手掌,卻彷彿是一隻鐵鉗一般。牢牢的將他的拳頭定住了,根本就紋絲不動!

這怎麼可能呢?

在猛的抽了一下之後。胡明亮的眼裡,露出了一絲不敢置信地望向了前方。卻只見前面的蕭易,臉上依然還是那一副雲淡風清的神色,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他的猛力的掙扎一般。

這不可能……

胡明亮咬了咬牙,不信邪地使勁的繼續的掙扎了起來。

但是不論他怎麼掙扎,拳頭,卻是始終都紋絲不動,更不要說掙脫開來。

「我剛才聽國明說,你們之前,打了一個賭?」

蕭易就好像完全感覺不到胡明亮的掙扎一般,任由他掙扎,始終都是那樣神色不變,淡淡地望著他,直到他掙扎得臉紅脖粗,額頭開始冒汗的時候,這才淡淡地開聲道。

「你……」

胡明亮終於確定,自己是不可能掙脫出來的,他抬起頭,眼裡帶著無比怨恨的神色地望著蕭易,想要說一些狠話,但是他還沒有說出來,便被蕭易打斷了。

「今天我們再打一個賭如何?」

蕭易淡淡地開聲,彷彿完全沒有感覺到胡明亮的眼裡的怨毒,也看不到他的臉上那種憤恁,「我們再打一場球,若是我們輸了,以後我們都不再在你面前打籃球了,有你的地方,我們這些人便全都自動退到一邊,給你們加油,若是你們輸了,我們也不要求多,只需你們以後老實點,不再來招惹我們就行,如何?」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你……」

胡明亮幾乎下意識的便想要駁斥這個看著就特別令人討厭的傢伙的提議,這個傢伙,他算什麼東西,他胡明亮憑什麼要和他打賭?

但是聽完後面他的話之後,他的臉上的神色,卻不由得一陣猶豫變幻了起來。

這個傢伙的提議,似乎很不錯?

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孔國明他們噁心,讓他們以後都打不了球,最少,在他面前打不了球。

現在,這麼好一個機會,放過了會不會可惜?

而且,這個令人討厭的小白臉,雖然看起來非常討人厭,但是似乎並不簡單,今天真要是打起來的話,恐怕還真的不一定能夠討得了多好。

再說了,籃球可是他們的強項,他們的實力,是擺在那裡的,而對面的那幾個傢伙,他也不是不知道,雖然有一兩個確實是不錯的,但是總體實力,確實是差了一截,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的。

更何況,今天強也在這裡,強可是籃球特長生,是一個職業籃球運動員,而且還是在役的運動員,下個賽季已經簽了國內最頂級的恆水俱樂部,他一個都可以收拾他們兩個。

「我們為什麼要和你打?」

胡明亮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身後的男生,卻是說了出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誚的神色地望向蕭易,「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和我們打?」

孔國明他們的臉上。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地望向蕭易。

他們的內心都變得有些忐忑了起來,他們實在不知道。蕭易為什麼要突然提出打這麼一個賭,對於這個賭。說實話,他們真的沒有大信心,雖然剛才被他們侮辱,真的很氣憤,但是對方上次展現出來的球技,真的不是他們能比的,這也是他們剛才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敢提和他們再比一次的原因。

卻沒有想到,他們沒敢提。蕭易卻提了出來。

只不過,儘管心中忐忑,他們卻也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任由蕭易去作決定。

事實上,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辦法再說什麼,不管打不打得過,蕭易既然已經說了,那就只能硬著頭皮硬扛了。難道他們還能直接拉著蕭易反悔,說他們不敢打?打不過他們的?那不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這麼沒種,以後還怎麼混?

「怎麼,不敢打?」

蕭易完全無視那個男生的話語。只是目光淡淡地望著前面的胡明亮。

「我不敢?」

聽到蕭易的話語,胡明亮只覺得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直接被氣樂了。他的目光冷冷地瞪著蕭易,「小。這個賭約是你們提出來的,你最好不要後悔。」



「我的字典里。沒有後悔兩個字。」

蕭易淡淡地回敬。

說話間,他終於鬆開了胡明亮的手。

「很好,既然這樣,那就記住你之前說過的話。」

拳頭終於收了回來,胡明亮的眼神,陰冷地瞪了一眼蕭易,此刻的蕭易,已經成功地代替了孔國明,成為了他最討厭的人。

「你放心,我說過的話,從來都作數。」

蕭易的臉上,依然還是那樣不咸不淡的神色。

胡明亮的目光,望著蕭易臉上的神色,握緊了拳頭,恨不得再次揮拳上去,照著這個小白臉的臉上,給上一拳,這個傢伙的臉上的這種神情,實在可惡了。

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勝券在握,居高臨下的樣。

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裝逼的傢伙。

但是考慮到剛才的情形,他終究還是控制住了這個衝動,轉過了頭去,開始的他的身後的小夥伴們,商量起接下來的比賽來。

他的心中,已經決定,等一下在籃球場上,一定要狠狠的教訓這個傢伙。

他就不信,這個小白臉,打籃球會有什麼水平。

要是真的有什麼水平的話,上次孔國明就把他拉過來了。

再說了,數院那個地方,盡出書呆,出孔國明這幾個傢伙,都算是異類,算是很替數院長臉了,哪裡還可能會有什麼打籃球打得好的,不僅籃球,其他的各個項目,也全都爛得一塌糊塗,是校出了名的體育弱系之一。

到時候,狠狠的蓋他幾個大帽,讓他知道,提出這個賭約,是他多麼錯誤的決定!

到時候,看他的臉上,還能不能夠露出這樣欠扁的笑容!

那邊胡明亮去商量起了,這邊數院也終於說話了。

「蕭易,你怎麼突然提出這麼一個賭約呢?你這實在是過衝動了啊!」

孔國明的臉上,浮起一絲苦笑。

其餘眾人也全都露出苦笑地望向蕭易,對於孔國明的話,深以為然,他們也覺得,蕭易實在衝動了。

「怎麼,國明,你們這麼沒有信心?」

蕭易看著前面的孔國明等人,臉上不由得微微一愕,旋即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這可不像是我印象中,你們的風格哦?」

信心?

信心這東西,是要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的好不好。

明明知道,他們的實力,要遜他們不止一點點的情況下,又上哪兒去找信心?

… ——————————

「是啊,蕭易,要是對方也是和我們這樣的普通學生的話,我們說什麼也不會怕的,但是你看到了沒有,那個,站在胡明亮旁邊的,高個子,叫鍾強,是學校校隊的,也是籃球特招生,是專業的籃球隊員,據說已經正式被恆水籃球隊錄取了,他進攻,我們根本就沒有人能防得住,而且他的投籃準度,也非常的高。」

其他的同學也在旁邊說了起來。

「呵呵,是嗎?看來這次倒確實是我衝動了。」

聽著眾人的話語,蕭易的眼裡,微微露出了一絲訝然的神色,他倒是沒有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專業的籃球隊員,他的目光,下意識的打量了一下對面的那個高個子,這才重新轉過頭,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望向眾人。

語氣一頓,他又抬起頭,目光之中,帶著一絲鼓勵地望向眾人,「但是俗話說,輸人不輸陣,現在說都說了,我們就打一場吧,大不了就是個輸,以後他在哪打,我們就去另一個場打就是了。」

「蕭易說得不錯,輸人不輸陣,今天我們就豁出去了,拿出真本事來,和他們拼了。」

孔國明重重地點了點頭,向他們鼓氣,「今天就讓他們知道,我們也不是紙糊的,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就算要贏我們,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沒錯,和他們拼了,讓他們付出代價!」。

「…………」

孔國明和蕭易的話,還是起到了作用,原本一個個士氣低下的眾人,全都露出了同仇敵愾的神色,握緊了拳頭。

「好,那我們接下來,就安排一下對陣吧。」

看著眾人的神色,孔國明的臉上,神色稍霽,但是內心卻依然並不輕鬆,帶著一絲沉重地道。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們能夠打到什麼水平,他是知道的,雖然大家的士氣提了起來,但是能給對方造成多少的麻煩,還真的是難說。

只是到了現在,也只能是盡一份力而已。

「我打中鋒,文東你……」

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平時就是經常一起打球的,也打過很多次比賽了,每個人擅長什麼,都是很熟悉的,因此,排陣的過程並不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很快的,孔國明便把首輪的出場人物,以及每個人打什麼位置安排了出來。

「蕭易,你就在旁邊先看一下吧。」

孔國明並沒有安排蕭易上場。

雖然剛才蕭易表現出了妖孽般的籃球天賦,但是再有天賦,也畢竟只是今天才剛開始打球,面對著這樣的生死悠關的比賽,他還是不敢讓蕭易去玩。

他的心中,只是嘆息,如果再有個十天半月,讓蕭易苦練一番的話,以蕭易的變態天賦,也許就能夠派上用場了,而且,說不定會給他們帶來驚喜。

可惜偏偏是今天,偏偏蕭易才剛剛接觸籃球。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沒問題。」

聽著孔國明的話語,蕭易微微愕了一下,他剛才提出那個賭約,本意是他要親自出手,幫孔國明出一口氣,也給那些傢伙一點教訓的,這是他想到的,眼前的情況下,解決胡明亮這個麻煩的最簡單的辦法,所以才提出了這個提議。

他卻沒有想到,孔國明把他排除了在外,讓他到一邊去看。

他下意識地便準備說些什麼,但是他的目光,看著前面的孔國明他們,最終還是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只是點了點頭。

讓他們自己先再努力一番也好,他們上次在對方手裡吃了虧,剛才又受了那麼大的氣,心裡正憋著一股氣,肯定會比上次打得更好一些。

也許,他們自己就能夠贏了也不一定,那樣的話,就最好不過了。

若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再上場也不遲。

蕭易的心中暗暗道了一聲,臉上露出一絲鼓勵的微笑,「你們好好打,我給你們加油。」。

孔國明這邊排好兵,布好陣,胡明亮那邊,也早就排好兵,布好陣等在那裡了。

看著孔國明等人走來,見蕭易並不在孔國明等一眾人中間,胡明亮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他本來還想著,等一下在球場上,好好的耍一下這個小子,羞辱一下他的呢。

沒有想到,他竟然不敢上場。

看來,果然是一個小白臉,廢物,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

一個連場都上不了的廢物,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在他面前裝,我呸!

胡明亮的嘴角,浮起一絲不屑的冷笑。

既然這個小白臉不敢上場,那今天就讓孔國明這個混蛋,好好的再嘗一下被*的滋味吧。

被*過一次,還不知死,還敢讓那個小白臉說出和他賭的話來,看來上次虐得還是不夠,這次一定要好好的加一下料才行。

胡明亮的目光,落在孔國明等人的身上,眼神漸漸變得猙獰了起來。

選好了人馬,排好了陣,在胡明亮等人不可一世的囂張的器焰之中,以及孔國明等人充滿了恥辱而憤怒的目光之中,雙方的比賽,正式開始。

比賽一開始,便進入了一種無比激烈的戰況之中。

孔國明等人的內心之中,都憋著一股氣,憋著一股憤怒,每一個人,都在一上來,便拼盡了全力,每一個球都必爭,每一個球都打得非常的努力。

不得不說,士氣這種東西,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它還確實是有實實在在的作用的。

孔國明等人這樣一上來就拚命的勁頭,還真的是打了氣焰囂張,壓根就看不起孔國明等人,沒把他們放在眼裡的胡明亮等人一個措手不及,一開始,便先拿下了兩個球,一個三分一個兩分,得了五分,讓胡明亮等人慌亂了一下。

但是士氣,終究並不是萬能的。

它能夠在一定的程度上,提升一戰鬥力,達到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效果,但這個前提是雙方的實力是對等的。

孔國明等人雖然知恥而後勇,每一個人都拼盡了全力,想要贏得每一分球,但是他們的實力,卻終究還是和胡明亮他們差了一截。

只是在短暫的打了胡明亮等人一陣措手不及之後,很快,隨著胡明亮等人回過神來,漸漸穩住陣形,他們的優勢,立時便開始蕩然無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