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唔,對了,那個看在你聽識相的份上,我給你一個建議,幻想鄉千萬別去哦,因為很多人都想要殺你的呢,就像是西行寺幽幽子啊,靈夢啊,風見幽香啊什麼的都在隨時準備著等你一出現就殺掉你的計劃。」蕾米莉亞將最後一口喝完之後這才淡定的道。

「……雖然知道紫會有姬友,但是沒想到居然會涉及這些人,恐怕八意永琳也有涉及吧。」李軒無語了一會兒之後,這才忍不住吐槽道。

蕾米莉亞倒是一臉天真的點了點頭,讓李軒忍不住感嘆這隻永遠的幼紅之月還真是單純,只不過是送了一瓶西瓜汁而已,這就解決了,還把他當成了朋友這麼提醒……

「呃,那個什麼,可以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成為Servant來追殺我嗎?」李軒看著蕾米莉亞眉頭直跳,總覺得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呃,那個什麼,十六夜小姐啊,你的主人一直是這個樣子嗎?」李軒忍不住跑到了十六夜咲夜身邊,額頭上汗珠不止的問道。

雖然十六夜咲夜也有點汗顏,但是卻也不得不點了點頭,蕾米莉亞大小姐的口糧是鮮血這件事情濕眾所周知的,而且被很多人所敬畏,加上本身就是吸血鬼,又是身為斯卡雷特家族的貴族,所以也就十分的重視身份和形象,第一次喝血的時候卻因為說是太難喝了,所以就吐了,到了後面,她也就只能夠用番茄醬啊,西瓜汁什麼的代替了,現在看起來效果挺不錯的,至少蕾米莉亞挺喜歡喝的,除了這些,蕾米莉亞也就只喜歡她泡的紅茶了。

「話說你是Assassin嗎?」李軒看著蕾米莉亞忍不住問道;雖然基本上可以確定了,但是他還是有點疑惑,畢竟蕾米莉亞怎麼看都只是像Caster吧,和Assassin根本沾不上邊啊!

「不算是吧,畢竟這一次總共召喚出了兩個Assassin呢。」蕾米莉亞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困惑的想了一會兒之後,這才堅定的點頭道。

李軒聽到這裡,忍不住目光一凜,警惕的看了眼周圍。

「沒錯,第二個Assassin正是你爸(bei)我!」李軒順著這狂妄的聲音看去,瞬間倒吸了口涼氣:「這,怎麼可能?!」

「沒錯,沒什麼不可能的,就是我,時光雞!」李軒看著這隻會說話的大白公雞一時間連動手的心都沒了。

「喂!!說好的對手呢?把這隻家禽搞過來是要鬧啥啊!賣萌嗎?!」李軒找了半天找不到桌子之後只能朝著時光雞等人咆哮道。

「喂,少年郎,你爸我從小在草原長大,渴了喝露水,餓了吃螞蚱,讓你知道,不是所有的雞都叫時光雞!」 國民嬌寵:男神愛撩鬼 時光雞異常囂張的站在李軒面前,腦袋上綁著原本系在脖子上面那個時光雞的金屬牌子,一副天上地下我最屌的模樣。

只不過在李軒剛剛舉起手中解除了風王結界的誓約勝利之劍的時候,時光雞便頹廢的站在了另一邊:「幹嘛這麼認真啦,人家只是個小職員啦,工作多,沒提成。別人休假我加班。房貸沒還清,保險自己繳,不過好在我不用交停車費,因為我根本買不起車。」

「……這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李軒表示自己吐槽的話都已經沒有了,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具現化一袋鹽摔一摔嗎?

「少年郎,別這麼在意啦,人家是時光雞,什麼事情都是可能的,既然那個傢伙是壞人,那麼我就幫你去啄死他算了,反正這下工作鐵定丟,房貸沒還清,銀行才不會聽你解釋。接下來怎麼辦,吃低保住橋洞啦。」時光雞剛剛恢復就再次一副失落的模樣。

李軒嘴角抽搐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舉起了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

「咿呀!!!你爸(bei)我還會回來的!!」

「……」李軒看著消失了的時光雞這才舒了口氣,瞬間覺得耳朵消停多了,他死都沒想明白為什麼時光雞會被召喚過來!

這隻能坑死人的時光雞在原著的十萬個冷笑話大電影裡面本來就將主角坑了一遍又一遍的,雖然說搞笑,但是李軒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那什麼吐槽星人的吐槽能量轉換器,也沒有辦法把吐槽變成能量,要這隻雞何用……

「那什麼,耳根子清靜多了,對了,蕾米莉亞小姐,不知道你是真身來這裡呢,還是只是分身的投影來了這裡?除了要宰了我還有什麼事情嗎?」李軒看著蕾米莉亞,他不相信蕾米莉亞專門跑出來就是為了殺自己,這點事情完全不必要!

因為一旦出了幻想鄉,不管是誰的力量都會大幅度的削減,哪怕是裡面最強的幾個人:風見幽香,八雲紫等人,也會被削弱!

雖然說身為大妖怪,被削弱的程度也不可能會太恐怖,但是總歸還是沒有幻想鄉內的實力強悍!

就像是蕾米莉亞操縱的命運的能力還沒有真正的顯現出來!

果然,蕾米莉亞摸了摸下巴這才道:「那個,紫叫我告訴你,如果你有機會回到幻想鄉初次建立的時候的話,就幫忙抵擋一下那些龍神啊,高天原之神啊,還有天照命之類的神,否則的話,幻想鄉建立不起來,你和紫的那些回憶可就變成空話了。」雖然作為八雲紫的姬友之一,這隻吸血鬼小蘿莉很不爽八雲紫居然和男人有染,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能讓十六夜咲夜認為是恐怖的人實力之強!

李軒疑惑的看了眼蕾米莉亞:「那個,這個就算是不用我來也可以吧?畢竟幻想鄉存在至今這也就說明幻想鄉當初成立的時候沒有我也沒關係啊。」

蕾米莉亞甩了甩腦袋,表情變得凝重了起來:「不是這樣的,雖然我並不怎麼清楚事情的發展,但是卻也隱約間知道當初幻想鄉成立的時候有一個人差點將龍神抓回去煮湯喝了,導致龍神這幾百年裡面都沒敢踏入幻想鄉一步;再就是因為月讀命被那個不知道是誰的傢伙抓走了,還宰了大天狗,到現在月讀命還在裡面苦等,說是那個傢伙始終有一天會回來的什麼的,倒是天照命一力阻攔著其他高天原的神來找麻煩,也不知道為什麼。」

李軒撇了撇嘴:「所以說紫就認為是我了?說不準還有可能是那個什麼八雲紅呢。」

「誒?八雲紅?八雲紅是誰?也是八雲紫的家人嗎?」蕾米莉亞一臉好奇的看著李軒。.. 「唔……沒事,沒什麼,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李軒摸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乾笑道。

「唔……那個,我好像記得八雲紅是紫的家人,而且是一個人類來著,傳說是幻想鄉創造出來的大功臣之一。」十六夜咲夜皺著眉頭想了好久之後,這才忍不住提醒道。

「還真特么有啊……這算是什麼世道啊,怎麼都亂入啊,還要不要人活了,這是要和一個內里男人外表美女的傢伙去拯救幻想鄉?要是萬一把持不住,那豈不是一世英名全毀了?」李軒雙眼失神的看著天空,只覺得自己的命運似乎灰白無光了一樣。

蕾米莉亞不知所謂的看了看周圍,突然間看到了另一邊的地面上似乎還掉落著一段腸子啊,腎啊,肝啥的東西好奇的一邊用手戳一邊滿臉的好奇:「咦,這是什麼?我怎麼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樣?」

李軒聞言轉過去一看,一臉憋屈:「那是我的腸子和內臟啥的,別玩了,沒什麼好玩的,剛才一下被你直接搞出來的那些玩意兒,別戳了,剛才腸子這些東西落出來的時候可疼了,放著留點紀念,別隨便亂戳,真是不知道自己的都不珍惜。」

蕾米莉亞一臉詭異的看著李軒,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憋了好半天之後這才道:「那什麼,我先閃了,既然我已經來了,那麼咲夜我也就帶回去了,你先看自己的紀念品吧。」

蕾米莉亞消失之後,李軒這才雙眼變回了萬花筒寫輪眼:「月讀幻境!」

只見周圍一陣扭曲之後便化為了原本的模樣;如果是伊邪那歧的話,那麼也只能影響到李軒本身和術式而已,但是關鍵就是月讀幻境是一個真實幻境!

能夠將真與幻之間相互轉換的世界!

只要不是太過於恐怖的幻想之力的話,就都可以實現!

比如李軒曾經的力量就有點超乎於月讀幻境的力量了,所以能夠維持的時間並不長,就在他使用誓約勝利之劍前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力量,變回了現在!

只不過還好現在的話只不過是將被破壞了的環境給變回來的話,根本就只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別說是將這周圍變回原來的模樣,哪怕是李軒將這裡改造成什麼傳說中的城市也只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

解決了一個根本沒用和一個湊熱鬧的Assassin李軒這才搖頭回到了學校。

原本以為正常的聖杯戰爭結果鬧出了這麼個笑話,居然將時光雞召喚出來當Assassin,李軒也不知道到底是得有多無節操才能夠辦出來這種事情,雖然覺得很可能是幻想鄉的那些傢伙們搞得,但是李軒覺得非常可能是幻想鄉的搞得,但是幻想鄉的人是真的沒辦法入侵到聖杯的系統當中!

別說是這裡真正的大聖杯了,就是冬木市的那個偽聖杯,都不可能被幻想鄉的那些妖怪入侵!

想到冬木市的天之杯,李軒就想起了安哥拉紐曼和其他的極為鬼神!

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一個黑色的身影這才從李軒的影子當中鑽了出來。

「喲,主人,看來你終於想起我們了。」安哥拉紐曼有點不爽的看著李軒,似乎對於李軒的決策很不贊同一樣。

李軒冷眼看了眼安哥拉紐曼:「你覺得你在後面的那段時間裡面派的上用場嗎?」

安哥拉紐曼無語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道:「好吧,那麼現在可以用上了嗎?」

李軒這才點了點頭:「雖然用處不是很大,但是在遇到一個人的時候你絕對可以將他虐待的體無完膚。」

「哦?誰?居然會這麼弱?難不成是你的朋友嘛?」安哥拉紐曼突然之間升起了一絲興趣,畢竟能讓李軒想要整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其他的人的話李軒都是毫不客氣的直接幹掉的,哪裡會這麼好心的只是整一整?

李軒嘴角微微一笑,搖了搖頭:「不,這倒不至於,不過也是一個麻煩的傢伙,他的能力是操縱能量的方向,恰好也包括了其他的力量對他的攻擊的反擊,所以我覺得對你來說,他才是最好的對手,而且他本身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的身體罷了,所以你下手也有點分寸吧,不然他死了的話就麻煩了。」

安哥拉紐曼嘴角浮現了一絲邪笑,他可是知道李軒的習慣,如果說是狠狠的整的話,那麼大概就是再說氣話罷了,只要不是生死大敵,那麼就需要手下有點分寸了,但是如果說了手下留點分寸的話,那就是在說,只要你不整死,那麼就隨意好了。

一想到能夠隨意整人,而且還可以盡情的整,他就有點高興了,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啊,而且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在輪墓的世界待了那麼長的時間,什麼人也沒見過,就只有幾大鬼神能夠互相交流一下,說是殺吧,冰潔之薩亞得罪不起,也就只能夠和其他的人對虐一下了,自己疼了,對方也疼,無聊的要死,好在現在好多了。

李軒沒有在意安哥拉紐曼的笑容,徑直朝著家裡走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的心神不寧,但是李軒還是覺得先回家一趟再說的比較好,雖然說已經死過一遍了,但是靈覺上卻超出別人無數倍,有一點點的事情和自己相關,他都能夠知道!

現在他總覺得家裡面的尼祿出事了!

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究竟是大事小,心裏面那惴惴不安的感覺讓李軒不敢再猶豫了,生怕回去晚了就真的出事!.. 安哥拉紐曼看著李軒這幅虛弱的模樣,心裏面有一絲想要擺脫李軒控制的衝動,但是他知道李軒究竟有多麼恐怖,哪怕是已經死過一次了,也絲毫不容他們觸犯,哪怕只是逃跑!

而且他隱隱約約見還能看得出來李軒身上有兩股十分恐怖的力量還沒有釋放出來!

如果一旦釋放出來,那麼誰撞上誰找死!

想了一會兒,安哥拉紐曼也只能回到月讀幻境當中了,自己留在這裡太久也會被李軒重新抓回去,還不如自己主動一點的比較好。

李軒那邊則是猛的將房門推開,卻只發現了凌亂的房間和地面上的絲絲血跡!

李軒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意和殺意,房間一陣扭曲之後變回了原來的模樣,寫輪眼的目力瘋狂的追尋著周圍的魔力範圍。

只不過周圍卻並沒有誰有魔力,這讓李軒怒意抑制不住,升起了右手:「以令咒命之,Saber,現在立刻回到我的身邊!」

令咒是救命和增強英靈的實力的好東西,就像是現在一樣,地面上立刻便出現了一個魔法陣,魔法陣消失之後,一個穿著紅裙,但是身上血流不止的少女正躺在其中!

李軒瞳孔猛的一縮,心中的憤怒壓抑不住的想要爆發出來,但是周圍卻根本沒有什麼可以供自己發泄的存在,這讓李軒像是暴怒的野獸一般,只不過看到尼祿變成這樣,李軒就暫時壓抑住了心中的憤怒,將尼祿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月讀!」

好在月讀的力量十分近乎於無所不能,所以尼祿身上的傷也很快就治好了。

尼祿的眉頭皺了皺,睜開雙眼看到李軒之後連忙驚聲道:「Master,快跑!」

「沒事了,現在在家裡,我把你直接用令咒召喚回來了,難怪我一直覺得心裏面非常的不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軒臉色有點難看的看著尼祿。

他想不通到底有誰會找到自己家裡去偷襲尼祿;如果是王翦的話,那個老將軍雖然是常年帶兵打仗,但是欺負女流之輩的事情還是做不出來的,卻也不排除對方的Master強行命令的結果;忽必烈的話,身為蒙元之帝,再怎麼不要臉也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Caster的話,李軒可不認為一個小小的魔法師能夠將三大騎士之一的Saber給打成這樣!

千萬別說什麼第五次聖杯戰爭的時候梅狄雅和其主人就將阿爾托莉雅壓著打,那是因為衛宮士郎這個撇腳的魔術師本身就根本沒有多少魔力!

別說是給阿爾托莉雅提供魔力了,甚至於還需要阿爾托莉雅的魔力來激活劍鞘阿瓦隆給自己療傷!

這樣下去,一起一落,阿爾托莉雅還能打得過才是怪事!

但是尼祿在自己這裡,哪怕距離很遠,他也能夠給尼祿大量的提供恐怖的魔力來源,畢竟九尾火狐的真元實在是太雄厚了,根本不畏懼他和尼祿兩人隨意揮霍!

「那個,你不在的時候米莉絲上門來做客了,帶著一個兩米多高的男的,進來看到你沒在,只問了我你去做什麼了之後,就讓那個男的發難了。」尼祿說到這裡低下了頭,小心的看了眼李軒,似乎唯恐李軒生氣一樣。

「是Berserker對吧?為什麼不及時叫我?雖然對上其他的人我的把我並不多,但是對上那個沒腦子的Berserker的話,我還是可以打得過的。」李軒面無表情,尼祿也看不出來李軒到底是生氣還是不生氣,只是下意識的覺得還是不要再這個時候去招惹李軒的比較好一點。

李軒看到尼祿沒有說話,反而還低下了頭,忍不住皺眉道:「以後不允許這樣子一個人胡鬧了,如果被以前認識的人知道我李軒連一個女孩子也保不住的話,那我也不用活了,還是去早早的死的比較好。」

尼祿雖然沒有抬頭,但是聽了李軒的話,還是鬆了口氣,畢竟她也聽出來了李軒並不是非常的生氣,而且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在生自己的氣而已。

「呼。」尼祿悄悄的鬆了口氣,抓著李軒的胳膊腆著臉笑道:「那個,下次不會了。」

「剛才你們在哪裡打?」李軒看著尼祿,雙眼中的寫輪眼不知何時早已經關閉了,只不過目光依舊犀利,彷彿要刺穿所有人那存儲著秘密的心門一樣!

「我們剛才就在不遠處的那個街道上打了一架,因為有特殊的魔法結界保護,所以不用擔心被普通人發現咯。」李軒轉過頭來看著米莉絲,左手手指變成了爪形,右手的誓約勝利之劍瞬間出現!

「阿拉阿拉,安心啦,我並沒有帶Berserker過來哦,所以完全不用擔心的哦,哈尼。」米莉絲一點也不認生的跑到了李軒的身邊,抱住了李軒的左手,一臉的親昵,彷彿是李軒的女友一般,只不過從尼祿警惕的目光當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笑眯眯的少女並不是什麼善類!

李軒目光冰冷的看著米莉絲:「誰讓你趁我不在的時候去偷襲她了?」

李軒目中出現的寫輪眼緩慢的轉動,但是卻如同一個漩渦一樣,就像是要將一切都吃個一乾二淨一般!

米莉絲卻不知為何更加高興的將臉貼在了李軒的胸口:「是因為我來找哈尼,但是哈尼你又沒有在,Berserker又不聽話,才和Saber打起來的,而且我也想替哈尼你試一下Saber有沒有保護你的能力啊。」

李軒看著米莉絲,目光冰冷的彷彿是萬年冰窖一樣,尼祿小心的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尼祿心中驚駭的看著李軒的身影,她一直都搞不懂李軒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這麼厲害,而且還神秘無比!

現在在她看來,李軒何止是神秘,簡直是神秘無比!

單單就是眼神就已經讓她感覺到恐懼和駭然了,當然,更讓她無法接受的就是,米莉絲根本不在乎李軒的目光!

李軒當然沒有什麼感覺,因為他原本面對的就是那些十分恐怖的傢伙,對於他的目光也根本沒有反應,從此已久,也就覺得沒什麼感覺了,也就只有實力比李軒低太多的才會覺得恐怖!

「……!!」蘇魯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進來,赤紅的目光盯上了李軒!

李軒察覺到之後,同樣也抬起了頭,目光冷淡的盯著蘇魯特,兩人的目光對在一塊,就像是萬年的冰川對上了爆發的火山一樣!

「雜碎,你想死嗎?」九尾火狐妖異森冷的聲音從李軒的體內傳出,讓蘇魯特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而米莉絲也是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緩緩的鬆開了李軒的胳膊。

九尾火狐雖然在李軒的面前就像是一隻寵物一樣,但是實際上卻在洪荒當中也是屬於一隻大妖!

這原本的一方妖王在已然成天的人面前自然是卑微如同螻蟻,但是在西方的話,那些所謂的神也不過是低他一籌的存在!

東方曾經在西方是一個禁忌一般的存在,不能提,不能說,更不能去!

不論是希臘神族,還是北歐神族那邊,都是一個禁忌,奧丁是,宙斯是,蘇魯特也不例外,誰去誰死!

哪怕是勢力最強的耶穌上帝和地獄當中的魔王撒旦都對東方忌憚頗多,哪怕是在軒轅劍裡面,也只是派出了自己的手下去騷擾而已,自己本身根本就不敢出現在東方的土地上面,唯恐被滅殺!

畢竟想一想也就知道了,只敢趁著赤貫妖星出現的時候派自己的手下去騷擾的傢伙能有多大的出息,還美名其曰什麼只需要自己的手下就能完成統一大地的任務什麼的。

李軒將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消散之後這才轉過身去:「下次如果在這麼胡鬧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蘇魯特畏懼的看了眼李軒,雖然他身為Berserker的職階並沒有太多的感情,但是畢竟他曾經也是最古老的神系之一的神明,不可能連一丁點的神智也保留不下來!

實際上,他除了不能說話之外,其他的感情一概都保留了下來,就和生前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米莉絲也古怪的看了眼李軒,過了一會兒之後這才提了提裙子躬身:「好的哈尼,那麼,貴安,下次米莉絲會乖乖的敲門來的。」

李軒點了點頭,並沒有管米莉絲是怎麼出去的,因為他隱隱約約之間想起來了一點事情,貌似自己曾經是去了軒轅劍的世界,而且還把紫微天帝的位子給坐上了,而且還去東海歸墟拿走了什麼東西一樣。

想起了這些讓李軒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想起更多的東西,他的感覺告訴他,只要能把剩下的東西全部回想起來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能夠與他為敵的人,不存在!

這樣子的狂妄雖然說有點讓普通人難以接受,但是對李軒來說,卻覺得十分的正常。

如果沒辦法辦到天下無敵的程度的話,那就不是他的性格!

「帝君么?看來我生前的地位不低啊,天帝的星光之術確實恐怖,昊天塔恐怕也在我的元神當中,找個時間抽出來將不滅金身凝聚完成再說吧。」李軒淡淡的嘆了口氣,雖然想起了這些,但是李軒卻也更加的不安了起來,因為在那個夢中,塔的心臟不見了,不是被別人掏出來的,而是自己從裡面跳出來的!

「我的心到底去哪兒了?」李軒迷茫的看著窗外的夜色,一時間搞不清楚到底曾經的那些經歷是幻境呢,還是說現在的這個生活是虛幻的;雖然說內心當中多少還是有點期待曾經那強大的自己,但是卻也並不怎麼討厭現在的生活,至少十分的安逸,不需要來算計這個,算計那個的,那樣子的話就太累了。

「Master,你沒事吧?」尼祿走到了李軒身邊,有點擔心的問道。

雖然說李軒非常的神秘和強大,但是尼祿還是沒有來的會擔心李軒出什麼事情,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就像是別人說的那種關心則亂一樣,只不過尼祿想不通自己也會有這種想法嗎?

李軒淡淡的看了眼尼祿,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道:「以後小心點,沒事的時候我會把你帶在身邊的,有事的話我也會給家裡設下陣法禁制守護,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

尼祿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在意麗軒說的禁制陣法什麼的,反而更加的在意李軒說在沒事的時候會將自己帶在身邊……

「那個魔術師還真是強啊,這樣的話,不如讓Archer和Lancer一起上吧,Rider,Assassin都失敗了,Berserker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鬥志了,恐怕也是手下敗將,那麼這下的話,應該是兩個人一起上會比較管用吧。」夜神月看著自己手中的筆記淡淡的笑道。

雖然死亡筆記沒辦法真的將一個強者寫死,但是讓兩個或者三個強者相遇並且大打出手還是辦得到的,畢竟死亡免束之後,剩下的就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了,這也就是所謂的因果!

在死亡筆記上面寫下因,然後在那些人身上發生事情成為果,死亡筆記赫然就是一個十分恐怖的因果律寶具!!.. 第四天,第五天,連續兩天的寧靜讓李軒有點納悶,又有點心驚,如果說是因為自己的關係的話,尼祿畢竟被Berserker打成那樣了,不應該不會有人不動心啊,畢竟可以提前解決一個並不怎麼強英靈也是一個好事啊,大聖杯需要的是英靈的魔力,而不是魔術師的魔力,這一點所有的魔術師和英靈都知道,根本不會特意將魔術師當做是必殺的目標,除非是有一個失去了英靈的魔術師和一個失去了魔術師的英靈,這種情況下,才會重新契約之後參戰。

如果說英靈和魔術師都是一對一對等的情況下,魔術師多一個或者少一個都沒什麼,但是英靈少一個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尼祿雖然在某種情況下不能和其他的英靈媲美,但是實際上尼祿還是有意個十分重要的技能,那就是皇帝的政歌!

這個固有技能的能力是將周圍城市的所有信息全部都搜索過來,當做是奏摺之類的東西,然後將其按照自己的意志來批改,將其周圍的地形之類和人物的情緒修改什麼的,將其修改成自己擅長,對自己有利的東西!

這一點是因為任性的關係而形成的,還有就是招盪的黃金劇場,可以將她聽聞過的神話故事具現化,裡面出現的人物啊,怪獸啊什麼的,都會變成她的操縱物!

只要是黃金劇場的所在之處,就是尼祿的領域,故事的發展就可以按照她的意願來修改劇情什麼的。

「Archer和

Lancer他們兩個在周圍做什麼呢?」李軒皺著,雙眼當中猩紅的寫輪眼不斷的轉動,雖然他能夠看的出來不遠處的一個巨大的結界存在,但是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就不知道了,這種時候還是得尼祿的寶具上場。

尼祿看了一會兒奏摺之後這才皺眉道:「他們打起來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雙方打的就像是死仇一樣,一點都沒有留手,順帶一說,Lancer有一個固有結界,是被滅之國組成的固有結界:亡國之恨,裡面是天朝戰國時期被滅的五大國的廢墟和冤魂,Archer這邊的真正的寶具是一把古樸的天狼弓,說是以天狼之力可破穹蒼!現在已經將固有結界射出了七八個窟窿了。」

李軒聽了尼祿的話詫異的看了眼尼祿:「你是說王翦的固有結界被射出了七八個窟窿還沒有破?」

尼祿點了點頭,有點疑惑的看著李軒:「有什麼不對嗎?」

「何止不對,固有結界這種特殊的存在就像是氣球一樣,一旦被戳出一個窟窿的話,就算是不爆炸,也會因為魔力是流逝而立刻解除了,哪裡會被射出七八個窟窿之後還不被破的?」李軒摸著下巴詫異的問道。

雖然他想不起來很多事情,但是很多魔術他還是很清楚的,畢竟他失去的也就只有學習了法術的記憶而已,魔術方面他還是非常在行的。

就算是沒有親眼看到,也可以知道固有結界的情況,而且他的雙眼也可以看得到那個結界的大致情況!

看了好久之後李軒這才搖頭道:「不行,不能這樣子坐視不管,如果被Caster暗算的話,那麼就完了,畢竟我希望的是你贏,而不是其他人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