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多時,陳進忽然便是睜開了雙眼。

而在此時,待客廳之外,也是響起了腳步聲!

兩道人影,出現在了陳進的視野之中。

「這位小友,可是魔宗宗主?」

姬遠博,走進待客廳,笑著看向陳進。

「正是,在下魔宗宗主,陳進!」

「這位,是我魔宗長老,李玄天!」

陳進站起身來,自我介紹,同時,也把李玄天的身份,說了一遍。

李玄天內心一喜。

之前,陳進可沒說他到底在魔宗,擔任什麼位置。

他只知道,自己是認了陳進為主人。

陳進沒說他在魔宗的身份,他也就知趣的沒問。

現在,聽到陳進,竟然還會主動介紹自己,沒有徹底把自己當成那種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下人,甚至還介紹為魔宗長老,這讓李玄天,內心無比興奮。

魔宗現在不過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宗門,長老之位,不說神海境了,就是送給別的通神境強者,估計都沒人稀罕。

但李玄天知道,魔宗之名,名動中州,甚至,名動整個仙界,為時定然不遠!

到時候,魔宗長老之名,也將響徹仙界!

「這築元丹,是小友煉製,還是?」

姬遠博,剛毅的臉龐之上,是掩飾不住的期待。

「此乃我主,親手煉製!」

這一刻,李玄天,出聲說道。

聞言,姬遠博雙瞳之中,精光暴漲,「兩位,這邊有請!」

「有勞了!」

陳進笑道。

然後,直接邁步,和姬遠博,並肩而行。

李玄天和管家,在其後,緊隨而上。

「姬某最近忙于丹比之事,很少關注外界事情,倒是有些孤陋寡聞了,不知道我仙界,竟然又出了小友這樣一位三品丹師,真是我煉丹界之幸事,可喜可賀啊!」

姬遠博大笑,恭喜。

陳進如何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我並沒有在丹盟之中,考核三品丹師。」

陳進淡淡說道。

「沒有在丹盟之中,考核註冊嗎?」

姬遠博臉上笑容,微微有所收斂!

煉丹師,一旦突破,幾乎都會在第一時間,去丹盟更改信息,領取更高等級,專屬於煉丹師的身份牌!

而這信息,絕對作不了假。

這也是煉丹師,證明自己身份的一大重要憑證。

畢竟,不可能你說你是煉丹師,你就是煉丹師,你是幾品,你就是幾品。

「並沒有,因此,除了在座之人外,並無人知曉我是三品丹師。」

「當然,如若不信,可當場煉丹,以作證明。」

陳進淡淡說道。

要換做他是姬遠博,他也不信。

聞言,姬遠博,眼中再次閃過精光。

既然陳進如此之說,想必,不會有假,否則,當場便會露餡。

如果陳進真是能煉製極品品質丹藥的三品丹師,又是不為世人所知!

只要能代替姬家出戰丹比,定能勝之!

比秦毅和上官浩宇的五五開,要更有把握的多!

「小友,是單純的來拜訪我姬家,還是未了我姬家丹比之事而來?」

姬遠博,正色道。

「我為水精之火而來!」

陳進實話實貨。

姬遠博,臉色頓時變了。

然而,就在這時,陳進繼續說道:「我只需一縷水精之火的火種,不必傷及水精之火根基,如若姬家願意,我可以丹方,煉丹手法等,以作交換,或者,幫姬家,贏下此次丹比,皆無不可!」

「哦?小友既然知道姬家和上官家族的丹比,想必也知道規矩吧!」

姬遠博,看向陳進。

以他的實力和眼力,自然能看出,陳進絕對不超過三十歲之齡。

即便是能易容,甚至駐顏有術,但是骨齡,卻是作不了假的。

「自然知道,要求出戰之人,必須為姬家本家之人!」

陳進再次淡淡說道。

「那小友,是打算入贅我姬家,和瑤兒結為連理,以姬家之名,迎戰上官家族嗎?」

姬遠博饒有興緻的問道。

而在姬遠博此話出口的時候,也是帶著陳進,來到了會客廳。

陳進還沒來得及回答。

秦毅卻是臉色有些難看:「伯父,不是已經談好,我與瑤瑤定親,替姬家出戰嗎?」

「這是自然,只要賢侄,能比小友煉丹水平更高,自然是由賢侄與瑤兒定親,代表姬家出戰!」

姬遠博,笑著說道。

他也不怕這個時候,讓秦毅不快。

秦毅抱著狼子野心而來,只要有機會,他是絕對不會因為自己幾句話,便掉頭走人的。

「那築元丹,是你煉製?」

秦毅面色不善的看向陳進。

此人,年齡比他還小上好幾歲,怎麼可能煉製的出來極品的三品丹藥,築元丹!

「自然!」

陳進撇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你覺得我會信?丹盟記錄的三品丹師,可無陳進這個名字!」

秦毅冷笑道。

陳進像是看白痴一樣的看著秦毅,「誰說三品丹師,就一定要去丹盟註冊的?」

秦毅一愣。

這不是常識嗎?

哪個煉丹師突破后,不是歡天喜地的去登記,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那是至高無上的榮譽,也是身份地位。

可是,陳進說的,也好有道理啊。

誰規定,三品丹師,就一定要去丹盟註冊的?

這句話,問的秦毅,啞口無言。

而廳中的姬瑤,在聽到陳進這句話之後,則是側目,美眸之中,閃過一抹異彩。

看向陳進的目光,明顯有些不一樣起來。

「嘴皮子耍的溜,沒用,實力,才是硬道理!」

秦毅,臉色青白變幻后,忽然是冷哼一聲。

「伯父,這樣的人,他說那築元丹,是他煉製的,就真的是他煉製的嗎?伯父可別被小人矇騙了!」

秦毅並不相信那築元丹,是陳進煉製的。

即便陳進,真的是三品丹師,他也不信,陳進比他還小好幾歲,可以堪比那些老怪物,煉製出極品品質的丹藥來。 陳進並未因秦毅的挑釁之語,而產生什麼情緒上的波動。

而是看向秦毅,「你是打算入贅姬家,替姬家出戰上官家?」

「沒錯!」秦毅看向陳進的眼神,極為不善,「我是南域……」

他的話還沒說完,陳進便是擺了擺手,道:「你是誰,你來自哪,我都不感興趣,同樣,也不重要!」

「現在,你只需要知道一點,即可!」

「姬家丹比,有我在,無需你了!」

陳進淡淡說道。

秦毅臉色簡直難看到了極點。

這特么哪裡冒出來的傢伙,竟然如此囂張,如此猖狂!

「猖狂,一個連丹師證都沒有的傢伙,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三品丹師,真是笑掉大牙,還想替姬家出戰,難道你是上官家派來的嗎?」

秦毅冷笑。

姬遠博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也並未出聲阻止。

他信陳進。

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想親眼看看陳進的實力。

而秦毅和陳進,能進行一場比斗,自然是最好的。

誰贏,誰實力更強,姬家就更需要誰!

姬瑤也是美眸連眨。

陳進剛剛那一番話,霸氣至極!

她內心鬆了口氣。

也是有些期待。

期待陳進的表現。

雖然並不清楚陳進的目的,但至少,從感觀上來說,陳進給她的感覺,要好上許多。

並且,如果陳進能贏過秦毅,那至少也是證明,陳進能代替姬家出戰的話,勝率更高。

「有沒有丹師證,丹盟認不認可,與我何干?」

陳進冷笑。

「丹師,憑藉的是自己煉丹的水平,丹道的實力,也多的是不在乎名利,一心鑽研丹道的丹師,朝聞道,夕死可矣,又豈會人人都在乎世人的看法?」

陳進這一番話,聽的姬遠博和姬瑤,兩人都是有些意外。

尤其是姬瑤,看向陳進的一雙美眸之中,彷彿更亮了幾分。

「你若不服,比過便是!」

陳進,看著秦毅,嘴角帶笑。

笑容,譏諷!

姬遠博,此時也出聲道:「既然小友有意,賢侄覺得意下如何?」

秦毅聞言,臉色更加難看了。

一個小友,一個賢侄,這什麼狗屁稱呼。

不過,聽聞此話后,秦毅的心裡,凝重了起來。

陳進竟然敢放話,不惜一比,那就證明,陳進應該是三品丹師無疑了。

那,陳進真的能煉製極品品質的三品丹藥嗎?

這一刻,秦毅忽然有些自我懷疑起來。

不過,很快,秦毅便是把這種自我懷疑,甩出了腦海。

他雖然自認,他並非是他們這一代人中,煉丹天賦最為出眾之人。

但也絕不會遜色誰多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