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二人漫步在寒風之中任由冷風吹面大雪翻飛卻都是不如行人一樣加快了腳步!

今年的雪不知道為什麼下的特別大!

百里冰突然笑了起來指著路上的行人「看到他們匆匆忙忙的樣子我倒是想到了一個笑話」看了林逸飛一眼知道他什麼時候在朋友述說的時候都是傾聽的樣子不由心中有了暖意「有一天山中下了一場大雨一個人漫步山路望著匆忙大步前行避雨的行人只是笑道這些人太傻為什麼要跑前面也有大雨的。」

林逸飛笑了起來握緊了百里冰的柔夷「別人笑我太痴癲我笑他人看不穿若是人人都這麼想看到的就不僅僅是大雨當然還有荊棘坎坷也有雨中美景。對了冰兒你說的第二個漏下的人物是誰?顏飛花那裡的確大有可能知道君憶這個人物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她要找那塊鸞鳳清鳴?而且她比我早到了三年勢力龐大知道的了解的肯定也比我多了很多。」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她?」百里冰低聲問道:「你你是不是還是有些覺得對付她沒有十足的勝算?」

林逸飛望著遠方良久才道:「第二個我們漏的人物是誰?」

「其實以前是一個人現在可以說是兩個人」百里冰不再追問說出了自己剛才想的「楊宏偉和楊宏業。」

「他們兄弟?」林逸飛對於這兩個名字並不陌生實際上讓他開始尋找答案的正是楊宏偉賣的那幅畫「我大略打聽了一下他們是因為分家才一人分得了一幅畫但是這幅畫的來處他們好像也是一無所知。楊宏業甚至不知道其餘兩幅畫畫的是什麼他們作為子女的只關心那幾幅畫的價錢而不會是其中的意義。」

「可是他家最少有三個子女一人一幅這就說明他們人丁很旺總有一個能知道相關的事情。再說我覺得當初的那個君憶為什麼只拿了三幅畫中的一幅後來肯定是又給了楊家顯然這其中也有讓人尋味的地方。」 她丈夫失蹤,孩子又小,自己照顧孩子,短期內無法正常工作,錢可要省著點花。

此時見這麼多人一起逼問自己,心裡發虛,料想無法再拖,只好咬了咬牙,回應道:「明天找到房子,我立刻就搬。」

那女白領聞言『嗤』的一聲笑,不屑的撇了撇嘴,「前天你就是這麼說的,結果到現在都還沒搬。」

秦若蘭神sè一囧,認真的道:「這一次是真的,我說搬就搬。」

一個二十三四歲,似乎剛剛大學畢業的年輕女的追問了一句,「今天晚上怎麼辦啊?我明天要進行會計資格考試,今晚睡不好,明天怎麼考試?」

※※※(當中擴著的這一段回頭我會刪去)

那女白領幸災樂禍似的向秦若蘭的方向揚了揚下巴,回應那女的道:「那你就要問她了,不知道這類考試,能不能補考?」

她自己也知道不能補考,之所以這麼問,一來是在調侃那年輕女的,二來則是有意在火上澆油。

偏偏那年輕女的沒聽出來,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正式考試,到哪裡補考?你以為是學校里的普通考試啊?」

「哦!」那女白領誇張的叫了一聲,恍然大悟似的,「原來不能補考啊。」

那年輕女的這才看出她的意思,不悅的翻了翻白眼,不理她了。

※※※

那壯漢突然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明天搬不搬,今天晚上,讓你兒子不要哭了。」

說著猛的一拳打在秦若蘭家門邊的牆壁上,他力氣極大,一拳下去,整面牆壁都似乎劇烈的晃了一下。

這人火氣本來就大,白天和幾個朋友一起打麻將,連輸了幾千塊錢出去,心情更是惡劣。

秦若蘭兒子聽到砸牆的聲音,嚇的停頓了一下,又立即大哭起來。

那壯漢『呸』了一聲,大罵道:「***小雜種,再哭!再哭摔死了你。」

那小孩受到驚嚇,反而哭的更厲害了。

「再哭!再哭!」

那壯漢怒從心起,無處發泄,掄起拳頭,又是一連幾拳打在牆壁上面。老式筒子樓的石灰牆受cháo起皮,在他拳擊的震動之下,不少地方脫落下來。

秦若蘭見他臉上神情可怖,心裡雖然害怕,可還是壯著膽子,和聲勸告似的道:「這位大哥,小孩子不懂事,別嚇到了他。」

那壯漢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嚇到他?媽的,我恨不得摔死他。」

圍觀者當中,好多人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神sè,卻沒有開口勸說,也有人幸災樂禍,笑嘻嘻的看戲。

許莫心裡不忍,出言阻止道:「哥們,對於小孩,用不著這樣吧?」

那壯漢聽到有人說話,突然轉過臉來,望著許莫,惡狠狠的反問一句:「用不著哪樣?」

許莫淡然道:「你嚇到小孩了。」

那壯漢兇橫的道:「關你個屁事,莫非你是這小雜種的親爹?」

許莫道:「說話不要這麼難聽。」

那壯漢冷笑一聲,「難聽?想打架就過來,不想打架就滾一邊去,沒事少唧唧歪歪的。」以他的xìng子,如果不是許莫也是老住戶,彼此又熟悉的話,早就一拳打過去了,哪會這麼多廢話?

許莫被他這話噎住,後面的話便說不出來。

那女白領說話極為刻薄,看了看現場各人的神sè,眼睛一眨,譏笑道:「我說怎麼捨不得搬,原來勾搭上別的男人了,怪不得老公不要你,跟別人跑了。」

她不清楚秦若蘭身上發生的事情,只是信口胡說。

秦若蘭氣急,「你…你別亂說話。」

那女白領冷笑:「心虛了么?」

許莫制止道:「你們吵你們的,不要扯上我。」

那女白領望也沒望他一眼,從鼻子里發出了『哼』的一聲,冷冷的罵了一句:「廢物。」

以前李琪還在的時候,跟許莫吵架,各種好的壞的,全無顧忌,什麼話都罵的出來。這女白領住得近,從李琪指責許莫的話里,對於許莫的事情,想必也知道一些。她神情傲慢,竟似連說話都不屑於跟許莫說的樣子,滿臉輕視和鄙夷的神sè。

許莫由於自身的經歷,對別人的看法極為敏感,見到那女白領的臉sè,頓時大怒,忍不住走上前去,揮手給了她一巴掌。

事出突然,那女白領猝不及防,驚得呆了,過了片刻,才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哀嚎來。

秦若蘭兒子聽到她的尖叫,嚇的不敢哭了。

「老娘跟你拼了。」那女白領大罵一聲,一低頭,瘋了一樣向許莫的肚子撞了過來,雙手舉起來,在空中揮舞著,沒頭沒腦的亂抓亂撓。

許莫見她來勢兇猛,忍不住向旁躲開。

那女白領低著頭,眼睛卻盯著許莫雙腳,見他向旁躲開,也跟著變向,再次追了過來。許莫返回自己房間,女白領不顧一切的追進去廝打。

那女白領追得急,雙手再次撓了過來,許莫抬手格擋,被她在胳膊上抓了幾下。那女白領留著長長的指甲,隔著衣服,許莫兀自感覺被她撓過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

許莫見甩不開她,大感頭疼,無奈之下,把小青抓在手裡,向前一遞,jǐng告道:「這是一條毒蛇,你再過來,被她咬了,可別怪我。」

那女白領聞言一嚇,立時止住腳步,抬頭向許莫手中看了過來。

小青似乎聽懂了許莫的話一般,配合的沖著女白領吐了吐蛇信。

女白領心下著慌,口中不肯讓人,罵罵咧咧的道:「你讓它咬啊,讓它咬我啊,不咬死我,你不是人。」一邊罵著,一邊向後退去。

許莫見她從自己家裡出去,也不追趕。

那女白領退得急,一不小心踩在壯漢的腳上,被絆了一下,摔倒在地。她在許莫身上沒有討到便宜,頓時火大,大罵道:「眼睛長在屁股上了,不知道讓讓?」

那壯漢脾氣本就不好,聽得她罵,怒從心起,彎腰揪住她的頭髮,順手反手就是兩個耳光,接著一腳踢在她的屁股上,喝斥一聲,「滾你媽的。」

那女白領吃了大虧,但看到那壯漢兇惡的樣子,又不敢還手,便在地上撒起潑來。嚎了一會,見沒人理會自己,拿出手機,罵罵咧咧的道:「敢打人,哼,等jǐng察吧,我就不信,這個世界還沒天理了。」

說著便要撥號報jǐng。

住在過道盡頭那黑瘦男的搖了搖頭,「鄰里鄰居的,這點小事就報jǐng,不太好吧。」

那女白領『哼』的一聲,下巴幾乎昂到了天上,趾高氣昂的道:「除非他們跪下道歉,否則這事不能算完,只好找jǐng察來評評理了。」

許莫不說話,那壯漢更不理會。一個老太太看不過,插了一句,「不是你先罵人,別人會打你?」

那女白領聞言跳了起來,尖叫道:「你眼睛瞎了,哪隻眼睛看到我罵人了?」

那老太太對她的樣子很是不忿,「我眼睛沒瞎,是用耳朵聽到的。你報jǐng啊,你報jǐng,我就作證,是你先罵人的。」

那老太太是從鄉下過來,給兒子看孩子的,她兒子一家也住在這個樓層,見那女白領跟自己母親爭吵,不yù惹事,扯了扯母親衣袖,卻瞪了那女白領一眼。

那女白領毫不畏懼的回瞪過去,卻不再報jǐng了。

秦若蘭向現場各人看了一眼,接著道:「大家不要吵了,我明天搬家就是。這幾天給大家添了麻煩,很是對不起。」

那女白領聽她說話,矛頭立時轉回來,「今天晚上怎麼辦?這我這幾天睡不好,白天沒有jīng神工作,被領導罵。要是明天再被罵了,你怎麼賠我損失?」

那要考試的年輕女的沒什麼底氣,小聲補充了一句:「我明天還要考試呢。」

秦若蘭聽了,再次向各人望了過去,大多數人與她眼神一對,臉上露出不忍的神sè,卻沒人說話,紛紛避開了她的眼光。

那壯漢與她目光一觸,厭煩的道:「我不管你今晚怎麼做,總之讓你兒子別哭,醜話說在前頭,再影響我睡覺,別怪我不客氣。」

秦若蘭嘆息一聲,無奈的道:「好吧,今晚我帶兒子出去找個旅館就是。」

「秦姐。」

許莫叫了她一聲,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謝謝你了,許兄弟。我和我兒子出去住一夜,沒什麼大不了的。」秦若蘭向他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感激的神sè。

許莫矚她一切小心,秦若蘭『嗯』了一聲,不再多說,回房抱起兒子,在小孩的哭泣聲里鎖上門,便離開了。

眾人很快散去。

許莫返回房裡,重新睡下,不知怎麼,心裡竟隱隱的有些不安,又想起啟示之書來。

但這念頭只是在腦中一閃,很快便想道:「啟示之書的內容跟秦若蘭的兒子有關,今晚她兒子不在,所以不會有事。」

便安心躺下,服了幻夢粉,運行起靜呼吸來。

這一次,他對靜呼吸的把握更加清楚,很多往常把握不到的地方,此時也都找到了門路。

他心裡一喜,剛才和那女白領爭執留下的煩惱也在頃刻之間拋在了腦後。

突然之間,他感覺自己頭髮又被扯了一下,頭皮猛的一痛,忍不住『哎呦』一聲,叫了出來,人也從真實的幻覺中回歸現實。

睜開眼來,但見小青咬住自己的頭髮,正在用力向後拖拽。

「小青這傢伙越來越調皮了。」

許莫暗暗罵了一聲,把小青拿起來,放在一邊,吩咐道:「好了,別鬧。」

接著再次躺下,閉上眼睛,重新運行靜呼吸。

哪知他才剛剛閉上眼睛,還沒進入真實的幻覺,便再次感到頭髮疼痛,又被小青咬住頭髮,向後拽了一下。

許莫睜開眼來,心中有些惱怒,忍不住伸出手指,在小青身上輕輕一彈,喝斥道:「小傢伙,別胡鬧。」

小青突然掉過頭來,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他手指上咬了一口。

許莫大吃一驚,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股寒意突然從頭頂冷到腳底,又驚又怕,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該死,小青有毒,我被它咬了。」

——————

ps:人的自身素質,跟文化程度,地位高低,真的沒有太大關係。

此外,對於打女人,個人以為,作為一個男人,之所以說不要打女人,它的意思是:你在外面受了氣,回到家裡,不要發泄在自己女人的身上。而不是說,不管那女人做了什麼,你都非要讓著她,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沒有這麼極端的

如果那女人打爹罵娘,虐待小孩,難道也不能打?

當然這是個人觀點啦 「君憶方震震方雨楊楊宏偉楊宏業?」林逸飛喃喃自語「這幾個人中維繫的顯然就是那個君憶以她的手段沒有理由在大上海默默無聞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讓人幫忙查了上海當時梟雄的記錄又查不到有這個人物。」

「你查的是梟雄當然查不到。」百里冰微笑說道:「她可以女扮男裝或許本身或者本身就是個出類拔萃的女子。」

「冰兒既然這樣你幫我一件事情回江源到楊家問問這方面的事情。」林逸飛笑道:「反正要開學了阿水和嫣然也要回去我這個壞學生就要留在京城幾天。」

「好。」百里冰沉默了一下點點頭「你一切小心你放走了方雨楊提防他報復。」

「我在等他報復。」林逸飛想想「你們也小心。」

百里冰踮起腳來輕輕的親吻林逸飛的臉頰一下這才說道:「我會的只是你的事情顯然要比我多了很多這難道就是說的什麼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現在只想這此事情早日的水落石出逸飛只有那樣或許什麼金盆洗手的事情才能出現不多說了逸飛我今天就回去。」

林逸飛笑笑點頭說道:「好。」

把百里冰送上飛機以後林逸飛掀起衣領擋住了大半個臉雙手插入風衣的口袋中漫無目的向前走去。

他覺得自己的思緒和雪花一樣飛舞飄楊卻還是終究要落到實地太多的線索。輪廓逐漸清晰他甚至有些明了。完顏飛花為什麼要找他為什麼說他會後悔!

他知道自己不會後悔但是很多時候他又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畢竟所有地事情匪所思很多地方已經出了他的想像!

仇恨和愛不一樣仇恨又和愛有著太多相同的地方可是它們毫無例外的都可能在一個人地心目中生長芽甚至生根幾十年過後只有更濃更猛烈而沒有衰敗!

走到一條街道轉角的時候林逸飛愣了一下遠方雪正緊風正厲透過斑斑點點的雪屑一般人都看不到太遠。

大雪的天氣自然引起了不少人埋怨車鳴人叫的噪音聲中林逸飛的目光卻已經注意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那人包裹在一個厚重的軍大衣之下。全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張臉那人腳步快捷。轉瞬的沒入了街道地拐角。林逸飛心中一動雖然是匆匆一瞥。他卻看到了臉上一道刀疤從眉間劃到了嘴角。

林逸飛只是想了一下就不再猶豫的向牆角走了過去他看起來走的施施然移動的卻是極為快捷有一人本來就在他不遠的身後看起來想要問路的樣子可是眨眼的功夫詢問的目標竟然不見了蹤影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嘟囔了一句真的見鬼了。

前面那人不時地回回頭顯然頗為謹慎等到確認身後沒有人的時候這才走到了一家四合院模樣地大門徑直推門進去向左走到一間房屋。

「媽媽。」房間內突然傳來了一個小孩子地叫聲那人掀開了被大雪染成白色的帽子露出一頭長她拿塊布撣了下身上地飄雪有些猙獰的臉龐上面卻是寫滿了溫馨。

一個小女孩渾身上下也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七八歲的樣子歡快著向女人跑來屋內並沒有暖氣也沒有生火小女孩的臉上有些紅只是見到母親的那一刻說不出的高興。

母親再丑在她的眼中也是最溫柔的。

「玉兒。」母親彎下了腰抱起了女兒臉上露出了笑容「在家乖不乖。」

「我最乖了。」玉兒天真的笑道:「媽媽我聽你的話哪裡都沒有去。」

母親笑容中有了疲倦緩緩坐了下來。

玉兒看著媽媽想要說些什麼卻還是忍著。

「怎麼了玉兒?」母親有些奇怪。

「媽我有點餓想吃饅頭。」玉兒看著母親的樣子有些膽怯。

母親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份帶著體溫的盒飯緩緩的遞到了女兒面前「玉兒媽給你買了份盒飯你吃吧。」

玉兒歡喜的接了過來打開了飯盒現裡面除了米飯青菜竟然還有兩塊鴨肉不由的咽了一下吐沫捧在手上卻還是望了母親一眼「媽你也沒有吃吧。」

「我吃飽了都是你的。」母親拍了拍肚子笑了一下。

玉兒不再客氣拿起了筷子扒起了米飯一邊吃飯一邊跺著腳兩塊鴨肉嚼的嘎叭嘎叭直響幾乎連骨頭也咽了下去。

「玉兒你很冷?」母親兇狠又有些空洞的眼神只有投在女兒的身上才有一絲少見的溫柔平時的時候一隻右手無力的垂著左手只是揣在了懷中握著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