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宮少霆眉毛挑了挑,「貓肉湯,最補!」

艾七七身子怔了怔,質問著他,「宮少霆,你把艾風怎麼了!!!」

她強烈在乎的反應,讓宮少霆好不容易壓制的怒火又挑了上來,到底是在乎貓死了,還是在乎她和厲南風兩人的定情物沒了。

雖然他一早吃出來味道不對勁,知道那隻破貓肯定被圓圓給保護起來,但他想要刺激艾七七,看她在乎到什麼程度。

宮少霆當著艾七七的面再喝了幾口,意猶未盡:「正如你所見,那隻破貓剁成骨頭熬成湯。不得不說這破貓還真是好喝,光這湯水我足足喝了兩碗,還真是鮮。」

說著他端過來放到艾七七嘴邊,「中午你耗費不少體力,喝這湯最補,來,喝一碗。」

艾七七手緊緊握成拳,一把推開他的手,只聽「趴」的一聲,宮少霆手上的湯灑滿全身。

「宮少霆,你這樣對我就算了,你對艾風還要下那麼重的毒手,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宮少霆擒住她的手,醋罈子又打翻,「對,我是喪心病狂,在你眼裡,厲南風什麼都好,他有愛心他溫柔,你心裡還忘不了他是不是!」

他不比大哥溫潤如玉,不比歐爵浪漫多情,或許在她眼裡,他滿身都是缺點,哪裡都比不上厲南風。

艾七七賭了一口氣,「是,我就是喜歡他,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我就喜歡他,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這話成功惹怒了宮少霆,宮少霆腳一踢,桌上的飯菜全部稀里嘩啦地翻了翻。

他彷彿是被惹怒的獅子,猩紅著眼一把將艾七七壓制在床上,一手扯下她的睡衣。

想到艾風的死,還有被粗魯對待,委屈湧上心頭,艾七七眼淚掉得很兇,「宮少霆,你太過分了!」

萌妻火辣辣 一直要質疑她的感情,誰沒有過去?

他們在一起那麼多年的感情哪裡說能忘就忘。

她和南風哥認識在先,跟他認識在後,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場烏龍,他們這輩子都不會有所交集。

艾七七嗚咽著,一直在哭,宮少霆埋在她脖子邊,薄唇覆蓋著他的淚,咸澀得很,他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到底是不忍,只要她一哭,他就方寸大亂。

「嗚嗚!宮少霆,你混蛋,你憑什麼懷疑我?這些年孩子都是我養,你憑什麼這樣對我?」艾七七手拍著他,哭得很難過。

宮少霆看她哭得滿臉是淚,心疼至極。

「我混蛋,你打你打,我不該怎麼對你,可艾七七,我嫉妒你和厲南風,我嫉妒你們有別那麼多的美好過去。

你們還有自己的小屋,你們有那麼多那麼多的回憶,我嫉妒他比我認識你要早,我怕你心裡有他,我怕你們舊情復燃。」

這些都是他內心深處所擔憂的,從來沒有任何事情讓他這麼患得患失,唯獨愛上她這件事。

看到她和厲南風抱在一塊,看到她養著艾風,一切一切都是她和厲南風的回憶,他妒火沖腦。

「那你不應該殺了艾風,那是我跟紫凝在商場撿的艾風,那時我也在避著南風哥,我們只有今天才第一次見面。

如果不信,你可以去問問紫凝。你不分青紅皂白就對艾風下毒手,還對我這樣。

宮少霆,你太讓我失望了。」

艾七七哭訴著說,一把將他推開。

宮少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緣故,他慌了要抓住她的手,手裡落空,只聽見「砰」的一聲,浴室的門被鎖住了。

「宮少霆,你就是一不折不扣的混蛋。」艾七七整個人貼著門,埋頭哭著,「艾風,是我沒保護好你。」

雲暇之愛戀 宮少霆在門外,手捶著牆壁,惱怒自己的一時衝動,他不該輕易就打翻醋罈子,不該沒聽她解釋就亂生氣。

本來他就沒佔多大的優勢,這下要是讓她寒了心,只怕會更加把她推向厲南風身邊。

「那隻破貓,對,我得去找那隻破貓回來。」宮少霆智商回籠,現在只有那隻破貓,能讓她消消火。

宮少霆急急下樓,方少卿幾人都在客廳坐著。

「圓圓?那隻破貓呢?」

宮少霆看到宮圓圓,問了問。

宮圓圓眼珠子轉了轉,裝作不知,「大哥,貓你剛才不是吃了?」

「你少來糊弄我,快點告訴我,那隻破貓在哪?」

當時他氣在頭上就那麼一說,還不至於殘忍到殺一隻貓來吃。

「我不知道。」怕宮少霆又想弄死艾風,宮圓圓死活不肯說。

「快點,艾七七她想要見貓,不然她傷心死了。」

「在阿姨房裡。」

宮少霆奔著過去。 宮少霆把艾風抱在懷裡,剛才遭到宮少霆的暴力對待,艾風對他各種撓撓撓。

宮少霆手臂被抓了好幾道,血淋淋的。

他彷彿不疼似的,打著噴嚏抱艾風上樓,「艾七七想見你,別折騰了。」

要不是愛屋及烏,這隻破貓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宮少霆難受得緊,有千百次想扔下去的衝動,想到艾七七還在房間里哭,他也就忍了下來。

方少卿聽著他噴嚏打不停,搖搖頭嘆氣:「這小子,還真是自找罪受。」

見狀,宮圓圓笑了笑,「以前家裡連動物都不能養,現在二哥還抱在懷裡。」

她感慨地一句,眼前浮現一張謙遜彬彬的臉,「愛情的力量真偉大呀!」

方少卿狐疑地看著她,這丫頭以往都是學習重要些,戀愛細胞發展緩慢,突發感慨這麼一句。

有情況!

宮圓圓被盯得奇怪,雙手捧著臉,咽了咽口水,「媽,你這麼看著我幹嘛!」

她眼神閃了閃,不敢直視方少卿的眼睛。

「圓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是不是遇上喜歡的人了?」方少卿眼尖得很,他們家一個個戀愛細胞都緩慢,老大到30才開啟,所以他們一有異常變化,一下就瞭然。

宮圓圓否認,「媽,你說什麼呀,我才剛回來好不好?」

她難道表現得那麼明顯嗎?

「少來!帝國慶典結束后,你去哪兒了?」方少卿可沒忘記這茬,之前忙著艾寶寶上學的事情一時忘在腦後,現在想起不得好好問問。

宮圓圓小臉迅速裹上一層紅暈,「媽,你這麼拆穿人家,好討厭呀!」

方少卿愣了一陣才緩衝過來,還真的被她猜對了?

這丫頭,戀愛細胞可比她兩個哥快呀?

哎呦!兒子快才好,女兒那麼快乾嘛,她還想多留她在家兩年呢!

她迅速提問,「那男人是誰呀?人品好不好?」

家世什麼的放在後面考慮,關鍵是人品好才重要,還得過她這一關,還有家裡三個男人的眼。

「媽,我看上的人人品哪還用說。」宮圓圓自信滿滿的語氣,臉上掩不住的羞赧,「而且媽,這個人你們也認識,熟悉得很,你們一定會很滿意的。」

不過吧,她現在是單相思,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我們也認識?誰呀?」方少卿腦門直打問號,疑惑一臉。

一個個人選在腦海里穿梭,她突然驚呼了一聲,「圓圓,你別跟我說你看上歐爵那小子了?我會心臟疼的。」

宮圓圓嘴狠狠抽了抽,「媽,你胡說什麼呀。而且你這話要是被歐爵哥哥聽到,估計他會氣得內瘀血才對。」

歐爵哥哥除了嘴巴輕佻些,男友力max,又浪漫又體貼,還算不錯的。當然不是她的菜。

方少卿一聽不是歐爵,鬆了一口氣,「那你看上誰了?媽告訴你,年齡不要相差太大,不然有代溝。」

「額!」

也就差幾歲而已,不大吧。

「媽,那你覺得大哥和大嫂的差距大不?」宮圓圓事先問了問,看看她媽心裡的接受程度。

方少卿本來想點頭,轉而搖頭,她家老大是有點老牛吃嫩草,不過吧,他們宮家男人疼老婆是出了名的。

「男人大幾歲才疼老婆。」

「那媽,你就放心好了,我們差距不大。」宮圓圓拍拍小心肝,放心說道。

心裡想著天逸哥哥跟二哥一樣的年齡,比大哥和大嫂的差距還小。

說了老半天方少卿還是不知道自家女婿是誰,「丫頭,別跟媽打啞謎,說說看。」

宮圓圓沒說,她嘟囔著小嘴,「媽,我對他有好感,我不知道他對我說是不是也有。」

天逸哥從小跟他們一起玩到大的,她的童年幾乎是他看著長大的,他似乎把他當做妹妹看待。

之前吧,她也挺喜歡跟著他身後玩,長大了去外面發展讀書,也就少聯繫了。

「我女兒長得這麼漂亮可愛,哪有人不喜歡的。」方少卿引以為傲,「要不要媽幫你一把,把人帶回家把他給睡了。」

老大、老二的媳婦都是被她給拐進來的,拐個女婿,簡直不要太輕鬆。

有了一次兩次的經驗,方少卿妥妥的,恨不得再拿個人來操練。

「媽,你土匪呀你,動不動就睡睡睡的。」方少卿那伎倆把宮圓圓嚇得不輕,「而且我主動去睡人家!你不是說女孩子不能倒貼嘛?」

大嫂當初就是被大哥和老媽聯手糊弄進來的,為了娶媳婦生孫子,老媽真是腦袋瓜子各種技能層出不窮。

大嫂單純的,到現在還以為是她佔了大哥的便宜。

想想大哥平日里多清風亮節,無恥起來刷三觀。

「我這不是說萬一嘛!不到最後最好別使用。不過能被我女兒看上的那肯定不簡單,那還不如早就拐進家裡,免得被人給搶了。」

雖說圓圓是女孩子,但他們宮家人眼光極好,能被她欣賞和喜歡的,那男人肯定有過人之處。

宮圓圓聽著聽著還真的有點心動,天逸哥那麼優秀,還是帝國五大鑽石男之一,現在已經有大哥幾個都結束單身,他肯定更加搶手才對。

她是不是得早下手點好!

看宮圓圓動心,方少卿催促著說,「丫頭,該下手就下手,我們宮家人做事想到就干,別猶豫。」

宮圓圓嗆了嗆幾聲,「媽,那人是天逸哥,我要是把他給幹了,到時會不會影響兩家關係?」

方少卿驚訝一臉,「天逸?你喜歡的是天逸那孩子?」

「嗯,媽,你不會反對吧?」

「哎呦,我女兒的眼光就是寶,天逸這孩子不錯,等哪天把他叫上來家裡吃飯,媽媽給你支招。」

與權謀 這丫頭,竟然喜歡天逸這孩子。

景家和宮家向來要好,親上加親再適合不過,「不過那個景天晴,有點難搞。」

若是圓圓這孩子嫁入景家,到時豈不是跟景天晴做姑嫂。

「圓圓,這事暫且不急,到時把人請來家裡吃飯,媽再探探他的口風。」

「嗯,媽,那我就靠你了。」

「小意思!」方少卿笑了笑,紅娘都當上癮了。 樓上。

宮少霆進了房,敲了敲浴室,「艾七七,你開門!」

「……」艾七七不應他,浴室傳來低低的抽泣聲。

「艾七七,破貓沒死呢,我給你帶來了。」宮少霆鼻子難受得緊,「哈球!」

「宮少霆,你少騙我,艾風都被你給煮成湯了。」艾七七聲音還在哽咽。

貓湯都在那了,他那麼殘忍。

「哈球!哈球!」宮少霆鼻子紅通通的,他手指了指艾風,「你倒是叫呀!」

艾風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宮少霆杠上了,突然不肯叫出聲來。

破貓,死貓,跟厲南風一樣討厭,怎麼看都不爽。

「艾七七……哈球,你快點出來,你沒看我一直打噴嚏呀。剛才那是假的,阿姨哪裡捨得殺死它呀。」說完,宮少霆又打了打噴嚏。

鼻子打噴嚏打得快鼻炎。

艾七七抹了抹淚,宮少霆對貓過敏她是知道的,噴嚏打得那麼頻繁,難道艾風真的沒死?

而且阿姨知道她艾風對她的寶貝,剛才那肉她也沒吃?會不會是假的?

「你再不出來,我真的把這隻破貓給剁了。」宮少霆快受不住了,打噴嚏就算了,全身好像癢得難受。

就在他快把艾風放下去時,浴室的門打開了。

一眼看到艾七七哭腫著眼,眼睛紅得跟兔子的眼睛一樣,宮少霆心臟狠狠抽了幾下,鈍痛一片。

他不敢想象他要是真的把這隻破貓給殺了,她是不是真的要跟他冷戰一輩子。

他又打了噴嚏,「諾,破貓在這呢!」

艾風一看到艾七七,要奔向她身邊,艾七七抱在懷裡,又哭又笑,「艾風,你沒事就好。」

要是它死了,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宮少霆。

宮少霆看到她終於笑了笑,鬆了一口氣。

她高興了,可他就沒那麼快活了。

宮少霆撓了撓脖子,全身好像有無數只跳蚤在爬著,癢得受不了。

「艾七七,你先讓開,我全身癢得要命,我沖個澡。」宮少霆衝進浴室,打開灑蓬往身上澆,衣服都不帶脫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