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在這時,陳塵和時間天神已經分開。

兩者的對轟貌似打了一個平手。

陳塵出拳的右手有些乾枯老化,至於時間天神,她手臂上的手掌已經被震碎成光點。

時間天神冷笑一聲:「時間倒流。」

光點匯聚,一個完整的手掌再次凝聚在手臂上。

纖秀修長,極為靈活。

她有些得意地望著陳塵,似乎在說,老娘有無限恢復之力,你拿什麼跟我斗?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驀然響起。

時間天神的表情漸漸凝固,她雙眼上翻,似乎想看看自己的神環。

神環之上,第六道裂縫開始出現。

原本精緻無暇,看起來神聖不已的神環,如今已經成了裂縫遍布,看起來就像快要破碎的玉石。

「啊……我的……我的……」時間天神彷彿受到了什麼極為劇烈的刺激,就連說話都不連貫了。

這時,陳塵已經再次衝到了時間天神的面前。

蒼穹之上,烏雲突然捲動,漩渦的最中心,有金光破開。

沿著金光的方向看去,彷彿內部有著無窮的光海。

但這其實都是一柄神兵的光芒罷了。

神兵從天而降,落到了陳塵的手中。

它是一柄劍,通體璀璨如金,光滑如鏡,倒映著天地。

九重玄妙的上古陣法,形成一道道光圈,圍繞在劍刃上,每一重都有通天徹地之威,九重疊加,鑄就無上神威。

「這是最後一擊了,破天第九式,天道一劍!」

陳塵手持劍威通天的長劍,劍勢席捲間,不遠處的時間天神就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那劍壓,身軀開始如蛛網一般開裂。

「呵呵呵……這一劍我的確擋不住……」時間天神面露癲狂之色,殘忍地笑道,「但我也不需要擋啊……」

她一手將頭上的神環取下,然後吞進肚子里。

陳塵突然間感覺到了不妙,當即揮劍斬向時間天神!

「一起去死吧!陷入無盡的時間輪迴之中,死上億萬次!!」時間天神宛如野獸最後的怒吼,陳塵的天道一劍還未徹底落下,她的整個人就開始自爆,化作了無窮的時間光流!!

轟隆!

剎那間,地動山搖。

巨量的光芒衝天而起!

它蘊含著深不可測的時間之力,就像是水流一般,倒灌蒼穹。

「陳塵學長!」安林看那道衝天而起的光柱,竟然瞬間就將陳塵吞沒,不由得急聲大喊起來。

但他對於陳塵的擔心還沒多久,就開始擔心自己了。

因為他發現那道通天光柱,竟然在朝外部擴張!

「快逃啊!」安林大喊一聲。

天帝反應最快,抱著安林就是一個百里衝刺。

女帝,夢芝,上官藝腳步不停,緊隨在後。

但光柱的擴散,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快,幾乎眨眼就追上了他們,然後將他們的身形都給吞沒了。

「陳塵!」

「主人!!」

一座水晶宮殿上。

古龍帝和雪斬天同時大喊道。

遠處的雪女們,也大聲喊著女帝和上官藝的名字。

光柱擴張至極限之後,又開始緩緩收縮,越來越小,最後化作一粒光點,消失在天地之間。

與此同時。

一股若有若無的力量,重新歸還天地。

這片天空,還是原來的天空,只是又有一些不一樣了。

眾人再將目光轉向原來的這片天地。

這裡沒有了陳塵,沒有了安林,沒有了天帝,就連女帝,上官藝,夢芝,也一樣不見了蹤影。

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主人……」雪斬天獃獃地望著空無一物的戰場,又聯想起時間天神說過的同歸於盡的話,淚水終於是奪眶而出:「嗚嗚嗚……主人,你怎麼就死了呢,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啊……嗚嗚嗚……」

古龍帝也有些沒回過神來。

破天幫的第二天子,就這樣死了?

明明戰鬥的時候,還是遊刃有餘來著,怎麼就死了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一場戰鬥終於落下了帷幕。

上億雪女腦海之中的死亡倒計時消失了。

它隨著時間天神的死亡而消泯。

但雪女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救她們的安林死了,她們的女帝死了,她們敬愛的大祭司夢芝和上官藝死了。

哦,天帝也死了。

時間天神的同歸於盡,帶走了所有重要的人。

雪女們陷入了難以自拔的沉默與悲痛之中。

燕花站在破碎的大地上,抬起頭,不覺紅了眼眶,望著空蕩蕩的虛空,大喊道:「安林!快回來啊!還有雪女的億萬家產等著你去繼承呢!」

聲音回蕩在空曠的大地,無人回應。

她流著淚道:「你再不回來,我可就要毀約了……」

然而,回應她的,只有冷冽如刀的寒風。

其餘雪女們望著不遠處的聖宮宮主,同樣面露哀慟之色。

「對了,為何燕花宮主喊安林,不喊我們女帝?」一個雪女突然道。

眾雪女:「……」

一個較為年長的雪女站了出來:「那是因為,安林不是我們雪女一族,卻依然站了出來,為了拯救我們,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是我們一族的英雄,我們都應該永遠敬重他,銘記他!!」

此言一出,眾雪女頓時肅然起敬。

那個開口質疑燕花的雪女,更是羞愧得無地自容,紅了眼眶:「我錯了,我不該誤會燕花宮主,安林宗主,我對不起你,嗚嗚嗚……」

此刻,柔谷,蘇靜香等宮主也走到了燕花的面前,安慰著她。

燕花平時潑辣,嘴硬,如今卻哭得梨花帶雨,哽咽道:「他們一定還能回來的對不對?就像他們曾經被吸入千年劍之中一樣,總會有人破開,救他們出來的,對不對?」

「對,沒錯,花妹妹,你就別難過了。」蘇靜香一臉心疼道。

她們都知道,千年劍只是一個招式而已,哪裡是時間天神以生命為代價的自爆所能媲美的。

現在安林等人,是否被困在某個地方另說,說不定已經被炸成灰了。

不過,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或許,燕花的猜測,也能成為眾人的一個希望的寄託。

事件的影響正在發酵。

天庭的帝宮之內。

天帝的玉牌突然開裂,四帝震動。

四九仙宗。

「小天,你終於回來了。安林還說去找你呢,他沒和你一起回來嗎?」許小蘭在炎閣內,看到面前的一團雪球,臉上浮現明媚的笑容。

「嗚嗚嗚……小蘭……主人他……主人他……死了啊!」雪斬天撲到許小蘭的懷裡,嚎啕大哭。

許小蘭先是一愣,隨後輕撫著雪斬天柔軟的白毛,笑道:「別開玩笑了,安林他可是天下第一奇男子呢,風天神那一戰,就連天都奈何不了他,又怎麼會死呢?」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啊,我親眼目睹的,對手是能控制時間的天神,它最後竟然開始自爆,不僅主人,就連天帝,女帝……啊啊啊……」

雪斬天還沒說話,整個身子就被巨力衝撞,宛如炮彈一般撞開了炎閣的頂蓋,朝天空飛去。

只有許小蘭的怒喝,響徹天地。

「我不聽!你給我滾!!!」

……

消息是瞞不住的,無論是天帝之死,還是安林之死。

別人犧牲了,總不能連葬禮都不搞吧。

雪女為女帝,夢芝,上官藝,三人舉辦了盛大的葬禮。

同時,也為天帝,安林,陳塵,舉辦了同樣盛大的葬禮。

葬禮所透露的消息,在太初大陸引起了極為巨大的轟動。

這種大事可以說是萬年難得一遇,所帶來的影響更是驚天動地。

有的人不信,有的人痛哭流涕,也有的人惶惶度日。

很明顯,這一次事件如果是真的,對人族勢力和雪女勢力來說,將是一次極為巨大沉重的打擊。

現在僅僅是雪女一方表態,天庭和四九仙宗都在保持沉默,所以許多生靈仍是不敢確信,那個短短數年就崛起,名震整個大陸的絕世妖孽和統御九州界無數萬年的帝王,會就這樣隕落了。

但這一切,都在一個月後得到了證實。

一個月後。

天庭宣告為天帝和天庭戰神安林,舉辦葬禮!

宣告一出,舉世震動!

天庭官方實錘了天帝和安林的死亡,這件事,終於是在太初大陸,掀起了驚濤駭浪。

無數的大能,從四面八方趕來弔唁。

有創世殿的代表,有西方極樂界的代表,也有聖域樂園,龍庭,彼岸界,靈湖界,南天羽國等勢力代表前來。

但唯獨西海聯盟和四九仙宗,沒有派一人前來。

四九仙宗自始至終,都沒有承認他們的宗主已經隕落。

世人只當他們是無法接受宗主隕落之事,也不太在意。

沒多久,雪女一族的所有高層對外宣布,整個雪女勢力將歸附於四九仙宗,聽從四九仙宗的號令!

此言一出,大陸再一次引起了轟動。

事件的影響仍在發酵,估計一時難以平息了。

許多生靈僅僅是震驚於幾位大人物的隕落。而真正立於大陸之端的超級大能們,卻已經從這件事之中,嗅到了致命的危險。

一片黑暗之中。

迷迷濛蒙,也不知過了多久。

突然,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安林……安林……」

意識慢慢回歸。

一聽到這種熟悉的強調,彷彿被雷劈了一般,直接彈了起來。

「我不要喝葯,我不要喝葯!!」

「嘭!」

「哎喲!」

安林感覺腦袋好像撞到了什麼,有點疼。

他立即睜開雙眼,視野漸漸清晰,卻發現上官藝捂著她精巧的鼻樑,一臉幽怨地望著自己。

「呃……對不起啊……」安林這才注意到,自己起得太突然,撞到上官藝的鼻子了。

「沒關係……」上官藝揉了揉秀鼻,美眸瞥向安林:「你剛剛大喊不要喝葯是什麼意思?」

安林聞言尷尬一笑:「沒事,沒事,做了個噩夢而已……」

望著面前女子漂亮至極的臉蛋,記憶如潮水湧來,時間天神險象環生的戰鬥,以及她最後被逼得拚死自爆的場景……

他有些慶幸道:「真沒想到,我們還活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