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的話,讓周圍不少人面色變化了起來。

蘇傾城這番話,分明就是在說他們多管閑事。

是說,既然不找這人算卦,那麼這人是不是騙子,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就算是騙子,又損害到了他們什麼利益?

這些人都被蘇傾城這話說得面色難看,心裡恨恨的,此時眾人還巴不得元鵬真是一個騙子,讓這個嘴如此之刁的女子,自食惡果!

而一頓之後,蘇傾城又繼續對元武道:「包括和你也沒有關係,如果非得說,就是這位大師和你們族中長老之間有關係,看著你的樣子,也不像是在族中擔任長老吧。而且聽你之言,這位大師是你族族長之子,那麼你們族長還沒有讓他別在這裡擺攤,你又何必多管閑事?而且,我嚴重懷疑,你不聽這位大師把話說完,反而說這些我並不關心的事兒,就是想擾亂大師的思緒吧!哼!大師剛剛既然問這位兄台和昨天那算卦之人之間,是不是真正的熟識,那麼想來也是有他的考慮!反正算的是我,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只希望大師能夠給我解惑!如果他沒有辦法給我一個答案,你再說不遲。」

蘇傾城一番話鏗鏘有力地說完,就重新看向了元鵬,一副不理睬元武等人的模樣! 元鵬聽了蘇傾城這番話,心裡自然覺得有些奇怪。

他用怪異的眼神看了蘇傾城兩眼,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轉而看向了元武等人。

「元武,你何必如此,我們之間的事,是不是和你說得一樣,你自己心裡明白。我也不想在非我算族人的面前說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有些事,並不是你想就一定會發生的!」說到這裡,他的眼中閃過一道詭異的光。

隨後,他不管元武聽到他這句話后難看的表情,也不管周圍圍觀之人那尷尬的表情,反而將目光落在了那個負劍的男子身上。

按道理,最後他被判定為「騙子」的身份,就和這個男人有關,但是最後,元鵬看向這個男子的目光,卻並沒有什麼憤怒之類的表情。

非常的平靜。

「按照你說的,你和昨天那位來找我算卦的人,其實是並不怎麼熟的,我可以這樣說嗎?」

「是的。」這個男子倒也非常的老實,那一身浩然正氣,看樣子不是在騙人的,不過她似乎也知道元鵬想要說什麼你是他繼續道:「雖然我和他並不是很熟,但是他家裡女人孩子一個不少,這是真的,所以以我剛肯定你昨天算錯了!」

眾人雖然見這個男子說的肯定,但是似乎被蘇傾城嘲諷一下后,也沒有那麼快的做決定,都非常老實的,沒有嘰嘰喳喳的開始議論,反而都看向了元鵬。

看模樣,眾人似乎都很期待,想要知道元鵬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只有元武一行人見狀,絲毫不給面子,大聲冷哼著,似乎一點兒也不相信元鵬能解這騙子之圍!

他倒是坦然,這件事只有頭和他有關,發展到這一步,可和他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蘇傾城心裡已經大概知道元鵬想要做什麼,倒也不動聲色,滿心期待面前一行人被打臉!

「那麼我再重複一下,那天我給罵人說了一些什麼話。首先,我告訴他,在遇到我之前,他是無妻無子之相!其次我還說他,在遇到我之後,也是無妻無子之相!那麼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我也不怕再說一次,他的確是,此生無妻無子之相!」

「嘩」

元鵬這一番話,頓時讓周圍的人喧嘩了起來。

實在是此時這元鵬,像極了一頭不怕開水燙的死豬。

又像就是一個撒謊的人,正在努力地狡辯,自己說的是真話。並且還想用其他的話,將這個謊話給圓過去。

「哼!你這人繼續說這句話,是不是還想說,我就是一個騙子!」那負劍之人,聽元鵬說的這話,頓時生氣了。

「是呀,此人明顯說的不是假話,看情況,恐怕那人家裡的確有妻有子了。你這算卦之人,怎麼還在這裡狡辯?」

「非也非也,我倒覺得此人這麼說,說不定是肯定了。否則誰在別人這般話之下,還要這麼說?」

「哼!在我看來,這人恐怕就是騙子了。只是不知道,昨天那算卦之人,如果聽到這人的話,會不會氣死。這被人詛咒無妻無子,還真不是一件高興的事。」

「那人在這裡,恐怕早就一拳頭掄這算卦之人的臉上了。這麼睜眼說瞎話,還真是愚蠢得可笑!」

……

眾人如今幾乎肯定,此時的元鵬,肯定是在狡辯。

實際上,原本眾人也不會這麼肯定。倒是之前被蘇傾城明裡暗裡地諷刺了一番,此時抓住機會,就全部還到了元鵬身上。

因為先入為主,又加上元武一席話,以及最後被蘇傾城諷刺,這些人才會覺得,這元鵬恐怕真的不是一個好人。

有了這樣的認知,大家如今諷刺起元鵬來,也是毫不留情!

不僅是諷刺這元鵬,一些小心眼的人,還將戰火引到了蘇傾城身上,他們看著蘇傾城,也開始諷刺了起來。

「這位姑娘,你還是離開吧。虧你剛剛還在替這個人說話,你看他現在,分明就是死性不改吧,你何必還要找他算卦。還不如花點兒銀兩,找這札族的子弟們算一卦,這樣恐怕準確率還高一些。」

「沒錯,在我看來,這些外人學什麼算學,這種高深的學術,豈是外人可以學會的!也只有你這樣沒心眼的姑娘,才會上當。」

「姑娘,你還是長點兒心吧。否則呀,你給真可能和此人一樣傻了。一個在札族的地盤擺什麼神算攤,一個不找札族算卦,反而找一個可能是騙子的人算卦!」

「嘖嘖,聽你這麼說,這兩人還真是一丘之貉了?哈哈哈」

……

這些人,不僅將元鵬給諷刺了一頓,還將蘇傾城給諷刺了。

明著似乎在好心地勸蘇傾城,暗地裡卻在諷刺蘇傾城沒心眼,輕信於人,是個蠢貨。

而圍觀之中,也有一些沒有加入這些人的起鬨之中。

其中那個被木氏兄弟盯上的白衣蒙面女子,也是沒有參與之中的一個!

蒙面女子更是皺了皺眉頭,因為她發現,蘇傾城和元鵬二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平靜。

要知道,周圍圍觀之人中,有幾個人說的話,在她聽來,簡直是不堪入耳!

這些話,換成任何一個正常人聽到,恐怕都會大發脾氣吧。

可是,在她看來,蘇傾城和這個元鵬,不僅沒有發脾氣,還十分平靜地聽著,其中蘇傾城的臉上,甚至還掛著笑容。

女子仔細看著他們的眼睛,發現這兩人看人的眼神之中,布滿了譏誚,彷彿這些正洋洋得意說著話的人,都是愚蠢的!

不過很快,她的眉頭就鬆開了,這些事原本就和她無關,她只不過是來湊個熱鬧罷了。

而她之所以要在這裡湊熱鬧,不過是想知道,這個男子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與元鵬相比,此時的他,倒是對一旁的蘇傾城沒多注意。

畢竟,此時的蘇傾城在她眼中,就是一個相貌平凡的女子!

白衣女子看了一眼周圍這些人的奇裝異服,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她眼眸之中,帶著幾分憂色。

船翻了之後,等她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一個部落。

又因為她一身武藝,最後竟然就受那個部落的人的請求,來到了這裡。

她知道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找到那個她見過幾次的女子,於是,便答應了那個部落的人。

只因為,那個部落的人告訴她,這個札族可以算是整個陽罡的第二大族。

說不定來到這裡,就能夠有更多的機會,找到那人。

她眼中帶著憂色,她不知道,那整船的人,除了她,還有幾個人活著。

不知道蘇華年還活著沒有,還有石堅。

沒錯,這蒙面的白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林竹可!

當初,在船接近陽罡大陸的時候,誰也沒想到,會遇到一夥專門搶劫的海盜!

而那些海盜,居然好死不死的,非要攻擊他們那艘船。

最後,雖然海盜幾乎被全殲了,但是他們那艘船,最後也沉了下去。

林竹可到最後,只記得有兩個人,抓著她的兩隻手,將不會水的她,弄上了一塊漂浮的破碎船板之上。

那兩個人……

林竹可嘴唇有些白,一個是蘇華年,一個就是石堅。

她沒有想到,在海盜來的時候,蘇華年會護住她。

可是,在她醒來那一刻,她心裡想到的,分明就是石堅……

這個時候,林竹可都忍不住苦笑。

這世間的情事,原本就是最難以理解的!

林竹可也並不想打草驚蛇,她總覺得,說不定那群海盜還會有人活著。

如果認出了她被那麼事情就不妙了。

而且,林竹可防範的,也不只是那一群海盜,除了那群海盜,這大陸上,所有人都得防著!

一旦讓著大陸上的人知道,她是來自別的大陸的,那麼到時候,恐怕她自己都活不了了!

排外這種情緒,可是很容易理解的!

林竹可並不是傻子,雖然她並不如蘇傾城以及蘇華年他們那麼聰明,但是這種並不難的事情,她也懂得一些!

來到這個大陸之後,她就掩飾著自己外來人的身份。開始裝啞巴,在學會這個地方的語言之後,又給自己編造了一些合理的身份!

而忽悠了那個部族之人之後,她才來得及感嘆這個和他們正亞完全不同的大陸!

她不得不為這個大陸超人一等的鍛造術所驚訝!

要知道,從她第一次握住那些在他們正亞上,已經可以算得上是傳世名劍一般的劍時,她心底的震驚和驚訝!

要知道,那把劍,只是被救她那個部族的人,隨意擺放著!

於是,她被這個大陸上的鍛造術折服了!

在佩服這裡的人這方面的聰明才智的同時,她也慶幸,好在這裡的人似乎在文化方面,並沒有這樣那麼發達。

否則,恐怕他就要擔心他們正亞,會不會有一天,被這些外來大陸的人所侵佔!

當然,林竹可想的也並不多,只是感嘆這裡的人的鍛造術,居然可以領先正亞那麼久!

而來到這裡之後,她也知道,除了武功,這裡還有一些其他特別的力量存在。

其中就有幾個,讓她都非常動心!

比如那些部族的人說得,曾經彝族的蠱術!

對於這兩個字,江湖中的人,氣勢並不怎麼陌生。

在正亞之上,曾經有一個部族,名為南疆!

據傳,在南疆,不少人都會培育一種毒蟲,名為蠱蟲!

而這些蠱蟲,都有神奇的力量。不同的蠱蟲,就有不一樣的力量!

比如能夠殺人於無形的毒蠱,也有讓人慾仙欲死的欲蠱……

總之,在傳說中,這個部族是非常恐怖的。

似乎也因為這種蠱蟲的恐怖,最後南疆族人,才會被滅族。

於是,在正亞,南疆只是一個傳說中的民族。

而蠱術,也成了傳說。

不過,林竹可卻是從她師父那裡知道,蠱術的確還存在。

所以,在林竹可知道,在陽罡之上,居然有這樣一群人,精通這種術法的時候,心底的驚訝!

也幾乎駭然!

一想到只要這一族的人一出手,整個正亞的江湖高手,都被這蠱蟲給弄死的場景,林竹可就心裡發麻!

好在最後救她那個部族的人說了,這個部族已經沒落,雖然還存在,但是蠱術似乎都拿不出手!

當時一聽到這個,她就鬆了一口氣。

真是慶幸,這種能夠控制蟲子的族群,就不應該存在嘛!

後來,又聽到那個部族說了劍族,札族。

林竹可表情更不好了!

她沒有想到,這個地方,律師這樣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地方。

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算學?!!!

當時她聽到這個,只有無限驚恐了!

她後來知道札族這個力量后,幾乎就不想來這裡了!

如果這種能力存在,那麼她這個人衝上去,簡直就是炮灰了!

可是,她來到札族之後,卻在想,如果能夠利用這種能力,不知道可不可以幫助她,找到其他人?

當然,她不會光明正大地去找札族的人算卦,畢竟她和蘇傾城想的一樣,都不想暴露自己來自別的大陸這件事。

說不定一說出去,就沒命了呢。

她想的是,不知道能不能隨便抓一個札族人,然後逼迫對方算!

就算算不出那些人在哪裡,只要能夠知道他們是死是活就好了!

她可不想在這裡待一輩子!

她相信,船在翻的時候,就已經臨近這個陽罡大陸了,那麼她到了這裡,那麼代表其他人有九成可能也在這裡,如果不在,那麼那些人,多半已經死在了那茫茫無際的大海中了!

可是,林竹可沒有想到,自己來到這個札族之後,會在這個坊市之中,發現一個自稱可以百事皆曉的青年。

本來她昨天也想上去找那個青年算卦的,結果沒想到,就出了對方是騙子這件事。

因為她來歷特殊,一時之間,就有些猶豫。

而考慮一晚上之後,她還是決定來這裡算卦。

可是,沒想到,居然又出了這件事。

林竹可心裡也很鬱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