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兩天的時間一閃而過,很快就到了初三,陸擎風一大清早就提著包離開了孟匠村。

周念念頂著晨霧送他到了鎮上的汽車站,他從這裡坐車去縣城的火車站。

「你回去新城見到我爸媽,把這封信捎給他們。」周念念從包里掏出一封信,遞給了陸擎風。

那是她昨天晚上連夜寫的信,心中主要講了白玉卿的事情,說她已經驗證過了,白玉卿的左肩上確實有一塊蝴蝶的胎記。

至於小玉佛,她寫道目前還沒有確定白玉卿有沒有。

陸擎風將信放進了挎包里,深深的打量她片刻,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周念念的頭髮又濃又密,扎了個黑色的馬尾,十分柔軟而且順滑。

「好好照顧自己,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問題。」他低聲囑咐周念念。

周念念點點頭,感覺到陸擎風的手停留在她的頭頂上,炙熱的手掌幾乎令她的頭皮也跟著燙了起來,她忍不住嘟了下嘴,「知道了啊。」

這句話隱隱帶著一絲絲的不耐煩,尾音拖的長長的,便拖出了一股撒嬌的意味。

陸擎風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好了,我走了,記得給我寫信。」

說罷再次揉了揉周念念的頭髮,轉身大步邁進了車站。

周念念一直等他的車開始發車了,才悄悄的回了孟匠村。

進村的時候,周念念就看到村裡的許多婦女坐在一起擠眉弄眼的,悄聲議論著什麼,她沒在意徑直回了家,回到家齊佳妍卻告訴他:「張佩蘭回來了。」 ……

「沈夢婷,呵呵!」王焱笑了起來,「你現在的模樣,真丑。」

「啊!?」沈夢婷尖叫著在頭上一撩,一大撮帶血的赤發掉了下來,她怒叫一聲,向王焱撲來,「我要吸干你。」

「呵呵!那就來吧。」王焱的眼神之中,燃燒起了兩團熊熊烈火,整個身體像是被徹底點燃了一般。肌肉一塊塊地迅速鼓脹起來,骨骼噼里啪啦地作響。

血在燒!

「轟!」每一個毛細孔中,都噴出了一絲火焰。眨眼之間,他全身遍滿了赤色火焰,連頭髮和眼睛,都化成了赤紅之色。

眼眸瞳孔之中,充滿了冷酷無情之色。

「吱吱吱~」那些血色藤蔓,在赤色烈火的灼燒下,發出了詭異的叫聲。那一根根的猙獰倒刺,在烈火中化為灰燼。

「嘣嘣嘣!」進入燒烤模式的血色藤蔓,承受不住王焱身軀的膨脹,根根崩裂。

「來吧,現在該你嘗嘗我的厲害了。」王焱順勢一把熊抱住了沈夢婷,毫無憐香惜玉的一收胳膊。嘎嘎嘎,他可怕的肌肉力量,幾乎要把她碾碎。

周身的火焰,更是舔舐上了她的身體,滋滋滋地灼燒著她的皮膚。沈夢婷慘叫一聲,鬆開了腳下的藤蔓。

失去了支撐的兩人,咣嗵一聲齊齊摔落水中。水裡不停地咕嚕嚕著冒出大水泡,王焱的火焰在水下很快就熄滅。

「啊嗚!」沈夢婷眼中血光大盛,張開獠牙再度向王焱脖子上咬去。王焱腦袋一歪,她咬在了肩膀上。

「砰!」

王焱屈膝用力一頂,一股強大的力量撞在了沈夢婷小腹上,痛得沈夢婷鬆開了嘴。隨即,王焱又在儲物手鐲上一抹,一把重達三百公斤的重型戰錘落在了他手中。

如此突然增重,死死纏抱住的一男一女,迅速下沉。王焱的姿勢,也不好揮錘,索性把鎚子往她腰帶里一別,還用她古裝上的絲帶纏了幾下,扣了個死結。

沈夢婷拚命掙扎,卻被王焱控制地死死。

這段時間來,王焱的一身水下功夫可不是白練的。僅憑一口氣,在水下潛泳個十來分鐘沒啥問題。

但是沈夢婷就不行了,隨之越墜越深,湖水一片黑暗冰冷,水壓逐漸增大。直至到了三十多米后,兩人才著陸湖底。

這麼深的湖底,湖水冰冷刺骨,底下滿是厚厚的泥沙。沈夢婷驚恐至極,她會游泳,還游得挺好,姿勢標準體力充沛,但那僅限於游泳池裡。

在湖底深處,淤泥砂礫中打滾掙扎的感覺,從來沒有過。每一口水中,都充滿了泥沙腥味。

死命地掙扎。但是王焱哪裡還肯給她機會,只是死死地摁住她。

一分鐘時間過去了。

兩分鐘時間過去了。

三分鐘,四分鐘……

不愧是B級評價的強者,生命力就是非常頑強。即便是在喝了滿肚子水,不通水性的情況下,還能堅持掙扎那麼久。

在水下深處,壓強很大,視覺十分昏暗。但是不論是王焱,還是沈夢婷都是強大的超能人類。互相糾纏在一起,眼睛對視著。

望著她猩紅的眼睛中,有些乞求哀憐之色,王焱有那麼一瞬心軟了。

然而一想到她之前的狠戾,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王焱就狠了狠心腸,閉上眼睛,繼續死掐著她。

足足七八分鐘后,她才失去了抵抗,停住了呼吸和心跳。

王焱也是有些堅持不住了,雙腿一蹬,先去水面上透了一口氣。這才返回水下,收起戰錘,拎著她的腰帶,一路提溜上了湖面。

……

「哇呼!」

托馬斯和攝像師們,足足擔心了好久,眼見著王焱竄出了水面,還把妖女的屍體拎了上來。如此場景,頓時惹得一大群人歡呼了起來。

甚至有個傢伙丟出了一架無人機,開始撒起漫天花瓣來。

玫瑰花瓣飄飄蕩蕩,如同下了一場雪。在太陽暗紅的餘暉下,顯得是那麼的美輪美奐,唯美至極。

王焱把沈夢婷屍體拴在了一截釣魚艇殘骸上。然後爬了了殘骸,僅穿一條短褲衩的他幾近虛脫。但心裡更擔心小雪貂,四下一張望。

「吱吱!」小雪貂用狗刨式泳姿拚命划來,見到興奮地吱吱直叫。

「呵呵!」放下了所有擔心的王焱,這才一屁股躺在殘骸上,動都不想動了。這一戰,真是兇險到了極致,比當時大戰雙尾狐狸精更加驚險可怕。

好想抽根煙啊。王焱朝天空的拍攝直升機打了個手勢。托馬斯會意,讓無人機送來了一包煙。王焱彈了下手指,點上了一支煙,美美地吸了一口。尼古丁作用下,他躁動不安的心靈漸漸沉寂下來。

小雪貂全身濕漉漉,艱難地爬上了釣魚艇殘骸,像小狗一樣抖甩著水。然後趴在了王焱身邊,吐著水,一臉受不了的悲催模樣。

正在此時,「嘩啦」一聲巨大的水花聲響起。

只見一條巨大金鱗紅尾鯉魚,從水中竄出十多米,再摔落水中。

激蕩而起的巨大浪頭,差點把釣魚艇殘骸掀翻。漫天的水花,直接把王焱又澆了個通透,連煙都熄滅了。湖中噴出一道水柱,上面站著一個金甲光頭大漢,一手持著古代長兵器,一手拿著個手機大叫道:「哇呀呀呀,何方妖孽,竟敢追殺我家賢弟?難道就是這直升,雞妖?」

直升雞妖你個頭啊!

王焱無奈地看了一下自己濕噠噠的煙:「李大哥,直升雞,呃直升機是咱自己人。血天使已經被解決了。」

「原來如此,賢弟,賢弟你怎麼這麼凄慘?」李化龍一臉驚嘆著,蹲下身子關切地檢查著王焱身上的累累傷痕,眉頭緊蹙滿臉不忍,「這外國女妖也忒兇狠了。」

「李大哥,你放心,都是些皮肉傷。」王焱有些感動,聲音沙啞著微笑了一聲。

李化龍唉聲嘆息,掏出了新得的手機:「保持好這個姿勢別動。來來,讓我拍個照,發個朋友圈。慘,真是太慘了。」

「……!」王焱。

……

王焱的確凄慘,全身血痕累累,面色嘴唇虛弱發白。那模樣,就像是和幾十個女妖開了無遮大會,被吸幹了精氣神一般。

躺在釣魚艇殘骸上,任由破濤起伏,動都不想動。此時的太陽也完全下山了,晚霞一片瑰麗凄迷。

懶得理睬李化龍,扒拉了兩下沒潮濕的煙,抽了足足兩支后,似乎才恢復了些精氣神。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了一件T恤和沙灘褲套上。

「賢弟啊,這就是血天使?」拍完照后李化龍好奇地翻弄了一下沈夢婷的屍體,火燒加水淹下,她的死相十分難看。

頭髮被燒沒了,屍體到處是一片焦黑,翅膀上很多羽毛也殘缺不全了,浸透了水,更像是一隻落湯雞。

「唉~」王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神色之中有些黯然。想想前不久,兩人還在卿卿我我,你情我儂的。可一轉眼,卻變成了互相殺伐的生死大仇。

不過王焱卻並沒有後悔殺死她,只是心靈有些感慨而已。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怕稍微心軟大意了些,結果就有可能完全不一樣。

「吱吱!」小雪貂休息了一陣后,也恢復了活力。趴在了釣魚艇殘骸上,指揮著一隻大閘蟹幫忙打撈東西。

例如王焱的那隻價值兩百萬的智能手機,還有沈夢婷的那把血色戰刀。

這隻大閘蟹也夠幸運和機靈的,在狠狠地褻瀆了強達B級的血天使首領后,竟然還能活著。似乎還挺怕小雪貂的,屁顛屁顛把東西都撿回來了。

這時候,超級手機的作用性就體現出來了。防水防摔,在經過這一場惡戰後,功能絲毫沒有損壞。王焱用它聯繫上了飛毛腿。

「兄弟,你沒事吧?」飛毛腿有些焦急地說,「你千萬要穩住那兩個妖女,據我估計搭乘戰鬥機的先鋒部隊還有幾分鐘就能抵達。我們坐直升機的大部隊,速度稍微慢些,還有二十多分鐘。」

「沒事,你們慢慢開好了,事情已經解決了。」王焱笑呵呵地說。

「什麼!事情解決了?」飛毛腿在電話那頭,不敢置信地叫道,「你說的解決,是什麼意思?沈夢婷她們逃掉了嗎?」

「我把她們都打死了。」王焱輕描淡寫的嘿嘿笑道,「你們慢慢開,咱不著急。」

打死了!打死了!

這句話就像是迴音一般,在飛毛腿腦海里回蕩著,久久不能散去。好半晌后,他才看著直升機窗外的晚霞,罵了一句,「靠,還給不給人活路了?晚二十分鐘完成任務不行啊?好歹讓你家腿哥蹭個十點八點功勛值呢!」

飛毛腿的眼淚都快掉了下來,上一次「血天使」任務中因為自己參與泡妞,沒參與主戰!結果只得了五點功勛值安慰,大頭全叫王焱給佔了。

這一把B級任務,雖然輪不到他主戰,但怎麼也能敲敲邊鼓多蹭點功勛值。回頭還能在王焱面前得瑟一把。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兩隻血天使美女,竟然私悄悄的跑去找王焱自尋死路了。

他忍不住仰天長嘆了一聲,老天爺,要不要這樣啊?大家都是人類,憑什麼差距就那麼大咧?

…… ……

與此同時,王焱激戰後水域上空,三架最新型的戰鬥機呼嘯著掠過。

「嘭嘭嘭!」

幾乎是瞬間,三架戰鬥機的後座,分別彈射出了三個人。但是他們都沒有穿戴降落傘,而是在空中自由落體。

其中一個金髮碧眼的漂亮妹子,人還在半空中呢,後背上就突然「唰」得一聲長出了一對光翼。

光翼輕輕一拍,她便向王焱這邊疾馳而來。

兩三百米的距離,幾個呼吸間就已經趕至。聖潔的光翼微張,輕輕拂動,將她身軀托浮在了凌水四五米處。

「嘶!?」

王焱的心頭一滯,暗道這是哪位?好快的速度!如果沈夢婷有她這樣的速度,自己恐怕根本就不能好好活著了。

不過他倒是不怎麼擔心,這位漂亮外國妹子應該不是敵人。看她渾身散發出來的氣質,溫暖而充滿了光明神聖氣息。

那對光翼,邊緣呈飄絲狀。完全展開后,兩翼伸展足有三四米長,散發著淡淡的金芒,神聖而華麗。唯一讓王焱有些奇怪的是,光翼翅膀明明這麼華麗,姑娘穿著卻十分簡單樸素,T恤和牛仔短裙。

她頭上還戴著頂鴨舌帽,金色的長發系了個簡潔的馬尾辮。就這麼安安靜靜地漂浮著,絲毫沒有展露迫人的氣息。

而且她是搭乘國產高端戰鬥機來的,咱們國家顯然不會把戰鬥機租借給敵人。

當然,最讓王焱放心的是。他那出色的視力,讓很快認出了從戰鬥機上彈射出的另外兩個人。

雷轟兄以及南蓮姐。

雷轟一如既往的穿了一身白西服,全身整潔乾淨到纖塵不染,那對純白羽翅也是絲毫沒有雜色。而南蓮姐,也是百年如一日的戴著墨鏡,扎著黑色馬尾辮。

他們速度稍慢,從飛機上彈射出來后,五六秒后趕至。雷轟拍打著翅膀,懸停在半空中,向後梳攏的金髮隨著湖風飄蕩不已。帥氣的撲克臉,眼神中掠過一絲若有若無的關心。

「小焱,你沒事吧?」南蓮落在了水面上,水面登時升騰起一根冰柱。她眼尖地看到王焱很不對勁,全身虛弱到了極致。

「南蓮姐您放心,我沒事。」王焱吐了一口濁氣,輕笑說,「就是和沈夢婷戰鬥時,吃了些虧,好在應該死不了。」

一說到沈夢婷,來的三個強者都把目光落在了那具血羽屍體上面。屍體半浮在水中,擁有血色紋飾的俏臉,煞白而無血色,已經沒了半點氣息。

南蓮鬆了一口氣說:「呼~幸虧有李化龍幫你,不然你這次就危險了。老爺子當時擔心你出事,就直接調用了戰鬥機送我們先鋒部隊來支援。」

「南蓮小姐,我可沒有功勞。」鯉魚精李化龍乾笑著搖頭說,「我接到賢弟求援電話后,立即趕來,卻沒想到賢弟已經先行一步擊殺了那隻外國妖怪。」

一說到外國妖怪,他便不由得偷偷看了一眼光翼外國妞。彷彿是能感受到她身上那不顯山露水的威壓感,李化龍有些不敢造次。

「什麼?」南蓮吃了一驚,不敢置信地盯著王焱說,「血天使首領評估等級可是B級,難道是情報出錯了?」

非但是她,雷轟和那外國妞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訝異,疑惑地看著王焱。B級評價的標誌是掌握領域,和C級之間有著一道巨大的鴻溝。

別說一個了,就算三四個C級對付一個B級,也是力有不怠。

「南蓮姐,可不帶你這樣抹殺我功勛值的。」王焱苦笑地搖了搖頭,「這一場仗打得我都快把命都送了,就差那麼點兒被吸成了人干。」

說著,王焱簡短地把事情粗略說了一遍。

即便說得很簡單,南蓮等人也能從中感受到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敵人可是一個B級,一個初入C級強者啊。就算她來單獨對付,誰勝誰負還不好說呢。

「王焱先生,多謝你殺了異端邪惡,幫神甫洛克報了仇。」光翼外國妞臉色鄭重地對王焱行了個禮。

「不客氣,神甫大人和我也是朋友。」王焱眼神微微一痛,「幫他報仇,也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你的事迹,我已經聽聖騎士羅尼彙報過了。」外國妞感激道,「總之,您個人贏得了我們光明教廷的友誼,歡迎您隨時去聖域作客。」

說罷,她雙手在胸口一合,綻放出了一道神聖柔和的光芒。那道光芒,如流星一般的鑽入進了王焱胸膛之中。

不等王焱驚訝,就感覺到一股股溫暖如流水般的感覺,游遍了全身。身上的那些傷口、淤痕,正在迅速地消散掉。

疲憊萎靡的精神狀態,也在飛速地恢復之中,臉上有了健康的血色,雙眼多了神采。

「這是?」王焱驚訝地檢視自己的狀態,發現自己竟然傷勢好了一大半。精力十分充沛,旺盛地都能打死一頭牛。

「這是我們光明教廷中《大光明聖典》的神聖治療術。」外國妞柔聲說道,「希望能暫緩你身上的痛苦,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在事後,多多補充些營養,因為你被邪惡的血天使吸掉了很多精血。」

呃……神聖治療術?好強的效果!

王焱被震驚到了,這不是一個超級奶媽嗎?如果和她一起組隊刷野怪,效率和安全性豈不是大幅度提高?

不過這奶量,的確很足!王焱偷偷地瞄了一眼外國妞……暗忖回頭一定得好好拍拍她馬屁,打好關係才行。

彷彿看穿了王焱的想法,南蓮說道:「王焱,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光明教廷的當代聖女閣下,露露.艾薇莉娜。」言下之意,就是您老早點死了組隊的心吧。人家身份特殊高貴,是不可能降尊紆貴的和普通人組隊刷野怪的。

當代聖女?王焱吃驚之餘,對她更是好奇了。加入國非局果然是個明智的選擇,可以見識到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事情。

換做以前,王焱只會覺得聖女之類的,都是小說里的角色。沒想到現實中,也有光明聖女這個職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