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傅瑾不想聽到什麼不吉利的話,「你嫂子有孕了。」

陸子寒一聽,連忙道喜,「恭喜傅哥,恭喜嫂子。」

喪了這麼久,終於有件高興的事了,傅家老爺子和老太太知道了一定很開心!

這段時間,小九也不在,兄弟們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很惦念那個小東西。

小九不是想要個妹妹嗎?

真希望是一個女孩子,真喜歡小九知道有妹妹了早點回來! 這麼想著,眼睛都紅了一圈。

傅瑾掃了一眼,「你什麼意思?」

陸子寒連忙出聲,「傅哥,我是開心,太開心了!」

傅瑾,「……」

他警告地瞥了一眼陸子寒,看向宋伊一,輕聲問,「有沒有不舒服?」

宋伊一,「沒有。」

坐飛機幾個小時,這一句話他已經問了幾百遍了,耳朵都塊要磨出老繭了。

不過心裡暖暖的,有一股不一樣的感覺。

上一次懷孕,是她一個人。現在不一樣,有他。

傅瑾,「那就好。」

他緊緊地牽著宋伊一的手,在人流里護著她,一路出了機場。

天色已晚,到了車上,輕聲道,「靠著我睡一陣,到了我叫你。」

宋伊一的確困了,乏了,靠在他肩膀上,輕輕地合上了眸子。

陸子寒開車。

傅瑾掃了一眼,「慢點。」

陸子寒,「……」

他開的快嗎?

最後,在傅哥一再的要求下,他小聲道,「傅哥,這是機場高速。」

傅瑾,「下高速。」

陸子寒,「……」

變相地給他塞狗糧嗎?

全程在傅哥如芒的注視下,陸子寒整整開了十幾分鐘才到下高速的口,輕喘了一口氣。

當爹的人是不是都這樣?

他倒是喜歡,可惜聶奕不給他機會!

狗糧吃多了,這樣的夜裡,突然很想她。

離開川市這麼長時間了,聶奕只怕沒有想過他吧?

果然,男追女,隔座山!

還是喜歡過傅哥的女孩子,那是隔了一整座山脈吧?延綿不群那種!

一路三十碼的速度在路上蝸牛一樣前行,回到墅園,已經十點了。

陸子寒停下車,回頭,「傅哥……」

傅瑾輕噓了一聲,怕他吵醒了宋伊一。

陸子寒,「……」

他下了車,想點根煙,剛摸到,又放了回去。

傅哥下來看到還不抽他!

不過不叫醒嫂子,就這麼在車裡睡一夜嗎?

正出神,後座的門開了,他就看到傅哥動作很輕柔地抱了伊一嫂下來。

「……」

!!!

他就像被傳染了一樣,動作很輕地帶上門,跟上進了墅園。

走了整整十幾分鐘的路,才到半島別居,燈已經熄了,很明顯三少爺、五少爺和桑桑已經睡著了。

進了別墅,傅瑾直接抱著宋伊一上了樓。

幫她蓋好被子,掖好被角,輕輕地吻了吻額頭,才動作很輕地帶上們。

陸子寒看到她下樓,「傅哥,還不睡?」

傅瑾低聲道,「注意點樓上的動靜,中午沒有吃什麼,我去給她做個晚餐。」

陸子寒,「……」

學習到了!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他也想要深夜給懷孕妻子做晚餐的機會!

看著傅瑾去了廚房,他給聶奕發消息——

【睡了嗎】

發過去,等了半個小時,沒有一個點消息,很明顯睡了!

想了想,他在群里發了一條消息——

【伊一嫂子有喜了,一會兒記得跟傅哥要紅包】

夜司琛,【@傅瑾,出來發紅包】

葉鏵,【@傅瑾,恭喜傅哥,紅包包大點】

霍賜,【@傅瑾,傅哥威武,說二胎就二胎了】

墨玦,【@傅瑾,坐等紅包】

沈年初,【@傅瑾,恭喜傅哥】

就這麼@了一圈以後,都沒有再出聲,想到了小九。

傅哥說小九很好,可是他們不知道小九去了哪裡。

只有沈年初,對那個地方稍微知道一點,這段時間,躺在醫院病床上沒有什麼事干,讓人把收藏的那些書籍都搬運了過來消磨時間。

雖然叫了一圈,但不見傅瑾人。

夜司琛,【@陸子寒,傅哥人呢?】

陸子寒,【在廚房給嫂子做夜宵】

夜司琛,【好男人!】

陸子寒看了一眼,幽幽地發了一條消息,【我也想當個好男人】

沈年初看到,回了一句,【在群里說沒用,去和聶奕說】

陸子寒,「……」

沈六是插刀專業戶嗎?

還沒有來得及出聲,就聽到門吱呀一聲開了,然後「汪」了一聲。

小王子進門,瞅了一眼陸子寒,聞到熟悉的氣溫,直接衝進了廚房,咬著傅瑾的褲腿,又蹭又要,躺在那裡打滾,搖尾巴。

陸子寒看了一眼,突然很不是滋味。

小王子又去湖邊等小九了吧?

難怪剛才回來沒有見到小王子!

聽桑桑說的,這段時間傅哥和嫂子不在,他們說了也不聽,小王子天天往湖邊跑,白天在那裡,晚上在那裡,不吃不喝,盯著湖面發獃,瘦了幾圈,還有一天夜裡下暴雨,著了涼,這幾天一直感冒,還沒有好,吃藥也不見效果,自暴自棄中。

他都沒敢和嫂子傅哥說,怕說了他們也想小九,心情不好。

這幾天,他都特意過來喂小王子,給小王子吃藥。

小王子也不怎麼搭理他,只有提到小九,才給他一個眼神。

正出神,就聽到小王子打了一個噴嚏,他看了一眼,「小王子,過來。」

小王子沒有聽到一樣,仰頭看著傅瑾。

傅瑾抬手,揉了揉它的腦袋,「感冒了?」

小王子嗚咽了一聲,怕傳染給主人一樣,和他保持了距離。

傅瑾心口一陣不舒服,聲音多了一份威嚴,「出去吃藥。」

小王子很乖地跑出來,看向陸子寒,「汪汪~」

「汪汪汪~」

陸子寒心疼它,「之前叫你吃藥,你不吃,現在知道要葯吃了?」

小王子看向二樓。

陸子寒戳了一下它的腦袋,「嫂子懷孕了,你感冒,不能去,乖乖吃藥,早點好了,才能早點去保護小九的妹妹,知道了嗎?」

小王子聽懂了一樣,高興地跳來跳去,尾巴搖個不停。

陸子寒給它喂葯。

這一次小王子難得配合,沒有咬他,沒有凶他,乖乖地吃了葯。

陸子寒,「晚上不要再出去了,免得一直不好。」

小王子看了好幾眼二樓,回頭看向傅瑾,小聲地汪汪了兩聲,去了自己的小房間,乖乖睡覺。

陸子寒鬆了一口氣。

傅哥回來,終於有人管的住小王子了。

半個小時后,傅瑾做好夜宵,分成了兩份,他端著一份出來,瞥向陸子寒,「廚房還有一份……」

「謝謝傅哥。」

傅瑾靜靜地看了他幾秒鐘,「給小王子送去。」 杜薇抿唇,閉了閉眼,再睜開,眼底帶上決然,她問溫歧道:「相公,你還撐得住嗎?」

溫歧抹了一把唇角的鮮血,冷道:「你男人沒那麼差,說吧,要做什麼?」

「好。」

杜薇說著,手持畫牢,一眼不眨的揮舞,一道道符咒自她手中誕生,在先天靈氣的滋養之下,自然的形成法則,隨後,籠罩著幾人,組成了一個強大的結界。

她放下畫牢,眼底已經帶上疲憊,可依舊撐著道:「這個結界估計可以撐上一段時間,我要建造一個傳送飛船,相公,等這個結界撐不住了,我還沒醒過來,你可能再抵擋一陣?」

傳送陣的符文她不懂,獸金夫人的手冊上也沒有任何的記載,她腦海里的傳送符文,是在穿越六芒星傳送陣的時候,受到的啟發,可畢竟,她還沒有研究過,此時直接製作,風險十分巨大。

可眼下的形勢不容他們做任何的打算,敵人跟不要命似的往上沖,一點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們,招招致命,所以她們只能孤注一擲,背水一戰。

看著杜薇的神色,溫歧神色平靜,眼中黑線減少,出現了擔憂,他問道:「有風險嗎?」

杜薇笑笑,手拂過鬢邊,滿不在乎的說道:「風險,還有眼前更大么?總要試一試的。」

有畫牢在,她成功的幾率會提高很多,只是,陌生的符文,需要強大的靈力,她能借鑒周遭的靈力,卻需要時間將它們融會貫通,畫出有效的符文,再一個個的組裝起來,最終,製作成為一個可以用傳送陣。

她修為有限,只能做三人大小的傳送陣,運用時間的規律,形成可以穿梭時空的飛船,這樣,成功的幾率會更大一些。

溫玉恆咬著牙,胸口的傷口滋滋的冒血,他看了看杜薇,勉強張嘴道:「真的沒事么?」

溫歧看了杜薇一眼再看向溫玉恆,道:「這個時候你還是留點力氣走路的好,否則一會出去了,可沒有人能背的動你。」

杜薇笑著道:「這是唯一的機會,我相信,這個傳送陣,將會是我和畫牢配合的最好的一次。」

說著,杜薇看向溫歧,溫歧點點頭,微微一笑,如冬日暖陽,他道:「放心,交給我。」

他喉結微微一動,將到了喉間的咸腥咽下,繼續給與杜薇溫暖的笑意。

杜薇閉眼,強壓下眼底的潮濕,她知道,溫歧是在逞強,那黑色的火焰,不知道燃燒了溫歧多少的血液,一個人,怎麼可以有那麼多的血液浪費?

如今,他面色蒼白,就算是在笑,在杜薇眼裡,也是那麼的牽強,可他仍然站著笑,給與她最重的承諾。

而且眼下,也只能逞強。

「等我,我一定會成功的。」

杜薇閉上眼,將自己的安危完全交給了溫歧,自己則是開始在腦海中,尋找可以勾勒傳送陣的符文。

畫牢在她周身回蕩,每轉一圈,便畫下幾個金色的符文,炫彩而美麗,吸引了眾多的攻擊者。

「讓開,讓本仙看看。」

一聲吶喊之後,圍攻的人迅速後退,讓出了距離,在他們讓開之後,便見一道金光從天而降,隨後出現三個人。

「師傅,都說了,這點小事沒必要讓你親自過來的,你看,就是三個人,現在已經圍起來了,一會就能拿下了。」

「這樣,本仙就更要看一看了,三個人,是如何闖入我凝仙谷的,而且,膽子這麼大的么?還闖到內院來了?」

三人忽然出現,頓時讓局勢更為緊張起來,那些蝦兵蟹將都打不過,這來的人,看起來是這裡的頭兒,是更厲害的角色,他們怎麼逃得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