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你怎麼剛才哭了。」

「沒事,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

「是嗎。」

「嗯。」

「如果你有什麼事一定要跟我說,我們可是兄弟。」

「當然了,我們可是兄弟!」蕭林風最後的那句兄弟有些意味深長。

蕭林風向霍雨浩走過去,剛來到霍雨浩的面前就只見一道藍色身影襲過,然後蕭林風和霍雨浩就被快要發瘋的王言帶走了。

當他看到霍雨浩的極致之冰的時候就已經迫不及待了,若不是蕭林風的那首曲子讓他安靜了一夥兒他恐怕早就把霍雨浩拐走了,只是當他看到蕭林風使出的時間力量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陷入了狂熱狀態。

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有控制時間的力量!時間啊,多麼強大的能力,若是能開發好說是能讓辛苦費成為世界最強也說不定,他的這種狂熱蕭林風的那首曲子差點都壓制不住他了。

所以當蕭林風下場的那一刻,他直接把蕭林風和霍雨浩帶走了,他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今天他要弄清楚這一切。

蕭林風現在雖然可以對抗魂宗,但是還不能對抗魂帝,所以根本法抗不了,蕭林風知道這是王言要詢問他和霍雨浩了,而且蕭林風想到王言根本不會傷害他就沒反應,不然以蕭林風的那一塊魂骨蕭林風就能避開。

「喂喂,你要把蕭林風弄到哪裡去啊。」睦月看著飛走的王言道

「把我的霍雨浩還回來!」

「這個王言真是的,整個隊伍就不管了。」 蕭林風和霍雨浩被王言帶到了辦公室。

霍雨浩有些慌張的看著王言,蕭林風確實沒啥表情,他十分自然。

王言一臉微笑的看著霍雨浩和蕭林風,然後伸出他的手按著蕭林風道:「蕭林風,你的武魂是能掌控時間的吧,是吧是吧,快告訴我是不是。」王言一臉激動的問著蕭林風,還不停地用手搖著蕭林風,蕭林風的頭都快暈了。

「是是是,我的武魂是能控制時間。」蕭林風連忙說道,在不回答他恐怕會被搖暈。

「居然是真的,太好了,這真的是太好了。」

「真是有這麼激動嗎?」蕭林風心中道

「蕭大哥你好厲害啊,居然能控制時間,這是斗羅大陸上從來沒有的事情。」霍雨浩道

「是啊,我開啟武魂的時候也差點高興壞了。」蕭林風說道

蕭林風開啟武魂的時候那裡是快高興壞了啊,簡直是快高興瘋了,太虛宙龍啊,這可是祖龍啊,斗羅大陸上從古至今都沒有一個能比得上這個武魂,哪怕是你有三個極致武魂也比不上這個武魂,因為一旦你的時間停止了,你將無法動彈,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所以說就算是你有極致武魂又怎樣?老子能控制時間你能嗎?

王言緩過神來了道:「蕭林風啊,你知道你這個武魂意味著什麼嗎?你知道嗎?」

「意味著什麼啊。」蕭林風裝糊塗道

「你這武魂若是能好好開發,以後必定是一段傳奇啊,或許你能打破這萬年來的那道事情,成神!」

一時間辦公室里安靜了下來。

此時霍雨浩的精神海中:「切,不就是控制時間嗎,能有多厲害。」天夢冰蠶道

「呵呵,能厲害到讓一個人永保青春,能讓一個人永生不死,能讓一個人永遠保持著一個時間,想生不得想死不能!」

「如果可以的話甚至還可以利用一些空間屬性回到過去,改變一切,還能回到你剛出生的時候將你扼殺在搖籃里。」

「你說能有多厲害。」冰帝對著天夢冰蠶冷笑道

「這……….」天夢冰蠶說不下去了,他只是單純的羨慕嫉妒恨。

霍雨浩聽到了冰帝的話有些嚮往,能穿越到過去,那能穿越到我小時候嗎,我想改變那一切,我要讓我的母親活下去。

霍雨浩有意無意的向蕭林風看了看,眼神中充滿了渴望和追求,好像想要將蕭林風吃掉似的。

蕭林風有些奇怪,自己怎麼了,好像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吧,蕭林風早就看到了霍雨浩的異樣,只是他不知道霍雨浩在想什麼,他只能感受到霍雨浩的時間,但是並不能感受到霍雨浩的內心想法,所以霍雨浩在想什麼蕭林風是完全不知道的。

若是能有混元天命龍的願望心眼的話蕭林風就能直視每一個人的內心,只要實力不超過蕭林風他自己太多,那麼蕭林風就能完全知道他內心的想法,但是這根本不可能。

混元天命龍啊,那可是第四祖龍啊,能有太虛宙龍一個祖龍蕭林風就該說自己逆天了,所以還是不要奢望這些沒用的事情了,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實現。

「你的武魂我就不說了,實在是有太多可能性了,時間時間,多麼神奇的一個名字,我簡直不敢想象啊。」

「時間可以扭轉過去,改變未來,甚至可以改變一些已經發生了的事。」

王言說著然後又轉向了霍雨浩道:「霍雨浩,你的武魂是極致之冰吧,對吧。」

「是的。」

「我的天,這可是極致之冰啊,超級武魂之一啊你知道嗎。」

「雨浩你知道這極致武魂有多麼厲害嗎,它代表著極致,哪怕是有一絲缺陷都不能算是極致。」

「不管是相同屬性,還是相剋屬性,極致武魂都能碾壓一切啊!」

「你知道啊,冰碧蠍啊,那可是極北之地的主宰啊,極北之地三天王只有冰碧蠍和雪女是極致屬性啊!」

「那可都是超級魂獸啊啊啊啊啊!」

「你的冰碧蠍就是極致武魂中的頂級冰武魂,真沒想到我可以在有生之年見到這種武魂。」

蕭林風默默看著一臉激動的王言,他並沒有這麼驚訝,準確來說一個武魂其實是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到達極致武魂的,只要你的武魂擁有元素屬性,這也是有可能的。

那個馬小桃不就是靠著冰火兩儀眼裡的火膠成為了極致之火嗎?

所以說斗羅大陸里的人見識還是太短了,他們還只限制於這個小小的地方,明明還有許多地方沒有開發,用蕭林風前世的話來說他們就是一隻只的青蛙,整天束縛在這口井裡。

「極致武魂之所以稀有那是因為他們的力量太霸道了,除非天賦異稟,否則根本就支撐不了,其罕見程度比本體武魂還要稀有。」

「我大膽假設了一下,你的第二武魂可能有一絲智慧,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太過霸道,所以就一直隱忍不發,等你能承受他的力量的時候才會覺醒。」

「雖然我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我實在沒有其他辦法理解了。」

霍雨浩聽著王言的話語,緊張的都出汗了,他的秘密都快被王言挖完了。

「太可怕了,這個王言居然能猜到這種程度上!」天夢冰蠶在霍雨浩的精神說著

「放心,你們兩個現在還不夠強,只要以後修鍊得當,未來不可限量啊。」

蕭林風也是有些好笑,這個世界還是靠天賦的啊,霍雨浩之前只有一個靈眸,那時候的武魂系直接放棄了他,現在有了個極致之冰,武魂系就放下了面子。

「這個世界還是以強為尊,以天賦為貴啊!」蕭林風心中暗道

「怎麼樣,蕭林風你已經是武魂系的了,不會反悔吧。」王言道

「當然了,我怎麼會反悔呢,魂導系我實在是沒有什麼天賦。」蕭林風道

「以你的天賦進入內院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現在你只需要好好的修鍊就可以了。」

「我知道。」

「那好,那麼霍雨浩,你好好考慮一下留在武魂系吧。」

「只要你答應,我就立馬去找言院長,而且保證你一定能成為核心弟子,並且能夠加入內院。」

霍雨浩十分為難,他原本在最困難的時候魂導系接納了他,他知道自己的武魂留在武魂系一定可以發揚光大,但是他不想讓周漪和帆羽傷心,他也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雖然很難選擇,但是霍雨浩還是選擇了本心,只有選擇本心才能堅持自己的路,否則日後一定會在某個地方發生瓶頸,而你需要突破的就是這個本心的選擇。

毫無疑問,霍雨浩選擇了魂導系。

「王老師謝謝你的好意,但是魂導系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接納了我,我是不會反悔的。」霍雨浩道

「哎~」

「也是,我也爭取過好多次,只怪我們武魂系沒眼光啊。」

「不過。」王言突然一把按住霍雨浩道

「即使你要學習魂導器,但是武魂的修鍊也絕對不要荒廢,極致武魂絕對不能浪費,我會想武魂系爭取幫你取得未來的魂環,我一定會把你真正培養起來的。」

「放心吧王老師,我永遠都是您的弟子,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霍雨浩有些感動,眼角都濕潤了。

蕭林風有些感慨,能有這樣的好老師真是好啊,能盡心儘力的為學生們付出,這樣的老師絕對會是一個萬人愛戴的好老師的,他們並不是為了職業所帶來的利潤,而是真正喜愛這個職業的事情。

就在所有人沉寂的時候,一個彷彿讓人如沐春風的聲音傳了過來,蕭林風自然知道這是誰,他早入學的時候就聽到過了,九十七級超級斗羅言少哲!

只不過現在還是九十五級,還沒到那個時候。

……………. 言少哲的聲音傳了過來,只是他好像動用了一絲魂力,讓他的話帶著一絲魂力,讓聽到的人感覺整個人都被撫慰了。

言少哲進入辦公室后對著王言道:「王言,你的話我聽到了,感謝您對史萊克做出的貢獻,作為院長我給你進入機密圖書館的資格。」

「太好了,謝謝院長。」王言激動道

說著言院長就將目光轉向了霍雨浩,他看著霍雨浩就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璞玉一樣,現在只是需要一些雕琢,就能成為舉世矚目的珍寶。

「霍雨浩,這次我是專門來找你。」

「我代表史萊克武魂系向你道歉。」說著言少哲就向霍雨浩鞠了一個躬。

霍雨浩和王言這一下是真的被震驚了,先不說言少哲在外面的聲望,光憑著史萊克學院院長的這個身份就能讓一些人望塵莫及,別說是霍雨浩了,王言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霍雨浩也是沒有想到言少哲居然想他道歉,他還不覺得自己能讓史萊克院長道歉,畢竟他們兩個只見的身份差距太大了,不過以他的天賦倒是值得言少哲的厚重。

蕭林風在一旁漫不經心的看著這些,對於這些劇情他看了不下數十遍了,早已了熟於心,他現在非常無聊,非要聽著他們的對話,然後呢又干站著。

突然蕭林風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蕭林風默默開啟武魂,他將魂力隱藏在時間河流,言少哲他們並沒有發現,他用時間減速將自己的思維和身體減速了十倍,這樣一來在蕭林風的眼中言少哲他們的對話和一切行動就都加快了十倍。

言少哲對著霍雨浩道:「我今天看到了你的武魂,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在施展魂技的時候,武魂出現了。應該是冰碧蠍吧。極致的冰武魂。我知道,你現在已經成為了魂導系的核心弟子。但這不是問題。我會去和魂導系進行溝通的。作為極致武魂的擁有者,如果你的未來是專註於魂導器的修鍊,那麼,我只能遺憾的說,那是暴珍天物。我敢說,在我們斗羅大陸上,能夠擁有教導極致武魂魂師能力的,就只有我們史萊克學院武魂系。只要你願意,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武魂系的內院弟子。我將親自教導你修鍊,成為你的指導老師。我想,以你的天賦,就算極致武魂的修鍊會比較緩慢。但在你四十歲之前,我也有把握讓你成為一名封號斗羅。極致武魂的封號斗羅,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霍雨浩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言少哲看著霍雨浩微微一笑,然後道:「這意味著無敵!」

言少哲作為史萊克學院的院長,這句話從他的嘴裡說出來有著非一樣的震懾力,霍雨浩只是微微退了一步,這還是他定力好,其他人要是在這裡恐怕被嚇趴了。

但是,這一切對蕭林風沒啥用處,他們的威懾力再高有太虛宙龍高嗎?沒有,這就簡單了,可以說現在除了創始者一類的人物,幾乎沒有人能對蕭林風產生威懾力。

可是創世者一類的人能有多少?最多就是斗羅大陸的那個創世神能對他產生點威懾力,但是非常小,蕭林風幾乎可以當做是聲音大了一點。

蕭林風默默斷開了魂力,然後就看見了霍雨浩的目光微微看向他,蕭林風張開了手表示自己也很無奈,這怪誰啊,怪你自己唄。

霍雨浩看到蕭林風也沒有辦法就默默嘆了口氣然後又轉向了言少哲,這時候言少哲又開口了。

我可以給你三個條件,第一,與你合作,並且能夠施展武魂融合技的王冬,還有與你合作過的另一名雙生武魂魂師蕭蕭,我保證他們兩個會和你一樣,未來必定成為武魂系內院弟子。

你要知道,核心弟子和內院弟子是不同的。並不是每一位核心弟子都必然能夠進入內院。而且,提前成為內院弟子,將得到學院更多的資源傾斜。第二,我以史萊克學院武魂系院長的身份向你保證,學院將盡全力為你配備全部魂骨。以儘可能高的品質,讓你融合的魂骨達到最高標準。其中,至少有一塊十萬年魂獸出產的魂骨。第三,保證至少為你附加一個十萬年魂環。」

「看來武魂系還是挺富有的,他們敢做的事魂導系可不敢輕易做出來。」蕭林風心中道

這個原因很簡單,魂導系的每一次攻擊甚至是使用都需要魂導炮彈,可魂導炮彈是什麼啊,那都是錢啊,也就是說魂導系每一次攻擊發出去的都是錢,而武魂系確實沒有這些,他們可以隨心所欲的攻擊,反正消耗的是魂力又不是其他的什麼東西,魂力都可以補回來啊,而魂導系發出去的炮彈能嗎?不能。

蕭林風在小說上看過言少哲為什麼這麼瘋狂,因為這樣能為史萊克帶來百年的榮耀,至少能讓史萊克持續百年的時光而屹立不倒,這也是言少哲最大的原因,他覺得值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個時候錢多多卻是撞門而出,把門都給撞飛了,一臉怒氣的直視言少哲。

「言少哲你個老東西,我全都聽見了,你還要不要你這張老臉了。」

「喲,這不是老錢嗎,怎麼有空來我們武魂系了。」

「哼,言少哲,你當初可是答應我了,你怎麼能反悔,霍雨浩他已經是我們魂導系的了。」

言少哲喂喂一嘆然後道:「哎,古人說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說對吧,我這不就過來糾正錯誤了嗎。」

「你放屁,你拉出來的屎你還能給我塞回去不成?你要是敢搶人老子就跟你拼了。」

「呵呵,想打架啊!好啊!我們年輕的時候就打,現在年紀大了,也確實是有好長時間沒切磋過了。來嘛,我們現在出去找地方。我要是贏了,霍雨浩就留我們武魂系,你不能再爭搶。」

「言少哲,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說話不算數。你耍賴!」

言少哲一臉冤枉的道:「我怎麼說話不算數了?怎麼耍賴了?我答應你的事情做到了啊!霍雨浩已經是你們魂導系核心弟子了。

一邊的蕭林風卻是有些感覺丟人,都是一大把年紀的人了,怎麼還是像小孩子一樣爭爭吵吵的,就不能成熟點嗎?真是的。

「言少哲你少給我來這一套,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都有了一個蕭林風了還不放過我的霍雨浩嗎。」錢多多也知道了蕭林風的情況。

「呵呵,蕭林風本來就是我武魂系的人了,你說是吧。」言少哲說著還一臉微笑的將目光轉向蕭林風。

蕭林風看見言少哲微笑的臉,感覺自己一旦說不是就可能再也走不出這個辦公室了,連忙答道:「是,我已經是武魂系的人了,而且我魂導系沒什麼天賦。」

言少哲又將目光轉向了錢多多道:「你看見了吧,我現在只是對霍雨浩提出建議而已。如果他自己選擇放棄你們魂導系,回歸我們武魂系,我自然是要竭誠歡迎的。這可不是說話不算數。」

「雨浩,該你做出選擇了,我承諾的那些條件魂導系可是做不到的喲。」

「雨浩,你已經是帆羽的關門弟子了,也是魂導系的核心弟子了,我們魂導系對你多好你心裡也有數,做出選擇吧。」

說著倆人面面相視,彷彿是霍雨浩手中有了一塊糖而他們都想吃,然後就用舊情來誘惑霍雨浩給誰了。

然而霍雨浩的腦子已經成為了一團漿糊,思考能力已經作廢了,做出選擇?先睡一覺再說吧。 就在倆人氣勢來到最高點的時候,來了一個人讓這個小小的辦公室有些擁擠。

這個人正是魂導系院長仙琳兒。

仙琳兒身高大約在一米七左右,看面相似乎只有五十歲的樣子,皮膚白皙,一頭黑髮整齊盤起,一身白色鑲金邊衣褲看起來緊趁利落十分幹練。雖然上了年紀,但卻依舊能夠看出,她年輕時必定是絕色美女。

「言少哲,你想搶人是不是該問問老娘啊!」

錢多多聽到這個聲音氣憤頓時消了幾分,躲到了仙琳兒的背後道:「琳兒你終於來了,我都快被這個老混蛋氣死了,他胡攪蠻纏起來多不要臉你是知道的。」

言少哲平靜的臉上也多了一層慌張:「琳兒你這是。」

「言少哲,你年輕的時候就說話不算數現在還是這副德行,現在居然欺負到老娘的頭上來了,你要打是嗎?來,老娘跟你打。」

「不不不,琳兒你這是何必呢?霍雨浩這孩子我是必須要得到的。」

「哼,憑什麼,就憑你們武魂系是全大陸第一?」

「你不用說了,這孩子他是我們的。」

場面頓時尷尬了一會兒。

蕭林風也是有些想笑,孩子是他們的,這句話蕭林風一想到蕭林風就想笑,真是偏意多多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