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進入仙宮之後,雖然有成為仙人的可能,身份也會尊貴起來,可是卻好像也失去很多東西。

兩人在一片山峰上停下,唐海問道:「如果讓你重新選擇,你還會選擇加入仙宮嗎?」

「我……應該還會的。」齊聲的回答有些不確定。

「成為仙人的誘惑真的就這麼大嗎?」唐浩問道。

「成為仙人,還有很多時間悠閑的閑逛。而且成為仙人,能夠擁有無盡的權勢。」齊聲答道。

唐浩也覺得有些道理,他說道:「確實,成為仙人,幾乎可以控制中周天朝。」

「是啊!甚至可能成為天朝大帝。」齊聲這話一出口,立刻想到唐浩並不是仙人,但是他也成為了天朝大帝,他便又說道:「但是像你這樣不是仙人,去做了中周大帝,就是個奇迹。」

唐浩淡然說道:「我不覺得成為中周大帝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好大的口氣!」

突然,一個冷漠霸氣的聲音傳來,接著一個中等身材,一臉森寒的人出現在了唐浩和齊聲面前。

林向!

齊聲看見來人,大吃一驚,立刻躬身施禮:「參見林向師兄。」

「齊聲,你敢私自到宮外閑逛!」

林向雖然是在說齊聲,但是眼睛卻是看著唐浩。

齊聲立刻說道:「回林向師兄,是師父讓我帶唐少爺出來走走。」

「哼!我看你是假借引路之名,私自出宮閑逛。」林向的語氣中透著無盡的威壓。

齊聲一聽這話,心頭一寒,忙說道:「林向師兄,我確實是奉命帶唐少爺出來走走。」

「啪。」

突然,林向手掌一揮,一股源力釋放出來,打在齊聲臉上,把齊聲打飛出去了。

「你想對付的是我,不要傷害無辜。」唐浩突然挺身站在齊聲身前。

「唐浩,你不要以為你不是仙宮弟子,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你不要忘了,這中周天朝的任何一個人,都必須仰視仙宮。」林向冷冷的說道。

「既然這樣,你殺我吧。」唐浩不以為然的說道。

「唐浩,你在逼我!」林向的語氣中透著無盡的殺氣。

「我就在逼你。」唐浩依然寸步不讓。

這個時候,冷同飛和木易也出現了。 這三人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木易發現了唐浩和齊聲出宮閑逛,他才把事情告訴了冷同飛。冷同飛又去找了林向,把這件事說了。

林向覺得這是一個教訓唐浩和給青雲宮好看的機會,便以出宮採藥名義出宮了。

不過因為他們不敢像唐浩和齊聲一樣遠離宮門,所以就一直等著。可是唐浩和齊聲這兩個傢伙竟然沒完沒了的逛起來了,眼看著大半點都過去了,他們不想繼續等了,看見唐浩和齊聲去了那個偏僻的山峰,他們才出現了。

可是讓林向沒想到的是,唐浩竟然還是像在白水宮一樣,還是那麼的霸道強硬。

冷同飛低聲對林向說道:「林向師兄,他們私自出宮閑逛,就是違反了宮規,師兄可以懲罰他們。」

本來林向就是想要給唐浩和齊聲好看,他先對齊聲動手,因為齊聲是仙宮弟子,他有這個權利。他本來想先嚇唬一下唐浩,讓唐浩學乖點。

可是沒想到,可是眼看唐浩如此猖狂,他倒是猶豫了。不會是青雲宮的仙人就在附近吧!就等著他出手,然後再出現,給他難看吧。

其實唐浩也是在賭,他賭林向會因為他的強硬,而想起在白水宮時的事情。

若是不能嚇到林向,估計他和齊聲就註定了要吃虧了,即使能保全回去,也一定會被收拾一番。

「師兄,這附近應該沒有仙宮弟子。」木易也提醒林向。

唐浩看著冷同飛和木易,笑道:「你們兩個不就是想報仇嗎?不然你們一塊來吧,我接著。」

「唐浩,你太放肆了!」冷同飛確實想動手,可是之前被唐浩的源力傷了經脈,根本沒有痊癒,他根本無法發揮十成功力。

而木易則是真的打不過唐浩,他根本不敢出手。

被打倒的齊聲站了起來,他正要上前跟紫霄宮這三人理論,卻被唐浩攔住了。

齊聲還算聰明,他沒有硬出頭,就站在了唐浩身後。

面對唐浩的咄咄逼人,林向猶豫,冷同飛和木易著急。

「林向,我和你,還有你們紫霄宮的之間恩怨,已經很深了。你如果今天不殺了我,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唐浩繼續威脅諷刺林向。

「師兄!」冷同飛有些忍不住了,就要上去。

「助手。」林向阻止了冷同飛。唐浩的這句話倒是提醒了他,現在整個盛安四宮都知道唐浩和紫霄宮的恩怨了。現實中周大帝周倉風,然後是木易、冷同飛和雷路。如果他現在動手傷了唐浩,甚至是殺了唐浩,會不會給青雲宮留下口實。

現在青雲宮風頭正盛,若是再讓青雲宮抓住把柄,師父定然不高興。

其實他是想殺了唐浩的,這是這個地方距離仙宮不過幾十里,這個距離太近了。他根本無法保證無聲無息的殺了唐浩,甚至他都懷疑,就在不遠處,就有青雲宮的仙人盯著這邊,就等著他動手呢?

「林向,你如果不敢出手,那就離我遠點。」唐浩不屑的說道。

「唐浩,就像你說的,我們終有一天要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林向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冒險動手了。

唐浩一聽這話,心中一松,看來林向被他給嚇住了。

齊聲那緊張的心也終於稍微放下了,他不得不佩服唐浩這嚇唬人本事。

「師兄!」冷同飛可不想失去這個機會。

林向一擺手,示意冷同飛不要說了。

冷同飛無奈,只好閉嘴了。

林向看著唐浩和齊聲,冷冷的說道:「私自出宮閑逛,雖然不是重罪,但是也觸犯了宮規。我可以放你們一次,你們還不趕快回去。」

唐浩不以為然的說道:「師兄,你離開宮門的距離和我們相差無幾,我們犯了宮規,師兄也犯了宮規。」

其實這也是林向擔心地方,如果不殺了唐浩這兩人,只是教訓,那理由自然是他們離開宮門太遠了。但是他們三人又何嘗不是離開宮門太遠了呢?

「我是帶兩位師弟出來採藥。」林向說道。

「師兄,你出來做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唐浩小戴。

林向真是氣的不行了,可是他覺得唐浩之所以如此的有恃無恐的刺激他,一定是心中有所憑仗,不然他不敢。

「走。」

林向不想繼續在這裡憋氣了,他身形一晃,飛身離開了。

冷同飛和木易都恨恨的看了唐浩一眼,跟著離開了。

「你們今天打了齊聲,這筆賬我遲早會找你們算的。」唐浩對著三人離去的方向大聲說道。

林向雖然離去了,但是他還是能夠聽見唐浩這最後的一句話,他仍然是看做唐浩的挑釁。他裝作沒聽見,加快速度。

冷同飛和木易當然也聽見了,他們對唐浩的囂張都恨得不行了,可是林向師兄要走,他們也只跟著離開了。最重要的是,他們收拾不了囂張的唐浩。

看見三人消失了,齊聲抹了一下頭上的汗水,感嘆道:「好險。」

「疼嗎?」唐浩突然問道。

「沒事,他只是想教訓我,不敢傷我。」齊聲笑道。

「這筆賬早晚一天要討回來。」唐浩鄭重的說道。

齊聲看著唐浩決絕的樣子,他的心一陣感動,雖然被人打了是很惱火的事情。可是也要看打他的人是誰,如果是個弟子,他自然是要報仇的。可是打他的是個仙人,這個仇就很難報了。就算是告訴了師父,這件事也不好辦。師父總不能為了一巴掌就去找已經成為仙人的林向拚命吧。

在仙宮,仙人和弟子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這兩種人之間的地位差距很大很大。

「算了。」齊聲輕鬆的說道。

「你可以算了,我不會。」唐浩說著向仙宮的方向走去。

齊聲看得出來,唐浩的憤怒是真實的,他低聲說道:「在仙宮,弟子和仙人之間的地位差距太懸殊,這口氣很難出。」

「那就成為仙人!」唐浩堅定的說道。

「多少人都想成為仙人,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夠成為仙人的。」齊聲說出這話的時候,有些許的落寞。

唐浩突然停住腳步,看著齊聲,問道:「你如果不想成為仙人?為什麼要留在仙宮?」

齊聲聞言,笑道:「留在仙宮,是有可能成為仙人的,而且在仙宮畢竟是仙宮弟子,地位雖然和仙人沒法比。但是和仙宮之外的人比,地位可是尊崇無比的。」

「要想成為仙人,就必須堅定的相信自己能夠成為仙人。」

「這……。」齊聲猶豫了,他發現唐浩的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他們這些弟子雖然都想成為仙人,也都期望成為仙人。可是又有幾個人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成為仙人呢?

唐浩沒有再說什麼,繼續向仙宮走去。

沒多久,兩人靜靜的回到了仙宮。對於他們遇到林向的事情,他們自然是沒有告訴任何人。雖然今天得以保全,但是他們確實收到了恐嚇和屈辱。

回到小院之後,唐浩繼續修練起來。他不想再耽擱時間了,他要成為仙人,要讓林向付出代價。他不是好勇鬥狠之人,但是卻是一個不能忘記仇恨的人。

他和紫霄宮的恩怨,已經無法抹平了。

相比於唐浩的恨意,被打的齊聲表現倒是坦然得多了,他沒有唐浩的執著,更沒有唐浩的絕對自信。

夜深人靜,唐浩悄然的離開小院,直奔半山湖。

他一個人速度很快,沒多久就看見了半山湖。

遠遠地,他就看見了一艘小周停在湖面上,小舟之上,一個佝僂無力的身影正在撒完捕魚。他的動作看上去是那麼的無力,和這充滿了威壓的盛安山很不協調。這樣一個弱得不能再弱的老人,似乎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仙人所在的盛安山。

但是他卻就在那裡,而且似乎存在很久了。

唐浩到了岸邊,靜靜的看著湖中的老人,他沒有過去幫忙,只是因為他覺得這是老人地盤,他應該有他自己的謀生手段。若是他去幫他,那是對他的不尊重。

「等我一會兒。」老張對著唐浩喊道。

「好,我等你。」唐浩大聲說道。

就這樣,唐浩迎著微冷的夜風,靜靜的等著老張上岸。

過了能有小半個時辰,老張才把小舟劃到了岸邊。

唐浩上前幫忙,從船艙里拿出兩條魚和鐵鍋。

依然如昨天一樣,老張洗魚,唐浩支鍋生火。

火焰起來了,老張把洗凈的魚和泉水倒進了鍋里,蓋上了鍋蓋,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唐浩煮魚湯。

沒多久,鍋內的泉水沸騰了起來。

又過了一會兒,淡淡的鮮味隨著蒸汽彌散出來,鑽進了唐浩和老張的鼻子里。

老張笑道:「你很聰明,一天就學會掌握火候了。」

「是嗎?」唐浩微微一笑,說道:「我可沒有煮魚湯的天賦。」

「不是你沒有天賦,而是你不屑於煮魚湯。如果你認真想煮魚湯,你一定會煮的非常好。」老張鄭重的笑道。

「也許吧。」

老張又說道:「你有沒有再想過我昨天跟你說的事情?」

「我沒想過,不過就算是我想過,我也不會拜入仙宮。」唐浩的語氣很堅決。 老張對於唐浩的決定,感到很是不解,他笑道:「年輕人,就因為不想被束縛,所以就拒絕拜入仙宮嗎?」

「是。」

「可是你知道嗎?你拜入仙宮之後,你得到的會比你失去的多得多。」老張鄭重的說道。

唐浩看著老張,問道:「你覺得你拜入仙宮之後,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嗎?」

老張聞言,眉頭一皺,頓時有些啞然了。

唐浩平靜的說道:「在我看來,你失去的比得到多。」

「但是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是會拜入仙宮門下。」老張說道。

「仙人對我的吸引力沒有那麼大。」唐浩說道。

「只有成為仙人,你才能不懼怕任何對手。」

「你曾經也是仙人,結果呢?」唐浩又給老張來了個反問。

生死帝尊 「我也許只是個特例。」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特例,但是我知道,你不開心。」唐浩看著老張說道。

這一刻,老張那張蒼老的臉上透出的是深深的蒼涼,唐浩說到了他心裡,他確實不開心。

唐浩看著老張,繼續說道:「也許只有報了仇,你才能開心起來。」

「也許吧。」老張其實也不確定是否只有報了仇,他才能開心起來。

「你讓我拜入仙宮,是想讓我替你報仇嗎?」唐浩問道。

「我這樣做是不是很自私?」

「這是人之常情。」唐浩笑道。

「而且你只是個孩子,等你能替我報仇的時候,我的屍骨應該已經華為塵土了。跟何況,你也許根本無法達到能為我報仇的高度。」老張有些凄涼的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鄭重的說道:「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知道我拜入仙宮是為了替你報仇,我根本就活不長。」

「我想他不會對一個孩子下手。」

「可是我不可能永遠是孩子。」唐浩反駁道。

老張聞言,默默的點頭,說道:「是,你如果永遠都是個孩子,也根本不能為我報仇。」

唐浩看著老張,平靜的說道:「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為你報仇了,我會做的。但是我不會拜入仙宮門下。」

此刻,老張更加的覺得唐浩是那麼的與眾不同,他小小年紀,卻總是那麼成熟穩重,總是那樣的運籌帷幄,更重要的一點是他永遠都是那麼的無所畏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