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凡暗暗叫苦,自己之前也是大意了,不應該用這種方式的,不過當時也是事發突然,如果不將他們冰住,恐怕會對趙子媚等人不利。

想了下,他還是解除了冰封,瞬間,那層冰牆就消失了,而裡面的幾個血族,卻也動彈不得,讓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他們的血液早就完全僵化了,想活動,至少也得好幾個小時后。

林凡也不管了,反正這些血族有賈維去處理,那就讓他頭疼,自己是不會管這種破事的。

趙子媚三人還在車裡,林凡悄悄地走了過去,敲開車窗,對驚魂未定的三人說:「搞定了,我們走吧!」

「你沒事吧?」三人等了兩個小時,想走又不敢走,想下去也不敢,那絕對是煎熬啊!

現在看到林凡出現,三人都是驚喜異常,不約而同地問道。

「我沒事,憑那些人還奈何不了我,走吧!」林凡輕鬆地說。

三女雖然有疑問,但也知道這裡不是問話的地方,便點了點頭,開車慢慢離開。

到了三人的住所,林凡開始布置起來,在她們的房間裡布起了一座陣法,然後又教會她們開啟陣法的方法。

三女都去過麻山,見識過星醫宗那護山大陣的威力,自然明白了這陣法的好處,便非常感興趣地學了起來。

等到她們學會了,林凡這才將吸血鬼的事說了出來,三女都是嚇得渾身發抖,想到電視里那些吸血鬼,都是后怕不已。

「放心吧,現在那個吸血鬼都讓我控制了,以後他們不可能會傷害到你們的,反而還會成為你們的保鏢,等於白送給一股勢力給我,哈哈!」林梵谷興地說。

「真的不會傷害我們么?」 錯愛冷魅首席 趙子媚有點害怕地說,任她性格再堅韌,面對這種恐怖的生物時,總是會害怕的。

「絕對不會,他們的小命都控制在我手裡,我讓他們死就死,以他們貪生怕死的個性,討好你們還來不及,怎麼敢傷害你們?這樣吧,一會我就跟他們說清楚,讓他們以後在暗中保護你們。」林凡笑道。

「這……不好吧,我總覺得怪怪的,萬一他們暗中偷窺我們怎麼辦?」趙子媚猶豫著說。

「這也對,那就算了,反正一般人也傷害不了你們,就不用他們保護了。」林凡想想也是,這些吸血鬼的品性自己也摸不透,真有那方面的嗜好,那就麻煩了。

「好了,我先走了,不然她們兩個又該擔心我了。」林凡站了起來,說道。

「我看你是想趕回去做壞事。」孫妍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說完她自己的臉都紅了。

「那怎麼叫壞事,那是天底下最正經的事!」林凡無比認真地說。

「小混蛋,滾!」三人齊聲紅臉斥道。 梁洛甫一直等著賈維,在他想來,以賈維的能力,對付一個林凡肯定是手到擒來的。

但左等右等,一直等到深夜還沒有等到賈維回來,他終於慌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想到林凡的一些傳聞,梁洛甫終究還是有點不淡定了,賈維的身手他也看過,只是覺得非常厲害,但到底跟林凡之間誰厲害一點,他其實也沒有數。

只不過,當時賈維是信心十足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敢冒險做這件事。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真是高估了賈維和他的手下,如果事情敗露了,以林凡的影響力,自己還真無法對抗得了。

「爸,你說那個洋鬼子到底能不能成功啊?我怎麼感覺有點不靠譜!」梁建仁雖然受了傷,但卻一直沒有去休息,對他來說,今天是最慘痛的一天,如果不能用林凡的鮮血來洗涮這份屈辱,他是怎麼也睡不著的。

「不好說,本來我還覺得他們很有希望的,可是都過去這麼久了,估計有點懸。」梁洛甫鐵青著臉說。

說實話,他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兒子,如果不是他惹出這件事,自己就不會陷入這種兩難境地。

只可惜,別說他只有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就算再多兩個兒子,他也不敢下手,因為,他怕老婆,而這個兒子又是老婆的心頭肉,給他一個水缸作膽,他也不敢下手。

也正是因為這層原因,在家裡予取予求的梁建仁,才會養成了這種惡少性格,成天惹事,而這次,終於踢到了硬鐵板。

「那怎麼辦?不過他們就算失敗了,也應該不會讓抓住吧?就算讓抓住了,也不會那麼沒義氣,供出我們吧?」梁建仁有點手足無措地說。

「誰特么知道……我說你能不能別在這裡啰啰嗦嗦的,跟個女人一般?男子漢大丈夫,有點擔當行不行?」梁洛甫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喝道。

「你就知道罵我,自己還不一樣?」梁建仁不服氣地說。

「你……」梁洛甫大怒,就要動手打人。

「你打我啊!打啊,求你了!」梁建仁一點也不怕他,伸過臉來說道。

梁洛甫獃獃地看著自己兒子這無賴樣子,頓時有一種悲從中來的感覺,自己英雄一輩子,卻生了這麼一個沒皮沒臉,還一無是處的混蛋,難道是上輩子做的孽?

舉起了手掌也落下了,無力地垂在身側,然後再也沒有說一句話,只是一直坐在那裡發獃。

梁建仁也不敢太過分,等了一會後,正想離開,就看到門外走進一個人,定睛一看,正是賈維,頓時驚喜地說:「賈維先生,事情辦成了么?」

賈維沒有說話,而是走到冰箱邊,拿出一瓶紅色的飲料猛灌一通,然後才看著梁洛甫,說道:「為什麼你不跟我說對方的底細?」

梁洛甫一聽這話,就知道壞了,趕緊說:「怎麼了?我感覺他應該沒有多厲害啊,賈維先生難道還……」

「什麼叫不是很厲害?你大爺的,如果不是我見機得早,現在就無法回來了!梁,你的信息太差了,簡直就是拿我們的性命去開玩笑,這個責任你要負起來!」賈維惡狠狠地說。

「什麼,真輸了?」梁洛甫雖然心裡早就有數了,但親耳聽到賈維的話,還是免不了震驚不已。

「我的手下都死了一個,這個損失你得賠!還有五個現在還在醫院裡,這都是因為你的信息不靈造成的,所有的損失,都必須由你負責!」賈維冷冷地說。

「死了人?」梁洛甫吃了一驚。

「我還會騙你不成?而且,還是屍骨無存,另外那五個也是重傷,如果不是我幸運一點,估計也逃不過一命!」賈維冷冷地說。

「這……」梁家父子面面相覷,萬萬也想不到會是這種結局。

「我不管,我這次的損失太大了,你至少得付出五百萬,否則我很難給他們的家人交待!」賈維冷冷地說。

「行,我馬上轉五百萬給你。」梁洛甫不敢怠慢,說道。

「我們的合作到此結束,這種危險的事我再也不想做了,我還是好好地做一個商人算。」拿到支票后,賈維淡淡地說道。

「這……賈維先生,我們可以繼續合作的啊!」梁洛甫大驚,在這時候他可不願意失去一個盟友。

「對不起,我損失不起了!當然,也許以後我們還有機會合作,不過會是不一樣的合作關係。」賈維神秘地一笑,然後便摔門而出,瞬間就消失在梁家父子的面前。

「怎麼辦?」梁建仁喃喃地說。

「怎麼辦?都是你這混蛋惹的禍,不然怎麼會變成這樣?現在好了,天娛不跟我們合作了,股市損失慘重,我們梁家現在是搖搖欲墜了!」梁洛甫恨恨地說。

「我就不信了,林凡難道就沒有人敢惹?我馬上去找人,出一千萬,一千萬不行,我就出五千萬,不信干不死他!」梁建仁惡狠狠地說。

梁洛甫默默無語,心裡也在轉著念頭,如果明天情況還是繼續壞下去,自己真得照兒子的說法去做了,賈維敵不過林凡,難道自己就不會請殺手么?

現在的殺手雖然不便宜,但幾千萬買一條人命還是沒問題的,雖然林凡的身份會高點,但再高,也不可能高得太離譜,自己還是出得起價格的。

不說這邊梁家父子在鬧心,再說林凡離開趙子媚等人後,便開車回到了家裡,剛剛下車,就接到了賈維的電話,得知了梁家父子的情況。

「他們的股票在縮水么?」林凡很感興趣地說。

「是啊,今天都跌停了。」賈維笑道。

「你的家族能不能將他吃進來,然後由你控股?」林凡問道。

「有點困難,我們的資金最近也不是周轉得很好,」賈維為難地說。

「你算一下,大概需要多少資金才能吃下,二三十億美元的話,我還是可以提供的。」林凡思索了一下,說道。

「林少你這麼有錢啊?」賈維吃驚地說,他對林凡的了解並不多,想不到他隨便就能拿出二三十億的余錢來投資,這是不是意味著,他的資本最少也有一百多億美元?

「所以說,跟著我混不會虧了你的。」林凡意味深長地說。

「好,等我回去后,再仔細研究一下,明天上午給你答覆。」賈維興奮地說,能夠跟著一個有前途的主人,這次自己也不冤。

放下電話,林凡就看到慕容姐妹走了出來,看到他的身影,都是驚喜地跑了過來,雙雙抱著他的手,說道:「哥,你怎麼去了那麼久,讓我們擔心死了。」

「沒事,出了一點意外,不過都解決了。」林凡一人親了一口,說道。

「什麼意外啊?」慕容靜問道。

「說出來會嚇得你們睡不著覺的,還是不說的好。」林凡微笑道。

他不這麼說還好,一說二女便非得讓他將事情說出來不可,林凡無奈,說道:「在路上遇到了吸血鬼,很恐怖的。」

「切,哥你壞死了,用這種不科學的東西來嚇唬我們,是不是想幹壞事了?」慕容靜咬著下巴,小臉微紅地說。

「是真的,不過你們不相信也正常,因為如果我不是親眼看到,也肯定不會相信的。」林凡正色說道。

「真有吸血鬼?」慕容清嚇了一跳,問道。

「廢話,我還騙你不成?」林凡翻了一下白眼,不悅地說。

「哎呀,那你有沒有受到傷害啊?還有媚姐她們怎麼樣了?」二女嚇得渾身發抖,但還是關心地問。

「有我在,誰能傷得了她們?再說了,不就是區區的吸血鬼么,還能傷到我?我幹掉他們還差不多!」林凡傲然說道。

「真的?我才不相信,電視里那些吸血鬼多厲害啊,速度快得離譜,你怎麼打得贏人家?」慕容靜不相信地說。

林凡看到她們不相信,眼珠一轉,邪笑道:「不如我們打一個賭,如果我能抓住吸血鬼,還讓他們臣服於我,成為我的僕人,你們就要答應我一個要求,反之,我也答應你們一個要求,怎麼樣?」

慕容姐妹狐疑地看著他,總感覺到這可能是一個陷阱,但是她們又不相信這種事,林凡再牛,也不能收服一個吸血鬼做僕人吧?

所以,她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便說:「行,賭了!」

「一言為定!」林凡大喜,說道。

「哥,我怎麼感覺你在故意騙我們上當?」 上官,別跑! 慕容靜狐疑地說。

「怎麼可能,我都說自己可能做到了,是你們自己不願意相信!再說了,這個賭注對你們也是好的,不會吃虧的,嘿嘿!」林凡邪笑道。

「看你笑得那麼色,肯定不會是好主意!」慕容清嘀咕著說。

「怎麼可能,我可是一個正人君子!」林親王一臉認真地說。

「信你才怪,今天一天就折磨了我們兩次,還說自己是正人君子,哥的臉皮好厚!」慕容靜扮著鬼臉說。

「那怎麼叫折磨?那是大家都快樂的事,是你情我願,互相投入的大好事,怎麼能說是折磨呢,對不對清清?」林凡壞笑道。

「哥最壞了,我才不理你!」慕容清大羞,說道。

「現在嫌哥壞了,不知道誰的聲音最大,嘿嘿!」林凡邪笑道。

「不許說,哥壞死了!」慕容清羞得捂起了臉,也不挽他了,跑了進去。

「嘿嘿,現在知道害羞了,興奮的時候最大聲的就是她,真想不到她平時那麼文靜,怎麼一到那種時候就特別不同呢?」林凡一臉沉思地說。

「壞蛋哥哥,你真是越來越壞了!」慕容靜也受不了他的話,放開手就跑了進去。

「這怎麼算是壞呢?靜靜,快幫我放水,我要洗澡。」林凡叫道。

「才不幫,你是壞蛋!」慕容靜遠遠地說。

只不過,嘴裡說不幫的她,最後還是乖乖地幫林凡放好了洗澡水,而當她想出來時,卻遭到某人的軟磨硬泡,然後,一陣陣少兒不宜的聲音便在浴室里響了起來,經久不息……

第二天上午開盤前,林凡便接到了賈維的電話,知道想收購梁氏,需要拿出四十億美金,賈維自己可以拿出十億,剩下&的三十億,就需要林凡提供了。

而且,賈維還從歐洲那邊連夜調來了幾個頂級操盤手,今天就要開始對梁氏進行狙擊,保證萬無一失。

林凡非常爽快地調了三十億美金給他,反正他知道賈維根本就不敢違抗他的命令,所以非常放心。

再說了,賈維還是以他的名義去收購的,到頭來,這些產業都會歸於林凡名下。

到了這時候,梁家父子便基本上入地無門了。 看著自家的股票一直往下跌,即使自己瘋狂的投了幾十億港元鼓動后,仍然無法拉升股價,梁洛甫便明白,自己完了!梁家完了!

「董事長,怎麼辦?」幾個操盤手紅著眼睛問梁洛甫。

「拋吧,收回一點本也好!」梁洛甫痛苦地說,現在是必須當機立斷了,否則梁家都會垮掉的。

而就在下午兩點四十分,在大批股民將梁氏的股票大量拋售之後,一支資金涌了進來,瘋狂地收購梁氏的股票,在短短十分鐘里,將股價硬生生的拉升了上去,最後在臨收盤前,竟然詭異地出現了漲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簡直就不敢相信這一幕,一支連續兩天跌停,並且跌到了谷底的股票,竟然會出現這種不符合規律的現象,絕對是沒有人能想到的。

那些割肉拋售梁氏股票的人,更是捶胸頓足不已,痛罵自己為什麼就不堅持多半個小時,否則的話,不但能夠將那些虧年蝗錢收回來,還能大賺一筆!

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如果他們不拋售,這股資金也不會這麼快就湧進來,那麼他們虧得會更多。

最痛心莫過於梁洛甫,就在十分鐘前,他才讓手下拋掉了百分八十的股,手裡只剩下最後百分之二十的股分,雖然這些股分仍然值不少錢,但如果有人趁機收購了大量股票的話,這梁氏還會是自己的梁氏么?

就在梁洛甫後悔莫及之時,林凡帶著律師來到了他的辦公室門口,由律師遞上一份文件,說道:「梁先生,現在我擁有了梁氏百分七十的股份,也就是說,梁氏現在屬於我的了!」

「什麼?」梁洛甫看著這份文件,還沒有看完就暈了過去。

他知道,梁氏真的完了,在這個當口,自己根本就沒有挽回的餘地,對方這時間拿捏得太巧了,完全沒有給自己反擊的機會。

在暈倒之前,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梁建仁果然是賤人,完完全全是一個超級的坑爹貨!

一天後,梁洛甫由於腦溢血,不治身亡!

半年後,繼承了百億家產的梁建仁,被人發現死於家中,死因是縱慾過度,並服用了大量的非法壯陽葯!

喪夫失子的梁夫人,也患了重度抑鬱症,在幾天後自殺身亡!

至此,梁家徹底滅亡!

這些都是后話。

再說林凡在賈維的成功操作下,順利收購了梁氏,並任命賈維為執行總裁,全面管理梁氏。

而當天晚上,他帶著賈維回到家裡,並讓他露出吸血鬼的真面目,結果嚇得慕容姐妹哇哇鬼叫,最後賈維狼狽而逃,理由是,他嚇著了可愛的姐妹花,讓林凡痛揍一頓,趕了出去。

可憐的賈維公爵,就這樣沒有面子地讓轟了出來,無比的狼狽。

然後,某個贏了賭注的親王殿下,便開始對兩個可憐兮兮的、輸得連貼身衣物都沒了的天使進行了賭注的兌現。

結果,在幾年後的一次姐妹夜話中,這一晚的事情讓披露了出來。

「那一晚,可惡的親王對我們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折磨,讓我們使出了許多羞人的動作,那一次之後,每次那啥他都會要求我們那樣子,真是羞死人了!」

「什麼樣的動作?」一群八卦妹追問。

然後,兩姐妹便羞答答地示範了一遍……

處理完港島的事後,林凡便啟程回到了花城。

在花城,林凡重點跟幾個老中醫會了面,做了一番深談,然後,一間以林氏基金做後盾的中醫學校便建立了起來,由幾大名醫親自授課,林凡擔任名譽校長。

學生主要是那些醫學院挖過來的,而這批學生,學成后將會先到國內的醫院裡實習,然後等到可以獨立行醫了,便會派到國外去,發展中醫大業。

林凡的設想是,利用兩到三年的時間,培養出一批合格的中醫,然後大批量的投放到國外去,那樣就不會再出現現在這種窘境了。

這間學校很快就得到了社會上的捐助,林凡掀起的中醫潮,讓國人對於中醫非常熱心,現在,國內的中醫徹底地壓過了西醫,成了醫院看病的主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