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吃得歡,盛雪朝歐陽明使了個眼色。

「咳咳,」歐陽明瞭然,輕咳兩聲,喚回歐陽顥的注意力,「這幾天都住家裡,你媽給你看好了幾家姑娘,你去見見。」

吧嗒——

歐陽顥的筷子瞬間掉在了桌子上,他一臉震驚地看向盛雪,又看向不容置否的歐陽顥,嘴裡的飯硬是沒有咽下去。

他以為只是回來吃頓飯。

「顥兒啊,你不小了,該找個人成家了。」盛雪連忙安撫道,「這幾家姑娘都不錯,媽都了解過了。你去看看,喜不喜歡看了才知道,對不對?」

歐陽顥沒有說話,端著碗,怔了幾分鐘,然後咽下口中的飯,深深地看了一眼歐陽明。才轉向盛雪,不忍看她失望的神色,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去看,但是要是不喜歡也沒辦法。」歐陽顥很快恢復正常,聳了聳肩,裝作無所謂的模樣。

他重新拿起筷子,美味的飯菜如同嚼蠟。

盛雪一下子就開心起來,連忙給歐陽顥夾了很多菜,一邊問道,「顥兒啊,你今天下午有沒有事?」

歐陽顥搖了搖頭。心裡思忖著,不會下午就開吧……

果然,盛雪說道,「正好,下午我和史家太太約了一起買菜,她女兒也一起來,你們見見。」

「誰?史家?」歐陽顥眉頭一皺,意味不明地看向盛雪。

盛雪一愣,隨即暗叫不好,怎麼偏偏就先是史家的。即使先看了其他兩家,有個對比也是好的。

「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與其他無關,就當陪你媽出去走走。你自己想想,多久沒好好陪過你媽了!」歐陽明趕緊給盛雪解圍,順帶瞪了一眼歐陽顥。

歐陽顥動了動嘴角,他有的選?

「知道了。」

反正看歸看,看不上就沒辦法了。

盛雪當然不知道歐陽顥這樣想,一心只想把歐陽顥打扮地帥氣一點,下午匆匆地就趕到了匯合點。

好巧不巧,定的地方是「思慕」。

歐陽顥看著這個地方,突然想起了穆笙南,然後又想到了蕭鄴沉,隨後對即將要見面的史家人更加厭惡起來。他跟在盛雪身後走進去,徑直上了三樓,從左手邊第三間包廂進去。

宋楊與史長樂正對面坐著飲茶,見到來人,都站起來迎接。

盛雪朝宋楊走去,笑著和她握了握手,「讓你們久等了。」

宋楊淡淡一笑,「沒有,我們也剛到。」

旁邊,史長樂甜甜地叫了一聲,「盛阿姨。」目光不由自主地朝歐陽顥身上撇去,自從上一次匆匆一面,她就再也沒見過他了。此時再見,史長樂依舊遏制不住心跳,被那雙桃花眼驚起了女兒家的漣漪。

「顥兒,過來,這是史家太太,這是史家小姐。這是我兒子,歐陽顥。」盛雪簡單介紹了一番,視線在兩個年輕人之間看來看去。

歐陽顥淡淡點頭,「史太太,史小姐。」

宋楊沒有理會他的刻意疏離,與盛雪對視一眼,各自心思明了。兩個年輕人的事情,他們就不摻和了。於是,宋楊上前挽住盛雪的胳膊,說著要去下面轉轉,讓他們先聊。

不等歐陽顥拒絕,她們連讓他說話的機會都沒給,就走了。

史長樂緊張地揪著手,平時的單純與爽朗此刻都化作羞澀。她見歐陽顥站著不動,鼓足勇氣說了一句,「坐吧,你要喝什麼,可以點。」

歐陽顥沒動,卻走到窗戶邊,看見盛雪和宋楊從門外走出去,還不時相視一笑。眉頭擰緊,他真的快控制不住掉頭就走了。

「那個,你不坐嗎?」史長樂有些局促,還是又問了一句。

歐陽顥這才走過來坐下,然後托著下巴,看著窗外。似乎多看史長樂一眼,都是噩夢。

史長樂很疑惑,怎麼跟第一次見他不一樣?那個時候,他總是帶著笑容,渾身充滿了溫暖與陽光,而現在,卻淡漠地猶如天外之人,令人害怕。

她不敢說話了,甚至連呼吸都輕了些。

兩人坐了整整十分鐘,十分鐘一句話也沒說。

就在史長樂幾乎受不住時,歐陽顥幽幽轉過頭來,一雙冷漠的眼睛,盯住了史長樂。

「我本意並非來相親,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

史長樂一愣,搖了搖頭。

歐陽顥眉頭一皺,「我不想結婚,這樣能明白?」

「啊?」史長樂腦子一熱,臉色突然通紅起來。她就這樣被莫名其妙地被拒絕了?為什麼?

她這樣想,也這樣問了出來。

「我不明白,既然你已經坐在這裡了,為何不試試?我自認並沒有配不上你的地方。」史長樂說完,臉紅的不像話,就算是她先動心了,也不該是這樣的結果。

歐陽顥笑了,一如史長樂初見的模樣,只是那笑容中沒有絲毫溫度,他冷冷地看著史長樂,

「史家的人,都是如此恬不知恥?」 「史家的人,都是如此恬不知恥?」

歐陽顥的話在史長樂耳邊不斷迴響,恬不知恥四個字就像給了她一個響亮的巴掌,讓她原本通紅的臉更加難看起來。

他一句話,甚至直直打了史家所有人的臉。他們什麼時候給歐陽顥這樣的印象了?

史長樂想不到這些彎彎道道,只覺得臉火辣辣的疼。睫毛微微顫動,掛著淚珠,幾乎承重不住要落下來。

「你不喜歡我,可以。但是,你不該上升到我的家族。」

史長樂聲音微微顫抖,還要儘力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從小到大,她都活在一派舒適的環境里,哪裡經受過這樣赤果果的羞辱。

「歐陽顥,相親本是我們雙方父母同意的,你這樣做,太過分了。」

是的,他太過分了!

「呵,」歐陽顥挑眉,推了推眼鏡,眼裡露出不屑,對一個他厭惡的人,何須客氣!

就算對方是個女人,又如何?

史長樂微微低頭,抬手輕輕擦了擦眼角的淚,再抬頭時,臉上的不甘心與難過依然一清二楚。

她真的不明白。

「如果這不是你的本意,為什麼你還要來?」讓她有希望又被徹底打擊,這樣太殘忍了。

「無聊。」歐陽顥還算好心腸地回了她一句。

史長樂一愣,雙手絞在一起,一時間語塞。

「再說了,我媽把你吹得天花亂墜,我也要過來看看不是?」

歐陽顥看見史長樂的模樣,突然來了興緻。誰能想到,史家大小姐竟然是個這麼直接單純的人。身在上流社會,沒了史元傲的庇護,她的單純只會讓她吃虧。

或許是幾句話明白了史長樂的性子,歐陽顥倒也不那麼針鋒相對地說話了。他懶洋洋地托著腮,慵懶的桃花眼時而瞥向窗外,時而瞥向前方,讓史長樂羞惱的心一下子又被吸引了過去。

「阿姨太客氣了,」史長樂靦腆一笑。

「嗯,我媽對人都很客氣。」歐陽顥勾了勾唇。

「……」

史長樂笑容僵了僵,他講話還真是直接。之前溫暖如和風,剛才冷漠如冰霜,現在換了一副性子。這麼多模樣,哪個才是真實的他?越想下去,史長樂對歐陽顥的迷戀就越深。一個讓人看不透的人,總是帶著無窮的誘惑力,令人越陷越深。

「你覺得我不合適?」史長樂倒也直接,反正話都說到這裡了,乾脆問個清楚,「如果因為我是史家的人,你才有偏見的話,我認為這樣並不公平。」

「呵,」歐陽顥失笑,「公平?你認為,我為什麼會看上一個,正與我們勢如水火家族裡的人?」

公平,從來都是上位者的特權。

「你是說蕭總裁和我家?那是他們的事情啊,再說了,也沒有永遠的敵人不是嗎?或許,」史長樂眨了眨眼,「或許我們就是一個機會呢?」

歐陽顥快被她的言論氣笑了,她到底是怎麼長這麼大的?他大概是太無聊了,才會陪她說這麼多話。不過,該說清楚的不能拖,讓她死心自然是最好的。

「坦白說,除去我們兩家的關係,對於你這樣的女人,我沒興趣。」

他對所有女人都沒興趣,這樣說好像也沒什麼問題。歐陽顥揚了揚眉,這個時候,沈杉在做什麼呢?

史長樂沒有察覺到他走神了,被他一句「你這樣的女人,我沒興趣」堵住了胸口,仿若壓了大石頭,想哭但又不知從何而來的悲傷。不過是被拒絕了而已。

「你有心上人了?」她小心翼翼地問道。

歐陽顥淡淡掃了她一眼,沒有作答,他可不能保證史長樂會不會亂說,然後讓盛雪知道。他和歐陽明辛辛苦苦護著的盛雪,不能被流言傷害。

「總之,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歐陽顥說了句意味不明的話。

史長樂愣了愣,輕咬嘴唇,「那你喜歡什麼樣子的,我可以改的。」

「……」

歐陽顥嘴角一抽,他怎麼沒發現自己對女人還有這麼大的吸引力。要是葉子在就好了,一個眼神就讓女人退卻了。說到底,他還是不夠「嚇人」。怎麼辦?

他有些煩躁地摸了摸鼻子,心裡翻了個白眼,將史長樂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后,搖了搖頭,「抱歉,我不願意委屈自己。」

「我……我真的有那麼不堪嗎?」史長樂這回是真的沒有忍住淚水,嘩啦嘩啦地流了下來。

這下,歐陽顥是真的沒有耐心了。他啪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你們這些女人,真把眼淚當做無所不能了?」

他突然想到穆笙南,似乎每次看見她脆弱的模樣,也沒見她哭過,那樣的人,才是令人心生敬佩的。與蕭鄴沉待在一起久了,看人的眼光都相似了,自然,僅僅限於欣賞。

想到這裡,他看著史長樂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

被歐陽顥嚇到的史長樂連眼淚都忘了擦,怔怔地看著他,似乎不知道該做什麼。眼淚順著臉頰流下,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心疼,可對面是歐陽顥。

歐陽顥嫌棄地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果然還是大嫂最好。」

史長樂眼睛猛地瞪大,彷彿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她忽地站起身,手指微微顫抖,剛才她聽錯了?

「你,你竟然喜歡你大嫂?」

等等,能被歐陽顥叫大嫂的還有誰?穆笙南?

史長樂眼底閃過一絲嘲諷,是別人也就罷了,竟然是她?她不屑一笑,不甘地說道,「不過一個不知是誰的野種罷了,為什麼你們都爭著要?」

「你最好收起這句話,否則,你今天走不出這裡。」歐陽顥的臉瞬間黑了,他看著史長樂,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哼,」史長樂被這目光看的膽寒,卻還是嘴硬道,「如果早知你是這樣的心思,我史長樂眼瞎了才會看上你!」

歐陽顥低低地笑了兩聲,陰沉地目光盯著史長樂,他記下了。

史長樂害怕了,拿著包,逃似的推門跑了出去,甚至連自己的目的都忘記了。直到出了門,她才心有餘悸地喘著氣,驚魂未定。

如果她再說一句,恐怕真的會出事。

歐陽顥,竟然是這麼可怕的一個人?

但,史長樂眼神變了變,她也記下了。

穆笙南。 等到盛雪和宋楊回來,就只看見歐陽顥一個人坐在窗戶邊,悠然地喝著茶,玩著手機。旁邊空無一人,桌子上喝了一半的茶水明顯是半途走人的。

盛雪暗叫不好,連忙先一步走上去,拍了拍歐陽顥的肩膀,問道,「史家小姐呢?」

歐陽顥抬了抬眼,瞥了一眼並沒有多少反應的宋楊,內心一陣譏笑,這個女人,果真冷血的很。想想看,一個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都能利用的乾乾淨淨,更何況一個剛認識的繼女?

他冷哼了一聲,「走了。」

「走了?你們不是聊的好好的嗎?怎麼會走呢?是不是你欺負人家姑娘了?」盛雪急了,要不是當著外人的面,她早就揪起歐陽顥的耳朵了。說完她歉意地朝宋楊笑了笑,

「史太太,要不你先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說罷,又轉過頭來瞪了一眼歐陽顥。「還不給人家解釋清楚。」

歐陽顥無奈,只好朝宋楊懶洋洋地「解釋」道,「我和史家小姐話不投機,她嫌無聊就走了唄。」

宋楊笑了笑,「那我先走了,長樂可能回家了。」

盛雪笑著點點頭,等宋楊離開后,笑容瞬間消散。她轉過頭來,幽幽地盯著歐陽顥,「說,你幹了什麼讓人家姑娘跑了?」

歐陽顥也很無奈,明明這又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聳了聳肩,他委屈巴巴地看著盛雪,說道,「媽,真不是你兒子的錯。我們倆確實沒話聊,說著說著也不知怎麼,她就生氣了,然後就是你們看到的這樣了。」

「你啊你!真是,這麼大人還不讓我省心!」盛雪嘆了口氣,被這目光看的一點脾氣也沒有。兒子長的太好看也不是好事,生不起氣來啊。盛雪暗暗嘀咕,怎麼她和歐陽明所有的好基因都到他身上了?

「看來你和史家小姐肯定沒戲了。」盛雪可惜道,一邊暗暗盤算著另外兩家什麼時候約出來,「顥兒,你上哪去?」

她看見歐陽顥已經走到門口,才回過神來。

「回家啊。媽,我晚上還有工作,我們趕緊回去吧。」歐陽顥看了看時間,估計著也許還能在家吃個晚飯,然後回去做點吃的給沈杉。

盛雪無奈地笑了,只得跟上去,在歐陽顥的胳膊上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當做小小的懲罰。

……

史長樂回到家后,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誰叫都不出來。剛好史元傲今晚有一個重要的局,史哲又在公司加班,宋楊乾脆回了宋家,史家只有她一個。這個時候,她才感受到深深的孤獨與悲哀。身處上流社會,連一個能交心的都沒有。她拿出手機,竟然不知道該打給誰。

末了,史長樂抱著被子,哭著哭著就睡了過去。

……

今天早上,史元傲突然從白喬歡那裡得知,那位神秘大導演要回國了,並且點名要和他一起吃個飯。史元傲的激動可想而知,要知道,這一年多元皇的興起,完全只是因為他的一個小舉動而已。

白喬歡去接機,史元傲則早早地在五星級酒店布置好了飯局。提前一個小時等候來人。要不是那位只要他一個人來,史元傲本想把史哲和史長樂都帶過來的。

聽白喬歡說,大導演是個年紀不大的人,兒子可以交友,如果大導演看上史長樂,那自然更好了。史元傲暗暗可惜,卻沒想到,當真正見到大導演的時候,他所有的想法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下午三點五十,白喬歡坐在車裡,戴著墨鏡,玲姐舉著牌子在機場裡面等人。小鄭坐在駕駛座上,心情十分激動。一直以來,他們都只聽過神秘大導演的聲音,卻從來沒見過他人。能讓白喬歡一夜爆紅的人,得多厲害!

玲姐舉著牌子,也戴著眼鏡在人群中搜尋。牌子上寫著Dylan,他們也只知道這是大導演對外的名字。

前方,突然出現四五個人朝著她走來,為首的是一個戴著口罩和墨鏡的高個男人,一身奇異的異域風情裝扮,又戴了一頂帽子,但露出來的一頭金髮還是讓他與眾不同。由於太過出挑的身高,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他背著一個包,後面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也拎著大大小小的包,同樣的裝扮跟隨著。

玲姐眼尖,連忙舉著牌子迎過去,恭敬地笑著問道,「是Dylan先生嗎?我是喬歡的經紀人,叫我玲姐就好。」

Dylan伸出兩隻戒指的手,揮了揮,低聲道,「帶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