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它們還上了人類的餐桌。

在累了一天之後,可以吃上如此補充體力的美味,是從末世回來的白七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們要在這裏呆多久?”唐若夾了一塊排骨,香濃得帶着玉米的味道連着整個骨頭,這個是唐若之前在醫院之後也吃不到的食物,整塊的排骨,整塊的肉,都可以直接吞進肚子裏。

“大概三天。”白七言簡意賅,大口的吃飯,若不是他還有控制力,他早已經不用筷子,直接用手吃飯了。真的是三年沒有吃到肉了。

“你發燒我需要準備什麼嗎,消炎藥?”

白七搖了搖頭,表示不需要。

之前在船上他已經試過幾顆退燒藥了,根本沒有用處,第二天照舊那個時間點,人就昏沉起來。這樣三天之後,他便覺醒了異能。

“三天之後,我們就起程去a市。”前世時,帝都a市就迅速建立起來了安全基地,在全國來說,它雖然不是最快的一個,它是他是最安全的一個。因爲那裏兵力充足,體系完善,反應迅速,要比其他小基地安全很多。

前世白七自然不是一開始就投奔那裏的,但是在外時,一直有聽人提起過那裏的優勢。後來到了之後,才發現a市的基地已經發展的如同一個城市了。

至少白七死之前,a市的基地還好好存在那裏,不僅研究出了普通人能穿的防輻射服,還研究出了許多高科技東西。

而且他還清楚一個事情,最早投奔過去的人,在進入安全基地找個屬於自己的房子很容易,後面再想進入,就沒有那麼簡單了。自己後期過去時候,幾乎是把身上的物質都給繳納光了,纔給一套貧民區的小破棚。

唐若點點頭,也看出白七對食物的‘熱愛’。於是自覺把剩下的排骨都讓給他。反正之前在醫院養成的少吃多餐的習慣一下子也改不掉,還不如讓他多吃點。

以後煮飯,再加個菜好了。

白七風捲殘雲般的足足吃了三碗飯才作罷,唐若自覺收拾了碗筷去洗碗。洗着洗着,她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她轉過身看着白七問道:“我們不用去找家人什麼的嗎?”

白七以爲她叫自己是要自己洗碗或者幫忙之類的,卻沒想是問這個問題,於是繼續淡定的坐在餐桌邊,記錄着路線圖:“我沒有家人,全死光了,剩下都是不重要的。”

他的父母在他八歲時候就飛機失事,全沒了。他的爺爺也在他十九歲時,離開了他。對於身邊的另外親人,白七都沒有一點點憐憫同情想要幫助的想法,因爲後來的末世中,就連自己的二伯,看見他後,也是一副拒他千里的模樣。

冷漠,自私的人性……

那些親戚們,統統在末世中學習的淋漓盡致。 唐若張了張嘴,心裏對提起這個話題有些歉意,但想了想,卻還是問道:“那我呢?”

自己佔了別人的身體,也總要履行別人的一些義務吧,比如說孝敬父母,實行妻子責任……妻子這個有了,放一邊。剩下就一個父母長輩。

白七想了想說:“你還有個整天想謀害你的後媽,與愛答不理去外面花天酒地的爸,還有兩個後媽生的每天想跟你爭奪家產的姐姐與弟弟,你要找哪個?”

唐若:“……”

算了,聽着好像都不用找的模樣。

洗好了碗,又磨了兩杯紅棗核桃花生露一人一杯養了下胃,唐若就坐在電視前面看電視,按了很多頻道,除了新聞,也沒按出個什麼來,而新聞也一直只是重複之前播過的內容。於是她又跑到廚房弄吃的,反正空間裏有位置,多做點也不會過期。她做了一個多小時,覺得自己有點頭暈,簡單收拾了一下,就想去洗個澡睡覺了。

說起來睡覺,唐若纔想起來,就快速跑上去轉了一圈。

下來的時候臉卻有點黑:“你整個房子就一個房間一張牀,我晚上睡哪裏呀?”

白七這纔想起來,自己爲了曾經爲了拒絕有個無理取鬧的表弟,把唯一的客房都打通,改成了健身房的事情。

唐若看着白七的目光瞥向沙發。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她又看看沙發離大門的距離,想到自己睡在沙發上,半夜若是有個喪失砸門過來的情景。立刻搖頭道:“我睡房間,你睡沙發,被子你拿走,我自己可以提供自己的。”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白七也無所謂,末世三年,睡的地方還沒有沙發好過,只有有被子就好。

如此,唐若就心安理得的上樓去洗澡……

當白七從手機上面擡起頭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掉了,現在是末世初期,四點左右就已經天黑了。他看了看手錶,看了看窗外,又過去把門窗檢查了一遍,才發現唐若已經上樓快兩個小時了。

難道睡覺了?那也應該把被子拿給我啊。

白七看了看沙發,果斷上樓去要被子。

上了樓卻發現牀上沒有人,於是白七快速的走進洗手間。

果然,唐若泡着洗澡水在浴缸裏睡着了。

一天的精神緊張容易使人放鬆下之後就產生虛脫。

面對這麼放鬆的方式,睡着了也情有可原。

但是……

爲何不等衣服穿上再睡覺!

從浴缸撈起唐若,打算讓她躺牀上。手碰到她身體時候,才發現唐若的身體是滾燙的。白七楞了一下,快速的貼上她的額頭,“果然是發燒了。”

面對未知發燒的唐若,白七沒有任何其他想法,他覺得這個就是唐若覺醒異能的前兆。不過對於之前的‘空間異能’白七倒是有些奇怪。雖是奇怪,白七也沒有去研究她到底是怎麼啓發出異能的想法,估計問唐若自己,她自己都解釋不了。

好在這裏的洗漱用品不缺,直接用浴巾裹了裹,白七就把人帶了出去。

把人放在牀上之後,才發現她那雙手已經腫的不堪入目。

翻了翻醫藥箱,也就找到一支清涼膏,順着掌心給她抹了抹。

一切弄好之後,白七發現自己也開始有些腦袋迷糊,伸手摸了摸,發現自己也已經開始發起低燒。

環視了這個大房間一週,這個房間很大,幾乎二樓都被打通當成了房間,連着書房,健身房衣帽間,洗手間……

但是,就只有一張牀,而樓下的沙發沒有被子!

白七掀開被子,也趟進了牀裏。現在雖然是八月,但是末世之後,氣溫就變的與之前的不一樣,尤其是夜晚的溫度,能一下子就降到很低。

沒有被子與牀墊的情況下,白七自然不會拿自己開玩笑。

爲何要爲一個已訂過婚的男女之防來跟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而且,他已經光明正大,名正言順的對唐若耍過流氓了!

唐若又開始做夢了,夢中的她站在一片大田地當中,不遠處還有一條清澈的小溪。過了小溪還有一間紅瓦洋房,洋房大約三層樓那麼高,只是周圍卻都沒有窗戶。

蒼天逗我!

在末世辛苦了一天,又給穿了?

唐若看了看,往房子那邊走去。

若是再次穿越,這個世界也太小了一點,因爲看着這片土地最多也就兩畝地那麼大,再加上房子與小溪,頂多就三畝地那麼大,一個世界要是隻有三畝地,那也太小了。

唐若趟進小溪裏,發現這裏的水非常清澈涼爽,掬起水喝了一小口,發現味道十分甘甜。

過了小溪,走進那個紅瓦的小洋房面前,繞了一圈才發現旁邊有扇小門,敲了敲,然後門就自動打開了。

唐若:“……”

自從穿了一天的末世,她覺得自己的內心強大了不少,對於門自動打開這種小靈異,已經感覺不到什麼恐懼了。

走進洋房中看了一眼,唐若這才完全的給驚呆了。

洋房中亂七八糟,橫七豎八的放滿了東西,且件件東西都比較眼熟,因爲都是早上唐若掃蕩過來的戰利品。

原來在自己的空間倉庫裏。

唐若看着滿滿三層樓的倉庫,有些無語還有些無力,說就這麼扔着吧,有潔癖的唐若又看不過去這麼亂的場面,說整理吧,她又覺得自己一定會累死在這裏。

還是再去趟溪水冷靜一下。

如果能用意念就好了。

“對啊,意念。”既然東西放進去拿出來能用意念控制,爲何在自己的倉庫裏面還不能用意念控制呢。

唐若快速閉上眼睛用意念分文別類整理起來。

食品都放一個區域,洗漱用品放一個區域,工具之類的也放一個區域……

果然,倉庫的裏東西也隨着她的意念自己動起來。

整理了一會兒,一切都給弄整齊了。規劃之後,唐若發現倉庫還多出了大約兩百平米的空間。看着在外國進口食品區收集來的貨架,她覺得明天可以把煮熟的菜放在貨架上以方便拿取。

整理好了倉庫,又出去看自己的田地,看了一會兒就發現這個田地是種有東西的,用在世茂百貨拿來的工兵鏟挖了挖,挖出一個很大的蘿蔔來。蘿蔔似乎種植的時間挺久了,個頭都非常大,且白的剔透。

聞了聞,又把在世茂拿來的銀調羹拿出來插進去,等了很久,發現這個調羹沒有變黑,纔敢把它放在嘴邊咬一小口。這個蘿蔔的味道比市面上買的蘿蔔更加清甜。

於是唐若又從倉庫裏拿來一輛手推車,開始了挖蘿蔔的一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若才把田裏的蘿蔔都給挖光光。

撿到寶了。

唐若抱着大蘿蔔非常高興。不過這麼累了一晚之後,她在倉庫裏睡着了。

在空間睡着之後,現實中的她卻醒了。

醒來看見自己的頭又枕在白七的胸膛上。

唐若:“……”

有過第一次,再來第二次後,也就沒有那麼難以接受了。現在她除了‘這個沒穿衣服’的別捏之外,壓根沒有半點其他的感覺。

原來,人就這麼墮落下去的!

噢,自從穿越後,從此與節操分道揚鑣!

坐起身看了看戴在手上的表,已經顯示着早上八點二十,由於這個表上帶有日期,所以她就知道這個是第二天早上了。

一覺睡了這麼久。

記得白七之前說自己會發燒的話,唐若見他還在睡,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是燙的。她本來想去洗手間用毛巾沾水給他降降溫,放出來的水卻已經不再清澈。用銀調羹試了一下,果然有些發黑。

唐若只好拿出空間裏的礦泉水來。只是用礦泉水洗漱時候,又覺得這樣實在太浪費,然後她想到自己空間裏的小溪。

穿越逍遙嫡女 試了一下,她發現自己不能直接憑意念拿取倉庫之外的東西,還是要把倉庫之外的東西裝到倉庫裏,才能拿取。

那下次把溪水裝盆就好了。

洗漱完,把毛巾給白七敷上,唐若下樓去準備早飯。

現在的電還是有的,但是不知道什麼就會停掉,唐若煮了皮蛋瘦肉粥,蒸了許多的包子,各種味道都有,之後,又開始燉各種排骨湯,炒各種菜……當然最多的還是蘿蔔排骨湯。

一個小時時間,各種盤子與湯碗就擺滿了整整一張飯桌。

看了看時間,唐若又上樓去看白七。

他們認識的時間,真正算起來才一天。似乎是一睜眼就看見對方的關係,又似乎對方帶着與自己同款戒指的關係,唐若下意識的就把當成這個世界裏的唯一要記掛着的人。

其實她也嚴重缺乏安全感。自從外婆去世之後,她好像就失去了唯一精神支柱。現在有人來填補這個空缺,唐若也是直接把白七對號入座了。

這會兒白七已經不燒,也沒有汗,只是還在睡。

唐若聽到樓下有打鬥的響聲,拉開窗簾往樓下看了看,又看到了昨天在酒店那時候看到的場景。

樓下躺着幾具屍體,不過那些屍體已經不能算人了,都是喪屍的屍體,旁邊站着拿着斧頭或者扳手的人還有被人抓住不放,哭的很悽慘的另一些人。

唐若嘆口氣,面對這樣的世界,她也只是個自身難保的普通人,對於這些人,她根本幫不上什麼幫。

在一羣拿武器的人之中,唐若發現了昨天保安與他兒子。雖然他們臉上透着不忍,但眼中卻充滿堅毅。

看來他們也知道這羣喪屍的危害,算是最早醒悟和把心態調整過來的人之一了,只是昨天他們對買物質一副不捨得模樣,大概還是相信政府的控制下,這個世界還能恢復正常模樣。

唐若又想到白七昨天那種肯定的語氣,那麼篤定的語氣,使她對這邊的政府也失去了信心。

接下來是處理屍體的經過,是在小區廣場上澆上汽油直接給焚燒了。

唐若拉上窗簾,轉過身看見白七已經睜開眼正一動不動的躺在牀上。

“好點了沒有?”

牀上的白七太陌生,那樣凌厲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唐若不敢走進,只站在窗旁靜靜問他。

白彥大人求正常!

今早白七發燒時候,唐若已經偷偷拿出他身份證瞭解到他的真正名字了。

如果遇到重要事情都叫不出對方名字,那就真的斯巴達了。

白七轉首看見唐若,才覺得昨天的一切都不是夢境,自己算是真的回來了,不是在那個末世之後a市髒亂不亢的小棚裏。

“大概還要一會兒才能恢復到正常力氣。”白七恍惚了一會兒,捂着頭坐起來,用力的揉了揉臉,起身洗漱。

唐若雖做了一桌子菜,但是她自己也沒有吃早飯,於是兩人在餐桌上吃熱乎乎的皮蛋搜肉粥和包子。

“今天我們還要出去嗎?”收拾完東西,又煮了些東西,唐若看見白七還坐在桌邊規劃路線圖,也過去坐了下來。

白七擡首:“也許今天外面還有武警把守在各個商店門口,買不了太多東西。”

“這樣啊。”突然,唐若一個激靈又想到了一個重要的事情,“對了啊,我們能不能出去買些種子回來啊。”

“買種子,自己種植?”

唐若點點頭。

“末世之後,紫外線特別強烈,種植的東西都會直接被照射死,而且水源被污染,沒有水源也種植不了東西。”白七實事求是,想讓唐若打消這個念頭。

末世之後,只有帝都a市的基地裏,纔有棚內植物種植。

唐若想了想,抿了抿嘴,還是決定據實已告:“不是在外面種植,是在這裏。”說着,她從空間裏拿出一籃子昨晚挖過來的蘿蔔。

她前世去世時候,也就二十一歲,十八歲得病時期,正好是上大學的第一年,沒有父母親的教導,也沒有同齡人對她的嘮嘮叨叨,前一世的她都是挺單純耿直的活在外婆的身邊,後來外婆去世,她就更加減少了與人的接觸,直到進了醫院,還是在醫院與護士的陪同下,她總覺得這個世界上是好人多於壞人。

而對於白七這個一穿越就與自己綁定在一起的人,唐若真的生不出要欺騙或欺瞞他的想法。

面對如此‘直率’的唐若,白七愣了一下:“你的空間還能種植?”

上世,他曾聽過那個由玉佩開發出空間的人也擁有種植空間的傳聞,但他一直以爲那只是個傳聞而已。

現在他的心情有些微妙,在末世裏面,就算不在末世裏的陌生人面前,誰有個祕密不是藏着掖着的,但是這個傻姑娘卻是對自己全盤托出,毫無保留。

在末世裏,把這麼大一個祕密告訴別人,就相當於把自己的命交到對方手上一樣。

是怎麼樣的一種信任,能讓她把這麼大的祕密都告訴自己? 唐若點點頭:“我昨天睡覺時候,在夢裏進入了空間,這些就是原本種在那個田裏的蘿蔔,我把它們全給挖了,所以就想着,能不能換些其他的種上去,這樣的話,我們也可以不用老出去找蔬菜水果了,不是更方便嗎?”

白七自然要問田地有多大,有沒有水源之類的問題。

唐若也一一相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